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杠精,这是一种神奇的生物,他们能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抬杠,通过标新立异、道德打击、挑刺成瘾、混淆语境、偷换概念、抓错重点等手段,对发言者进行语言攻击。
      
      历史上的杠精名人代表就是庄子,他曾跟惠子就“子非鱼,安知鱼之乐”问题深刻开杠,最终通过抓住惠子语句中的破绽,成功击退对方。
      
      当然,殴打云破的带头男孩显然没有惠子的好修养,他面对牙尖嘴利的楚弄影,第一反应就是动手,叫嚣道:“你给我下来!别躲在屋顶上!”
      
      楚弄影慢悠悠地站起身,她耸了耸肩,语调听上去极度欠扁:“你让我下来,我就得下来?所以全世界都要围着你转喽?”
      
      带头男孩气得跳脚,他抓起地上的石头,往屋顶砸去:“你少在上面多嘴多舌!”
      
      旁边人似乎看出屋顶上的女孩是谁,他小声提醒道:“那好像是小影?”
      
      众所周知,他们群殴云破,就是因为小影主动跟云破搭话。小影长相乖巧可爱,据说还有苏醒异能的潜质,自然深受邻里喜爱。毕竟谁都想跟前路光明者建立良好关系,她要是未来能顺利进入学院,便是成功踏进新阶层。
      
      带头男孩一愣,他不确定地朝楚弄影望去,随即恼羞成怒道:“胡说八道!小影温柔可爱,怎么可能是这个丑八怪!?”
      
      夜色漆黑,男孩们听到此话,都觉得挺有道理。毕竟小影说话柔声细语,跟屋顶上那人嚣张欠揍的声音完全不同。他们纷纷捡起石子,朝着屋顶上的黑影丢去,想要将对方赶下来。
      
      “自己说话没道理,便要动手伤人,你也真够没格调的。”楚弄影望着下面气势汹汹的小男孩们,自如地闪躲开飞石。她发觉自己的身体意外地灵活,甚至比现实中还要敏捷。
      
      楚弄影心道,难道因为她现在是做梦,所以能超越现实,完成很多原本做不到的事?她思及此,干脆轻松地从两层楼高的屋顶跳下,犹如一只自由穿梭的猫,引发周围人的阵阵惊呼。
      
      “小影,真的是小影……”旁边人终于借微光看清她的脸,白天时笑容甜美的小女孩,如今却是面无表情。她懒洋洋地瞟了一眼众人,漂亮的眼眸在月色下盈满凉薄的光。
      
      果不其然,楚弄影落地后发现自己毫发未损,身体轻飘飘得宛如羽毛。她举起拳头,看着身边惊恐而诧异的小屁孩们,露出挑衅的笑:“今天姐姐就教你们一句话,什么叫打弟弟要趁早。”
      
      楚弄影:我打不过五六个成年大汉,难道还打不过几个小屁男孩?
      
      带头男孩刚看到小影,还有点后悔自己的鲁莽,但他听闻此话,便咬牙道:“是她自甘下贱要站在云破那边!我们没有错!”
      
      带头男孩说话,便一个箭步冲上前,一拳挥向楚弄影。楚弄影灵巧地避开,她早已忘却自己也是小女孩,伸手一把掐住对方的下巴,冷笑道:“你这张嘴要是不会说话,那就可以不用要了。”
      
      楚弄影真是神烦爱把“贱”、“婊”等字眼挂在嘴边的人,即使是在杠精界,出口成脏也是最低等的。她本来脾气就不好,面对不会说话的熊孩子更觉暴躁,恨不得分分钟踢飞对方。
      
      弟弟就是弟弟,楚弄影不费吹灰之力,就将一拥而上的男孩们撂翻在地。她作为拥有成年人心智的杠精,暴揍完熊孩子丝毫不觉得害臊,还有一种充分解压的愉悦感。
      
      带头男孩屈辱地从地上爬起,他看着周遭七零八落的同伴们,早没有刚才凶狠的神色。他吸了吸鼻子,咬紧牙关,竟突然仰天爆发,嚎啕大哭起来:“妈妈,妈妈——”
      
      带头男孩一哭,其他男孩受到感染,也纷纷抽泣起来,看上去像是骤然合奏的交响乐团。楚弄影眉毛一皱,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威胁道:“闭嘴!现在知道哀嚎着喊妈?你要是再敢哭,我就把你炸成臭豆腐。”
      
      带头男孩想起那碗臭豆腐汁,不禁背后一寒:“……”
      
      他猛地从地上蹿起,头也不回地跑出巷子,惊惧地嚎着:“救命啊!妖怪吃人了!”
      
      其他男孩见领头者逃跑,也纷纷站起身来,又惊又怕地看楚弄影一眼,跟着跑出小巷。
      
      “哼,小屁孩。”楚弄影欺凌完熊孩子们,只感到神清气爽,她扭头一看,才发现被遗漏的受害者,挑眉道,“差点忘了漏网之鱼……”
      
      云破呆呆地坐在原地,他望着微微扬眉的小女孩,不知为何嗅到更加危险的味道。楚弄影面无表情地盯着他,眼神冷漠而复杂,甚至带着某种挑剔。云破从未在其他人脸上见过这种表情,周围人对他大多是排斥厌恶,但她却像是又爱又恨?
      
      楚弄影蹲下身子,她缓缓伸出手,不容置疑地掐住对方的脸蛋,逼他露出左脸上的伤疤。云破大感受辱,不愿将弱点露于人前,他流露出愤恨的神色,拼命地挣扎起来。
      
      “不许动,不然我把你炸成臭豆腐。”楚弄影熟练地警告,她观察片刻,又道,“果然看着还可以,没有想象中的丑。”
      
      楚弄影觉得小说作者就爱故弄玄虚,主角怎么可能被疤痕遮掩美貌?明星演戏故意弄毁容妆,照样能看出其气质相貌,果然这种祛疤的惊艳反转剧情很老套,也不知自己当年怎么会信。
      
      云破闻言一愣,所有人都憎恶自己的伤疤,然而在她嘴里却似乎不值一提。他刚要放松下来,却被楚弄影猝不及防地掐住脖子,惊惧地看向对方!
      
      楚弄影掐着男孩温热的脖颈,她感受到富有节奏的跳动,淡淡道:“可惜疤痕不丑,以后你的心很丑……”
      
      “你不是要彻底改变无异能者的现状吗?自己瞧瞧第九卷都在干什么?天天跟美女唠嗑,你的雄心壮志呢!?”楚弄影手上用力,她面露愤愤,恨铁不成钢道,“不但做事很蠢,说话还极为油腻,像个软弱犹豫的中年大叔……”
      
      楚弄影越想越来气,她看完小说后几卷,完全是主角粉转黑,分分钟想打爆云破的头,觉得他又菜又令人作呕!
      
      最令人烦躁的是情感线,前期的云破明明含蓄而有分寸,后期怎么就见一个爱一个,想要坐享齐人之福!?
      
      “不,你没有错,错的是垃圾作者……”楚弄影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暴躁情绪,但她一看到云破脸上的疤痕,还是控制不住地怒上心头,“不行,还是看着就让人来气!”
      
      云破完全听不懂楚弄影在说什么,他被对方掐得快喘不过气来,幽黑的眸中泛着光,低声道:“你……要杀了我吗?”
      
      她眼中翻滚着疯狂的情绪,犹如快要降下暴雨的乌云,透着毁灭的光。
      
      楚弄影听到他的话,竟被问愣住了。
      
      她抿了抿唇,面露犹豫,一时不知如何作答。这实在让人难以抉择,究竟是从未看过好小说令人难过,还是好小说后期喂屎更令人难过?
      
      片刻后,楚弄影也不知答案,模棱两可道:“或许这一切就不该开始。”
      
      “我就不该梦到你,我早该醒过来了……”楚弄影思及此,突然冷静下来,是她在作者构建的虚幻世界中过于真情实感,也是她过分执着真正完美的结局。既然作者都不再爱惜自己的故事,她又何必愤懑地纠缠,不是早决定跟这本书划清干系?
      
      楚弄影望着男孩清秀而茫然的脸,她竟心生一丝疲惫,有种想要离开梦境的冲动。
      
      希望以后别再梦到《神野至尊》的故事,她该回到自己的世界,放下执念了。
      
      楚弄影平静道:“再见,云破。”
      
      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或许该跟他和他的故事彻底告别。
      
      云破察觉她收紧手指,又听到这句话,误以为她起了杀心。他紧紧地闭上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住手!异世界的流民,你想要对世界核心做什么!?]
      
      楚弄影本以为自己快要从梦中醒来,但她突然听到陌生的尖利叫声,紧接着便感觉头脑要炸开,瞬间晕倒在地。
      
      云破只感觉钳制住自己的力量突然撤开,他迫不及待地大口喘气,便见楚弄影软绵绵地向前一倒,扑进自己怀里。男孩刚刚获救,他望着怀里安静闭目的小女孩,瞬间尴尬不已,小心翼翼地半撑着她。
      
      年幼的云破脑海中一片混乱,明明对方刚才还是张牙舞爪的大老虎,怎么如今像是中了安眠枪,突然变成沉睡的幼猫?
      
      他满脸伤痕,看着昏迷的楚弄影,一时犹豫不决,不知如何处置对方。
      
      云破:好重,伤口被她压得好痛,简直像个杠铃。
      
      年幼的起点文男主果然天资卓绝,他透过现象看本质,费力地将杠精搬运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