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们宠我上天的日常》小醋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5-24 13:08:34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马车穿过了繁华的街道,一路到了京城东面高门大户云集的五柳街巷口。萧阮坐在马车上,看着熟悉的飞檐翘角、朱墙碧瓦从眼前一一闪过,原本还算轻松的心情一下子紧张了起来,手指不自觉地握紧了。
      
      马车停住了,前头的仆役高声叫了起来:“老爷,大长公主和二姑娘回来了!”
      木琉和禾蕙一左一右,把萧阮从马车上扶了下来,萧阮定睛一看,和前世一样,祖父萧钊领着全家人站在门口,目光定定地落在她的身上,眼神激动。
      
      她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盯着萧钊看了片刻,跪倒在地磕了一个响头,哽咽着叫道:“祖父……阮儿终于又看见你了……”
      前世祖父在世时颇为威严,对孙辈们很是严格,唯独最为偏疼她,尤其是最后缠绵病榻的一年多时间,常常唤她到跟前读书聊天,有时候糊涂了,还会盯着她叫着祖母的闺名。
      
      萧阮那个时候才明白,祖父心底里对祖母的感情有多深。只可惜一步错步步错,两人天人永隔,再也没有重归于好的可能了。
      
      “好孩子,”萧钊赶紧把她扶了起来,颤声道,“我们都很想你,快,快来见过你的父亲母亲。”
      
      萧阮眼中含着泪一一叫了过去。
      母亲萧陈氏一如既往的温柔,父亲萧翊不复前世离别时的早生华发,风采翩翩;兄长萧亦珩依然是年少时龙章凤姿的模样,满脸期待地看着她:“二妹妹,还认得哥哥吗?你走的时候我抱着你不让你走,那时候你还没我的大腿高呢。”
      
      “认得,当然认得!”萧阮连连点头,她要努力抑制,才能让自己的神态举止不显异常。
      这是疼爱她的大哥,京城中数一数二文武双全的贵公子,被视作未来接掌萧家的家主。只可惜,前世最后他为了救太子莫名死在了平叛的战场。
      这是让她抱愧终生的憾事。
      
      萧亦珩的身后站着二女一男,正是萧阮的弟弟妹妹,萧阮走时,三妹正牙牙学语,四妹才刚刚出生,五弟更是连影子都没有,对这个姐姐都陌生的很,此时正用审慎的目光打量着萧阮。
      萧阮朝着他们微微颔首笑了笑,前世她和几个弟弟妹妹的交集并不多,和三妹萧珏更是交恶,不过,原本阴阳相隔,此时居然能够重见,她抛开前世的恩怨看着他们,倒也有了几分亲切。
      
      萧钊往后张望着,虽然在孙女面前努力自持,但他的眼中还是难掩激动之色:“阮儿,你祖母呢?”
      萧阮猛地回过神来,赶紧回转身叫道:“祖母,祖父他们都来接你了。”
      
      马车帘子挑了开来,随从放了个车凳子,周荇宜在几个嬷嬷的搀扶下走了下来。她打扮得很是雍容华贵,发髻高高梳起,一支鎏金步摇斜插在发髻上,边上坠着流苏,脸上的妆容精致,乍眼一看,就好像才三十多岁的妇人。
      
      “母亲,快到里面说吧,”萧翊恭谨地把人往里面请,“家里早就收拾好了,只等你和阮儿回来了。”
      
      周荇宜的目光在府门前一掠而过,在迎候的队伍最末尾处不易察觉地停留了一瞬。
      萧阮的心里“咯噔”了一下:队伍最末处站着的是萧钊的妾氏萧秦氏一房,虽然已过不惑,但萧秦氏保养得很好,依然是娇弱纤瘦,一脸笑意盈盈、殷殷期盼的模样。
      
      果不其然,和前世一样,周荇宜神色淡淡地笑了笑:“不了,今日乏了,我就回公主府歇息了。”
      
      众人面面相觑,萧钊的脸色一下子变了,眼中的尴尬一掠而过:“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萧翊上前恳切地劝道:“母亲,这么多年没有回来,自是要住在家里的,我等这些年都没能在母亲膝下尽孝,一直愧疚难当……”
      
      萧阮定定地看着祖母,心口一阵闷意袭来,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难道还要像前世一样,让祖母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到公主府、孤零零地死去吗?
      脑中电光火石般地闪过数个念头,她本能地就朝着周荇宜靠了过去,小手扯住了周荇宜的胳膊,眼中泪光盈盈:“祖母……不要走……我……我不舒服得很……”
      
      周荇宜见她脸色煞白、呼吸急促,被唬得声音都变了,慌乱地抱住了萧阮:“轻……阮儿,阮儿你怎么了?”
      萧阮虚弱地道:“我头晕……喘不过气来……”
      萧亦珩机灵得很,立刻拖着萧阮和周荇宜往里走:“赶紧的,快些进去,让二妹妹到床上歇着,快去请大夫!”
      
      还没等周荇宜回过神来,萧家众人一拥而上,家仆们拴马的拴马、扛行李的扛行李,孙嬷嬷她们本来就对周荇宜要回公主府并不赞同,碍于主人的威严不敢多话,这下立刻顺水推舟,把杂务指派了一下,齐齐簇拥着进了府门。
      
      萧阮紧紧地拽着周荇宜的胳膊,到了房间里也没撒手,皱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模样,周荇宜心疼得不行,不停地拿手替她揉着。
      这一折腾,等大夫来了把了脉开了方子,所有的行李也都已经在房间里收拾整齐了,周荇宜这才醒过神来,坐在床边一语不发。
      
      “祖母,”萧阮拽着她的衣袖撒娇,“不要走了嘛,我想你陪我,我刚回家,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别人欺负我了怎么办?”
      “谁敢?”周荇宜冷笑了一声。
      “我不管,我就要祖母陪着,你要是不在这里,我也不想住,我跟你回公主府。”萧阮的鼻子一酸,差点没哭出来。
      
      自小养大的丫头一脸委屈地躺在那里,几绺碎发因为薄汗黏在额角脸颊,原本白里透红的肤色苍白,漆黑的双眸中泪光盈盈。
      周荇宜原本已经收拾得铜墙铁壁一般的心猛然间一软。
      小丫头十年没回家了,会心慌害怕也情有可原,算了,就留下来陪上一阵子,等她适应了再回公主府也来得及。
      
      “好了,陪你就陪你,”周荇宜替她擦了擦额角的薄汗,随后淡淡地警告了一句,“不过,不许再动其他的歪脑筋。”
      
      萧阮心里一喜。
      留下来就好,其他的就慢慢再说吧。
      
      前世,她后来才知道,祖母很早就得了消渴症,久治不愈后知道时日无多,为了她未来的归宿才不远千里到了京城。半年后,祖母的病会越来越重,甚至到了不良于行的地步。但祖母一直瞒着她和家人,然后不顾她的挽留,执意一人回了江南,留下了一份已经落了款的和离书。
      几个月后,有人送来了祖母离世的噩耗。
      
      祖母走得如此决绝,萧阮一度以为,祖母是恨极了祖父,她悲痛之余,对祖父也心存怨怼。可后来整理祖母送回来的遗物时,她却发现,有个梳妆匣里放的几张残破发黄的旧纸,那是祖父年轻时写给她的情诗。
      旧纸揉过了,又被重新摊平,其中一张的边角还有被火烧焦的痕迹。
      
      那一刻,萧阮忽然就明白了,祖母一直是爱着祖父的,只是她与生俱来的高傲,让她拒绝了任何重修旧好的可能。
      这一世,只要她有心,必定能能找出祖母和祖父曾经的心结,看看能否为他们之间的感情找到一丝转机。
      
      屋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萧钊和萧翊、萧陈氏一起疾步进来了,围在床边问了几句病情。萧阮得了周荇宜的允诺,心情好得很,表示自己已经舒服多了,想让父母带着去看看自己的院子。
      
      萧陈氏微笑着道:“原本把你的院子排在汀兰苑的,刚才你祖父提醒我说,要让你离这里近一点,也好方便你和祖母走动,便把你排在了萱兰苑,这会儿还在整理,你歇一会儿再去。”
      “那不如父亲母亲带我在府里转转?家里是什么模样的我早就记不清了,可得小心不能迷了路。”萧阮欢喜地问。
      萧陈氏看向周荇宜询问:“母亲,可否?”
      
      周荇宜对这个媳妇一直有些愧疚,当年她下定决心离开京城,却又觉得孤单,想领个孩子一起作伴,就把年仅四岁的萧阮带走了,萧陈氏当时很舍不得,面上没说什么,背地里却哭了好几回。
      “去吧。”她点了点头。
      
      萧陈氏牵着萧阮的手,和萧翊一起兴冲冲地走了,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周荇宜端坐在杌子上,神情疏淡,萧钊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轻咳了一声,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迟疑了片刻问:“这一路行来,很是辛苦吧?”
      “还好,”周荇宜淡淡地道,“下人们伺候得很用心。”
      “我的信收到了吗?”萧钊低声问。
      
      周荇宜挑了挑眉:“哪一封?我不记得了。”
      萧钊的脸有点挂不住了,好一会才道:“就是一个月前给你写的那一封,我说了,我已经向陛下提了致仕,只等陛下点头,便可无官一身轻,到江南去找你。”
      
      周荇宜微微动容,垂着的眼睑终于抬了起来,目光落在了萧钊的脸上。
      萧钊一阵恍惚。
      三十多年的时光仿佛就是这么弹指一挥间,那双漂亮的凤眼如今已经有了鱼尾纹,却依然和初见时一样妩媚多情。
      
      周荇宜笑了笑。
      萧钊猛地回过神来,瞬间有种不知道把手脚往哪里放的感觉。
      
      十年了,他已经十年没有见过自己的妻子,多少次午夜梦回,他都只能睁着眼睛回味梦中的身影,今日,终于重新看到了她的笑脸。
      他在朝为官三十多载,辅佐过三任君王,就算是在朝堂上和帝王据理力争时都没有这样的手足无措。
      
      “没有必要,”周荇宜的眼神复杂,“你还是好好地做你的太傅,陛下也不会让你离开的。”
      “荇宜,”萧钊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在生我的气吗?我们俩都是知天命的年纪了,不要再浪费——”
      
      “吱呀”一声,门开了。
      萧秦氏捧着一个食盒走了进来,殷勤地笑着:“大长公主旅途劳累,我炖了补汤过来,趁热喝了养养身体。”
      
      屋子里残存的一丝暧昧一扫而空,周荇宜嘴角的笑意渐渐敛了起来,神情淡漠地道:“怎么,府里都这么没规矩了吗?”
      萧钊有些尴尬,连忙对萧秦氏道:“你……放在桌上吧,以后进来的时候守着点规矩,记得通禀一声,传唤你了再进来,荇宜不喜欢别人打扰。”
      
      萧秦氏的笑容僵住了,递出去的食盒在半空中停顿了片刻,这才有些委屈地解释道:“是我的不是,一直以来我都是这样进表……老爷的屋子,今天顺手也就推进来了,以后我一定多加小心伺候大长公主……”
      
      这话听起来很是耐人寻味,即表示了她和萧钊的亲近,又让人觉得周荇宜有些难以伺候,妾室做小伏低,好好地送补汤过来侍奉主母,却还要被主母不喜。
      果然还是如此的秉性,惯用用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手段,偏偏却很能让男人起了怜惜之心。
      
      周荇宜瞟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我用得着你伺候吗?又不是活得腻歪了。孙嬷嬷,送客。”
      眼看着几个嬷嬷上来了,萧秦氏的脸色一白,她吃过这几个嬷嬷的亏,不敢迟疑,慌忙后退了几步,忙不迭地出去了,出门的时候还差点被门槛绊了一跤,甚是狼狈。
      
      萧钊有些无奈:“荇宜,你……唉,她就没来过我房里几次,都是进来就……”
      周荇宜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的话:“我对你们的事情没兴趣,好了,我有些乏了,想要休息一会儿,你也出去吧。”
      

  • 作者有话要说:  今晚九点还有双更,感谢小天使们给我投出了霸王票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360度旋转跳跃飞天小 1枚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