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渣男宠妻日常》茶蔻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01 00:01: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谢黎很快到了镇上
      
      镇上并不繁华,他在镇上转了一圈,没看见几个人影,咬咬牙骑上车,朝着县城方向去了。
      
      到了县城,这里比镇上热闹多了,来来往往的人流,不时传来交谈。
      
      谢黎细心观察周围,跟着几个提篮子的妇女身后找到人流最多的副食店,进去看了看。
      
      大米一毛八分,玉米面九分,马铃薯五分,猪肉肥的一块二毛,瘦肉九毛五分……
      
      除了钱,买这些东西还需要票证。进来一会儿,他就看到好几个心疼地数着兜里的票,不舍得下手去买,转身离开的人了。
      
      这说明黑市还是有市场的,这个地方一定有黑市存在。
      
      谢黎有了成算,走出副食店。
      
      刚站定,就看见一个穿着简洁,全身上下就两个补丁,看起来家境还不错的年轻妇女从副食店走出来,篮子空空,却不慌不忙,打量了周围一圈,朝着一个隐蔽的巷子走了。
      
      要什么来什么,又是一个票证不够的。
      
      谢黎推着车,不动声色跟了上去。
      
      眼看对方走到巷子最里面,进了一户大门紧锁的院子,过了十几分钟走出来,篮子里已经装了不少东西,心满意足地离开。谢黎看了看周围,确认周围没人,在角落里将车子收进空间,提着蛇皮袋里的茄子,上前敲响了院门。
      
      半个小时后,谢黎离开这里,谨慎地在另一条僻静的巷子里取出自行车,载着从竹屋里取出的茄子,再返回这条巷子,在屋主人的热情迎接下进到里面。
      
      “不错!和刚刚那些茄子是一样的货色。小兄弟,下次要是还有新鲜的菜,尽管送到我们这里来,给你好价钱。”
      
      谢黎不强求票证,只给钱也愿意卖,屋主就喜欢这样的供货商,笑容满面地引他进去,同时迫不及待和他打好关系,预定下一回的菜。
      
      茄子长成,肯定不能只收一次,每天都有新的茄子长成,天天收也能收好几个月呢,是一笔不小的买卖,他们当然要努力拿下。
      
      谢黎脚步一顿,想了想说:“过几天我可能会到一批白菜,你收不收?”
      
      这个季节出豆角和南瓜之类的有点冒险,谢黎打算回去种点白菜,配合茄子一起出。春天不就是吃白菜的季节吗,这样做不至于太惹眼。至于已经种下而且快要收获的其它作物,就收起来放在竹屋里储存着,等到了正确的季节再卖,或者自己吃一点,慢慢消耗。
      
      吸取教训,下次一定要种应季的作物。
      
      “收,怎么不收!有什么菜你尽管送过来。”
      
      屋主兴高采烈,拍着胸膛打包票,只要谢黎送来,他们全收。
      
      谢黎点点头,谈好了下一次来的时间就打算出门。
      
      走到门口,他忽然想起什么,脚步一顿,掏出钱回头来:“等等,我想换一张票……”
      
      好不容易来趟县城,怎么能不带份礼物呢?
      
      因为又去供销社和副食品走了一趟,谢黎回到村里时,天色已经快黑了,生产队碰巧放工。
      
      谢黎看了眼田埂上一群群收拾东西准备回家的村民,没有迟疑,先去李大生家交还了自行车,然后转头到村口拐角处,停下步子等人。
      
      不一会儿,他等的人来了。
      
      “李甜甜同志,我有话和你说,可以麻烦留步一下吗?”
      
      正在和好友钱兰香有说有笑朝家走的李甜甜听见声音愣了愣,抬头看过去,看见黄昏夕阳西下青年修长的身影,还有眼中流露出的一丝温柔。
      
      “轰”一声,脸一下子涨红了。
      
      “你怎么又来?不,不是答应给你一个机会,看你表现了吗?”她有些结巴。
      
      “我去了趟县城,给你带了雪花膏。”谢黎无奈笑道,“你看看喜不喜欢。”
      
      李甜甜愣住:“什么?”
      
      她一脸迷惑,看见谢黎递过来一样东西,颤着手顺手接过,接到一半,忽然回过神要还给他。
      
      “我不要。”
      
      谢黎碰了碰自己的鼻子,笑容无奈而宠溺:“真的不要吗,我好不容易才抢到的。供销社一共进了十盒,被我买走一块,别的女同志差点想把我撕了。”
      
      他另一只举着的手没有收回去,似乎打定主意李甜甜不接受就不走了。
      
      此情此景,钱兰香看看李甜甜,看看谢黎,又看看李甜甜,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挤眉弄眼鼓动说:“收下吧,收下吧,这可是谢黎同志的心意。”
      
      “你别瞎捣乱!”李甜甜气得作势打她。
      
      钱兰香躲了一下,绕到谢黎身后躲避,还不忘叫嚷:“收下吧,收下吧!”
      
      李甜甜冲上去要扭她的腰,钱兰香推了谢黎一把。谢黎猝不及防、或者说是借势倒向前,正好撞上冲过来的李甜甜,两个人抱了个满怀。
      
      “轰!”李甜甜从脸颊一直红到脖子,整个人羞得像一只煮熟的虾子。
      
      “这位女同志,别闹!”谢黎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样子劝道,“甜甜脸皮薄,会害羞的。”
      
      钱兰香看着又羞又气,好像快要急哭了的李甜甜,也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
      
      在外面搂搂抱抱总是不好,而且谢黎和李甜甜之间还不熟悉,万一被人看见说三道四……钱兰香白天上工,已经听李甜甜说过早上的事情,知道谢黎才刚刚开始追求李甜甜,两人之间还不怎么熟悉。
      
      道歉后,很不好意思地退远了几步,站在拐角帮他们望风。
      
      闲杂人等不在,谢黎拍了拍怀里李甜甜,低声哄道:“别怕,她不敢再起哄你了。”
      
      李甜甜挣脱开了他的怀抱,小声喃喃:“你真的喜欢我吗?”
      
      谢黎看着眼神忐忑,又流露出一丝微弱期待的女孩,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没错。”
      
      “可是为什么喜欢我?”李甜甜仰头望着身形修长挺拔的谢黎,语气有点纳闷,“我不好看,力气不大,没上过学,比不起其它的女知青,你明明那么好,为什么会喜欢我?”
      
      谢黎失笑:“你真的觉得自己不好?”
      
      在他以前的想法里,每一个女孩子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瑰宝,他很欣赏大大方方,带一点骄傲的女孩子,因为她们自信自爱,有自己独立的想法和人生。
      
      李甜甜会这样自卑是谢黎没有想到过的。
      
      “你怎么不好了?”谢黎回想短短的几次接触,缓缓细数她的优点,“你孝顺父母,热情大方,有很多要好的朋友,还机灵聪慧,心地善良,叫来了人送我去卫生站,最关键的是,你愿意在卫生站陪护一个和你无关的人……”
      
      说完一堆,谢黎最后总结:“你已经很好了!”
      
      “你……真的这么想的?”
      
      李甜甜被夸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想了想,她还真的挺好的,只是平时从来没有人夸过她,她自己都没发现自己这么优秀。
      
      现在猛地被人夸了,不知道为何,心里竟然有点甜丝丝的。
      
      “千真万确,你在我心里是最好的。”谢黎做保证状。
      
      李甜甜终于高兴起来,抿着嘴角,有点羞涩道:“你在我心里也不错。”
      
      看着女孩恢复了平时自信的状态,谢黎暗自好笑,给她顺了顺毛,整理了发丝,问道:“雪花膏还要不要,不要我也退不掉,只能浪费了。”
      
      李甜甜伸出手:“给我。”
      
      ……
      
      李甜甜少女心情窦初开,和谢黎又说了很久的话。
      
      但是随着天色越来越暗,怕家里人担心,她只能满脸写满不舍,和谢黎道别回家。
      
      谢黎:“去吧。”
      
      李甜甜一步三回头地转身走了。
      
      回家路上,她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一句话没说。
      
      钱兰香道歉:“你还在生气啊,别气了,我知道错了,下次一定不会再乱来。”
      
      “没有……”李甜甜抬起脸,脸颊还是红的,“我是在想以后孩子叫什么。”
      
      钱兰香:“……”
      
      “你干什么这样看我?”李甜甜歪了歪头,一脸认真,“他都说了喜欢我,我们以后肯定要结婚的,想想孩子叫什么不对吗?”
      
      钱兰香一愣:“可是你想的也太快了。他才刚说喜欢你没多久,你们难道不要先处一处,万一不合适怎么办?”
      
      “我觉得他很好!”李甜甜很认真地点点头,“他长得好看,人又聪明,听说还是高中毕业生,很厉害的。最关键的是他对我也好,就这样已经够了,不会不合适的。”
      
      钱兰香想了想,忽然觉得也对。
      
      这样好的男人,还是知青,那么有文化,要是喜欢上她,他说喜欢的时候说不定她就答应结婚了,甜甜还能拖一天,已经很厉害了。
      
      “那你加油,我等着吃你们的喜酒。”
      
      说话间,这时候已经到了钱兰香家的院子,钱兰香停下脚步,说完这句话,挥挥手,若有所思进了院子。
      
      李甜甜得到朋友的祝福,眼神喜悦,同样挥了挥手,一个人继续往家的方向走。
      
      到了家里,她和爸妈打了个招呼,跑进自己房间将雪花膏放好,才出来洗脸洗手准备上桌吃饭。
      
      今天隔壁村子有人办喜事,杀了一头猪,李家托人买了两斤猪肉,所以今天的饭桌上除了咸菜,还多了一道白菜焖肉。
      
      李甜甜看见,露出惊喜的眼神,坐下捧起碗,刚准备动筷,就听到李建国问话。
      
      “甜甜,听人说,早上那个叫谢黎的知青拦着你说话了?”李建国一家之主,坐在上座,夹了一筷子白菜焖肉,脸色很是随意地问道。
      
      李甜甜露出迟疑的表情,不知道要不要将实情说出来。
      
      谢黎刚来村里的时候,爸就说他不靠谱,叫她少招惹。现在谢黎喜欢上了她,想要追求她,爸他会不会不愿意呢?
      
      “我……”
      
      李甜甜想了很久才回答,还没说出口,院子里忽然传来叫门声。
      
      “怎么院门还关了,有人吗?他大伯大伯母,我找你们有事,开开门啊。”
      
      李甜甜脸色立刻变得郁闷起来:“他们怎么又来了。”
      
      李建国有个弟弟,早些年因为耍流氓被上面押去游街,自觉丢面子,一时想不开自尽了,留下一个儿子十八岁叫李二牛。李建国同情这个侄儿,出钱给他娶媳妇,这可倒好,被赖上了。
      
      一家三口都是懒筋懒骨,生产队做三天歇五天,没有粮食和工分,就跑来李甜甜家里蹭吃蹭喝。
      
      李甜甜小时候,还被这对夫妻骗过手里的白面馒头。
      
      那可是白面馒头啊,别说几年前,就是现在的李家也不是天天吃得起的,可想而知李甜甜心里委屈有多大,现在看到他们就生气。
      
      “老是来我们家吃东西,今天好不容易买了肉,他们的鼻子比耗子还要灵敏,闻着味就来了。”
      
      李甜甜刚刚还不舍得下筷子夹肉,现在发现自己不吃也要便宜了别人,还不如多吃点,于是狠狠吃了一大口,嘴里低声抱怨。
      
      李建国皱眉,用威严的目光扫了李甜甜一眼。
      
      “他们是你堂哥堂嫂,说什么呢?要是被人听见你的话,名声多不好,你以后还怎么嫁人?”
      
      李甜甜有点委屈:“我就是不喜欢他们。”
      
      王翠花拍拍女儿:“不喜欢就不看他们,妈给他们开门去,你夹点菜,进屋里慢慢吃。”
      
      李建国看老婆说话了,不敢再争,低声嘟囔:“亲戚来了怎么能进房间,你怎么教女儿的?”
      
      “李建国,三天没训你,你皮痒痒是不是?”
      
      李建国悻悻地没声了。
      
      李甜甜这才高兴起来,捧着碗回房间。
      
      她知道爸妈都是一样的爱她,只是相比做了大队长、有点好面子的爸爸,还是护短的妈妈更令人心情愉快啊。
      
      李家的隔音不好,在屋里也能听到外面堂哥堂嫂的高谈阔论,还有说着说着,两人就自己端碗拿筷子的动静——那一副自在劲儿,隔着门缝都能透进来。
      
      李甜甜吃完饭也不想出去,碗筷一放,往床上一趟。
      
      从枕头底下拿出雪花膏,摸着精致的盒面,她心烦气躁的心情平静下来,嘴角漾起一丝甜蜜,想起了谢黎。
      
      不知道他现在吃过晚饭了没?
      
      他说喜欢自己善良机灵,应该是因为自己野猪下山那次救了他吧?
      
      李甜甜有些想笑,她不救怎么办呢,从来没见过那么笨拙的人,竟然站在原地被小野猪拱翻了,要不是村里刚好来人,野猪受惊带着孩子跑了,他说不定要受更重的伤呢。
      
      不过也要谢谢小野猪,如果不是它们,她和谢黎怎么能够结缘呢?
      
      李甜甜扑哧一笑,趴在床上,托腮陷入甜蜜的畅想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