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吻如暖风》狐中仙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12-14 18:00: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透彻 ...

  •   邵怡敏没想到自己离个婚,竟然有那么多人来劝阻!
      
      果然不出她所料,原睿并不想跟她离婚,还假惺惺的摆出悔恨莫及的模样,对着她忏悔道歉,说自己只是喝醉了酒神志不清醒,才会受人勾引,一时糊涂犯了错,还跟她诅咒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儿。
      
      邵怡敏听了只想冷笑。
      
      喝多了?一时糊涂?骗鬼呢!
      
      男人要是真的喝醉了早就烂醉如泥,还能那么如狼似虎?而且看这两人“配合默契”,显然不是第一次偷情了。
      
      邵怡敏把原睿的东西一股脑儿丢到家门,把门锁换掉,然后抱着女儿回了娘家,同时警告原睿,再来纠缠她的话,她就把他偷情的视频发到网上去,让他彻底的出一把名。
      
      原睿看邵怡敏动真格的,这才消停了,不敢再来纠缠她。毕竟他还是一个公司的头儿,在公司即将上市的关键时刻,老板闹出个出轨的丑闻,那还得了?投资方听了也会立刻撤资的!
      
      邵怡敏怀孕的时候,婆婆十分殷勤,特地跑到北京来照顾她,结果让婆婆失望的是,邵怡敏并没有如她期望的那样生个大胖儿子。
      
      没有能抱到孙子,重男轻女的婆婆有点失望,没等她坐完月子就回老家了。
      
      现在听说儿媳要跟儿子闹离婚,婆婆特地给她打电话,劝她不要冲动,好好考虑,就算不为自己打算,也该为女儿多想想,没有父亲的孩子多可怜。
      
      婆婆的意思很明显,话里话外都在暗示,她儿子那么优秀,只是一时糊涂而已,男人嘛在外面诱惑多,难免会犯点小错,只要知错能改,愿意回到妻子身边,就是好的嘛。毕竟是夫妻,哪有隔夜仇,有事儿好好商量,怎么能动不动就说离婚?况且女儿都生了,还闹什么闹?
      
      他们共同的朋友大约受了原睿的托付,也纷纷来劝邵怡敏。他们都说,原睿可是一支绩优股,一旦他的公司上市,一夜之间摇身成为亿万富翁,在这个时候跟原睿离婚,她也分不到多少财产,连公司的原始股都分不到,实在是不太划算,不如忍一忍,至少等他公司上市了再说啊。
      
      最让邵怡敏意外的是,就连她的亲生父母都不同意她离婚。
      
      原睿这个人挺擅长做面子工程,在邵怡敏父母一向老实,经常给他们送礼物,哄得岳父岳母开心。
      
      邵怡敏母亲挺看重原睿的,对女婿的出轨感到十分愤怒,但父母辈考虑的东西更加现实。
      
      她长长的叹气道:“女儿呀,我知道你很气,但你不要太冲动了,妈知道你咽不下这口气,但是你要想一想薇薇。你们要是离婚,薇薇怎么办呀?”
      
      邵怡敏不假思索的道:“薇薇当然是跟着我!”
      
      他爸皱眉道:“可是你一个女人家独自抚养孩子,有多艰难,你有没有想过?薇薇那么小,天天都需要用钱。你从来没有出去工作过,平时都是原睿给你钱,离婚以后,你要拿怎么养活薇薇?”
      
      她妈红着眼圈,抹着眼泪劝她:“你虽然还年轻,但将来要再嫁人的话,带着个孩子,哪有那么容易?原睿离了婚,以他的条件,再找个女人结婚,是很容易的,但是你一个女人带着娃再嫁,再要找到个条件好的,可就难了。就算你能找到,也很难保证他会疼爱薇薇,毕竟不是亲生的,怎么会对孩子视同己出啊?”
      
      父母提出的问题都很现实,邵怡敏不是没有考虑过,都说二婚的男人是个宝,二婚的女人是根草。哪怕那个男人是个出轨劈腿的大渣男,可是只要条件够好,照样有女人愿意嫁,但结过婚,尤其是带着孩子的女人,再嫁的选择范围就很窄了。
      
      这个世道,对女人何等的不公!
      
      其实,邵怡敏在大学的时候成绩还是相当不错的,大四实习进了一家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工作表现出色,而且也通过了司法考试,律所的partner都挺喜欢她,有意给她给offer留下她,然而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她意外的怀了孕。
      
      怀孕初期,她的反应很大,吐得天昏地暗,吃也吃不下,谁也睡不好,根本不能胜任繁重的工作,也不能跟项目出差。
      
      原睿就劝她不要那么辛苦,不如回家先孩子生完,以后再考虑工作的事情,反正他挣的钱也足够养她的。
      
      而按照她婆婆的意思,恨不得让她做个全职主妇,只要把老公和孩子照顾好也就足够了,家里也不差她挣得那点钱。
      
      邵怡敏虽然不愿放弃工作,但是当时的身体情况的确容不得她做选择,只好先结婚,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没想到生孩子期间就出了这样的事儿,邵怡敏清楚,重回职场,意味着要从零开始,在律所里,刚进去的新人基本是给人打下手的,收入不高还非常累,要慢慢地积累,在业界做出名气有了口碑,以后才能好起来,但这个积累的过程是很漫长的,在初期会很艰苦。
      
      如果继续跟原睿在一起,她和女儿可以有更优渥的物质条件,她也可以慢慢地回归职场;如果离婚,就算原睿给一点生活费,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样的富足,立刻就面临巨大的生活压力。
      
      可是,难道就为了这一点物质利益,她就要忍受被背叛的耻辱,跟这样一个渣男同床异梦的过下去吗?
      
      在离婚这一点上,唯一支持邵怡敏的,是她的死党方筱眉。
      
      在他俩谈恋爱的时候,方筱眉就对原睿不是很看好,说这个男人看似忠厚实则虚伪,不靠谱。但那时候邵怡敏在热恋之中,原睿在她面前表现得又深情又体贴,她一直都相信他会是个好丈夫。
      
      可惜,最后却被方筱眉说中了,听说原睿出轨,方筱眉就义愤填膺的对邵怡敏说:“离,必须离!这种渣男留着过年吗?他有一次出轨,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你千万不要被他哄几句就心软原谅他!”
      
      邵怡敏点点头,如果是其他问题,都还可以商量解决,但婚内出轨是触犯她底线的事情,绝对不能容忍原谅。
      
      因为邵怡敏在家里跟父母闹得不愉快,方筱眉主动邀请她搬到自己租的房子住。方筱眉是外地人,北京租房太贵,她只租得起一个一室一厅的旧房子。方筱眉把卧室让给邵怡敏和薇薇住,自己睡客厅的沙发上,还帮着一起照顾薇薇。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只有在危难的时刻,才能看出到底谁是真正的朋友。
      
      方筱眉让处在人生低谷的邵怡敏感觉到了温暖,邵怡敏不是爱说漂亮话的人,只能把对方筱眉的感激深深地铭记在心底。
      
      在准备离婚的这一段日子,邵怡敏焦头烂额,身心俱疲,年幼的薇薇可能受到了惊吓,一直不停地生病,她那点微薄的积蓄像流水般淌出去。方筱眉非常仗义,非但不收她的房租,还自己主动借钱给她。
      
      可是方筱眉本身也是个北漂,中文系毕业的她不想进出版社报社这类地方,过朝九晚五的无聊日子,就专职在家里写作谋生。自由撰稿人听着很拉风,其实稿费也不高,还老是被拖欠,饥一顿饱一顿的,邵怡敏也实在不好意思拿她的钱。
      
      邵怡敏从小就过得顺风顺水,跟原睿恋爱结婚也是一帆风顺,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为了生计发愁的这一天。
      
      她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沮丧,似乎看不到什么希望,对未来充满了迷茫。
      
      没想到,让她清醒过来的,竟然是原睿的那个小三儿。
      
      她还没有找那个小三儿算账,小三儿居然主动找上了她。
      
      讽刺的是,这个小三儿白芳还是她的亲戚,邵怡敏表姨的女儿。
      
      白芳比邵怡敏小一岁,上了个三流大学,大四快毕业的时候,白芳跑到北京来,说是想在北京找份工作。
      
      像她这种三流大学毕业的,原本在北京是很难找到像样的工作。
      
      邵怡敏受了表姨的托付帮她留意工作机会,白芳乖巧嘴甜,惯会讨好人,正好原睿的公司招助理,她就把白芳推荐过去,没想到这一下子竟是引狼入室了。
      
      邵怡敏不像有些原配夫人,把出轨这件事儿都归咎于小三儿勾引。说到底,这种事儿本来就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男人能管好自己,小三儿也无缝可钻。
      
      邵怡敏最恨的是原睿的背叛,实际上,她并不相信原睿是真的爱上了白芳。说到底不过是男人好色的劣根性而已,管不住下半身,受不住诱惑出轨。
      
      对于小三儿白芳,她实在懒得跟她撕逼,自降身份,实在太low。
      
      没想到,这白眼狼倒是厚着脸皮找上门儿来了。
      
      白芳显然是精心打扮过的,红唇白肤狐狸眼,化着艳丽的妆容,烫着时髦的卷发,挎着名牌包包,跟当初左手拎着土特产、右手拖着编织袋的乡下妹,已然判若两人。至于她身上这些昂贵的穿戴,到底从何而来,用脚指头也能想得出来。
      
      “表姐,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天晚上……只是个意外而已。姐夫他心里还是最在乎你的,他从来没想过要跟你离婚,我也没有想过要破坏你们的家庭,你……你就原谅我们吧!”
      
      白芳口口声声跟她道歉,求她原谅,楚楚可怜的表情好像一朵小白花,可惜她的道歉实在没有多少诚意,眉宇之间藏不住一丝恶毒。
      
      可惜邵怡敏从来都不是个包子,根本懒得跟她啰嗦,直接抬手抽了她两记大耳刮子,让她得到了跟原渣男一样的待遇。
      
      白芳尖叫一声捂住了脸:“你……你怎么打人?”
      
      “这是你自找的。”邵怡敏冷冷的指着大门,“滚!”
      
      白芳不再装白莲花了,露出了狰狞的嘴脸,吊着狐狸眼上下打量邵怡敏,嘲讽的笑道:“呵呵,你也别怪你老公出轨,你自己照照镜子,你现在这副模样,又丑又胖,有哪个男人啃得下去?”
      
      屋里的方筱眉听得火冒三丈,大吼一声,拿着一根擀面杖就冲了出来,白芳一看不好,就脚底抹油赶紧跑了。
      
      白芳走了以后,邵怡敏把自己关在房里,站在镜子前,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好久没有照镜子了,有点不敢相信这个胖妞是她自己。
      
      自从怀孕后,她就在家里待产,生完孩子又碰到丈夫劈腿出轨,她心情糟糕,根本没心情好好拾掇自己。
      
      因为怀孕生育的缘故,她原本窈窕的身材陡然增重三十多斤,纤细的腰身粗了几圈,分娩之后,白天照顾孩子,夜里给孩子喂奶,觉也睡不好,弄得一张脸憔悴不堪,容貌跟从前根本判若两人。
      
      她当年也是R大法律系的系花,追求她暗恋她的男生可不少。原睿当初苦苦追求她,恐怕也是看上她的年轻貌美吧?
      
      可是当她怀孕生娃身材走样之后,他就开始嫌弃她,甚至都不愿多看她一眼,到外面跟更年轻的女孩寻求刺激,浑然忘了他们曾经有过的感情。五年的恋爱,听起来仿佛是个笑话。
      
      被小三儿狠狠刺激之后,邵怡敏把自己关在房里,想了整整一夜……
      
      当天边泛起鱼肚白,清冷的曙光洒在窗台上,她擦干了眼泪,终于想透彻了。
      
      既然决心要离婚,就没有路可以回头,这条路哪怕再艰难,再孤独,她也要走下去!
      
      她从跌倒的地方爬起来,忘记过去,重新找回那个光彩照人的自己,再也不要被那些心怀恶意的人瞧不起。
      
      为了自己,也为了女儿,她必须振作起来,绝不能放弃!
      
      她还就不信,靠自己的双手,凭自己的头脑,就不能养活她女儿,不能让自己活出个样子来!
      
      ******
      
      一个月后,邵怡敏跟原睿协议离婚。
      
      为了顺利离婚,邵怡敏放弃了很多权益,包括在原睿公司的原始股权。
      
      原睿的资金基本都投在他的公司,还贷了很多款,银行账户上的现金只有十多万,全都给了邵怡敏。他们结婚时买的婚房归邵怡敏,那个见证偷情出轨的老公寓则留给了原睿。除此之外,原睿会每个月给女儿抚养费。
      
      随后,邵怡敏成功申请到了比利时鲁汶大学法学硕士,带着女儿薇薇一起踏上了欧洲留学之路。
      
      顺利拿到硕士学位之后,她进了欧洲某家知名律所,专为中国企业在欧盟的投资项目提供法律咨询,在业界声名鹊起。
      
      直到薇薇即将升入小学,她出人意料的辞去在欧洲的工作,带着女儿重返中国……

  • 作者有话要说:  感受到了大家的热情啦~
    以后每章都发100红包吧,请大家为我加油打气^^
    下篇男主就粗场啦2333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