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隔日落了一阵秋雨,打落一地金黄桂花。
      
      中秋佳节就在三日后,为了准备家宴,侯府上下都忙碌起来。
      
      只有许融仍旧闲适,她不躺在床上了,改为坐到廊下,一坐半日,院中仆妇洒扫来往,她袖手闲看,脑袋空空地什么也不想。
      
      下人们并不知道她只是在发呆放松,而颇疑心她是摔傻了,再不然就是为萧伦伤心痴了——总之不大正常。
      
      白芙听见,气得把碎嘴的小丫头和婆子们聚到一起诫斥了一顿,才好了些。
      
      许融全无所谓,如今的日子对她来说变得很慢,她甚至观察得到院门口那两棵桂花树哪棵的花朵被打落得更多些,也看得见天空的云朵聚聚散散,一会儿像只小船,一会儿又像只大狗,今日是鱼鳞,明日又棉花。
      
      这很无聊,但这种无聊又很珍贵,是从前疲于奔命的她所没有拥有过的。
      
      这日上午,许夫人来了一回,看看她额上的伤养得怎么样了,顺便抱怨两句儿子:“章儿真是的,明日就是中秋了,还在外面跑,昨晚上都没回来,只打发了个小厮来说,新访到了个灵验的大夫,要找他去。”
      
      许融回神,看向她:“一夜未归?”
      
      “可不是嘛。”许夫人得了襄助般继续抱怨道,“也不知道究竟在哪里安置的,小子们服侍周到了没有。等他回来,我得好好说说他。”
      
      许融含蓄提醒:“娘,还该叫弟弟收收心,他年纪还小,总在外面,别叫些别有用心的人引逗坏了。”
      
      许夫人笑道:“那倒不会,你弟弟老实,不是那等淘气孩子,为了替你寻摸好大夫才如此,从前并不去外面乱跑的。”
      
      许融听了,不置可否。
      
      她醒来快半个月,只见过许华章两次。两次许华章都来去匆匆。
      
      她不会从坏处去推测一个十五岁还是个半大孩子的少年,但这多少已经说明了一点问题。
      
      像普天下所有的慈母一样,许夫人对儿子的信心很足,可惜的是,许华章偏偏像那些教育世人的话本里的不成器儿子一样,小半个时辰之后,就让许夫人的滤镜跌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不好了,侯爷和张小爷打架,把张小爷的胳膊打折了!”
      
      “张家报了案了!”
      
      “宛平县衙的差役赶到教坊司,把侯爷拘走了!”
      
      一连串的噩耗自大门到前庭,又从前庭到后院一路扩散开来,传进许融所在的院落。
      
      窝在椅子里快要睡着的许融睁开眼:“什么?”
      
      白芙也惊呆了,去揪住青枣:“你是不是听岔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
      
      去浆洗房取衣裳路上正好听了一耳朵的青枣结结巴巴地道:“姐姐,没有,我听得真真的,就是这么说的,我怎么敢平白咒侯爷呢。”
      
      白芙呆了片刻:“姑娘别慌,我去打听打听。”
      
      许融并不慌,她站起来:“一道去吧。”
      
      她领了白芙出院门,目标是许夫人所居住的正院。
      
      这样的大事,不论真假,许夫人一定已经接到了消息,她那里的消息也是最准的。
      
      许融料得没错,她到时,许夫人正撑着一口气在审问一个叫贺年的小厮。
      
      贺年日常跟许华章出门伺候,就是他跑回来报的信。
      
      “——遇上了罗指挥使家的二爷,罗二爷非得拉着侯爷去松散松散,侯爷累了这些日子,且不好却他的盛情,就去了,谁知罗二爷荒唐,把侯爷拉去了教坊司——”
      
      许夫人倒抽了口气,尖锐地道:“你们都是死人哪,不知道拦一拦!”
      
      贺年忙道:“小的们拦了,侯爷也听了劝,掉头要走,罗二爷生拉硬拽,说知道侯爷年纪小,家里规矩严,不敢引侯爷做那些眠花宿柳的事,只是听听曲子。侯爷才应了,说坐一坐,听一支曲子,全了罗二爷的面子就走。”
      
      许夫人攥着帕子,听得揪心,这时也顾不得追究别的,忙道:“然后呢?怎么听个曲子就听出祸事来了?”
      
      贺年垂头丧气地道:“刚听了一支曲子,英国公府的张小爷来了,不知怎么凑了巧,侯爷点的姑娘正是素日陪张小爷的,是他的相好——”
      
      许夫人一口气差点没倒过来:“点什么姑娘?!不是就听首曲子吗!”
      
      许融站在院门边,敛下眼帘。
      
      都踏进那地界了,只有许夫人才会相信“我就看看,不动手”。
      
      贺年磕巴着回话:“别人都有姑娘陪,我们侯爷也不好干坐着,就——但没做别的,小的也不放心,跟进去看着呢!”
      
      他小心觑着许夫人的脸色,“也没坐多大功夫,张小爷就来了,和侯爷争吵起来。太太知道,我们侯爷是好性子,从不逞凶斗勇的——”
      
      许夫人不由点头:“这话不错,那怎么又打起来了?”
      
      “侯爷觉得为花娘争嘴有失身份,吵了两句,本已打算离开了,罗二爷也在旁边帮着劝,说侯爷只是连日奔忙来散个心,且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地方,并不是有心的。张小爷气盛,却不肯容让,话里带上了大姑娘,说满城都知道大姑娘破了相,请再好的神医也没用,嘲讽侯爷,说他忙来忙去都是白费劲。”
      
      “侯爷听他辱及大姑娘,终于忍耐不住,为这个话,才闹开,闹大了。”贺年的声音低了下去。
      
      许夫人则一下子快要晕过去:“张家是什么家教!居然在那种贱地提起我融儿来,这、这不知礼的小畜生!”
      
      “太太说的正是,”见许夫人这个反应,贺年又精神了点,伸长脖子道,“太太明鉴,侯爷也不是存心想把张小爷打出个好歹,两边乱起来,实在保不准啊。”
      
      “那小畜生活该!”许夫人冷哼,“我知道他为什么,他一家子恐怕都憋着气呢,巴不得想找我们家的茬,这不就叫他找着了。”
      
      这话许融听不懂——怎么许家还和英国公府不对付吗?
      
      她不便问,只看着许夫人怒气冲冲地从堂屋里出来,见到她,愣了一愣:“融儿,你怎么来了?”无暇多问,百忙里安抚了她一句,“外面那些人嘴里胡嚼,你别往心里去。章儿出了事,娘去张家一趟,你好生在家歇着。”
      
      便匆匆去了。
      
      许融缓步回转。
      
      白芙忧心忡忡地跟着:“姑娘,这下可糟了,张小爷是英国公的老来子,国公爷和国公夫人宠惯无比,侯爷打谁不好,偏偏打折了他的胳膊,他家必不肯善了的。”
      
      许融轻轻点头。这是当然的,张家直接打上门来都还有可缓和余地,然而不声不响,直接动用官府力量将许华章下了牢狱,这是动了真怒、不惜结仇了。
      
      目前为止,许华章在她心里只有个大概的影子,她依稀记得眉眼算是端正,对于他的遭遇生不出什么感触,一路便只听白芙唠叨。
      
      白芙本不是多话的性子,因担忧,停不住嘴:“太太去张家,不知有用没有,这阵子我们和萧家闹得那样,英国公府的面子也不好看,再出了这事,唉。”
      
      许融心中一动,问道:“我好些天没有出门,外面的事都不知道,英国公府也受牵连了吗?”
      
      “多少有些。”白芙老实应道,“萧夫人虽然外嫁了,总是英国公府的大姑奶奶,萧世子也是英国公的外孙。”
      
      许融停下了脚步。
      
      原来如此。
      
      那事情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
      
      “那个罗二爷——”她扶了扶额,状似思索。
      
      白芙知道她撞了头后记性变差,及时接话:“姑娘问他?罗家和我们家是老交情,老侯爷在时,就常有来往,那时罗家老爷还不是指挥使呢,后来老侯爷去了,罗二爷同我们侯爷年纪近些,听说时不时会来寻侯爷,把两家的交情续了下来。不过我总在内院,没有见过。姑娘怎么问起他来?”
      
      因为这个罗二不对。
      
      他出现得太关键也太巧合了,像穿针引线的那只手,把许华章和张小爷缝到了一起。
      
      “我是在想,”许融开了口,“罗二爷也一起被抓起来了吗?没有的话,章哥儿和他一道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至少该来报个信罢?”
      
      白芙怔了一下:“姑娘说的是,我再去打听一下。”
      
      她陪着许融回到院落,即刻出去,却毫无收获地回来了:贺年作为人证被许夫人带去张家,其他跟许华章出门的小厮都尚未归家,很可能被衙役一锅端进了县衙。
      
      白芙很不安:“姑娘,这可怎么办?”
      
      许融道:“叫人去罗家。罗二爷总得回家,发现了不要惊动他,盯住他,看他接下来都做些什么,见什么人,回来报我。”
      
      白芙认真听着,眼中闪过惶惑——她知道姑娘受刺激后性情有变,但这一刻仍然令她觉得有说不出的陌生。
      
      许融坦然看住她:“怎么了?府里没有堪做这事的人吗?”
      
      白芙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她在想什么?这相貌这声音,分明就是姑娘,一点儿也不差,她的感觉才是太莫名了,难道要告诉别人,她觉得姑娘变了个人吗?
      
      ——之桃和紫燕又不在院里了,且对她生出了嫌隙,她就算想倾诉,又和谁说。
      
      只是她没事找事,想太多了吧。
      
      白芙将自己安抚下来,且对自己无根据纯感觉的疑猜生出了惭愧,怀着弥补——也可能是自我麻痹的心态,忙道:“我哥哥可以去,他性子稳重,会办好姑娘的嘱托。”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日更三千有肉吃 7个;豆米 5个;叶昔、谁把流年抛 3个;潇潇0411、Ayan 2个;安安1988、日矹榛、ping~ping、苏微之、云再再、Dew、大辞林、球迷、一大块小猫饼、danda1992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糖山 47瓶;查无此人 35瓶;Neat 30瓶;草莓牛奶 29瓶;玫瑰 15瓶;谁把流年抛 13瓶;若水、chou、123.cc、不二家的小迷妹、木叶 10瓶;微暖 7瓶;Judy 5瓶;十三月 3瓶;我和风走了八千里 2瓶;时光倒流、安安1988、Cpc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