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风水先生》青枫垂露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10-21 18:54: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盛夏时节,江城的天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暴雨倾盆,这会儿却晴空万里。
      
      街上的行人纷纷收起油纸伞。
      
      兰承云坐在黄包车上,手中提溜着刚买的糖渍核桃,忽的被溅了一身水。
      
      身旁,一辆“庞然大物”呼啸而过,巨轮正正好轧过地上的水坑,周遭的行人全都遭了秧。
      
      “哎哟,做什么啊?!”“谁这么不长眼,我昨儿个新做的旗袍。”
      
      一众人里,要数兰承云情形最惨,大半截长衫湿透了。
      
      巨型的哈雷摩托掉转头来,兰承云瞧见了一张极为周正的脸。
      
      兰承云打小在戏班长大,班主挑人第一条就是皮相好。须生剑眉朗目,乾旦妩媚妖娆,什么样的神仙人物没见过。
      
      可眼前这位委实俊逸非凡,让人见之难忘。
      
      “初到贵地,多有冒犯,实在抱歉。”男子笑嘻嘻地赔礼道。
      
      听口音的的确确是北地来的。
      
      “无事。”兰承云略一点头,冲车夫道,“走吧。”
      
      “慢着,在下孙闻溪,还未请教先生姓名?”
      
      兰承云还未答话,路人倒有认出他的,欢喜道:“是兰老板,兰老板,今日唱的是哪一出啊?”
      
      “兰承云。”留下这三个字,兰承云的车子不再逗留。
      
      倒是一众路人还探头看着佳人远去,等人走远了,才嗤笑出声:“这位可真够傲的,眼睛都快长到头顶上去了。”
      
      旁边有人搭腔:“兰承云有傲的资本,谁不知道他是夏大少爷的心肝宝贝啊,你就别癞/蛤/蟆肖想天鹅肉了。”
      
      孙闻溪听得有趣,问道:“兰承云……很有名吗?”
      
      “你不是本地的吧。”路人打量着孙闻溪的穿着,见他一身衬衫马甲的西式打扮,腕上还扣着镶金的天梭手表,心知是个富家公子哥。
      
      “我是奉城人。”
      
      “难怪连兰老板都不知道,他可是江城的红人,喏,瞧瞧前头的吉祥戏班,兰承云的戏那是场场爆满,一票难求啊。”
      
      孙闻溪又问:“那夏大少爷又是……?”
      
      “江城夏家的大公子,夏景生,放着这么好的家世不用,偏爱弄些神神鬼鬼的玩意儿。”
      
      “这么说……岂不是鲜花配牛粪,白白糟蹋美人?”孙闻溪戏谑地说。
      
      “这话你说的啊,我可没说。”路人四下里看了看,摆摆手,离开了。
      
      孙闻溪骑着他那大家伙,来到戏班门前。
      
      见那戏单上写着“兰承云”三个大字。
      
      门口已经堵了许多人,孙闻溪掏出一叠票子,递给跑堂的:“去,找你们的班主来。”
      
      跑堂一溜烟地没影了,不一会儿,班主满脸堆笑地将孙闻溪迎了进去。
      
      “晚上这出《思凡》,我包场了。” 孙闻溪优哉游哉地往八仙椅上一坐。
      
      “这……”班主欲言又止。
      
      “怎么?钱不够?”
      
      “够了,够了……只是承云的戏,照例二楼的雅间是要留给夏大公子的,您看……要不也给您在二楼置个雅间?”
      
      “我出双倍的钱。” 孙闻溪并不让步。
      
      “哎哟,这三倍的钱也不行啊,除非,夏大公子同意。”班主的眉头皱成了川字。
      
      “这姓夏的到底什么来头,怎么你们一个个提起,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您是不知道,夏大公子有一手堪舆的绝活,看相算卦,驱邪化煞,无一不精。”
      
      “啧,我道是什么惊世绝技呢,全是些歪理邪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信这个。”孙闻溪失笑,“既然他要二楼的雅间,就把这一楼给我包下来。”
      
      时辰一到,往日里热热闹闹的场子,今天却静悄悄的。
      
      已经穿上行头的兰承云从幕布后翩然而出,上彩后的五官更显立体。台上之人身段婀娜,唱腔婉转,孙闻溪明明听不大懂唱词,却还是看得津津有味。
      
      一出好戏开场一半,夏景生才姗姗来迟,刚一进门,就瞧见一楼大堂大声叫好的人。
      
      班主陪着笑解释:“这位少爷今晚包了一楼的场子,您楼上请。”
      
      说话间,孙闻溪听见了身后的动静,转头一瞧,却只看见长衫的一角。
      
      夏景生所在的二楼雅间,窗户半开着,孙闻溪瞧了半天,愣是连人的面儿都没见着。
      
      他没能见着夏景生,夏景生却将他的相貌看了个十成十。
      
      前额饱满、两颧有肉、鼻梁高挺、眼带桃花。凭着面相,夏景生心知眼前人出身优渥、是难得的福星高照之相。
      
      “江城什么时候有这么号人物?”夏景生端起茶盏,靠坐在椅背上,饶有兴致地笑道。
      
      和孙闻溪的卖力捧场不同,二楼的雅间始终寂静无声。
      
      一出唱完,兰承云微微一福身,往后台去了。
      
      孙闻溪思及今日之见闻,越发好奇夏景生究竟是何等人物。他在一楼等了许久,却始终不见人下来。上二楼一瞧,雅间之内早已人去楼空。
      
      孙闻溪只好折返,刚走进后台,就听伙计对兰承云说:“夏先生说,他今晚有事先走了。”
      
      兰承云正对镜摘着行头,轻声应道:“晓得了。”
      
      话音刚落,冷不丁地在镜中瞥见孙闻溪的身影。
      
      “孙先生,今日这一出《思凡》,都是独角戏,怕是有些闷。”
      
      “不闷,不闷……”孙闻溪赶紧赞道,“你唱得真好,是我不通南语,听得有些费力。”
      
      “这处每逢四、五,都会唱北戏,孙先生要是有兴趣,可以择日来。”
      
      “要来的,要来的。”孙闻溪求学于异国,所见多是金发碧眼的洋人,性情热烈奔放,倒是从未见过这般未语先笑,轻声细语的男子。
      
      一时颇为得趣。
      
      他小心翼翼地收起孟浪做派,从囊中搜刮了半天,最后掏出一个怀表,递给兰承云。
      
      “这表,送你。”
      
      原是满腔罗曼蒂克的少年心事,不曾想兰承云一下笑出声来。
      
      “孙先生说笑了,哪有给人送‘钟’的。”
      
      孙闻溪大窘,幸而兰承云笑着将这页翻了过去。
      
      待孙闻溪从戏班出来,明月早已高悬,街上行人寥寥,他那辆限量版哈雷在夜色中甚为打眼。
      
      孙闻溪骑上车,耳畔掠过呼呼的风声,哈雷一路奔驰,最终在一处公馆外停了下来。
      
      轮班的门房一瞧见孙闻溪,忙低声道:“少爷,您总算回来了,老爷找您好久了。”
      
      孙闻溪点点头,脱了马甲搭在肩上,径自往洋楼走去。
      
      孙家是新派人家,建筑风格,家居摆设一应西化。
      
      孙闻溪走到二楼的主卧前,敲了敲门。
      
      “进来。”孙其满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爸。”孙闻溪推开门,见孙其满正带着西洋镜看文件。
      
      老爷子半天没搭理孙闻溪,过了好一阵,才开口道:“去哪了?”
      
      “听戏去了。只可惜这南边的戏,我听不大懂。”
      
      “听不懂就少听,别学了那些遗老遗少成日里听戏遛鸟的做派,有时间多管管公司的事。”孙其满摘下西洋镜,靠坐在软背椅上,舒了口气,“闻溪啊,家里的生意越做越大,爸的年纪也越来越大,江城这边咱家毕竟是新来的,你要多上点心,跟‘夏、王、何、段’几家搞好关系。”
      
      “爸,您放心,儿子明白。”
      
      孙闻溪出身富贵,却并不是只懂遛鸟听戏的纨绔,他毕业于国外知名大学的金融专业,虽然看着没正形,可真卖力气干起活来,比谁都认真。
      
      答应了孙其满,孙闻溪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里。
      
      俗话说强龙不压地头蛇,孙家在北地地位尊贵,在江城却根基尚浅。
      
      江城是华国最早开埠的城市之一,因其港口城市的地理位置,经济富庶繁荣。
      
      加之江城极重文教,旧时的进士,大半都出自这儿,如今到了新时代,官是做不成了,底蕴深厚的诗书之家大多还念着旧时的好,固守门风,以忠孝之辈自居。
      
      当然,也有家族坐观其变,瞧见了新时代的机遇。
      
      譬如江城夏家,在一众忠孝之辈还点着蜡烛的时候,夏家就做起了电灯、电话的生意。
      
      又譬如开丝线厂的王家,开糖厂的何家,还有开药铺的段家。
      
      进士之家懂得变通的,纷纷做起了实业,是以形成了今日,江城四大家族的格局。
      
      在孙闻溪拿到四大家族资料的同时,夏家宅子里,夏景生吩咐:“去查查今日在戏班遇见的人。”
      
      “是。”答话之人身形极壮,倒三角眼,一排牙齿参差不齐,一道极深的疤痕横亘在脸上,看起来如同鬼面修罗。
      
      此人名唤阿豹,八字极硬,刚一出生就被父母弃于市,与街头的泼皮无赖一同长大。
      
      后路遇夏景生,正巧夏景生手边缺可用之人,阿豹便跟在夏景生身边。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阿豹上前把门拉开,夏家的丫头不敢看那么凶神恶煞的一张脸,半闭着眼睛:“大少爷,老爷让你过去。”
      
      说罢,飞一般地跑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求收藏~
    现代著名服装设计师夏凡意外穿成了一本民国文的炮灰男配角,竟发现自己和人定了亲,然而定亲对象蒋三少是个进步新青年,向往自由恋爱,看不上土里土气的夏凡。
    作为民国首位被夫家退亲的男妻,夏凡下定决心,开公司,搞事业,自己当老板,有钱才是硬道理。
    某日,书中大反派申城豪门顾三爷在百货公司橱窗里看到一副男模的海报,素来冷淡的他破天荒地问下属:“这是谁?”
    下属:“好像是……夏家那个被退婚的男妻……”
    CP:顾阙X夏凡
    打脸虐渣爽文,攻是超级苏的钻石王老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