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楚弄影曾经是小说《神野至尊》的忠实粉丝,而她现在宛如一朵妖艳堕落的罂粟花,终于成为广大没有分寸感的原著读者之一。爱之深恨之切,她过去有多珍爱,现在就有多怨恨。
      
      隔壁小青梅:飞翔时空,你就出来说句准话吧,小说什么时候再更新?后期人物全线OOC,沦为恶俗后宫言情,还有希望改掉吗?你当初说会用一生创造《神野》,现在游戏出了,电视剧拍了,赚到钱就不管啦?
      
      隔壁小青梅:出实体书的时候,想到作者要吃饭,好的我买;出垃圾手游的时候,想到作者要吃饭,好的我玩;出垃圾电视剧的时候,想到作者要吃饭,好的我看。现在我就求一个原著小说合理的结局,这要求很难吗?
      
      堕落罂粟花:老飞早就变成商人,他亲手杀死过去的云破,怎么可能写得出合理结局?飞翔时空告诉我们,人是会变的,云破的故事圆不上了,可笑的是烂尾小说还有资方买账。
      
      爱心桃:各位放弃吧,老飞又开始搞《神野》电影,哪有时间糊弄我们这些原著读者?这要不是云破撑着,我早就弃坑不看,可怜一片痴心喂了狗。
      
      云影未散:当年最自卑又最自傲的少年云破,终于也难逃中年危机,变得油腻而猥琐,这恐怕就是老飞七年所写故事的结局。
      
      《神野至尊》是一部男频升级流爽文,虽然后期注水烂尾变成种马向,但并不妨碍小说前期情节的精彩。这正是楚弄影最生气的地方,作者明明写出过精彩跌宕的剧情,为什么偏偏要在后面喂屎!
      
      她曾在深夜为其落泪的小说,难道都不配有完整的结局?
      
      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莫过于创造出美好,再将其一手狠狠打碎,飞翔时空做到了。他成功将过去的忠实读者逼成黑粉,让楚弄影变成冷嘲热讽的杠精,走上在微博长期作战的键盘侠之路。
      
      楚弄影过去用“隔壁小青梅”的ID做作者的粉丝,现在她又用这个ID做黑子,无声地嘲讽着什么。
      
      深夜,楚弄影揉了揉困倦的眼睛,随手将手机甩到一边,打算明日再跟烂尾作者战斗。她蜷缩成一团,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
      
      昏暗的夜晚,街道上花里胡哨的霓虹灯闪得人眼晕,简陋的小店门口传来阵阵叫卖声:“正宗精神养液,保证童叟无欺!买十送一,假一罚十!买十送一,假一罚十!”
      
      楚弄影茫然地站在街上,她四处打量一番,不禁嘲讽地感慨:“嗬,这是又梦到了?”
      
      楚弄影平静地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看到公交站牌内的武道场决赛广告,那是一张年轻男子的脸,旁边写着汪夏军。她望着年轻的汪夏军,心想自己这回梦到的时间点挺早,云破估计还得过十年才能击败他?
      
      没错,楚弄影刚刚抵达街道,便意识到这里是《神野至尊》的世界。她早就无数次做过跟小说相关的梦,有时候是在学院篇,有时候是在晋神篇,因此对周遭的一切并不陌生。
      
      她以前梦到《神野至尊》,幻想自己跟主角队一同奋斗,第二天总会兴奋不已。然而,她现在只感到平淡和疲惫,就像一个脱坑回踩的黑粉。她看着熟悉的场景,心中却难起波澜,甚至只感到厌烦和枯燥。
      
      明天就将读者账号注销,再把微博ID改掉,彻底跟这部小说划清干系吧。
      
      楚弄影百无聊赖地站在小巷子里,打量着这个小说世界,她觉得自己是太魔怔,或许该从这里走出来了。这就是一本小说,是她当年天真糊涂,过于真情实感。
      
      “小姑娘,要吃臭豆腐吗?”小巷内的摊主看着在街边发呆的小女孩,干脆主动打起招呼。
      
      楚弄影回头一望,便看到平凡无奇的炸臭豆腐摊。她下意识地摸了摸口袋,从中发现一张纸币,还有自己稚嫩的小手。楚弄影这才发现,自己是个还没长大的小女孩,也不知道是什么属性。
      
      摊主给她找完钱,便利落地点火,他的指尖冒出小小的火花,瞬间点燃炉子。热油翻滚,豆腐块落入锅内,发出令人愉快的声响。
      
      楚弄影见状,闲聊道:“叔,你是火系啊?”
      
      小说中的人类拥有异能,属性各不相同,按照能力从0到10,超越10者便为神。如果没有异能,那就是最普通的存在,只能从事一般的工作,难有晋升空间。
      
      “对,不过就能点个火,没什么大用!”摊主打量她一番,“你是刚搬到城中村吧?以前没见过你?”
      
      “哦……”楚弄影一听城中村就反应过来,含糊道,“应该吧。”
      
      楚弄影拿到热乎乎的炸臭豆腐,在摊主大叔的指引下慢悠悠地走向城中村。城中村是附近最破旧的两排小楼,由于拆迁的政策问题被搁置。这里有着最廉价的房租,聚集着贫穷的底层百姓,同时也是主角云破最初的家。
      
      “不过是个零级的废柴,你也配跟小影搭话!?”
      
      两排小楼都不高,仅仅有两层,塑料屋顶上留着雨水干涸的斑驳痕迹。楚弄影从侧边的梯子爬上屋顶坐着,她一边懒洋洋地吃臭豆腐,一边旁观着小楼巷内的孩子掐架。
      
      两栋楼间有一条狭窄而昏暗的过道,堆满乱七八糟的自行车和其他杂物。楚弄影坐在屋顶,视线越过挂满衣物的晾衣线,便看到四五个聚集在一起的男孩,正在群殴另一人。
      
      挨打的男孩趴在地上,他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又换来新一轮拳打脚踢。
      
      “云破,我警告过你吧,你却不听劝告?”带头的男孩拽起云破的头,他看清对方脸上的疤痕,不禁感到阵阵恶心,恼怒道,“丑八怪,就是你们搬到这里,我们才会遭人看不起!”
      
      楚弄影一边做吃臭豆腐群众,一边在心里暗暗吐槽:你们被看不起明明是由于又弱又穷,跟人家有一毛钱关系?
      
      这是个按异能划分阶级的世界,无异能者和低异能者处于金字塔最底端。
      
      楚弄影好奇地伸头张望,想要看看云破长什么样。虽然她曾是小说的忠实读者,但文字和画面还是不一样,借着微弱的月光,她看到男孩清秀而布满伤痕的脸。
      
      他皮肤白净、五官端正,有着一双澄澈而幽黑的眼睛,此时在月光下微微发亮,像是盈满倔强的恨意。唯一的美中不足,是他脸庞上猩红色的伤疤,像是蔓延的火舌,侵蚀这块纯净的白玉。
      
      楚弄影不禁啧啧感叹,垃圾男频作者果然笔力不足,当初居然说云破是“平平无奇有点小帅”。虽然还是个小男孩,但这分明是个帅哥胚子,配角对着这张脸还喊丑八怪,完全忽视客观现实!
      
      楚弄影遗憾地想,不过帅也没什么用,最后还不是变成种马向油腻男主,让人感到恶心。
      
      楚弄影坐在高处,专心施暴的男孩们并未注意,然而受害者云破却看到她。云破靠在角落里挨打,仰头就瞧见屋顶上的看客。她安然地晃着竹签上的豆腐块,像是时间之外的观察者,悠闲而无情。
      
      她是最近搬来城中村的,名字叫小影,是个温柔娇俏的小女孩,很讨邻里喜欢。白天,她曾对他甜甜地笑着打招呼,所以致使其他人的嫉妒,让云破获得这场围殴。现在,她兴致勃勃地旁观着,丝毫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云破看到漫不经心的始作俑者,他眼神微微一暗,默默地低下头,假装没看到残忍的真相。他身带诅咒的伤疤,又是无能的零级者,遭遇排斥才是正常。
      
      云破:或许她白天只是客套地友好,实际上也跟他们一样……
      
      楚弄影根本没把这场小孩掐架当回事,云破遭遇欺负才是正常,否则如何莫欺少年穷?这本来就是本升级流小说,不经历风雨,怎能见爽文!
      
      即使她察觉到云破的目光,也没什么道德上的不安。这世界只是她的一个梦,醒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她都摆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但下面的男孩们却越骂越难听。
      
      “哎呦,眼神还不服气呢?”带头的男孩看云破一声不吭,更加大声地笑道,“你们看看这条伤疤?他该不会以为自己还是小少爷吧!”
      
      云破听对方提起自己的疤痕,他狠狠地咬牙,下意识地攥紧拳头,指甲恨不得扎进肉里。
      
      那男孩肆意地嘲笑道:“你们知道这代表什么吗?我告诉你们,这条疤意味着……”
      
      云破失声怒吼道:“够了!”
      
      云破的喊声并未拦住男孩,对方反而提高音量,喊道:“意味着你妈是个水性杨花的婊|子!否则不会生出带伤疤的你!”
      
      云破瞬间气红眼,失态地向对方扑去,却被周围人踹翻在地,发出一声困兽般的呜咽。
      
      带头的男孩刚要得意,突然感到头上一热,自己被一碗热乎乎的臭豆腐汁浇得彻底。他摸到黏稠的酱汁,暴怒地抬头张望:“谁?是谁!?”
      
      楚弄影掏了掏耳朵,仿佛想把刚才听到的污言秽语剔除,她轻飘飘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句话有点问题吗……”
      
      楚弄影本不想多管闲事,但谁让男孩的话无意中触发她的被动技能。
      
      [被动技能]杠精:当听到让自己不爽的话题时,有90%的几率跟对方连环开杠,有10%的几率跟对方直接开打。
      
      天色昏暗,带头男孩努力地抹着臭豆腐汁,他看不清楚弄影的脸,气恼道:“什么问题?你要替他打抱不平!?”
      
      楚弄影摇了摇头,她富有逻辑地开口:“你为什么只骂他的妈,不骂他的爹,难道生下他是他母亲一个人的事吗?你的话有漏洞啊!”
      
      带头男孩:“……”
      
      楚弄影:“你怎么知道水性杨花的是他妈,而不是他爹?你有证据吗?”
      
      带头男孩满脸茫然:“我有什么证据,我只是随口一说……”
      
      楚弄影义正言辞:“当你骂街时随口一说,多少女性还在饱受性别歧视、荡|妇羞辱的伤害!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只关心你自己!”
      
      带头男孩当场被扣大帽子,气急败坏道:“你有事吗?骂街还搞那么累!?”
      
      带头男孩觉得对方简直有问题,他明明是要说伤疤,话题怎么突然引到这里?
      
      楚弄影掷地有声地驳斥:“骂街你都嫌累,那你为什么要骂?难道是我们逼着你骂的吗?你觉得不爽可以不骂啊!”
      
      带头男孩:“???”
      
      带头男孩被杠得头昏脑涨,他挑不出楚弄影哪句话不对,但总觉得她哪句话都让人很不爽。
      
      他低头看看地上的云破,头脑中一片茫然,他们刚开始到底在讨论什么来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