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入人生[娱乐圈]》庄玄 ^第23章^ 最新更新:2018-03-20 20:05:4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酒剑春秋 ...

  •   楚韧有点儿无奈的看着自家狗子,它怎么可以这么脏,还有这动作,是在撒娇吗?算了,给它洗个澡吧。
      
      楚韧脱掉身上的衣服,把狼青抱到洗澡间开始给他搓澡,不过他心里还有点气,自家狗不会看上那个叫吴疆的了吧,刚才还从他怀里跳出来跑到吴疆身边去,真是太不像话了,越想越气,楚韧就没像以往那样给狼青轻柔的洗,这狗子总得长点教训吧,说了它一句是自己不对,可它不至于这么快就看上别的人吧,那货一看就不靠谱。
      
      楚韧一边拿起喷头给狼青喷水一边想着想着最近发生在他身上的事,也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他这电影还没拍的怎么样呢,人倒是先火了,难不成他是传说中的热搜体质。不不不,这应该还算不上热搜体质,曲清景那小子才是热搜体质呢,平时没事就上热搜,那公关团队真是没的说,这一年得给微博多少钱啊,这次干脆就把自己也带上去了,这都什么事啊。
      
      楚韧自顾自的想着,他放下喷头,拿起洗发液开始往狼青身上抹,手下的身体好像抖了下,楚韧也没在意。其实他心里可能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人有时是种自私的生物,他们在重要的人得罪自己后往往不能及时改正过来,反而愈加放纵。楚韧算不上这种人,不过他得让狼青长长记性,离家出走行,可你得差不多回来啊,回来的时候也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带回来,因为那样会有人不开心。
      
      秦北一声不吭的,楚韧的手在他身上摸啊摸,不过之前洗澡的时候楚韧也这样,习惯了之后倒不至于反感。就是这次的泡沫实在抹的不是地方,他身上那些伤口在泡沫的刺激下隐隐作痛,而楚韧就像是没看见一样,照样该抹抹,该蹭蹭。
      
      “嗯”的一声,楚韧停下自己的手,看看发出声响的狗子,一处伤口不小心被他弄裂了,血正顺着伤口流出,跟泡沫和毛发混为一体。楚韧愣了愣,他发现自家狗子正盯着自己,它的眼神就跟以前一样,没什么埋怨。
      
      不是应该冲着自己吼一声吗?楚韧想着以前在视频里看到的别人家那些狗,自家狗子真是乖的过分。
      
      他拿起喷头把那些泡沫冲掉,洗的也差不多了,没必要再搓了。检查完一边洗的干净不干净,楚韧拿起毛巾,动作轻柔的给狗子把身上的水擦干净。
      
      血流了会儿就不流了,楚韧也没去打理它,他只是抱紧了自家狗子,然后一动不动的杵在那儿。
      
      秦北见他没有动静,有点疑惑,楚韧的神经挺敏感的,而秦北自己跟楚韧完全不同,他平时并不在意那么多事,或者说他是理性的,只在乎那些有关利益和自己家人朋友的事,而他们无一不是业界精英,个中翘楚,像楚韧这样敏感的还真没有。不过他也不怪自己的伤口被楚韧弄裂了这事儿,楚韧照顾了他很久,这足够他原谅楚韧了,弄裂伤口又不是大事。不过有时他觉得楚韧自己才是应该被照顾的那个,他那么倔,又没什么人支持他,能坚持自己对电影的那份热爱委实不易,最近出这么多事儿他应该挺无措,秦北发现连楚韧对电影的那份热爱都比几个月前少了些。
      
      他决定安慰安慰楚韧,于是他舔了下楚韧的手,这事儿真做起来也没什么可别扭的,楚韧不是什么矫情的人,秦北更不是。
      
      感到手背上一阵温热,楚韧愣了下,他看着那个抬头看他的狗子,有点儿没反应过来,他家狗子那么高冷竟然还会舔人,太不可思议了。
      
      楚韧感到自己的心脏又在跳动了,它发出“怦怦”地响声,然后楚韧就笑了,不过眼圈也红了,他说“对不起啊,宝儿,我太混蛋了,咱不疼嗷,等下我给你红烧肉吃。”
      
      秦北把头放到楚韧的肩膀上,他有点儿困了,反正他现在是一只狗,懒一点也没什么的。
      
      可楚韧见到他的举动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我家狗子困了需要睡觉,而是把裹在狗身上的毛巾揭开,开始仔仔细细检查起自家狗子的身体,口中还念念有词,“你出去这一趟没招上跳蚤虱子之类的吧。”
      
      秦北闻言脸一下就红了,虽然连他自己可能都不知道他脸红了,楚韧更是从那张狗脸上看不出其他来,不过他的确有点不好意思,身上有没有跳蚤这事儿他还是知道的,毕竟他不可能让跳蚤上自己的身,不过楚韧这手,委实有点太过放肆了,还摸他尾巴,并且美其言曰:尾巴上是最可能招跳蚤的地方,一定得好好检查。
      
      秦北想,没长尾巴的人一定不知道长这个是什么感觉,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楚韧以让他住手。
      
      身为一只护主的狼青,他是不可能用凶残的方法来阻止楚韧的,于是他只能怀柔。其实狼青也是会咬主人的,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何况是狼青了,可秦北有自己的原则,他不愿意真像只狗那样。
      
      于是,楚韧就看见他家狗的狗尾巴摇了摇,“靠”楚韧惊呼了声,狼青从来没在他面前摇过尾巴,它一直可高冷了。
      
      楚韧又仔细观察了会儿,结果他家阿青摇过一次后就不再摇了,仿佛他刚才看到的摇尾巴只是一个幻觉。
      
      他伸手摸了下那尾巴,就发现自家狗子一脸凶狠的摸样,看起来是很不喜欢被他摸了。楚韧讪讪的收回了手,拿起一旁的吹风机开始给狗子吹干毛发,其实自然干更好一点,不过楚韧看自家狗子是困了,还是早点吹干早睡觉吧。
      
      秦北在不知不觉中睡去,他感觉中途楚韧出去了下,然后就开始给他抹药,药凉飕飕的,抹上去就不疼了,估计楚韧刚才是出去给他借药了。
      
      过了会儿,灯被关上,秦北又回到了楚韧的被窝,一切看起来那么自然,就像没有中间发生的那些事。
      
      可生活还要继续,楚韧的电影进度必须加快了,他可不想人工造景。
      
      当清晨的微光照进来时,秦北看看身边空无一人的床头,反应过来楚韧这是又早早起来去剧组了,他这次竟然没把自己带着,秦北有些诧异,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心情。
      
      默默的打开楚韧的电脑,秦北决定看看最近的消息。
      
      楚韧起的是真挺早的,这是他一直以来的习惯,早起看剧本容易产生灵感。今天他起来的时候狼青还在睡呢,于是他就没叫醒他,也没把他带上,毕竟一路颠簸容易对睡眠造成影响,其实这只是楚韧的理由之一,他并不想让狼青见到吴疆,他们站在一起楚韧觉得别扭的慌。
      
      不过吴疆这个人,楚韧回忆着脑海里关于吴疆的气质,再想想自己电影男主角林萧的设定,好像还真有点儿像,要不然死马当活马医,今天试试他。
      
      想着这个可能性,楚韧给李忠言打了个电话,确认吴疆还没走后他就约定在剧组见见吴疆。万一就成功了呢,楚韧想着曲清景这个垃圾男二,不光给他制造了大麻烦,在跟黄小果吵架分手后干脆就跑去接其他工作了,什么人啊这是,山海娱乐竟然捧曲清景这种演员真是让人不齿,不过也幸好曲清景不在剧组才没让娱乐记者一股脑的都围在剧组这边,好歹分散了一下火力。
      
      可曲清景也做的绝,出了消息后一走了之,连个帮楚韧做辩解的新闻发布会,或是一条儿短短的微博都不愿意发,平白的让事情变得越来越严重。
      
      楚韧现在一提起他就恨的不行,这小子把他坑的不浅,楚韧觉得无论如何他都得把曲清景辞喽,这人再呆下去电影迟早完蛋,可是让谁接手呢,现在男一还没定,男二再辞喽,这电影还拍的成吗。
      
      虽然现在很多电影一拍拍几年就是因为这种原因,可楚韧实在不想让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就这么中途搁置几个月或几年,然后什么剧组人员散了再重组,这成何体统呢。到时候得麻烦的不行。
      
      楚韧长叹一口气,他现在还不敢冒然的把曲清景辞喽,这代价他承受不起,在舆论上他也输不起,不用怎么想他都知道当记者们知道他把曲清景辞喽会产生怎么的风波,到时候关于楚韧的新一波黑料又横空出炉了,倒是美了吃瓜群众。
      
      看着远方朝这里走来的李忠言和吴疆,楚韧准备问他几个问题,再试试戏,别说什么新人不能拍戏,万一现实生活中的形象符合,本色饰演照样能把角色演活,反正死马当活马医,楚韧觉得吴疆的气质还挺符合林萧的设定的,也不知道自家狗子怎么就机缘巧合碰上这种人了,这种表面三十多实际二十多的浪子型人物总不见得满大街都是吧,自家狗也不知道咋看上人家了,楚韧想到这儿感觉又不大开心了,不过这并不影响楚韧试镜的专业度。
      
      他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