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府遗珠》研研夏日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3-21 20:42:0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惩罚 ...

  •   相较于她前世所嫁的侯府,侍郎府着实小了不少。虽然东昌侯府在京城中属于末流的侯府,在朝中没什么分量,而林侍郎在京城中有着实权。但从宅子上来看,东昌侯府底蕴深厚,较之侍郎府大上不少。
      
      至少,院子中有个小小的池塘,内院中的小院子也多一些。
      
      而在侍郎府,内院中不过是两个小院子。除了正院,便是庶女们住的落春院和姨娘们住的落花院了。落春院不过是四间房子,林宁儿和林荫儿各住一间,其他两间是下人们住的。
      
      然而,这里却让林宁儿感觉比侯府舒服多了。毕竟,在这里她大小还算个主子。等到嫁入了侯府,没有夫婿的宠爱,姨娘欺负,婆婆不喜,那是才是真正的难熬。
      
      走出落春院,穿过一条约摸十米长的回廊,便到了正房。
      
      此时,江氏已经起身,同在正院住的二姑娘林瑜琰也已经早早的过来了。
      
      踏入正房之后,林宁儿忍不住看了江氏一眼。前世,一直巴结着江氏的林荫儿不过是嫁入了尚书府给其庶子做夫人,而她却嫁入了侯府给二房的嫡子做正室。
      
      即便是尚书府的权力再大,再在皇上面前得脸,但庶子跟嫡子毕竟不同。
      
      不管怎么看,都是她嫁得比较好。
      
      江氏素来不喜她,又怎会如此为她操持?是以,江氏和林侍郎一定早已得知侯府嫡子的事情,所以才把她嫁了过去。
      
      这无异于把她往火坑里推。
      
      江氏正低头啜着茶,忽然感受到一股凌厉的视线,遂抬头看了过去。然而,看到的却是一截白皙的脖颈,那脖颈的主人正是她最不待见的一个庶女。此时,她正低着头弯着腰给她行礼。
      
      想到昨日的事情,江氏微微蹙了蹙眉。低头端起手中缀着蓝色花纹的青花瓷茶杯,慢慢的啜了一口茶之后,把茶杯递给了一旁伺候的丫鬟。
      
      方开口问道:“你二人昨夜是怎么回事?”
      
      林荫儿眼前一亮,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低着头如一根木头似的林宁儿,语调欢快的道:“母亲,昨日女儿见四妹妹大晚上的偷偷出门去了,就有些担忧。毕竟四妹妹也大了,万一跟哪个男人私会被人看到了,毁的也是咱们府上的名声。于是,女儿就想过来找母亲商议。等我跟程嬷嬷回去,却见四妹妹已经回去了。此事乃女儿亲眼所见,然四妹妹却并不承认。”
      
      江氏听林荫儿说完,并未理会她,反而用锐利的眼神扫向了林宁儿。
      
      “宁儿,你三姐姐说的可是实话?”
      
      只见林宁儿的身子轻轻的抖了起来,低着头,拿着手中的帕子擦了擦眼泪。再次抬起头来时,如暴风雨摧打过的娇花一般。如若是个男子,必定心生怜意。只可惜屋内皆是妇孺,却是不喜她这般。
      
      “母亲,我不知三姐姐到底是何意,昨晚上我一直在房内睡觉,从未离开过落春院半步。”林宁儿道,说着,停顿了一下,又道,“至于三姐姐说的外男……那纯属子虚乌有的事情……”
      
      “休得狡辩,我昨晚明明看到了!”林荫儿快速的反驳道,说完,见江氏不悦的目光正盯着她,连忙又道,“钗环和赵嬷嬷也亲眼看到了。”
      
      “不知三姐姐是亲眼看到我出去了,还是看到我私会外男了?”林宁儿小声的提醒道。
      
      林荫儿愣了一下,等回过神来想要继续反驳时,却见江氏淡淡的瞥了她一眼,没敢继续说下去。
      
      “宁儿,你素来是个乖巧的姑娘。莫要欺瞒于我。如若被我发现你欺瞒于我……”后面的话,江氏没再说完,但话里的意思,林宁儿听明白了。
      
      林宁儿泫然欲泣:“母亲,我……我……我真的没出去过,也不明白三姐姐到底为何这样说。母亲管理下人有方,门房的人都可以作证,女儿并未出去过,更别说见什么外男。”说着说着,眼泪又簌簌的落了下来。
      
      江氏审视的看了看站在下面的两个庶女。三姑娘的姨娘是她身边的一个丫鬟,当年她怀了身孕之后,便让那丫鬟去伺候了自己的丈夫。好在丈夫不喜她那个丫鬟,并未贪恋。她也就允她生下来一个女儿。这个女儿虽然小时候有些碍眼,但好在识趣,在她姨娘去世之后,收敛了不少,知道过来孝顺她。
      
      至于另一个,四姑娘的姨娘是她丈夫从外面领回来的,没经过她的同意。当年她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姨娘甚是讨厌,好在那姨娘虽然长得美,但性子却不太得丈夫喜欢,没过多久,也失宠了。她生下来的这个女儿跟她如出一辙,胆小懦弱。虽然貌美,但却让人觉得这美貌中少了点什么。向来离正房远远地,也因此,她极不喜这个女儿。
      
      只是,要说这二人到底谁说的是真的,谁说的是假的……虽然从情感上,她偏心三姑娘,只是,这四姑娘是个什么性子,她清楚得很,断然做不出来大半夜跑出院子见外男的事情。她的一举一动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怎可能有什么外男。
      
      退一步讲,倘若四姑娘真的做了这件事情,今日在面对她时,也不会是如此的模样,想必早就吓得跪地求饶了。
      
      这事儿,多半是这两个不省心的东西闹了什么别扭。
      
      平日里,三姑娘闹些什么事情,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是今日这件事情,三姑娘给四姑娘扣的帽子也太大了一些。若是只说四姑娘大半夜的出院子闲逛,她还能信上几分。说起四姑娘私会外男……
      
      府中的庶女私会外男?丢的还不是他们府上的脸,更确切的说是她的脸。
      
      这三姑娘,也太不懂事,太小家子气了一些。
      
      一片沉默中,有人开口说话了。
      
      “多大点事儿,昨晚上你们就闹得母亲没睡好,今早上又来吵母亲。两位妹妹就不能为母亲着想么?”林瑜琰说道,“四妹妹,也不是姐姐说你,三妹妹发现你不在了过来跟母亲说,也是为了你好。我相信三妹妹没看错,兴许是四妹妹起夜了,正好跟三妹妹走岔了。”
      
      至于外男的事情,林瑜琰直接忽略过去了。
      
      江氏听了这话,暗暗的点了点头。女儿啊,还是自己亲生的比较贴心,隔了肚皮的又生母身份低微的,终究上不得台面。
      
      “好了,你二人午饭前交一份《宁朝女子戒规》过来,没写完不许吃饭。”
      
      这惩罚,其实并不怎么重,《宁朝女子戒规》不长,快了的话半个时辰就能写完了,慢的话,一个时辰也能写完了。而此时距离午膳还有两个时辰。明摆着的,江氏想轻轻掀过去这件事情。
      
      然而,林荫儿听到江氏如此处理,却觉得万分憋屈,她明明真的看到林宁儿出去了,怎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呢?
      
      她并不知,整件事情,她错就错在提起了外男。这就不仅仅是林宁儿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江氏的事情,是关乎整个侍郎府的事情,江氏断然不能给林宁儿安上这样的名头。
      
      “母亲,我……”
      
      不待她说出口,便被江氏制止了:“好了,都回去吧,此事以后莫要再提。”说着,江氏给了林荫儿一个警告的眼神。这事儿很明显就是这个三姑娘无中生有,她已经偏心于她了,怎么如此不识趣?
      
      林荫儿看着江氏眼中的警告之意,什么都不敢说了。跟林宁儿一起退出来正房的时候,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宁儿,随后,便一甩袖子,带着钗环率先回落春院了。
      
      出了正房,林宁儿低声对吟绿道:“你去跟德栓说一声,让他打听一下,宁王府在哪里,还有,宁王此时在不在府中。”
      
      吟绿第一次从林宁儿的口中听到宁王的名字,着实诧异了一下。在侍郎府中,林侍郎就是他们最大的主子。然而,放在整个京城,林侍郎的名头根本就不够看的。
      
      而宁王,就是那整个京城最顶端的人物。
      
      不知他们家小姐何时跟这样一个远在天上的人物有了联系。
      
      “你莫要多问。也叮嘱德栓,让他仔细些,别被人发现了。也不可对别人说,要不然,我就把他赌博的事情告诉母亲。”林宁儿看着吟绿眼中的不解之色说道。
      
      这么多年了,吟绿跟她相依为命,一直在她死前,都不曾背叛她。
      
      虽然吟绿是后来买入府中的,但这个世上若有一个是她信任的人的话,那人便是吟绿。
      
      纵然辛嬷嬷是她的奶嬷嬷,但这位奶嬷嬷对她却还不如吟绿上心。德栓更是如此,只知道吃喝玩乐。这娘俩,也不过是在府中混日子罢了。不过,这娘俩到底也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是以,她把这事儿交给德栓去做。
      
      “是,小姐,奴婢明白。”吟绿立马甩了甩脑中诡异的想法,低声说道。说罢,躬了躬身,悄悄的去前院找德栓了。
      
      等到吟绿从前院回来,本以为自家小姐会在屋内抄《宁朝女子戒规》,不曾想,却看到小姐正坐在榻上看书。
      
      他们家小姐向来惧怕夫人,夫人说的话从来都是认真执行的。说让抄《宁朝女子戒规》,定然会一笔一划的抄写,丝毫不敢马虎。说不让吃饭,也绝不会吃饭的。
      
      许是吟绿眼中的震惊之色太过明显,林宁儿抬头看了她一眼:“可是跟德栓交待好了?”
      
      吟绿回过神来:“小姐放心,该说的话奴婢都说清楚了。”
      
      “嗯,那便好。”林宁儿语气轻松的说道。
      
      吃完之后,见自家小姐竟然破天荒的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既没有像往常一样安安静静的绣花,也没有诚惶诚恐的抄写《宁朝女子戒规》,不由得更加疑惑了。
      
      “小姐,夫人不是说要罚您抄写么,您打算何时写?”
      
      林宁儿眼睛盯着书本,头也不抬的说道:“我之前作废的那些《宁朝女子戒规》不是被你收起来了么,从里面拿出来几份就是了。那些毕竟也是我亲手抄写,不算违了母亲的命令。”
      
      如若没记错,她从前不知被江氏罚过多少次。江氏对她们这些庶女虽然不喜,但却从不在明面上让人挑出来毛病。每次不是让她抄书,便是让她去祠堂。
      
      打骂什么的倒是不曾有过。
      
      而她向来是个胆小懦弱的性子,生怕江氏觉得她抄写得不够认真,每每喜欢多抄几份,选最好的那一份。殊不知,她交上去的《宁朝女子戒规》,江氏连看都不曾看过,不过是个罚她的由头罢了。
      
      这些事情,出嫁前她从来不明白。及至出嫁后,在侯府的那些年,她渐渐的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她的身份本就不招江氏喜欢,再怎么讨好她,也不会有用。
      
      “小姐,您……”吟绿脸上露出来一个笑意,“您……唉,奴婢这就去给您找出来。”
      
      说着,吟绿便欢天喜地的去抱那个箱子了。她之前一直心疼小姐,做了那么多,过得那么小心翼翼,但始终不得夫人喜欢,还经常被夫人责骂。
      
      如今小姐能想明白这一点,真是太好了。
      
      等到吃午饭时,林宁儿便把准备好的三份《宁朝女子戒规》交了过去。而跟她形成对比的,便是林荫儿薄薄的一份。
      
      “怎么抄了这么多?”江氏难得看了林宁儿一眼。
      
      林宁儿垂着眼睑,手中看似不安的搅动着帕子,轻声回应:“昨……昨夜因女儿的事情扰了母亲休息,女儿……女儿深觉愧疚。抄的不好,还请母亲见谅。”
      
      江氏听后,随意翻了翻手中的几页纸,又看了一眼林荫儿那薄薄的一份,沉默了许久,说道:“嗯,看起来你是真的明白了。十日后长恩侯府的春日宴你也跟着去吧,只是,行事莫要如往常一般唯唯诺诺,大方一些。”
      
      林荫儿听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林宁儿。林宁儿貌美,跟她站在一起,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会看向林宁儿,反而衬的她像个丫鬟似的。
      
      好在林宁儿不得母亲喜欢,母亲极少带她出门。原本十日后的春日宴,母亲并未答应带着林宁儿。没想到,今日竟然答应下来了!好叫人郁闷。
      
      “女儿谨遵母亲教诲。”林宁儿木然的答道。从前再认真又怎样,还不是不讨喜。而如今,不过是使了个心眼儿,多交了两份,就能得到奖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