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渣男宠妻日常》茶蔻 ^第4章^ 最新更新:2019-04-01 00:01:4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他大伯母,我怎么没看见甜甜啊?”
      
      堂屋里,来蹭饭的堂嫂贾小桃风残云卷干掉了两大碗饭,想起正事,扫了一圈四周,没找到目标,尖着嗓子问道。
      
      因为有自己的名字,李甜甜注意力被拉过去,侧耳倾听,听到贾小桃酸不拉几的下一句同时响起——
      
      “难不成又出去了?他大伯母,不是我说,小姑娘家家的,晚上老是不着家这可不成,你也不能总惯着甜甜,一定要好好教育,不然这要是嫁出去了,婆家可是要嫌弃的。”
      
      李甜甜听得火冒三丈,心道:管你屁事。
      
      吃都堵不住她的嘴,来蹭吃蹭喝还没个消停!再说,不是都吃饱饭了吗,怎么还没走?!真是招人嫌死了。
      
      脸皮厚的人,正常人没法理解。
      
      因为贾小桃不但没走,听说李甜甜没出去,在屋里歇着,还不敲门直接推门进来了,满脸惊喜的笑容,仿佛刚刚说李甜甜不检点的人不是自己一样:“哎呦,甜甜你在这儿啊,我正好有事和你……”
      
      看见李甜甜手上握着的东西,贾小桃睁大了眼珠子:“雪花膏?”
      
      雪花膏分为两种,一种是袋装的,两毛钱一包,是许多妇女的挚爱。另一只是盒装的,容量大,也更精致些,三块钱。
      
      小西坡就没几个用雪花膏的,多数用自家炼的猪油,浅浅地抹一点点,足够滋润冬季干燥的皮肤。即使家里有钱,舍得花钱买雪花膏用的,也是买袋装的,头一次看见盒装的。
      
      贾小桃几步上前,一把抢过,对着煤油灯看:“哎呦我看看,还真的没看错,雪花膏!我的乖乖,他大伯你家可真有钱,雪花膏都买盒装的给甜甜抹,这得好几块钱吧,啧啧啧,真是有钱啊。”
      
      “你干什么,还给我!”
      
      李甜甜起初没反应过来,回过神,赶紧伸手抢回来,手放在身后,攥得紧紧的,眼神戒备地瞪着贾小桃:“你来我房间干嘛,出去!”
      
      “哎呦你个死丫头,不就看一看吗,用得着这么凶?”贾小桃被吓了一跳,拍着胸口骂道,“我可是你堂嫂!瞧瞧你这个小气劲,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李甜甜哼了一声,心道我已经有人要了,才不会嫁不出去,扭开头懒得理她。
      
      贾小桃嘴巴一拉,小声嘀咕:“真是一个来讨债的死丫头。”不高兴的出去了。
      
      李甜甜将雪花膏放好,也端着碗筷出去了。
      
      反正避不开,躲着也没意思。
      
      她放下用过的碗筷,看见其他人都吃饱了,只有堂哥还在吃,而且专门挑白菜焖肉里的肉,哪怕早有预感,也心疼极了。
      
      好不容易买了二斤肉,全进外人肚子里了。李甜甜气得想出去院子里走走,透口气。
      
      “等等,甜甜,你什么时候有雪花膏了,我怎么不知道?你哪来的?”李建国表情严肃,皱眉问道。
      
      李甜甜脚步一顿,心慌地呐呐道:“什么哪来的啊,是我自己买的。”
      
      “我可没那么多钱给你买这种东西,再说你这段时间也没去县城。”
      
      李建国越想越不对,差点想问是不是别人送的,想想有外人在,好歹没说出口。可是他不说,不代表别人不会说。
      
      “呦,不是他大伯你买的吗?”贾小桃眼里嘲笑,故意一惊一乍,露出看好戏的表情,“可别是哪个野男人吧?”
      
      “你胡说什么!”不等李甜甜发火,李建国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她堂嫂,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你端起碗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你要是搅浑了我女儿的名声,你看看我……”
      
      他顿了一下不知道拿什么威胁才好,看见媳妇王翠花在身边,说:“你看看甜甜她妈会不会撕了你这张破嘴。”
      
      王翠花无语地扫了丈夫一眼,但是一致对外,没有当着大家的面不给他面子,跟着道:“没错,她堂嫂,你要是嘴巴不会把门,净胡咧咧这种没名堂的话,我就亲手教教你怎么做人!”
      
      贾小桃僵住了,干笑道:“他大伯大伯母怎么这么大火气啊,你们也知道,我就是嘴贱,没有坏心的。”
      
      说道这里她想起来的目的了,一拍大腿坐过来:“对了,我来就是为了甜甜啊,刚刚看见肉差点没走动道,忘了这回事。”
      
      她无意中倒是说了一句实话,可不就是看见肉就忘了正事吗。
      
      贾小桃兴奋地坐下,神神秘秘说:“隔壁村的孙家知道吧,他儿子不是眼看就要二十了吗,想找媳妇,答应买三大件,还愿意出一百块彩礼钱,这么好的事情,我这不就想到甜甜了吗,赶紧过来报信。”
      
      “用不着。”李甜甜刚刚旁观爸妈教训人,出了口恶气,心里美滋滋的,眼看情势转变,赶紧插嘴说,“就堂嫂你介绍的人,我看肯定不靠谱。”
      
      “诶,你这孩子,咋说话呢?”贾小桃不乐意了,捅了捅还在抓着筷子翻空盘子找肉的丈夫,“二牛,你说这丫头是不是越长大越不懂事了?”
      
      李二牛含糊应了两声,继续埋头挑肉。
      
      贾小桃受挫,嫌弃地不看他,转回正题,对着王翠花说:“他大伯母,你看这条件不错吧。”
      
      王翠花皱眉,听条件真心觉得男方还不错,竟然有些犹豫。
      
      想了想,她开口问:“真有你说的这么好?”
      
      “妈……”李甜甜不乐意了,她现在有谢黎,才不愿意去接触其它男人呢。
      
      王翠花没理她,专心地和贾小桃说起话来。
      
      李甜甜气得脸都红了,跺了跺脚,看王翠花还是不理人,小声说:“反正我不嫁,你们谁看上,谁自己嫁过去。”说完眼不见心不烦,一转身进屋去了。
      
      王翠花也没在意,哪个女孩不嫁人的,尽说气话。
      
      继续热烈地和贾小桃讨论起来。
      
      ……
      
      李甜甜负气进屋,一进屋,就听见动静。再一看,一个小胖墩正在她屋里,手里拿着一盒眼熟的东西胡摸乱涂。
      
      “你干什么!!!”
      
      李甜甜脑海里空白了一下,气得大叫:“李天生,你找打!”
      
      小胖墩平时爸妈惯着,骄纵熊孩子,压根不在意李甜甜生气,可是这一次不一样,看见李甜甜脸色那么难看,他心虚极了,眼珠子一转,哇一声假哭起来。
      
      “妈,妈,救命啊,救命啊,有人打我啊!”
      
      在堂屋里说话的四个大人有三个愣住,回过神起身,冲着李甜甜房间方向过来。
      
      走之前,贾小桃狠狠地拧了一下丈夫的腋下:“吃你个大头鬼,儿子哭了你还在吃,怎么吃不死你?”
      
      李二牛嗷一声叫出来,可是也不敢和凶悍的媳妇较真,赶紧站起来道:“不吃不吃,走走走,去看儿子。”
      
      进到屋里,看着李甜甜要抢儿子手上的东西,贾小桃心里一急,大喊道:“干什么呢!李甜甜,你敢欺负我儿子,你不要命了你!”
      
      说完冲上去护着儿子,用力一把将李甜甜的手甩开了。
      
      李甜甜没防备,被那股劲一带,险些撞上一边的橱柜。
      
      王翠花脾气也爆,借住女儿,压抑着怒气冷冷扫了一眼贾小桃母子,问女儿:“甜甜,你怎么和天生吵起来了?”
      
      李二牛和贾小桃的儿子,叫李天生,八岁,正是人憎狗嫌的年纪,村子里除了和他一样年纪的孩子,就没一个不讨厌他的。
      
      王翠花认定了是李天生惹事,不然乖巧听话的女儿不可能发火,只等李甜甜一句话,就要发火赶人。
      
      “妈,他弄坏了我的雪花膏。”李甜甜又气又急,差点哭出来。
      
      贾小桃一愣,看了看儿子手上的东西:“这,这……”这了半天说不出下句话,她装模作样地狠狠扭了一把儿子的屁股,“你就会给老娘惹事!”
      
      然后眼珠子一转,对李甜甜说:“甜甜,你看你侄子年纪小,就别跟他计较了吧。”
      
      小胖墩被亲妈护着,知道这一次和以前一样,肯定没事,于是没事人一样又抠了一大块雪花膏,举着手道:“妈,我就是想给你擦脸。你低头,我擦你脸上。”
      
      贾小桃说不稀罕雪花膏,那肯定是假的,看见儿子这么上道,心里高兴坏了,面上却露出埋怨的表情:“你这孩子,知道你孝顺,可是也不能当着外人面乱来啊,收起来,咱回家再擦。”
      
      俨然是不打算将东西还回去了。
      
      “你们还要不要脸!”李甜甜差点气死了,看着王翠花,委屈地叫了一个字,“妈……”
      
      王翠花冷下脸:“她堂嫂,要拿走东西可以,给钱!”
      
      “哎呦,都是一家人,拿个小东西怎么还要钱啊?”贾小桃转头就忘了自己刚说的话,一口一个家里人,捂着嘴笑道,“甜甜啊,就一个小盒子,堂嫂知道你最大方了,送给弟弟玩了好不好啊。”
      
      “不行!”
      
      别说不给钱,就是给钱李甜甜也不想卖,这是谢黎送给她的东西啊。
      
      她扯了扯王翠花的袖口,再一次叫道:“妈……”
      
      王翠花开始掳袖子了:“贾小桃,再说一句,把东西交出来,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贾小桃脸色有点不好看,实在是怕了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大伯母,阴阳怪气道:“行行行,还给你们,不就一个破东西吗,我们还不稀罕了。”
      
      说完从儿子手上抢过雪花膏,不客气低沉扔了过去。
      
      “咚。”砸到墙上弹了一下,落在床上。
      
      李甜甜看着盖子没盖紧,只剩下小半盒的雪花膏,鼻子一酸,泪珠大颗大颗地滚落。
      
      “……都没了。”
      
      王翠花瞥见,心里怒气高涨,狠狠地道:“赔钱!”
      
      不发火,真以为他们一家人好欺负是吧!反正养这么三个饭桶十多年,她早就厌烦了,以前不过是看在丈夫的面子上忍着而已,现在她不想忍了!
      
      “李建国,你别不说话!都是你要帮衬,结果帮衬出这么一群白眼狼,你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办?!!”
      
      李建国一直眉头紧缩,听到这句话,看了眼傻愣着的侄子,再一看老婆难看的脸色和女儿委屈巴巴的表情,揉了揉太阳穴,无奈道:“赔钱吧。”
      
      “赔钱?”贾小桃跳起来,“又没坏,赔什么钱,我可没钱!”
      
      “我记得雪花膏好像是三块钱一盒,这笔钱不赔上……”李建国面无表情,扫了侄子一家,“我不会再帮衬你们一分钱,以后你们也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一粒米!”
      
      “什么?”连李二牛都慌了,“大伯,我家里没这么多钱啊。”
      
      “没钱就欠着,在你们还上之前,别再来我家!”王翠花冷冷地说了一句,手上安抚地拍了拍难受的女儿,心里火气一点没下去。
      
      敢情老李这句话是,只要他们还上了这三块钱,还要接着帮衬他们一家三口不成?
      
      ……
      
      这一场闹剧持续了很久……
      
      李二牛两夫妻撒泼半天不肯赔钱。
      
      ——没有用,李建国不松口。
      
      气得贾小桃拎着儿子的耳朵,狠狠揍了他一顿。
      
      ——王翠花有些不忍,可是看了看女儿,还是没说话。
      
      望着忽然狠下心的两夫妻,贾小桃怨恨地瞪了一眼没用的丈夫,发狠扔下一句话,抱起儿子恨恨地走了。
      
      谁也没想到,这件事最后竟然会以两家人闹翻结束
      
      等人走不见影了,王翠花收拾着乱七八糟的房间,看着趴在一边哭的女儿,叹口气。
      
      “李建国,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你。”
      
      李建国眼神迷茫:“唉,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开始也是想着李二牛两夫妻不容易,都是没爹没娘的孩子,没有长辈,年轻人懒点也就懒点,他身为大伯,平时多照顾也行。
      
      没想到现在他们闹出这种事……
      
      李建国眯眼,痛下决心:有时候啊,这亲戚该断就要断了。
      
      “以后他们一家人再叫门,就别开了。我到底只是一个大伯,又不是他爸,没那么多心血养着他们一家三口。”
      
      王翠花大为惊异:“老李,你总算想明白了。”
      
      李建国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他也早就对待这一家专门吸血的不耐烦了,只是平时压抑着,死要面子不好意思说,现在闹翻了正好。
      
      心里的事情落实了,李建国看了眼女儿,想起心里的疑惑,严肃着脸色问:“甜甜,你先说清楚,雪花膏到底是哪来的?”
      
      “谢黎送我的……”
      
      李甜甜想想就难受到想哭,她这辈子收到的第一个礼物,就这么被毁了,捧着只剩半盒的雪花膏越想越难受,眼眶红红的。
      
      爸妈说赔钱,可是拿到钱也不能再买一份同样的礼物了。
      
      “你和那个下乡的知青小子有私情?”
      
      李建国脸色疏忽沉下来,有些心烦地摸了摸口袋想找烟。
      
      “没有。”
      
      李甜甜还在哭,没注意到李建国的脸色,心想私情是什么?他们才没有。
      
      她委屈道:“就是那天救了他,还送他去卫生站,所以今天他送了我这个做谢礼,我本来还想一直留着的,现在全毁了。”
      
      “真的仅仅就是谢礼?”李建国有点怀疑。
      
      李甜甜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他还说喜欢我,我,我……我也喜欢他。”
      
      “不行!”
      
      “啊?”李甜甜迷茫地擦了擦眼泪,看向好像要发火的李建国,“怎么了,爸,什么不行啊?”
      
      “以后你不准乱收人家的东西,也不准你和那个知青再单独见面。”
      
      李甜甜一愣,不解问:“为什么?”
      
      她知道这种事不好,没有成亲就传出不好的名声很容易引来口舌,可是她都说了谢黎喜欢他,谢黎那么好,大不了他们定亲啊,定亲后就可以正常来往,村里人也不会说什么了,爸为什么还要这样生气?
      
      想了想,李甜甜小心道:“爸,你要是觉得这样不好,我……”她悄然红了脸,“我回头让他来提亲。”
      
      “他一个穷知青,拿什么养你?”李建国一针见血,“一盒雪花膏就把你收买了,你不想想,他和你堂哥相比也就差不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生产队没工分,还喜欢花钱,下到村里两年了,其他人都有家人寄来的包裹,就他没有,身上不知道还剩几块钱,你怎么嫁给他,他出得起聘礼吗?”
      
      李甜甜被劈头盖脸一顿训,差点懵逼了,回过神绞尽脑汁地思考,过了一会儿,认真说:“我不要聘礼!”
      
      “不要聘礼你吃什么喝什么?”李建国看着女儿胳膊往外拐,痛心疾首,“他没有房子,你嫁过去睡哪?和他一起睡知青点的大通铺,还是在外面找个破草房?”
      
      看着愣住的女儿,李建国还以为劝服了,松了口气,语气肯定地道:“所以,我是不会让你和他在一起的,你回头把雪花膏的钱还给人家,别再和他说话。”
      
      李甜甜愣住了,瞪了李建国一眼,红着眼眶跑出家门。
      
      “我不和你说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