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闲云居。
      
      苏易坐在窗边的榻上,看着院中的玉兰树。
      
      庭中的玉兰树高大挺拔,一朵朵白色的玉兰花立在枝头,花瓣下部分是桃粉色,花瓣尖却洁白如雪,形状大而硬朗。
      
      整棵树没有生出一片绿叶,一树的繁花在阳光下灼灼生辉。
      
      “郎君,主母来了。”
      
      一个穿鹅黄曲裾的小丫鬟前来报信。
      
      苏易闻言,从榻上起身,走向门口准备迎接。
      
      一个高髻华服的美妇人,带着一众丫鬟鱼贯而入。
      
      看见美妇人,苏易脸上露出笑容,迎上前去,“阿母,您来了。”
      
      白氏挽着高髻,头上插着一套东珠南红宝石簪,宝石颜色鲜亮,被做成形状各异的套簪,大如指肚的东珠由金丝攒着,作为流苏垂在鬓边,装点的她不甚出色的五官都耀眼了几分。
      
      作为苏易的继母,白氏年岁并不算大,长相不惊艳,却细眉杏眼,观之可亲。
      
      由于长期养尊处优,保养的极好,看起来很年轻,与苏易站在一起,不像母子,倒像是姐弟。
      
      她身后跟着四个褚色衣裙的俏丽小丫鬟,端着汤药和糕点。
      
      看见苏易,白氏脸上露出一个慈爱的笑容,关切的道:“我儿,身子不好就不要出来了,快回屋里去。”
      
      进入屋内,白氏看着半开的窗户,皱了皱眉,“才刚立了春,怎么就开着窗了,春寒伤人,要是风进来吹病了大郎,该如何是好。”
      
      一旁服侍苏易的大丫鬟香兰闻言,连忙跑到窗边,手脚利落的把窗户关上。
      
      苏易瞥了一眼香兰,没有作声。
      
      这个大丫鬟从自己醒来就一直寸步不离的服侍,院里大大小小的仆从都听她的调度,几乎承担了闲云居总管的职责。
      
      平日在苏易面前也是温顺明理,没想到一句话就被白氏指挥动了,竟然直接越过主子,半点也没过问自己。
      
      苏易心中漠然,看来,原主在府里的处境并没有自己想象的的好。
      
      白氏见窗户关好,转头看向苏易,一脸关切的道:“大郎要仔细着身体,你这咳疾春季最是容易复发,马虎不得。”
      
      苏易笑笑,“阿母放心,儿心里有数的。”
      
      白氏轻轻拍了一下苏易的手,又道:“我听说,大郎你上午去了魏侍中在别庄举办的曲水流觞宴。
      
      怎样,今日可玩的尽兴?”
      
      苏易点点头,语气轻快,“尽兴,不但魏侍中,太仆和书中令家的公子也在。
      
      阿母你是不知道今日的盛况,建安城中大半权贵子弟都到了,大家一起吃酒赏花,吟诗作画,可是热闹了一番。
      
      而且,魏侍中竟然还提到了阿娘。”
      
      白氏的手顿了一下,面上还带着慈和的笑容,柔声问道:“哦?竟然提到了姐姐,魏大人说了什么?”。
      
      苏易突然一怔,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奇异的神色。
      
      但他马上低下头,端起旁边矮几上的茶,借着喝茶的动作掩饰了这一瞬间的异状。
      
      继续说道:“原来魏大人幼时与阿娘是邻居,只不过后来搬走了,他还说,阿娘小时候叫他哥哥……”
      
      白氏没有注意到,此时的苏易手指正控制不住的微微颤抖,像是在努力克制着什么。
      
      “不过魏侍中只是稍微提了几句,没说太多。”
      
      苏易脸上浮现出笑容,仿佛少年人在向长辈炫耀,继续眉飞色舞的道:“阿母,儿在这次飞觞宴上接了两次飞觞,作了两首诗,还被魏侍中夸赞了。”
      
      白氏似乎有心事,有些不在状态,但她很快回过神来,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我儿自是优秀的,只是……”
      
      她顿了顿,又貌似关心的提醒道:“溪水边湿气太重,大郎以后还是少去为好。”
      
      说完,白氏侧身,从丫鬟举着的托盘上端起一晚乌黑的药汁,拿起玉勺,吹了吹,亲手递到苏易嘴边,“来,先趁热把药喝了。”
      
      苏易有些窘迫,像个害羞的少年人一般避过了白氏喂到嘴边的药,左手伸向药碗。
      
      “阿母,让儿自己来吧。”
      
      白氏也不在意,她把碗递给苏易,笑眯眯的看着他喝药。
      
      玉碗里的药汁闻着就一股苦味,乌黑的汤药在碧玉碗的衬托下看着越发浑浊。
      
      苏易低着头,微不可见的闻了一下,唇边泛起一个冷然的笑容。
      
      一口喝下,又酸又苦,还夹杂着奇特的怪味。
      
      他皱着眉头,干脆一口饮尽,又从香兰递过的盘中取了一个蜜饯含着,才压下了那股可怕的味道。
      
      母子俩又坐着说了会话,等白氏离开,苏易遣退了身边服侍的仆从,方才还带着笑意的脸突然阴沉下来。
      
      老魔嗤笑的声音在意识中响起:
      
      【哈哈哈,你这个继母,可真不错。】
      
      “是挺不错的。”
      
      苏易咂咂嘴,回味了一下刚才提到过世苏母时,白氏身上一瞬间爆发的怨恨和嫉妒,脸上竟然露出一个兴味的笑容。
      
      明明心里恨得要死,却偏偏还要勉强自己对仇人的儿子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爱,塑造出一个宽厚贤良的慈母形象。
      
      也许,无数个午夜梦回,白氏都带着这份扭曲的嫉恨难以入眠。
      
      这份不知道被时间酿造了多久的负面情绪,深刻的让人心惊肉跳。
      
      可以说,整个侯府现在所有人的负面情绪加起来,都抵不上白氏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
      
      多有趣啊。
      
      苏易心中泛起一阵称得上是愉悦的情绪,他突然觉得,修行天魔秘法也没什么不好,至少,乐子是不会少了。
      
      白氏这份庞大的负面情绪,在苏易的感知中美味的不可思议,甚至让苏易一时竟没控制住自己,在情绪出现的瞬间就把它吸收了。
      
      苏易瞳孔中泛起一圈魔性的红色血丝,身体飘飘然,精神上却很亢奋。
      
      仿佛久旱逢甘露,又像饥饿到绝望的人突然得到一餐美食,这种无以伦比的满足感,让苏易新奇又陌生。
      
      他甚至忍不住在之后的谈话中故意炫耀宴会中得到的赞赏,用言语刺激白氏,让她产生更多的负面情绪。
      
      现在的苏易,身体状况前所未有的好,自来到这个世界就一直困扰他的疼痛和虚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吃饱后的餍足感和轻松,仿佛脱去了浑身的枷锁。
      
      但回想起之前吸收情绪时着魔一样的状态,他又有些心悸。
      
      那种刺激的感觉简直堪比吸/du,一旦体验过了,很难不让人上瘾。
      
      魔道法诀,果然邪门。
      
      【小家伙你刚才的表现不错,在玩弄人心方面很有天赋,不愧是本尊看上的天魔种子。】
      
      老魔声音中流露出一丝赞赏。
      
      苏易没有理会老魔的夸奖,而是冷静的问道:“刚才白氏给我喝的汤药,有毒?”
      
      白氏喂药的时候,心情突然高兴起来,那药里肯定做了手脚。
      
      【药里没毒,那白氏很聪明,她在汤药里下的东西,单独喝是大补,但混合你房间里常年熏的熏香,就是一种□□,你身体之所以变成现在这样,就是这混合毒药的缘故。】
      
      【这汤药喝了多年,早已毒入肺腑,药石无医。不过,你该庆幸遇上了本尊。】
      
      老魔继续道:
      
      【吸收完白氏的负面情绪,是不是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凭白氏对你的恨意,接触几个月,你的身体能痊愈大半。】
      
      苏易挑了挑眉,看来这白氏还真的巴不得自己马上死。
      
      既然已经吸收了白氏的负面情绪,自己也算是正式开始修炼了。
      
      只是,这魔功……
      
      苏易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熟悉的脸庞。
      
      稚嫩的少年向和他面容相似的另一个少年保证,“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做个好人的……”
      
      当时是因为什么事情?
      
      苏易眯了眯眼,终于想了起来。
      
      上初中时,班里的班花追求哥哥,班上一个喜欢班花的混子嫉恨哥哥,找了校外的混混,想给哥哥点“颜色”瞧瞧。
      
      虽然没得逞,被哥哥想办法躲过了,但这件事却偶然被自己知道了。
      
      气愤的苏易跟踪了富二代几天,用计把他引到了一个僻静没有监控的地方,套着麻袋打断了他的腿。
      
      结果富二代的父母当天就立了案,到处追查凶手。
      
      苏易当时才十三岁,晚上害怕的睡不着觉。
      
      那天晚上,窗外的月光很亮。
      
      正当他在床上翻来覆去时,哥哥的声音突然从一旁响起。
      “小易,是你做的吧。”
      
      苏易吓得一个激灵,身体僵住了,不敢出声。
      
      “我知道是你,也知道是为什么。”
      
      苏云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语气却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这样的态度反而让苏易心中更加忐忑。
      
      他不由想着,哥哥他会不会怪我?会不会觉得我太狠毒了。
      
      如果被查出来了,我会连累哥哥吗?
      
      他有些懊恼自己的冲动。
      
      像是知道苏易在想什么,苏云轻声道:“别担心,小易。
      
      我已经找人帮你做好了不在场证明,只要你对外说那天你在和我在一起打工,没人能查到你身上。”
      
      苏易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哥哥,哥哥他这么正直的一个人,竟然会帮自己作伪证!
      
      “小易,”苏云的声音不大,却格外坚定,“你是我唯一的弟弟,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
      
      苏云从身后抱住忐忑的弟弟,轻声道:“哥哥知道你天生善恶观淡泊,这世界上通行的大多数道德规则对你并没有用,习惯了随心所欲。
      
      但是,人不会一直幸运,你太聪明,也太自负,性格又偏激执拗。
      
      如果你一直这样肆无忌惮,仗着聪明毫无顾忌,万一有一天踩过线了呢?
      
      不学着伪装、约束自己,凭你的性子,迟早会吃大亏的。
      
      哥哥能帮你一次,却不能保护你一辈子,如果你出了什么事情,你要哥哥怎么办?”
      
      苏云的声音竟罕见的流露出一丝脆弱。
      
      “哥……”
      
      苏易心中酸酸涩涩的,哥哥从来没在自己面前流露出脆弱,一直都很强大的挡在自己身前,为自己遮风避雨。
      
      他哽咽着点头,转过身,把脸埋在苏云温暖的怀抱中,“哥你放心,我会好好约束自己的性子,我一定会学着做个好人……再也不让哥哥担心。”
      
      “嗯。”苏云摸着弟弟的头发安抚他,声音轻轻的,眼神比窗外的月光还要温柔,“睡吧,睡醒了,一切都会好的。”
      
      回忆起往事,苏易忍不住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死后,哥哥在地球过得好不好。
      
      他打开房门,走到院子中,抬头看向天空。
      
      墨蓝的天空中,圆月高悬,群星环绕。
      
      异世的月亮与地球似乎并没有什么分别。
      
      和那天晚上的月亮一样温柔。
      
      苏易忍不住想,此时的哥哥在做什么呢?
      
      会不会与自己一样,正在抬头看月亮?
      
      清冷的月光洒在身上,苏易心中空落落的,突然觉得有些孤独。
      
      真的好想,好想再见到哥哥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