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苏易在抚琴。
      
      身前是紫檀木的琴几,上面雕刻着高山流水茂林修竹,旁边是一遵鎏金色的鹤型香炉,鹤首高昂,清淡的烟气从鹤嘴中缓缓吐出。
      
      他低着头,神情专注,苍白纤细的手指按在琴弦上。阳光透过窗户照在他脸上,肌肤如上好的白瓷,莹莹如玉,长长的睫毛在眼睑打下一层阴影,似振翅的蝴蝶。
      
      他没有束发,披散的长发顺着白色的长衣迤逦在地上铺的竹席上。
      
      苍白唇色,浅淡的几乎没有血色,与照在脸上的光融为一体。
      
      仿佛眼前这个人,随时会消散在阳光和烟雾中,虚幻的有些不真切。
      
      苏瑾之踏入书房中,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他放轻了脚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
      
      少年歪着头,侧耳倾听。
      
      琴音空灵,飘飘渺渺,如山谷中的雾气,神秘,又清冷,还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孤独。
      
      孤独?为什么孤独……
      
      苏瑾之有些不解。
      
      他痴痴的听着,入迷到琴音停止都没注意到。
      
      “瑾之?”
      
      苏易看着对自己发呆的弟弟,疑惑的唤了一声。
      
      “大兄。”苏瑾之回过神来,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笑的有些傻气。
      
      苏易感受到苏瑾之身上传来的孺慕和亲近之意,笑容真切了些,温声道:“方才为何愣神?”
      
      “在想怎么把大兄抚琴的样子画下来。”
      
      苏瑾之老老实实的说道。
      
      真是个实诚孩子,苏易感到有些奇妙,白氏那个阴狠的性子,竟然把自己的亲生子养的如此天真热忱。
      
      不过,这也许正是她的高明之处,兄友弟恭,谁能想到继母竟对继子除之而后快呢?
      
      难怪之前原主和侯府上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怀疑过她。
      
      真是个厉害人物,苏易在心中赞叹。
      
      苏瑾之只比苏易小了两岁,虚岁十四,却已经有了几分大人的样子。
      
      他样貌随母,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娃娃脸,气质阳光爽朗,非常爱笑,笑起来嘴边还有两个梨涡,亲和力满满。
      
      因是家中幼子,性格又讨喜,侯府上下都格外偏疼,除了学业上严苛一些,其他都不拘着他。
      
      苏瑾之爱玩,更会玩,无论是投壶、马球、叶子牌……只要是玩的,苏瑾之都极为精通。
      
      从他十岁开始,他就跟着一帮世家子流连市坊,几年里交了不少朋友。
      
      他性格豪爽,对人热忱,颇有义气,偶尔遇到不平之事还会拔刀相助。
      
      由于他玩的技艺精通,又出手大方,年深日久,得了个诨号,与另外三个爱玩的世家子合称建安四少,在城中有不小的名头。
      
      苏易自小身体不好,不方便出门,苏瑾之就经常来找他玩,给他说外面的见闻。
      
      遇到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也都记得给哥哥带一份,兄弟两个自小就感情很好。
      
      甚至于,哪怕苏易知道是白氏一直在害他,也不忍心迁怒这个弟弟。
      
      “说吧,今天找我来做什么?”苏易含笑道。
      
      苏瑾之眼珠一转,凑到苏易身边,小声的道:“大兄,我们去吃酒吧。”
      
      说着,他舔了舔嘴唇,表情有些回味,“叶姑娘酿了新的桃花酒,配着澄阳湖里的现杀现做的桃花鱼,滋味美极了。”
      
      苏易听着有些意动,自己这个弟弟,虽然年岁不大,却是个老饕,当下时令该吃什么,哪个地方东西好吃,哪家店手艺好,他简直如数家珍。
      
      连苏瑾之都说好吃,那味道一定不错。
      
      苏瑾之看出苏易意动,又加了把火,“大兄,你还记得之前我拿回来的那筒,被你夸赞清甜甘冽的竹叶酒吗,就是叶姑娘酿的。
      
      今年的桃花酒啊,就更难得了,那可是叶姑娘去年采集桃花和桃花露水,在桃树下埋了一年,为了搭配新鲜的桃花鱼才开封。
      
      桃花鱼每年南下,路过澄阳湖才一个月,错过可就吃不到了。”
      
      苏易想到上次喝的竹叶酒,确实是难得的佳酿,而且酿制手法与当下不同,似乎更类似现代的口感,心动了。
      
      “好,容我我换身常服。”
      
      他回到卧室,让侍女用镶着青色玉石的发带简单的束了发,其余大部分披散在后背,配着一身石青色的宽袍大袖,颇有几分飘飘欲仙之感。
      
      苏瑾之眼前一亮,赞道:“大兄今天这身好看。”
      
      苏易笑而不语,这个与地球魏晋相仿的时代对美的追求几乎到了病态的程度。
      
      人们好华服,喜白肤,欣赏清瘦,弱不胜衣的姿态,衣服也多为宽袍大袖,层层叠叠,十分飘逸,推崇缥缈脆弱的美感。
      
      不少士人甚至和妇人一样敷粉簪花,引为风雅。
      
      自己这具身体,虽然病弱,却恰恰符合当下的审美。
      
      兄弟俩稍作休整,就出发了。
      
      对于苏易这样的公侯子弟,出行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事情,虽然一切从简,但最终还是带上了七八个侍女和仆从。
      
      仆从们提着装着换洗衣物的箱笼、金玉制成的餐具,还有熏香古琴等等零碎常用的东西。
      
      一行人浩浩荡荡,准备了三辆大马车,向城西而去。
      
      马车走的平坦的官道,半个多时辰,就到了目的地。
      
      “天然居?”苏易看着门前刻的金漆篆字,挑了挑眉。
      
      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说是酒楼,但天然居的占地面积不大,装饰也并不豪华,只有三层,楼下是大堂,楼上两层则是雅间。
      
      位置也颇为荒僻,并不在繁华地界,唯一值得称道的是旁边便是波光粼粼的澄阳湖,风景独好。
      
      一个身着妃色曲裾的少女从门中走了出来,杏眼桃腮,柳眉舒展,不着钗环,却别有一种清新灵动的天然美感。
      
      “叶姑娘!”苏瑾之眼睛一亮,迎了过去。
      
      他领着少女到苏易跟前,向她介绍,“这位是我兄长。大兄,这就是我之前向你提过的叶姑娘叶婉心。”
      
      少女看见苏易,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但马上低下了头,向苏易行了个礼,轻声道:“民女见过苏公子。”
      
      苏易淡淡颔首,“叶姑娘。”
      
      苏瑾之看出少女的不自在,解围道:“叶姑娘,雅间准备好了吗?”
      
      少女点点头,仍是不太敢直视苏易,“准备好了,我这就带你们上去。”
      
      苏易身后的侍女和仆从提着箱笼跟了上去。
      
      侍女们井然有序的从马车中拿出一件件的东西开始布置雅间。
      
      桌椅擦了又擦,在坐具上铺上柔软舒适的丝绸软垫,桌子摆上金玉所制的餐具,造型古朴的香炉中点上调好的香片,最后竟然还从马车中抬出了一个屏风隔在了门口。
      
      少女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本颇为简陋的雅间在一刻钟内变得雅致起来。
      
      她悄悄用手指戳了戳一旁站着的苏瑾之,小声道:“瑾之,原来你真的是世家公子啊,之前我都不太信的。”
      
      苏瑾之抽了抽嘴角,低声道:“那是本公子低调,平易近人罢了,真正世家公子的排场和奢靡,你想都想不到。”
      
      “哦。”少女应了一声,眼神有些复杂。
      
      苏易一上楼,就看见这两个少男少女低着头说悄悄话的样子,他心中一动,目光在少女身上流连了片刻。
      
      少女注意到苏易的目光,眼神接触,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却大大方方的露出了个笑容。
      
      随即便告退去了厨房。
      
      苏易嘴角轻勾,这个姑娘,有点意思。
      
      入席不多一会,菜就一道道的上了。
      
      桃花鱼泛着微微的粉色,用鱼形的红色漆器盘子盛着,时令新鲜的野菜和菌菇做为配菜,切成薄片的牛肉搭着黑色的酱汁,各种颜色搭配鲜亮,食物的香气钻入鼻中,令人胃口大开。
      
      苏瑾之如东道主一般的打开酒坛的泥封,带着桃花香的特殊酒香从酒坛中飘散出来,他小心的倒入透亮的玉杯中,双手递给苏易,笑道:“大兄,来尝尝味道怎么样。”
      
      苏易接过轻抿一口,入口甘冽,回味中带着淡淡的桃花香,确实别有风味。
      
      “不错。”苏易点了点头。
      
      苏瑾之闻言,又喜笑颜开夹了一筷子桃花鱼放在苏易碗中,“配着这个鱼,滋味更好。”
      
      叶婉心站在一旁,一边布菜,一边介绍各种菜品。
      
      她说话幽默,性子机灵,各种菜品的做法和故事信手拈来,从桃花酒的传说讲到桃花鱼的典故,竟是颇有才学。
      
      春风习习,窗外风光明媚,窗内美酒飘香,美食美酒美人美景,这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苏易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大兄,怎么样,这顿饭不错吧。”
      
      苏瑾之笑的得意。
      
      苏易看着他那嘚瑟的样子,一边在侍女发服侍下擦手,一边笑道:“这酒楼是不是也有你一份。”
      
      苏瑾之一惊,随即大声赞道:“大兄真是料事如神,这酒楼确实是我和叶姑娘合开的,大兄可是正式开业的第一个顾客。”
      
      他搓了搓手,有些讨好的道:“还请大兄留下一幅墨宝,大兄才名远扬,天然居若是有大哥的墨宝坐镇,必能蓬荜生辉。”
      
      苏易心里门清,这小子是想借自己的名气给酒楼打广告呢,还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名人效应。
      
      看来自己这个弟弟,颇有商业头脑。
      
      苏易拿扇子敲了敲苏瑾之的头,笑道:“我就知道,这顿饭不会白吃。这个主意,是你自己想的?”
      
      苏瑾之看了看叶婉心,坦诚道:“是叶姑娘想出来的,这酒楼的布置和经营也都是叶姑娘自己的主意。
      
      大兄你别看叶姑娘生的柔弱,才干和人品可都是一等一的好。”
      
      他语带自豪,看向叶婉心,叶婉心被他夸的脸上泛起红晕,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十足。
      
      苏易见状,一挑眉,有趣。
      
      自己这个弟弟,有情况。
      
      

  • 作者有话要说:  本单元朝代架空,但参考了一些魏晋的资料,希望能写出一点魏晋的风貌。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