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情敌爱上我[快穿]》沧海天炎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2-12 12:38:1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总裁的情敌(二) ...

  •   合欢见过顾容安之后,并没有在外停留,她直接回了家。
      
      这个所谓的家,其实不过是齐君言为她安排的栖身之所,一栋装修精致的小别墅,他这段时间和林涵涵的感情还算稳定,因此时常会过来住,或许是新鲜感还没过,或许是觉得这个纤细柔弱的女人看着还算顺眼,起码在表面上,林涵涵真的相信他和顾荣安退婚是因为她。
      
      可惜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霸道总裁爱上我。
      
      她只不过是齐君言无聊人生中的一朵小白花而已,花期一过,就只剩下荼蘼了。
      
      当然,这是林涵涵的人生,但合欢是和她不同的。
      
      合欢喜欢颜好身材好有八块腹肌的男人,至于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那不管她的事,她是个只看脸的女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唯有盛世美颜能让她在AI的压榨下愉快几分。
      
      要她说,她当初就不该来反派联盟,还好死不死分到特殊部门,碰见十三缺这个丑兮兮的智障AI,好好的汉子不撩要撩情敌。
      
      合欢最喜欢的其实是宜秋的AI,俊美优雅的迟夜,可惜迟夜绑定的是宜秋这个一心只想毁灭世界的主人,当然比起迟夜,合欢还是更爱她们家秋秋。
      
      毕竟男人如流水,流过就算逝去了,但她们落地成盒CP却是永恒不变的。
      
      总而言之,合欢是个和林涵涵完全不同的女人,索性她也没什么不能崩人设的死设定,除了不能撩她喜欢的汉子之外,一切都非常美好。
      
      之前随手撩了顾荣安,解决了‘面对支票与真爱抉择’的困境,合欢就当做没看到角落里显示屏一样,从容回了家。
      
      林涵涵是个空有美貌而无能力的小白花,她之前看了一下,这小白花除了一张脸,没钱没学历没房子没车子,要合欢说起码跟了齐君言这么些时间,感情得不到,总得得到点实际的东西吧,可林涵涵硬是身无半点长物,齐君言也是个很不做作的霸道总裁,小女朋友不说,他也不给,林涵涵除了吃住穿,生活依然一贫如洗。
      
      她不住在这里,就得住大街上了。
      
      因此合欢打定了注意,无论齐君言想怎么说,她就赖在这里了,有本事把她丢出去,齐君言要是做得出这么丢脸的事情,那她······那她就真的去勾搭顾容安吧。
      
      当晚异常平静,合欢坐在别墅大厅里看着电影,还特别选的恐怖片,关了灯,那种效果就特别显著。
      
      齐君言可能是被她之前的话刺激了,很晚才回来,当时合欢的第二部恐怖片都看了一半了。
      
      她听见门口有响声,扭头看去,才看到齐大总裁面色沉静的换了鞋走进来,目光在她面前的电视上停留了一会儿。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合欢觉得这位大总裁似乎微微抖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他的视线从电视屏幕上移到合欢脸上,眼底沉着风雨欲来的黑。
      
      合欢从容的爬上沙发跪坐在上面朝他露出一个完美的羸弱微笑,柔弱而又纯洁,仿佛天底下最干净的那朵白莲花。
      
      她声音温和的说:“你回来了?饿吗?要不要去给你下碗面?”
      
      齐君言视线在她脸上停留了一会儿,又瞥了眼电视屏幕,上面血肉模糊的画面透着血红色的光,映在女人微微苍白柔弱的脸上,显出一种格外惊悚的恐怖感来,但偏偏那女人还全然不知,只微笑着看他,黝黑的眸子在黑暗里似乎泛着诡异幽光。
      
      他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快步上楼,很快合欢就听见关门的声音,仿佛带着几分仓促,她歪了歪脑袋,不解道:“这么生气的嘛?”
      
      清脆的女声消逝在黑暗里,很快又归寂于无。
      
      合欢索性不再想他,她回过头去,陷入了恐怖片的气氛里继续游荡。
      
      也不知道究竟放了什么情节,齐君言之后还伏在卧室门边听见了底下那个女人愉悦的笑。
      
      他唇角抽了抽,硬是压抑住了想把这女人赶出去的想法。
      
      半夜的时候,半梦半醒之间,齐君言被一种强烈的注视感刺醒,刚睁开眼,就看到床边有个模模糊糊的影子静静站着,一动不动,仿佛溶进了黑暗。
      
      睡前偶尔瞟的那几眼恐怖片的画面骤然陷进他脑海,他猛然一惊,身体反射性的往后退去,‘噗咚’一声,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后仰,然后是背脊摔在了地上的声音。
      
      床并不高,因此没有太多的疼痛,只是地板的凉意似乎渗进了他的骨髓里,让他忍不住抖了一下。
      
      他仰躺在床这边,再次往那边看去,借着床头微弱的灯光,终于看清了站在他床边的人是谁。
      
      林涵涵穿着一身丝绸白的睡衣,长发温顺的垂在脑后,肌肤瓷白,就这么站在他床边,默默的看着他许久,唇边还有一抹恬静的微笑。
      
      “你有病啊?半夜不睡站在我床边。”
      
      齐君言忍不住爆发出怒气来,之前的事和现在的事联系在了一起,他顿时觉得自己当初是瞎了眼,怎么会觉得林涵涵温柔乖巧呢?根本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
      
      合欢默默的看了他两眼,承受了他的怒气,她摊了摊手,很有诚意的道歉:“抱歉,我没想吵醒你,只是在考虑怎么把你挪一下边而已,你占的地方太多我没法睡觉。”
      
      其实她对于长得好看的男人通常是脾气很好的。
      
      齐君言重新爬上床看了一下,顿时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了,这是他们两个人平时睡的主卧,他直接睡在了中间,占了大部分地方,林涵涵应该是看完了电影,洗漱完准备睡觉。
      
      可究竟是谁给她的信心,觉得发生了之前的事情之后,还能和他继续同床共枕?
      
      齐君言梗着一口气想骂人,但转念一想,林涵涵并不知道当时有监控设备,他如果这么说了,岂不是暴露了?算计他齐君言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过?
      
      他深吸了一口气,重新在床上躺下,冷着声音说:“你去睡客房。”
      
      “还是不要这样吧。”
      
      合欢恬静的笑着,温温柔柔细声细语。
      
      “君言。”她微微俯下身喊他的名字:“我不在的话,等下要是你做噩梦就不好了,我之前看的那个恐怖片,杀了的人都是钉在床底下呢。”
      
      合欢继续俯身,弯腰撩开了垂下的床单,微微惊讶的说:“诶,你床底下这是什么?”
      
      “林涵涵!”
      
      齐君言绝对不会想承认他一个霸道总裁居然怕鬼,但是合欢的话无疑给他增添了许多想象的空间,他闭了闭眼,努力用平静的语气说:“你睡客房。”
      
      合欢没理会他,她目光盯着被掀开床单的床底下,当真从底下捡起个东西来。
      
      那是一枚墨玉色的袖扣,做工精致,风格大气,很显然应该是齐君言的东西。
      
      就在齐君言将目光也放在她掌心的时候,合欢听见了缺十三那个傻叉的声音。
      
      “滴,触发情敌,情敌对象:墨玉袖扣,当前好感度:0,请主人早日取得情敌满分好感,走上人生的巅峰。”
      
      合欢早已对这个傻叉AI的声音免疫,她面不改色的捻起这枚袖扣,顺手就放到了睡衣口袋里。
      
      直起身来,她面色淡漠的说:“哦,不好意思,好像是我的口红掉了,君言你好好睡,我去隔壁睡客房了。”
      
      话音落,她毫不犹豫的转身便走,当真是没有一点停留。
      
      齐君言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还来不及惊诧于林涵涵突如其来的冷淡,脑海里就已经出现了几丝匪夷所思的情绪来。
      
      林涵涵这是当他傻吧?那明明是他的袖扣,什么口红,她平时根本不用口红的!
      
      满脑子林涵涵的阴谋论,齐君言怀着一种极为烦躁的心情花了很久时间才重新睡着,第二天醒来毫无意外的眼下有些乌青。
      
      他洗漱完毕,下了楼,餐桌上已经摆了早餐,是暖胃的肉丝粥。
      
      齐君言根本不知道这个女人又在打什么注意,但他没准备吃她做的早餐。
      
      他目不斜视的穿过大厅,准备去上班。
      
      “君言。”
      
      合欢眉眼含笑的拦住了他。
      
      “有事?”齐君言抬手看了眼时间,冷淡的说:“我要上班了,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而事实上,他并没有准备今晚还回来。
      
      合欢却没丝毫在意,继续温温柔柔的说:“你忘了东西。”
      
      “什么东西?”
      
      他思索了一下,并没有发现自己忘了什么东西。
      
      合欢便伸手抚上他的衣领,贤惠的帮他整理了一下领口,笑着说:“你忘了给我你的黑金卡啊。”
      
      她帮齐君言整理完领口之后,就扯住他的衣摆晃了晃,非常从容道:“我昨天睡了客房,今天腰酸背痛的,还做了早餐,我想去医院看看,总不能让我去借钱吧?”
      
      齐君言手掌紧了紧,忍着想掐上她纤细脖子的冲动,想起自己的报复计划,努力平静的从钱包里抽了一张卡给她。
      
      “密码六个8。”
      
      “好的哦。”合欢踮起脚在他脸上亲了一下,好听的话一句一句的出来:“你真好,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总裁了。”
      
      齐君言心中冷笑。
      
      呵,最好的总裁你还不是撩了我的未婚妻?
      
      他忍着倾巢而出的冷笑,转身走出了别墅。
      
      合欢在他离开之后就坐到餐桌前开始吃早餐,气氛轻松愉快,实际上她也没做齐君言的份,这是给她自己吃的。
      
      齐君言那张卡是从钱包随便拿的,但能出现在他钱包里的卡,里面的金额自然不言而喻,林涵涵只要不大手大脚,以她的消费水平一辈子也用不完。
      
      齐君言给她这张卡,也只是为了迷惑她而已,反正她短时间也用不完。
      
      他思索得很好,但合欢只花了一上午,就把他的卡成功刷爆了。
      
      她买了一颗钻石,粉色的钻石,还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真爱之心。
      

  • 作者有话要说:  合欢:钻石恒远久,一颗永流传,小姐姐,真爱之心送给你,希望你接受我不变的真心。
    齐君言:你拿我的钱买钻石和别人求爱?
    合欢:不要这么小气嘛,反正也是你的未婚妻,你也不亏啊。
    齐君言:我就想一巴掌扇死你。
    合欢:你来,我会带着小姐姐一起走的。
    齐君言:无耻!变态!不要脸!
    合欢:嘻嘻!讨厌!夸奖辣!
    【求问,我女朋友和我未婚妻告白之后,却天天偷偷摸摸用那种猥琐的目光抚摸我的私人物品,那她到底是喜欢我呢?还是喜欢我未婚妻呢?】
    合欢:要问我最爱谁,当然是小领结、小袖扣、小衬衫、小皮带,十三缺,你要是敢把他的小内内算作情敌我今天生吃了你。
    另:不接受任何说女主三观不正的评论,因为她没有三观,谢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