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纪事》孺人 ^第2章^ 最新更新:2018-03-08 02:00:2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谢兰,谢菊还有谢梅姐妹三个出去不到半个小时,就背回来满满的两大背篓的猪草了。
      
      一进门,都不用赵桂英再吩咐,谢兰就找到了菜刀和砧板,麻利的切起了猪草来。
      
      而谢菊则跑到灶边准备去拿煮猪食的大铁锅来。
      
      谁知道她刚走过去,鼻子就动了动,闻到了一股似有若无的蛋香味。再看一眼还有余热的灶时,心里顿时就明白了一点。
      
      撅着小嘴,神情便有几分不快的提着黑锅重重的扔在了谢兰的面前。
      
      大铁锅被这么一扔,便发出了一阵沉闷的响声。
      
      谢兰听到这响声,别提有多心疼了,“菊子你轻点,你这样扔,锅会被扔坏了的。”
      
      这年头,谁家都不富裕,家里的一些东西都特别特别的爱惜,更别说这种铁锅了。别说谢家没钱再买,就算是有钱那还得搭着票才能买得到。
      
      其实谢菊听到响声时,自己也吓了一跳,正心虚着。再被谢兰这么一数落,又想起了灶上的事情,心里就更不痛快了。
      
      但这骨子不痛快又没办法发出来,只能从鼻尖重重的哼了一声,来表达自己的不满。
      
      谢兰皱了皱眉头,“一大清早的,谁又惹你不痛快了啊?”
      
      两人是亲姐妹,朝夕相处的,谁还不了解谁啊!看谢菊这幅模样,可不就是心里不痛快来着么!
      
      谢菊低着脑袋把谢兰切好的猪草往铁锅里面放,却没有回答谢兰的话。看这样子,她是不打算回答了。
      
      猪草放到五分之四的位置时,谢菊又跑到堂屋大门的后边去,拖出来一个袋子,从袋子里面小心翼翼的捧了几捧米糠出来,覆盖在了铁锅里的猪草上面。
      
      然后再喊来谢梅,两人合力的把铁锅给抬到了灶上面。
      
      谢菊吩咐谢梅往铁锅里面加两瓢水,自己则坐在灶边的板凳上面烧起火来。等到火烧好了之后,又往里面添了两根木头,这头的谢兰也把剩下的猪草全切完了。
      
      切好的猪草被她找了个背篓放着,这些可以等到下午再煮了。
      
      算了算时间,谢兰和谢菊便得赶去去放牛了。
      
      灶上的猪食便交给了谢梅看着火,别看谢梅现在才三岁多一点,但这简单的烧火煮猪食的活已经干过好几次了,难不倒她了。
      
      生产队上的看牛任务,一般都是队里的孩子们负责的。
      
      从队里把牛赶出来,谢兰谢菊姐妹两一路跟着小伙伴就往后山坡上走。
      
      将牛赶到后山坡后,只需要把牛栓到大树上面,大伙便撒开了脚丫子满山坡的玩耍起来了。
      
      谢菊虽然早上在家里有点不大痛快,但跟小伙伴们这么一玩,那点不痛快也就没了。
      
      倒是谢兰这一回没有跟大伙出去玩到一起,反而一个人走着走着便不见了。
      
      大家这会玩的正痛快着,倒是谁也没有多注意到她。
      
      再看到谢兰时,手里正捧着一大捧的嫩嫩的刺根。这东西整个谢家庄多的去了,老了之后没多大用处了,但嫩的时候却是孩子们的最爱。
      
      把皮一剥,一口咬下去,嫩嫩的,甜甜的。在这个没啥零食的年代,有几根刺根吃,那也是很不错的了。
      
      不过这刺根一长起来就是扎堆的长不说,最主要的是它跟它的名字一样,浑身上次长满了刺。嫩的时候还好,刺是软的,扎人倒不疼。可这老了之后,刺也跟着硬邦邦的了。
      
      而真正长的好又粗壮又嫩的刺根,往往它又偏偏长在最里面根部的周围。所以想吃着玩意,就得做好被扎的准备。
      
      谢菊一看到谢兰手里的刺根时,眼睛变亮了。也顾不上跟人一起玩耍了,欢快的叫了一声便跑到了谢兰的面前。
      
      眼巴巴的看着谢兰手里的刺根。
      
      谢兰都不用谢菊说,便分了两根出去给她。但其他的,仍旧牢牢的握在自己手里面。
      
      谢菊得了两根,心里也满足了,当下就剥了皮,三两口就吃没了。
      
      这都忙活一大早上了,她早就饿了。虽说这刺根是抵不了饿,但抵会馋那也是好的。
      
      谢菊一直到吃完了自己的,才注意到谢兰一根也没有吃,“姐,你怎么不吃啊?”
      
      谢兰,“我想带回去给大哥和梅子吃。”
      
      “哦”
      
      听到这个回答,谢菊撇了撇嘴,看起来又有几分不大高兴了。不过刺根是谢兰摘的,她相怎么处置是她的事情,谢菊也不好多说什么。
      
      看着时间也不早了,大家伙便各自牵着牛往队上赶。
      
      到家的时候,赵桂英刚好把早饭做出来。
      
      说是早饭,其实就是红薯加一点米煮出来的稀饭。不过红薯搁的多,粥看起来还比较的稠。
      
      这还是因着谢意大病了之后才有的,要是搁往常的话是吃不到这样的红薯粥的。大多数的时候,早饭就是蒸熟几根红薯罢了。
      
      因着放了点米在里面,大伙喝这粥都喝的特别的香。
      
      赵桂英在喝之前,又给屋里的谢意先送了一碗进去,等到谢意喝完了,她才出来跟着大家一起喝。
      
      谢兰把摘回来的刺根分了几根给到谢梅,剩下的全放在了谢意的床边。
      
      当谢意看过来的时候,谢兰冲谢意甜甜的一笑,“哥,这是我早上摘的,你要是嘴巴没味道的时候,你就吃两根。”
      
      说完就跑出去了。
      
      她和谢菊现在还在上学,吃完早饭的话还得赶着去学校,确实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耽搁了。
      
      而谢意一直在看着床边的刺根,发呆。
      
      要是他没有记错的话,原主的记忆力,这东西似乎是可以吃的。而且似乎这味道,还不错?
      
      瞬间,吃和味道不错这两个词语占据了谢意的大脑。在谢意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伸上了床边的刺根,然后熟练的把皮一剥,将刺根往嘴里一塞。
      
      快速的咀嚼了一下,便吞进肚子里面去了。
      
      再然后……
      
      谢意看了看空荡荡的床边,又看了看地上一堆的刺根皮。
      
      他这是,全吃完了啊!
      
      不过……谢意回味了一下嘴里的味道,貌似这刺根确实是挺好吃的。就是,少了点,不抵饿啊!
      
      其实真说起来,谢意这一早上的吃的也不少了。先是赵桂英给他蒸了个鸡蛋,然后没多久又端进来一碗红薯米粥。
      
      真要搁一个大病几天,刚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人来说,吃的确实不算少了。
      
      摸着半饱的肚子,谢意回忆了一下这个家庭的状况,心里大致明白,要再想吃东西,便只能等到中午吃午饭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谢意嘴角便带了一丝苦笑。想他打小家庭富裕,还真没吃过这么大的苦头。
      
      要搁以往,别说是这么粗鄙的红薯粥了,就连早上赵桂英给他蒸的鸡蛋他以前都是嫌弃的。
      
      无他,就是觉得鸡蛋里头有股子说不出的腥味,反正谢意打小就不爱吃鸡蛋。
      
      想到这里,谢意又是难过,又是万般后悔。
      
      要不是他非闹着要超小路,也不会碰上山贼。不碰上山贼,又怎会被一箭穿心。不被一箭穿心,哪会来到这个地方,哪会像现在这般担惊受怕。
      
      然而,一切哪里来的后悔药吃啊!
      
      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想了一大堆事情后,谢意又昏昏沉沉的再次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又回到了那座山林。
      
      谢意看到自己的尸体倒在了地上,鲜红的血液从他的胸口汩汩的流了出来,将地上染红了一大片。
      
      然后那一群山贼在他的身上胡乱的搜查着,看起来有几分急迫,甚至有人嫌他的衣服太碍事,直接将衣服给扒了下来扔到了一边。
      
      整个搜查的过程中,谁也没有说一句话。但是谢意却分明感受到了,那股说不出来的诡异的气氛。
      
      这些人,好生的奇怪。
      
      最后,终于有人开口了,“找遍了,东西不在他的身上。”
      
      几个山贼互看了一眼,然后二话不说直接就离开了。独留下已经死去了的谢意的尸体,赤/裸/裸的躺在那里,再无人多看一眼。
      
      这股奇怪的感觉,又来了。
      
      最后当谢意的目光看向不远处的荷包时,他才明白了那股不对劲到底是哪里不对劲了。
      
      荷包显然也被搜查过了,被扔在一旁的草地上时,里头的一些小碎银子也跟着滚出来了一点。
      
      这些人既然是山贼的话,怎么会连好好的荷包都不要。要知道谢意身上值钱的东西,除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那块玉观音,就是这荷包了。
      
      至少谢意身上所有的银子,都在这荷包里。可这群山贼在他身上搜查了半天,到最后居然把荷包给扔了。
      
      哪有当山贼的,居然不要钱!
      
      想到这里,谢意从心底打了个冷战。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就算他没有抄小路也一样逃不过这一劫。
      
      可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这些人这般惦记,不惜杀人性命也要得到。
      
      想到这,谢意忽然猛的朝地上的自己看过去,脖子上面这会正光秃秃的一片,啥也没有了。
      
      他的玉观音,不见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备注,刺根,一种浑身长满刺的植物,小的时候有吃过。嫩芽可以吃,老了就不能吃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