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水先生》青枫垂露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9-21 10:28:48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夏家,
      
      夏景生走进堂屋,见夏家家主夏功成正端坐在大堂中央,面色黑如锅底,乍眼看去如同那门上贴着的黑脸张飞。
      
      “爸。”夏景生行了礼。
      
      “我没你这个儿子。”夏功成手里的拐杖敲得咚咚响,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训斥,“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全都见了报。”
      
      一张报纸落在地上。
      
      夏景生上前拾起,见上头写着“松舍茶馆生意起死回生,全靠夏家公子妙法神断。”
      
      夏功成皱眉:“堂堂夏家公子,成天因为怪力乱神上报,当真将夏家的脸都丢尽了。”
      
      “爸……”夏景生冷静地将报纸叠放在桌上,“记得有一段时间,公司经营不善,您让人将宅子门口的两株枣树挖去,这是何故?”
      
      夏功成脸色一僵:“你问这个做什么?”
      
      夏景生一语道破:“因为门前有大树遮挡,会阻挠财气进入,对吗?”
      
      夏功成绷着一张脸,并不答话。
      
      “家里原本每层有四间屋子,供现下家中人丁使用绰绰有余,您为何又嘱人在每一层多辟一间?”说着,夏景生坐在一旁的黄花梨木凳上,“只因您知道,家中隔间的数量,四者为大凶,若辟成五间,则化凶为吉,我说得对吗?”
      
      “混账东西!正经书你不读,旁门左道你倒是清楚得很!”
      
      夏景生毫不示弱:“爸,您一面将风水堪舆看作旁门左道,一面何以深信不疑?”
      
      “古来风水先生都是下九流的人物,你这是自甘堕落!”
      
      一句话说出口,夏功成的气是顺了,夏景生却沉默不语。
      
      “我问你,你是不是还和那个叫兰承云的戏子走得很近?”
      
      夏景生轻轻拨弄着茶碗:“爸倒是打听得怪清楚的。”
      
      “你是真想气死我啊!都道是戏子无情,你倒好,捧个戏子捧得人尽皆知,现下街上的孩童都会唱——承云绝色倾四方,迷倒夏家男儿郎。”
      
      “爸,我跟您说过的,我好龙阳,改不了。”夏景生语气平静得就像说今日天气晴好一般。
      
      哐当一声,茶盏被夏功成扫到地上,碎了。
      
      “你喜欢男人!行,那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夏功成撩下狠话。
      
      夏景生仔细地将地上的碎瓷片拾起,用帕子包了,搁在桌上,缓缓地朝夏功成作了一揖,便转身离去。
      
      阿豹守在屋外,清楚地听见夏功成的骂声,他眼神一利,整张脸显得更加阴森可怖。
      
      见夏景生出来,阿豹立时迎上去:“王家给您递了帖子。”
      
      夏景生接过檀木箱箧,打开一瞧,里头是满满的钞票。
      
      他展开信笺,半晌皱眉道:“安排一下,去王家。”
      
      ——————————
      
      孙家,
      
      丫鬟小桃一面伺候孙闻溪洗漱,一面劝道:“少爷,您昨晚三更才睡下,这会子不多睡会儿?”
      
      “不了,今天是开张的大日子,少爷我得赶去剪彩,去把我前些日子新做的西装拿来。”
      
      小桃将雪白的西装熨得妥帖平整,服侍着孙闻溪穿上。
      
      “少爷穿这一身可真精神。”
      
      穿衣镜中的孙闻溪身材高挑,举手投足间潇洒倜傥。
      
      宝汇银行分行落地江城,是城中一等一热闹的大事。门口两座气派的石狮子上系着红绸,还有许多花束彩绸,只待时辰一到就敲响锣鼓。
      
      孙家父子是坐轿车来的,车子开进人群里,一下子引来议论纷纷。
      
      ---“嗬,这车好生气派啊,这孙家人什么来头?”
      
      ---“孙家你都不晓得,奉城巨贾,那可真真是家财万贯啊。”
      
      ---“能比夏家有钱啊?”
      
      ---“不一样,这孙家是开银行的,多少现钱,都是要经他们手里过的。”
      
      孙闻溪一下车,就成了众人目光的焦点。
      
      ---“瞧见没,那个穿白色西装的,是孙家的独苗苗,还未婚配呢。”
      
      ---“哎哟,模样可真俊。”
      
      ---“记得四大家族里,何家嫡出的小姐还未出阁吧。”
      
      ---“这孙家可是新派人家,指不定瞧不上何家呢。”
      
      ---“那有什么的?何家往上数三代,那可是出过进士的,放在旧时还是孙家高攀了呢。”
      
      一片议论声中,孙闻溪被几位股东拥簇着,站到了台子上。
      
      “诸位,值此黄道吉日,我们宝汇银行正式落地江城,算起来,宝汇有赖各位支持,已走过十数年风雨,此次江城分行的设立,将秉承我们一贯的顾客至上的服务宗旨……”副经理薛城作为司仪发言。
      
      台面上的功夫做完,孙家父子就由职员引着,走进新建的银行大堂。
      
      大堂正中,有一新筑的喷泉,薛城笑道:“孙总,小孙总,你们看这喷泉,自古见水如同见财,咱们这喷泉正寓意财源滚滚。”
      
      “薛经理与其在这些事上花心思,倒不如想想,怎么才能为我行增添更多的储户。”孙闻溪向来不信这些。
      
      “闻溪。”孙其满看着一脸尴尬的薛城,圆场道,“年轻人,不懂事,老薛你多担待些。”
      
      等关上了门,孙其满才卸下笑容,由孙闻溪搀扶着坐下。
      
      “闻溪,关于新店,你有什么想法?”
      
      “爸,薛经理说得没错,宝汇自开业以来,一直将顾客放在第一位,这是宝汇的立业之本。如今兼开储蓄业务的银行不多,我们若是能将这一块业务做好,不论贩夫走卒还是富商巨贾,都动员他们将钱存到银行生利,宝汇在江城自然能站稳脚跟。”
      
      “你可是有想法了?”
      
      孙闻溪点头:“我已经向开丝线厂的王家投了帖子,稍后便上门拜会。夏、王、何、段四家在江城极有影响力,若能争取到他们成为宝汇的储户,宝汇的名望自当提高。”
      
      “闻溪,薛城此人,有能力,更有野心,你需得多多留意。”
      
      “儿子明白。”
      
      午饭过后,孙闻溪便动身前往王家。
      
      ——————————
      
      王家,
      
      和孙家不同,王家住的是三进的老宅,孙闻溪敲了许久的门,才有一老仆前来接应。
      
      老仆上下打量着孙闻溪,迟疑道:“您是?”
      
      “鄙姓孙,先前往贵府上投过拜贴,有要事找王先生相商。”
      
      “孙少爷,您稍等,容我先去通禀。”
      
      约莫一刻钟的功夫,老仆将孙闻溪引进王家院子里,一进门,孙闻溪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这王家花圃里的花枝乱七八糟的,似乎许久未修剪过了。一路走来,听差的仆人低着头,整个府中弥漫着一股子压抑的气息。
      
      孙闻溪走进正厅,喝了半盏茶水,终于见到了王家的家主,王天恩。
      
      只是这王天恩看起来状态委实不好,身形消瘦,缎面的袍服穿在他身上,显得有些肥大。
      
      “孙先生。”王天恩一开口讲话,就止不住咳嗽起来。
      
      过了好一阵子,咳嗽终于止住了。
      
      “年纪大,身子不中用了。”王天恩喝了口茶,“你的拜帖我看了,说是贵行的存款利息,较之其他银行高出一到二厘?”
      
      “没错,宝汇的总部在奉城,是老牌的银行了,安全性方面,您大可以放心。”
      
      “昔年我在北地出差,也曾听说过宝汇的名号。孙先生,你的话,我是信得过的,只是近日府中出了事情,转存之事,怕是得容后再议了。”
      
      二人正说着,老仆前来通禀:“老爷,夏家大少来了。”
      
      “快,快请进来!”
      
      与接待孙闻溪时不冷不热的态度不同,这下子王天恩显得分外急切。
      
      冤家路窄!
      
      这是孙闻溪的第一想法。
      
      惊为天人!
      
      这是孙闻溪的第二想法。
      
      和孙闻溪的白色西装不同,夏景生穿一身玄黑的缎面长衫。
      
      他原就生得白,被那黑色一衬,外露的一截脖子更是白得打眼。
      
      和孙闻溪所想的凶恶之相完全不同,夏景生的长相相当柔和,他的五官单看并不惊艳,但凑到一起,却有种说不出的和谐。
      
      像是一张脸就该那么长,差了一分一厘都不对味。
      
      “贤侄啊,你总算来啦。”王天恩像是见着了救命稻草,又是让座,又是奉茶。
      
      “伯父不必忧心,喻琪失踪的事,我都听说了。”
      
      一听到这个名字,王天恩脸上忧色更重:“真是作孽啊,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打小他想要什么,我就给他什么,万万没想到,这混小子不学好,学人玩什么股票。原想着他还年轻,不好太拘着他,没想到他把钱都亏了,还偷偷地把家里的古玩字画都拿去当了,现在连人都不见了……”
      
      王天恩说着说着,竟哽咽起来。
      
      “失踪?” 一旁的孙闻溪万万没想到这一出。

  • 作者有话要说:  Ball ball 各位读者大大继续给我留评呀,求评论求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