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作为一个被退婚又破相的悲惨少女,许融在之后安于自己的人设,仍旧连院门也不大出。
      
      吉安侯府之于她像是一个港湾,她暂歇于此,放任内心倦怠,得过且过。
      
      对于四面墙之外的世界,她有一点好奇,但开启它意味着要遇上许多事,许多人,令人疲于应付,那便不如不去理会。
      
      叫人去盯罗二爷算是残余的一点惯性而下意识去留的一个伏笔,至于盯得不出成果,派不派得上用场,她其实不在乎。
      
      最好事情就在许夫人手里了结,她安心养她的伤——至于养不养得好,那也不是多要紧的事。
      
      许融感觉自己无欲无求,头顶快要修出佛光。
      
      可惜吉安侯府这个港湾却不如她愿,咣咣地开始晃荡起来。
      
      短短三天时间里,许夫人从理直气壮变成嘤嘤嘤嘤。
      
      她对英国公府的理论失败,许华章真的下了大牢,看守受了英国公府打点十分严密,她想去见一面都不能。
      
      许融不得不过问道:“张家究竟想怎么样?按着殴伤罪名,该赔礼赔钱,又或是过堂打板子,总要有个章程吧?”
      
      “那可不行!你弟弟从小油皮都没碰破一块,怎么挨得起那大板子?”许夫人哭里偷闲,忙反驳她。
      
      许融无语。
      
      她服了许夫人这抓重点的能力。
      
      许夫人哭哭啼啼地才道:“张维令折了胳膊,张家延医诊治,说他日后要举业,务必得治得和先前一点儿差别都没有,太医打不了这个保票,只敢说尽力,能不能行,得治一治再说。英国公夫人便和我说,章儿的案子,也得等一等再说,不能草率判了。”
      
      许融明白了。
      
      张家就是有意拖着。
      
      许华章伤人有错,但也算事出有因,且他才十五岁,不论古今,按律法判应该都判不了多重,张家清楚这一点,才使出了拖字诀。
      
      张维令的伤情一日没有个准话,许华章就得被拘一日,受一日牢狱的折磨。
      
      这三日府里十分不宁,流言四起,许融因此多了解了些京中的形势:譬如英国公府郑国公府长兴侯府吉安侯府等等这些人家,表面看同属勋贵,彼此常有通婚,说出去都赫赫扬扬,好大家世,实则内部也分个三六九等。
      
      简单来说,英国公府就属于第一等,英国公常年在外戍守,手握重兵,族中子弟出仕者也众多,吉安侯府则因为人丁单薄,许父又早逝,后续的有生力量没跟上来,掉到了最末一流。
      
      实力对比本来悬殊,英国公夫人手段又高明,难怪把许夫人整得只能回家嘤嘤了。
      
      “娘,”许融道,“当务之急,要么让案子尽快审理,要么让县衙把章哥儿先放回家,该怎么判罚,等张小爷的伤势治出眉目了再说。不然,他治一个月,章哥儿就在牢里挨一个月,治两个月,章哥儿就挨两个月不成?恐怕章哥儿受不了这个罪。”
      
      许夫人听得连连点头:“谁说不是呢!融儿,还是你知道心疼弟弟,也不枉你弟弟为你遭这场灾了。”
      
      许融可不觉得许华章是为了她,他小小年纪就踏足烟花地才是事端的主因,贺年报信的那番话明显偏颇,没少用春秋语法。
      
      不过跟许夫人说不了这个,她也不多话,只道:“英国公夫人正在气头上,娘去商议难以奏效,不知能不能寻个得用的中间人,居中去转圜解劝一番?”
      
      许夫人怔了怔,醒神:“融儿,你说得对。”
      
      再坐不住,起身忙忙去了。
      
      一去又是三四日。
      
      府里人心更加浮动。
      
      许融照常宅着,也不去管。
      
      她闲来只问了问白芙哥哥的盯梢情况。
      
      白芙为难摇头:“我哥哥说,罗二爷好像被侯爷的事吓着了,这阵子一直没有出过门,也没有什么异样。姑娘,还要盯着吗?”
      
      许融想了想,道:“盯着吧。”
      
      她不想揽事,但出于对许夫人能力的不信任,这条线还是留着,横竖有人手使,盯一盯也不费她什么神。
      
      白芙答应了:“是。”
      
      **
      在白芙哥哥盯出个结果之前,许夫人那边终于出成果了。
      
      困境中能见曙光,许融也觉欣慰,亲为许夫人奉上茶后,便问她:“娘与张夫人那边搭上话了?她怎么说?”
      
      许夫人道:“嗯——”
      
      伸手端茶,忽然手一抖,大半盏温热茶水都倾在炕几上,淅淅沥沥往下流淌。
      
      白芙轻呼一声,忙去寻布巾来擦。
      
      许融未动,目光探寻地望向许夫人。
      
      她看得分明,许夫人这不是正常失手,而是笼在一种近于失魂落魄的情绪里,这不符合她此刻应有的状态。
      
      许夫人没看她,嘴唇蠕动了一下:“说……你弟弟就快能出来了。”
      
      白芙一听,先喜悦起来,大着胆子抬头插了句话:“这可好了!太太和姑娘都能放心了。”
      
      许融没说话,静静地仍旧望着许夫人。
      
      许夫人:“……”
      
      她应当有下文要说的,但是在“女儿”似等待又似已经了然的目光注视之下,她居然说不出来。
      
      许融终于催促着唤了她一声:“娘?”
      
      却似打开了什么开关,许夫人两行泪被唤得直落下来。
      
      白芙唬了一跳:“太太?”
      
      主母柔弱家中上下共知,但这样垂泪也忒没头没脑了些。
      
      “融儿,娘对不起你,”心防垮塌的许夫人痛哭出来,“可你弟弟的命攥在人家手里,娘也是没办法——”
      
      “萧家提了什么条件?”许融干脆利落地打断了她。
      
      许夫人:“呜……呃!”
      
      她猛地噎了一声,拿眼尾往许融面上扫,“融儿,你,你知道——”
      
      许融本来不知道,但许夫人这个反应,完全不打自招,她道:“我们家便没别的亲朋故交吗?只能去求萧家?”
      
      许融让许夫人去找中人,正是试图拉入第三方绕过很可能在里面掺了一脚的萧家,没想到许夫人忙活了一大圈,仍旧一头钻进了别人的圈套。
      
      许夫人先嚅嚅着:“找了好几家了,都推说分量不够,当不了这个中人,又说英国公夫人脾气坏,不敢去碰钉子,总之都不肯帮忙……”又急急地道,“但我没求萧夫人!是她先叫人送了话来,我才去的。”
      
      许融看着她,以眼神发问——所以这样你也没觉得不对?还答应了人家的条件?
      
      许夫人的底气瞬间又降下来:“你弟弟在县衙关了快十天了,英国公夫人说什么也不肯松口,找县衙不管用,顺天府我都去过了,府尹要巴结英国公府,仍是拿英国公夫人那篇话敷衍我,我……我还能怎么办,呜呜——!”
      
      许融不为所动,只再问她一遍:“萧家开了什么条件?”
      
      “……萧夫人说,要你嫁给萧信。”许夫人眼神闪躲着,小小声道。
      
      许融没听清楚,问道:“谁?”
      
      “萧信。”许夫人拖拖拉拉地补充,“就是萧伦的二弟。”
      
      许融静了片刻,点点头:“哦。”
      
      她没再接着问下去,无论个中有多少离奇内情对她都已不重要。
      
      许夫人自己忙忙剖白:“我原说了,萧伦既然变了心,那婚事不成也罢,只要能把章儿放出来,旧事一笔勾销,往后我也不对人说他家的不是就是。谁知道,萧夫人却不肯应,说外面流言不休,犹在传萧伦有谋害未婚妻的嫌疑,只有你照旧嫁入萧家,才能将流言抵消……”
      
      许夫人的声音渐渐低下去。她将要把女儿推进什么样的未来,她还没有糊涂到不知道。
      
      可手心手背都是肉,手心这块眼看要叫人剜了,形势迫着她有个取舍。
      
      这就是她的取舍。
      
      许融的目光在屋内游移,不予回应。
      
      白芙实在忍不住了:“可是太太,让姑娘嫁给萧二爷算什么照旧呢?他是萧世子的弟弟,还是个庶子,这、这——京里有规矩的人家哪有这样行事的!”
      
      “谁说不是呢。”许夫人并不怪她无礼,苦巴巴地道,“我也同萧夫人吵了,再不济,让融儿还嫁萧伦便是,不也一般洗刷他的嫌疑吗?萧夫人却皮笑肉不笑地说,我来晚了一步,先前他家要弥补,我拖着不应,如今常家已经寻了保人先递过话了,萧伦与常二姑娘才合了八字,般配得很,融儿——融儿只得去配萧信了。”
      
      白芙失声道:“什么?!”
      
      许融并不觉有多么意外,她只分神看了许夫人一眼,就又去打量屋中诸物了,床,桌椅,梳妆台,各色摆件……
      
      许夫人捏着帕子,呜呜咽咽,“我知道委屈了融儿,可萧夫人是唯一肯登张家门的人,这天一天凉似一天,我连床被子都送不进牢里,章儿一个人在里面——想一想,我这心就揪起来痛。融儿,你也心疼心疼你弟弟吧,你可就这么一个弟弟啊!”
      
      许夫人说到后来,十分情真意切,但这次没唤回许融一个眼神,许融只是专注在自己的打量里——
      
      看样子都挺值钱,随便弄几样出去,安个小家应该不难吧?
      
      继承了人家女儿的身子,若能凑合过,许融也就凑合了,帮扶帮扶家计,照顾照顾弟弟,她不是不可以。
      
      可许夫人是这个样,许华章又是那个样。
      
      不必多形容了,三个字总结:带不动。
      
      那就也不用费劲了。
      
      许融打算跑路。
      
      她这里盘算,炕桌的另一边,许夫人也不是不愧疚,又忐忑——许融太平静了,她摸不准底,不知该怎么办,满口便只晓得许诺:“融儿,你别生气,娘一万个不舍得叫你去屈就那个庶子,可眼下实在是没有别的法子,你帮帮娘,娘能替你打算的,一定也不会亏待了你,照着先前那些备好的嫁妆,娘格外再给你加上一万两现银和一个十顷的上好田庄,你带着这些到了萧家,凭怎么手松都够使了。萧夫人倘若敢给你气受,那时你弟弟也回来了,娘用不着看她的脸色,自然给你出头——”
      
      许融倏忽回神。
      
      她根本没在意许夫人说的最后半截,注意力全被前面那句吸引住了。
      
      现世时,一个八十平米的小套房就掏空了她,许夫人一开口,使用的计量单位是什么——顷?
      
      一万两和十顷,这是两笔即便她还没摸清这时代物价细况也可以立刻意识到其惊人的财富。
      
      从穿以来,左一个侯府,又一个公府,在身边人口里像菜摊子上的大白菜一样一个摞一个,直到此刻,这些世家豪贵才以一种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向她显示了自身的力量——有钱,非常有钱。
      
      哪怕是败落中的吉安侯府,没了权势,几辈子积攒下来的财富仍然在。
      
      许融转回目光,很和气地道:“让我想一想。”
      

  • 作者有话要说:  融姐是这样子的:莫得感情,谈钱可以。
    ~~~
    明天男主就出来啦,顶缸小狼狗,可凶可凶。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