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布莱兹生在海底宫殿也长在海底宫殿,当他第一次离开大海,跟着他爸爸来到他的另一个家乡——伦敦时,他已经五岁了。
      
      布莱兹亲爱的妈妈并没有与他们一道,因为她正忙着对海底宫殿的结界进行十年一次的全面检查。
      “玩得愉快,我亲爱的们。”美丽优雅的女王嘴角含笑地给了两名伊斯特伍德一人一个面颊吻,大的那名伊斯特伍德先生丝毫不顾被他和妻子夹在中间的儿子的感受,搂着他的女王来了个一点都不绅士的法式长吻。
      “哦!”伊斯特伍德先生怪叫一声,低头看着用小胖手狠狠地揪着他胳膊的儿子,“嘿亲爱的,爸爸知道你对伦敦很迫不及待,但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
      “哦天呐,伦敦就好好地呆在那儿又不会长出翅膀飞掉,我为什么要着急!”布莱兹瞪了他爸爸一眼,“我只知道我要是再不动手就会窒息而死了!”
      他的父母笑出声。
      
      在靠近海岸之前,伊斯特伍德先生把他的儿子拽到身边来,挥动着自己很少离身的手杖,在他儿子和自己的身上都丢了几个魔咒。
      “这是什么?”
      “嗯——是我在麻瓜驱逐咒之上进行的改良魔咒,我给他取名为‘对内对外友好咒’。”
      布莱兹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爸爸,“友好……呃……什么?”
      “对内对外友好咒亲爱的。”伊斯特伍德先生无比耐心地为他重复了这个咒语的名字。
      “为什么取这样的名字?”
      “为了不吓到海岸上的家伙——包括巫师们,也为了不给你妈妈添麻烦。”
      说着,伊斯特伍德先生就单手抱着他依旧有些茫然的儿子,带着他浮出海面,并一步一步地往岸边走。
      “噢!爸爸!”脱离了水的小人鱼十分不安地抱住了他爸爸的脖子。
      “放轻松亲爱的。”伊斯特伍德先生安抚性地亲吻了他儿子的额头,“爸爸在这儿呢。”
      布莱兹的神情舒缓了下来,不过那张小脸上还是能看到些微的紧张,“我觉得我有点儿冷。”
      “儿子,为了你的尾巴着想,在你的双腿完全变化出来之前,恕我不能给你丢上十个八个快干咒和温暖咒了。”这么说着,他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扔了几个快干咒和温暖咒,将儿子的上半身裹了起来。
      “如果这么做了会怎么样?”布莱兹打了个哆嗦,无比好奇地仰头问他爸爸。
      “你不会想要看到你漂亮的尾巴东秃一块西秃一块的。”
      布莱兹一个激灵,老实了。
      
      布莱兹是第一次进行尾巴和双腿的变换,所以花费的时间稍微长了一些。
      “不过看起来还是很顺利的。”伊斯特伍德先生看着他儿子的鱼尾巴正在一点一点地变成人类的双腿,点点头挥舞着手杖先在自家儿子的上半身扔了好几个快干咒和温暖咒,甚至那头湿漉漉的奶金色卷发都蓬松得快要炸起来了。
      “爸爸,你确定没有人能注意到我们吗?”趴在伊斯特伍德先生身上的布莱兹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那当然。”伊斯特伍德先生无比自信地说。
      “……”可是在他们上岸之后站在他们头顶崖边的金发粗眉毛男人一直都在看着他们又该怎么解释呢?
      而且,那么明显一个人站在距离他们脑袋不远的地方,他亲爱的老父亲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吗?
      真是不靠谱啊。
      布莱兹这么想着,然后用他那双圆圆的、莹润得几乎都能溢出水来的蓝眼睛——事实上这只是因为他刚从海里出来还有些不大适应阳光而造成的——一眨不眨地看着那个因为他们的出现而有些愣神的粗眉毛男人。
      
      那个男人有着一头灿烂亮眼的金色短发,一双祖母绿的眼睛,嘴唇不自觉地抿着,背脊挺得笔直,看起来似乎有些严肃,似乎又有些紧张?
      布莱兹他们一族向来美鱼如云,他爸的外貌条件也是顶好的——不然也不会被他妈妈看上还拐回了海底宫殿。尽管年纪小,但布莱兹已经有一定的审美能力了,而这个男人的长相可以说是他出生到现在见到过长得最好看的人了——虽然眉毛稍微粗了点→_→
      
      按理来说,布莱兹应该提醒他粗枝大叶的老父亲,这里有个在他意料之外的男人已经注意到他们的存在,然后做些什么——比如敲晕他让他以为自己只是做的一场梦,或者干脆直接给他来个一忘皆空之类的后续弥补措施。不过很显然,布莱兹并没有告诉他那对自己的魔咒十分有自信的老父亲。
      而此时伊斯特伍德先生的注意力都放在他儿子逐渐从鱼尾转换成双腿的下半身——为了确保自家小混血在未来能在陆地上能跑能跳的,他不得不在意这个娇气包的双腿发育情况。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家首次登陆尚不知人间险恶的混血小人鱼已经无比好奇地盯着那个粗眉毛男人瞅了老半天——
      一脸“快来拐卖我啊”的蠢相。
      
      多年后,那位粗眉毛先生如此评价道。
      不过那是在他们相识几年后才发生的事情,眼前,布莱兹甚至都不认识他。
      
      从始至终,布莱兹都没有将那个男人一直注视着他们的事情告诉他爸爸,他的心里甚至压根儿就没有浮出来过这样的想法,他非但没觉得这个人有什么不对反而觉得他特别可亲——要让他来说的话,那感觉甚至就像妈妈一样!不,其实这样说也不对,要更进一步地形容,那个人就跟包容他、任由他甩着尾巴四处窜来窜去吐泡泡的海水没什么区别。他整个人的存在就是那么地自然,就像空气之于所有陆生生物、海水之于所有海生生物,让布莱兹根本升不起一丝对他不好的情绪。——或许这也是他爸爸没有注意到这个人的原因?布莱兹能注意到完全是因为他对岸上的一切充满了好奇,四处张望才发现了这么一个人。
      
      鱼尾刚刚转换成双腿的布莱兹,在他爸爸挥舞着魔杖给他检查着骨骼发育情况的时候,刚准备张开嘴吐两个泡泡来表达一番自己的心情,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他现在并没有待在海里,根本吐不出泡泡来。于是他就在那个粗眉毛男人疑惑的目光下伸出胖乎乎的手,接着,一串有大有小、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七彩斑斓的泡泡从他的指尖冒出,颤巍巍慢悠悠地上升,直到在那个粗眉毛男人的面前停了下来。
      粗眉毛男人愣了一下,然后在布莱兹期待的目光下抬起手指轻轻地戳了一下其中最大的那个泡泡。
      “啵”地短促一声,那个泡泡在被碰触的瞬间就破开,变成了无数更加细小的七彩泡泡萦绕在他的手边。那一瞬间他竟然有了一种在天边抓了一把细碎星子的错觉,下一秒他又觉得自己仿佛握了一把在六月里盛开的满天星在手中,接着又觉得这是一个蹦蹦跳跳笑容可掬的小孩在偶然路过时,从自己衣兜里掏出来塞给他的、包着七彩色纸的甜蜜糖果……
      不过最终落在他手心的,是一小把十分漂亮的贝壳。
      粗眉毛男人没忍住笑了一下,将放在贝壳上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小人鱼和他爸爸身上时,却发现他们准备离开了——那个可爱的小家伙冲他挥了挥手道别之后,扭过头就去缠他爸爸了。
      “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伦敦,亲爱的。”
      “我们要怎么去?用走的吗?”
      “用走的?不不不,那会累死你爸爸的,儿子。”
      “那……”
      ……
      一阵魔法波动后,父子俩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站在崖上的粗眉毛男人驻足了一会儿后便也离开了。
      
      这就是布莱兹与身为英国化身的亚瑟·柯克兰先生的第一次见面。
      而现在,距离那一天已经过去了六年,也就意味着布莱兹已经十一岁了。
      两个月前布莱兹收到了来自他爸爸母校霍格沃茨的入学通知书,尽管百般不情愿,布莱兹还是在答复限定日期内提笔写了肯定入学的回信。
      
      ……
      
      今日是个适合在户外喝下午茶好天气,只是下半身都泡在池塘里的某个小家伙脑袋顶上却是一直阴云密布。
      “布莱尔亲爱的,你看起来似乎不太高兴?”一直扑闪着翅膀的小精灵在他身边绕了几圈,最后坐在了一簇开在池塘旁边的、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上。
      “我还好,伊莎。”脸上写满了不高兴的小家伙这么回答了小精灵。
      “他哪天开心过?”正准备享受今天下午茶时间的金发粗眉毛男人眉头一挑,话题一转,“比起为那个没心没肺的小混蛋操心,真的不来喝一杯茶吗,妖精小姐?”
      “哦,不了,谢谢你亚瑟。”
      “好吧。”从始至终,这个男人都没把目光分给泡在水里的小人鱼一丝一毫。他神情悠闲动作流畅地往红茶中添了牛奶和糖,用茶匙轻轻搅拌均匀后,端起来喝了一口。接着他脸上的表情肉眼可见地变得更加舒缓,眉毛、眼睛、鼻子、嘴巴,甚至是他浑身上下的毛孔都像张开了一样,整个人从头到脚都透出了一种愉悦的轻松与惬意。
      “先生!”
      “Yes?”被他称呼为“先生”的男人在不紧不慢地放下了手中的杯子之后,这才将注意力分给了那个在池子里泡着的小家伙身上。
      布莱兹撅着嘴更不高兴了,双手一撑坐到了池壁上,一离了水,那条在阳光下反射出漂亮光晕的尾巴便渐渐地变成了一双笔直修长的腿,“您也迫不及待地盼着我去念那所该死的寄宿制学校吗?”
      “哦天呐,快穿上你的衣服。”亚瑟冲他高声说道。
      虽然这样的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但他还是克制不住地翻了个白眼——因为男孩儿这样赤条条的样子让他想起了某个隔了三十四公里海峡的胡子混蛋,这让他相当地不愉快。“难道你爸爸就不能为你定制一件魔法外衣——比如说一离开水就变成合身的衣裤什么的吗?”
      “可是这就意味着我在水里的时候也要穿着它,这样会让我觉得很别扭。”布莱兹从挂在脖子上、镌刻着空间魔法阵的吊坠中拿出了一根旧魔杖,熟练无比地在身上丢了几个快干咒,这才又翻出一套巫师长袍出来穿上。
      “……”亚瑟一时无言,正巧这时候一头独角兽凑到了他的手边,他便从三层塔上拿了一块小饼干送到了它嘴边,看着它吃下之后又给它顺了顺柔软的鬃毛。
      “先生你还没回答我呢。”布莱兹光脚踩着草坪走到了圆桌边,坐到了亚瑟对面,然后伸手就去拿放在三层塔最顶层的甜点。
      “注意你的礼仪,布莱尔。”亚瑟略微皱了皱眉,嗔怪地看了他一眼,“我大概对你说过不止一次了?”
      “可是先生,”布莱兹眨了眨他那双清透的湖蓝色眼睛,看起来十分无辜,“独角兽先生也没被您要求一层一层地吃上去呀。”
      “Nonsense”亚瑟慢条斯理地拿起餐巾擦了擦残留在指尖的饼干碎屑,“这不是什么有说服力的理由,男孩。而且我希望你的脑子没有被这些可笑的小聪明给填满——我想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
      “哦先生,就这一次——”布莱兹刻意拖长了语调,还没经过变声期的男孩儿声音还没脱了奶气,听起来又甜又软,就像加了甜蜜枫糖浆的牛奶一样。
      “坏男孩,这已经不是你第一次对我这么说了。”亚瑟叹了口气,小人鱼仰着头,一脸无辜地用那双如初生婴儿般清澈干净的蓝眼睛看着他,在那瞬间仿佛又看到了几百年前他从大西洋另一端带回家的某个臭小子。
      ——事实上他们俩长得一点都不像,可他们却都一样地狡黠。爱耍些无伤大雅的小把戏来吸引人的注意,也总是知道该如何抓住他软肋来让他妥协。总归是两个不折不扣的小混蛋。
      晃神不过一瞬,亚瑟摇了摇头无奈道:“要来一杯茶吗?”虽然还没得到答案,但他也已经自然地伸出手拿起了放在一边的茶壶。
      “谢谢您——”又一次获得妥协的布莱兹一扫之前在池塘里泡着时的不愉快,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光着的两条小腿还不停地前后晃荡着,扭头又跟坐到他手边的小精灵聊了起来——似乎已经完全忘了他之前要问亚瑟的问题。
      
      笨蛋。
      亚瑟这么想着,手下却不停地给男孩儿的茶杯里添牛奶和糖。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