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遗珠》研研夏日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2-09 16:26:1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疑虑(修) ...

  •   从正房出来的时候,林宁儿就感受到了林荫儿满身的不高兴。
      
      看着前面那个气冲冲的背影,心想,只是,这关她何事?
      
      做决定的是江氏,又不是她。
      
      冬日的寒冷已经渐渐的散去,此时府中的树都已经开始抽出来嫩绿的枝丫。早春的空气虽然依然泛着一丝丝的凉意,但此时正值正午,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想到她即将能有一个厉害的亲爹,林宁儿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然而,不美好的是,刚刚走回落春院,林荫儿就停下来脚步,一脸怒容的看着林宁儿。看了片刻之后,甚至伸出来手想要推林宁儿。
      
      若是以往,林宁儿定然是不敢还手,任由林荫儿欺负。
      
      只是如今的话,林宁儿却不想再受这份委屈。在林荫儿伸过来手的同时,林宁儿一把抓住了林荫儿的手。在林荫儿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使劲儿甩了一下。
      
      林荫儿被甩了一个趔趄。被钗环稳住了身形之后,不敢置信的看着林宁儿那张和以往一样美丽而又柔软的脸。不知为何,她觉得这张脸分外的陌生。
      
      钗环率先反应过来:“四姑娘,你这是在做什么,竟然敢欺负自己的姐姐,仔细夫人罚你!”
      
      “哦,是么?难道不是三姐姐先动的手吗?”林宁儿淡淡的说道。
      
      “四妹妹,姐姐从前果然是错看了你,没曾想你不仅学会了讨好母亲,还敢跟我动手了。”林荫儿反应过来之后略带怒容的说道。
      
      说着,又想伸出来手打林宁儿。毕竟,她还从未在林宁儿这里受过这样的委屈。
      
      这时,一个肥胖的身形快速的站在了林宁儿和林荫儿中间,不着痕迹的挡住了林荫儿。
      
      “哎呦喂,三小姐刚刚怎么没站稳吶。今日院子中当值的是赵嬷嬷,定然是她把水洒在了地上,三小姐要不要老奴把她叫过来骂她一顿给你出出气?”辛嬷嬷张着一张大嘴说道。说话间,唾沫星子都喷了出来。
      
      林荫儿快速的往后面退了几步,一脸嫌恶的看了一眼辛嬷嬷。这个老东西,之前还试着讨好过她,如今竟然站在了林宁儿身边。真是个左摇右摆的东西。
      
      “好啊,我今日算是看清楚了,你们几个人竟然敢合起来欺负我!”林荫儿阴沉着脸说道,“好好好,我马上就去跟母亲说,看母亲怎么惩治你们!”
      
      林宁儿收回在辛嬷嬷身上的视线,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一脸不在意的说道:“三姐姐随意。总归妹妹去不去春日宴无所谓,只是,如果母亲知道你我二人在院中打架,不知还会不会让姐姐去呢?”以她对江氏的了解,出了事情,最喜欢一碗水端平,表面上不会让人挑出来任何的毛病。是以,不仅会惩罚她,也定然饶不了三姐姐。
      
      说完,慢慢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林荫儿站在原地恨恨的看了一眼林宁儿的房间,犹豫了许久。
      
      “小姐,咱们这就去找夫人吧,夫人不喜欢四姑娘,一定会惩罚她的!”钗环说道。
      
      林荫儿瞪了钗环一眼,没好气儿的说道:“去什么去!她不在乎春日宴,我怎能不去。”不只林宁儿了解江氏,这些年来,林荫儿时时刻刻陪在江氏身边,更加了解她。
      
      江氏即便是向着她,也肯定会罚她的。虽然惩罚的内容未知,但万一是不让她去春日宴怎么办?况且,昨晚上的事情她就感受出来了,江氏并没有信了她的话,已经有了警告之意。在这种时候,她断然不能再去碍了江氏的眼。
      
      春日宴什么的,林宁儿一点都不关心。毕竟,她前世也没参加过几次宴会。出嫁前,因为不讨江氏的喜欢,一年也去不了两三次。等到出嫁后,她的境遇更加的糟糕,有时一整年都参加不了一次宴会。
      
      而那少数的去宴会的经历,也让她不太愉快。她素来胆小懦弱,在宴会上,三姐姐向来离她远远地,从未照顾过她。而那些世家公子看她的眼神,也让她极为不喜。
      
      目前来看,她最关心的依然是她的身世问题。也不知德栓那边打探的如何了,宁王究竟在不在京城呢?
      
      正思索着,辛嬷嬷进来了。
      
      “四姑娘,老奴刚刚听说夫人准您出门去参加宴会了?这可是好事,您这里有没有需要老奴帮忙的地方?”辛嬷嬷一脸讨好的问道。
      
      林宁儿审视的看了一眼辛嬷嬷。在她的印象中,辛嬷嬷似乎一直是个不怎么亲近的仆人。虽然是她的奶嬷嬷,但有时却会去讨好她三姐姐。不过,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过不了多久,辛嬷嬷和德栓就会因为一件错事被林侍郎发卖了。
      
      至于是何事,她却是不知道了。
      
      “暂时没有。”林宁儿不冷不热的说道,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今日做得很好。”
      
      辛嬷嬷今日本就存着试探的意思,听到林宁儿如此说,立马笑着道:“这些都是老奴应该做的。您是老奴看着长大的,是老奴的主子,您和三姑娘本就是同样的身份,您也不必忍着她。只要您立起来了,也就没人敢欺负您了。”
      
      林宁儿听着这话,却是觉得话中有话。
      
      “要是没别的事儿,老奴就先下去了。”辛嬷嬷道。
      
      “嗯。”林宁儿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午睡之后,吟绿就过来回话了。
      
      “小姐,德栓已经打听过了,宁王府在城南的竹深巷,那巷子中一共就两户人家,一户是废弃的宅院,还有一户便是宁王府。”吟绿缓缓的说道。
      
      林宁儿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紧张的问:“王爷……可,可在府中?”
      
      吟绿不太理解自家姑娘为何会如此在意宁王的事情,看着林宁儿的眼神,竟有些不忍心让她失望。只是,事实摆在那里,不说也不行。想到这里,吟绿摇了摇头。
      
      “听附近的摊贩说,王爷三个月前便离京了,过年都不曾回京,至于何时归来这却未知。”
      
      林宁儿那一颗提起来的心彻底的跌了回去,看来,一时半会儿的,她是认不了亲爹了。只是——
      
      “摊贩们如何知晓宁王的行踪,会不会不太准确?”林宁儿怀抱一丝希望的问道。
      
      “德栓说,宁王的事情在京城中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他的行踪。德栓之前也是知道的,只是保险起见又去问了问。王爷极少在京城,时常去游山玩水。每每等他回来之时,几乎整个京城的达官贵族都会知晓。也就咱们这种不怎么出门的人不知道了吧。”吟绿说道。
      
      听罢,林宁儿微微蹙了蹙眉。她只知道自己的亲爹是当朝皇上唯一的弟弟,地位崇高,没有孩子,但却不知他其他的事情。
      
      想到这里,林宁儿既愧疚又难掩失望的说道:“知道了。你去跟德栓说一声,让他时时去宁王府附近打探一下,若是宁王回来了,第一时间过来通知我。”
      
      此刻,吟绿虽然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但也知道对自家姑娘来说,宁王或许是个极为重要的人。
      “是,姑娘。”
      
      “对了,我还有多少银钱?”
      “五两银子,十五个铜板。”
      
      “嗯,那你去拿……”林宁儿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思量了一下,说道,“拿二钱银子给德栓,算是他的跑腿钱。”
      “是,姑娘。”
      
      等吟绿出去之后,林宁儿抚摸了一下手腕上的镯子。如果她没判断错的话,这个镯子将会是她认亲的唯一证物。此时宁王归期未定,最快的认亲法子是把镯子交给王妃,让王妃写信通知王爷。
      
      然而,如此重要的东西,她却不敢交给任何人。万一这镯子被中间的人昧下来,她可就再也难以认亲了。而且,宁王府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宁王妃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也丝毫不了解,万万不敢冒这个险。
      
      想了许久,终究作罢,她还是老老实实的等着宁王回来吧。
      
      为了让林宁儿体面的参加春日宴,江氏让外面的铺子过来给她量了一下。
      
      之前确定带着林瑜琰和林荫儿出门的时候,江氏就已经让人给她们俩做过了。是以,林荫儿虽然心中泛酸,但却说不出来什么。尤其是,想到前几日林宁儿的反常,有些不敢招惹她。
      
      晚膳时,林侍郎难得回家吃饭了。
      
      林侍郎今年四十出头,家里的父辈也有做官的,只不过没有林侍郎这么高的位置。因此,能做到侍郎的位置,除了家里的帮助,更多的是靠的林侍郎自己的能力和钻营。
      
      想到即将要见到林侍郎,林宁儿的手不自觉的抖了起来。她仍记得,出嫁后的第二年,她实在是忍不住回家诉苦,却被林侍郎打了一巴掌,并且用言语辱骂了她。最后看她的那个眼神,就像是看什么脏东西一般。
      
      那时,江氏对她也更加的冷淡,没在府上待多久,便被赶走了。
      
      “宁儿,你给爹爹绣的荷包不错。”
      
      正思索间,突然听到有人提到了她的名字。林宁儿浑身一个机灵,忍不住抬起来眼睛望了过去。只见林侍郎的嘴角有着淡淡的笑意。那笑容中虽然有着明显的疏离,却依然让林宁儿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林侍郎何时待她如此慈善了?叫人好生不适。
      
      屋内沉默了许久,江氏忍不住轻咳一声,提醒道:“四姑娘这是怎么了,你爹爹夸了你,怎么没有反应?这一点,你三姐姐就做得比你好。”
      
      林荫儿本来因着下午林宁儿做新衣的事情烦躁,此时听到嫡母如此说,立马坐正了身子,奉承道:“多谢母亲夸奖,都是母亲平日里教得好。”
      
      江氏满意的点了点头。
      
      此时,林宁儿也回过神来了,忍住心中的怪异。站起身来,福了福身:“都是女儿应该做的,当不得爹爹如此夸赞。”
      
      林侍郎捋了捋胡须:“嗯,开饭吧。”
      
      吃过饭,林宁儿心事重重的回到了落春院。
      
      仔细想想席间发生的事情,似乎,如今的林侍郎并不像后来那般讨厌她。虽然不像对二姐姐那般喜欢,但偶尔看过来的眼神也颇为正常。
      
      前世她性子软弱,在府中孤立无援,活得小心翼翼的。极为害怕林侍郎,在他面前别说是说话了,就连头都不敢抬起来。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反抗还是出嫁后的那次,也就是那次,林侍郎的性子深深的刻在了她的脑海中。
      而如今,细细看来,却发现很多事情跟原来想的并不一样。
      
      也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
      她总觉得,从那日辛嬷嬷的表现看,她心中仍旧是向着她的而并非三姐姐。而林侍郎看起来也还算和气。
      所以,前世后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看来,有些事情,还是查一查比较好。
      
      林侍郎那边究竟是否发生了变化还有待商榷,而且此事她也无处下手,但辛嬷嬷这边——
      
      “吟绿,你私底下找府中的人打探一下,查一查辛嬷嬷和德栓的行踪,看看他们有没有什么可疑之处。”
      
      吟绿心里一惊,压低了声音问道:“小姐指的是怀疑?”
      
      林宁儿摇了摇头:“只是一种感觉罢了,具体的我也不知,你先去打探一下吧。”
      
      总归,辛嬷嬷和德栓是她这边的人,如果这二人没犯什么大错,她还能及时挽回留下他们。
      
      “是,小姐。”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男主出现~本章继续发红包~!收藏评论快到碗里来n(*≧▽≦*)n
    ps:先把前世的一些事情捋清楚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