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003 ...

  •   钱小多一愣,身子却下意识的闪避!
      
      这一闪,避是避开了,可同时,一阵响亮的狗叫响了起来。
      
      “汪!汪!汪!”
      
      没能咬到钱小多的大狗扑了个空后,一边对着钱小多嘴里边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一边匍匐着身子准备瞅准机会再次发起攻击。
      
      而随着这一串狗叫声,屋子里睡着的人也终于被吵醒了。
      
      灯亮了。
      
      灯光透过窗户照射了出来,这时候的钱小多终于看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了。
      
      靠!
      
      她本该传送到自己屋里的,结果不知道哪里出了意外,居然给传送到了村头钱六爷爷家的院子里!
      
      刚刚那只对她发起攻击的大狗,便是钱六爷爷家养的那条可凶可凶的狼狗了!
      
      来不及思考着中间到底出了什么意外,在看清楚目前的情况之后,钱小多赶在钱六爷爷开门出来查看之前,赶紧凝神提气,然后纵身一跃!
      
      这一跃便跃过了钱六爷爷家修在外面,达到两米来高的围墙。
      
      “汪!”
      
      发现钱小多跳墙跑了出去的大狼狗急了,也跟着追了过去。无奈它虽然有心,但在面对那两米来高的大围墙面前,也终究是无能为力。
      
      没能跳过墙,还得眼睁睁的看着所谓的“贼”就这么跑了的大狼狗,急的一个劲的围着墙打转,嘴里不停的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这时,被吵醒了的钱六爷爷一打开门,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个情况。
      
      “大灰!”
      
      钱六爷爷喊了一声大狼狗,大狼狗听到主人的召唤,赶紧跑了过来,对着主人又是一阵“呜呜呜”。
      
      奈何它就是再灵性,也终究没法说话。反倒是一个劲的呜呜呜,还被主人小小的训斥了一下。
      
      “大晚上的,不许再乱叫了啊!”
      
      查看了一下,没发现什么不对劲的钱六爷爷在训斥完大狼狗之后,便打着哈欠转身进了屋。只留下不甘心的大灰狗依旧在来回在围墙下打着圈,时不时的还跳上几下。
      
      一直到它终于确定自己是真的没办法跳跃这堵高墙后,这才低低的呜呜上两声。最后,跑到钱小多跳跃过的地方趴下,睁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钱小多离开的方向。
      
      而成功的跳墙逃离的钱小多,见着大狼狗被墙拦住,没法追出来了之后,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然后仔细的辨认了一下方向后,便朝着家里奔跑。
      
      阳间和阴间的作息时间是不一样的。
      
      地府公务员的考试时间定在了半夜十二点,考试加上拿证什么的,起码费了好几个小时。别说,钱小多这会是真困的厉害了。
      
      再说,目前在人间,她的身份还是一个刚开学的高一学生。一会等到天亮了,她还得去上学。
      
      也不知道这会到底几点了,不知道回去后还能睡几个小时啊!
      
      想到这,钱小多的小脸就皱成了一团,不由得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她跑起来的速度非常的快,如疾风一般飞驰而过。眼见着离家越来越近,却在半道上撞上了一个黑影。
      
      对方显然是一早就蹲在那里的,要不然哪怕天再黑,钱小多跑的再快,也不至于感觉不到对面有人走来。
      
      也就是对方蹲在那一动不动的,钱小多一个没注意,方才撞了上去。
      
      两两一碰撞,对方被她直接撞倒在了地上。
      
      猛不丁的撞上了个人,钱小多吓了一大跳,“呀”了一声回过神来后,问了一声,“谁啊?”手也下意识的想要伸出去扶对方起来。
      
      “啊!!!”
      
      没想到的是,对方被她吓的更惨。还没等钱小多的手伸过去呢,对方就发出一声尖锐的惊吓声来,手脚乱舞的转身撒腿就跑。
      
      活似撞鬼了一般,差点没吓到钱小多。
      
      叫的声音尖锐又刺耳,再加上这会本就是夜深人静时分。对方这么一嚎叫,立刻惊起四周无数狗叫。甚至离的近一点的好几处屋子,没一会儿也跟着亮起了灯光。
      
      灯一亮,哪怕只有星点亮度从门缝窗户处透出来,但也够让钱小多将对方的慌忙逃窜的背影给看了个大概了。
      
      她撞上的不是别人,正是前几天跑到她家里,想要她去给看孩子的赵桂英。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不睡觉,跑马路边上来蹲着。
      
      大晚上的,这到底是谁在吓谁啊!
      
      钱小多觉得今晚的运气是真不好,先是回来的时候,落脚的地方落错了。紧跟着,差点没被狗咬了。这会又撞上了赵桂英.......她得赶紧回去,不然等被吵醒的人出来看到了,到时候就不好解释了。
      
      很快,钱小多就消失在了夜色中。她前脚刚离开,后边果然就有人听到动静后,拿着手电筒跑出来看查看情况了。
      
      到了第二天,钱小多背着书包走在放学的路上,便听到了有人在说昨晚上发生的事情。
      
      “哎,你听说了没,昨晚上咱们村里来贼了!”
      
      一个贼字出来,钱小多面部的表情变了变。
      
      扛着锄头一边走路一边闲聊的两个人,显然没有注意到旁边钱小多脸上的变化,继续聊着......
      
      “听说了,听说了。那个谁,桂英不是还在路上撞上了么!据说,那贼是跑到钱六爷家去偷东西,结果没偷到,这才半路上撞桂英的。”
      
      “我觉得吧,那贼肯定不是咱们周边村子里的,做贼都做到跑到钱六爷家去了!”
      
      钱六爷家养了条很会看家,而且特别凶的大狼狗的这事,周边村子住着的,就没有不知道的。他那条狗是真凶,长得又高大威猛,一口锋利的狗牙特能威慑人。钱六爷爷也担心一不小心咬着了村里的人,所以平时都是栓起来的。
      
      便是到了晚上,他会将狗链解开,但院子的大门也是关着的。
      
      可以说,只要不是故意去招惹他家的狗,那狗是绝对咬不着人的。
      
      但即便是这样,大伙也都对他家的狗犯怵。到了晚上,轻易是不会上他家的门的。这也就是为什么,大伙都认为昨晚上来的“贼”不是周边村里人的最大原因。
      
      要真是这附近村子里住着的,也不至于在明知道钱六爷爷家有那么一条极凶的大狼狗的情况下,还翻墙进去偷东西的吧!
      
      村里人认定这是一个“外贼”,但是赵桂英,却觉得,那很可能是一个“内贼!”
      
      对此,做为唯一一个,在昨晚上和“贼”有过短暂接触的目击者,赵桂英之所以这么认为,那是有原因的。
      
      “我是没看清楚那贼长啥样,但她出过声。那声音我听着耳熟,绝对是我听过的!”
      赵桂英很是肯定的,这么对大家说。
      
      .......
      所以,在听到对方说贼不是周边村子里的,另外一个人就反驳起来了,“那桂英还说,她听着那贼的声音耳熟呢!”
      
      “熟什么呀!都吓得拔腿就跑,连人家面都没瞧上一眼,她说熟就熟了啊?还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听到呢!”
      
      “也是哦。”
      
      钱小多背着书包,一脸淡定的听着旁边两人的谈话。一直到岔路口,对方要去左边的地里干活,她则继续往前走回家。仿佛对方口中讨论的那个“贼”,不是她一般。
      
      反正,她本来就不是贼。
      
      昨晚上回到家之后,她才弄清楚自己为什么回落错地方了。无他,拿符篆的时候忘记看一眼了,她用的那张符压根就不是自己画的,而是钱瞎子塞给她的。
      
      符篆是能用没错,但是落脚精准度到底还是差了点。这才一个不小心给落错了地方,落到钱六爷爷家里去了。
      
      不过得亏她昨晚上跑得快,要不然真要被那赵桂英给瞧见了,今天听到的传言可绝对不止是村里来贼了,而是她半夜去做贼了!
      
      想到这,钱小多心里暗自庆幸了一下。
      
      她没做贼,倒是不心虚。但是吧,有些事情没必要去招惹麻烦的,还是不要去招惹了。
      
      需知道,人言可畏呀!
      
      *
      在回家必经之路,也就是赵桂英家门口时,见着了跟几个村里爱闲聊的赵桂英,小姑娘面上的表情也依旧未变。只有在不远处瞧见了地上一堆黑色的纸灰,还有零星没有完全烧完的黄纸后,钱小多方才停顿了一下脚步,朝着赵桂英家看了一眼。
      
      人群中的赵桂英这会也正好抬头看了过来,钱小多对着那群人开始打招呼喊人,“桂英婶子,秀兰婶子.......”
      
      “小多放学了啊。”秀兰婶子笑着问。
      
      钱小多,“嗯。”
      
      回答完后,钱小多背着书包继续往家里走。
      
      秀兰婶子转过头,打算继续之前的话题。却见赵桂英正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盯着钱小多的背影看,“桂英,你看啥呢?”
      
      赵桂英,“我怎么觉得,昨晚上听到的那声音,跟小多那孩子的,有点像啊!”
      
      “不会吧?”
      
      众人听到这,面上一片惊疑。
      
      秀兰却皱着眉头,“桂英,没凭没据的,你可别乱说。小多那孩子,我可是看着长大的,可从没听说她哪不规矩了。”
      
      “就是就是.......”另外几个也附和道。
      
      赵桂英也知道这点,但是,她越琢磨吧,就越觉得昨晚上那声音,就是钱小多。
      
      至于钱小多为什么会半夜做贼.......赵桂英觉得,养她的钱瞎子都没了,跑去当贼也不算意外了。
      
      想到这,还有前几天自己还打算找钱小多去给自家闺女看孩子的事,赵桂英暗暗松了口气。
      
      得亏钱小多拒绝了,要不然真要喊她去了,那可不就往自家闺女家招了个“贼”么?
      *
      钱小多是不知道,赵桂英已经认出昨晚上的声音是她的了。
      
      回到家以后,连饭都懒得吃了,直接将书包一扔,门一关,蹦床上就给睡死了过去。等到醒来时,却是被一阵敲门声,给敲醒来的。
      
      对方敲的不是她家的门,但是敲的声音,却不小。且,极其有规律。
      
      “咚——咚—,咚——咚—,咚——咚—。”
      
      一声长,一声短。
      
      一共响了三次,是为鬼敲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