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纪事》孺人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3-12 02:34:5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谢意使劲的跑啊跑,就连脚上的鞋子跑掉了,光着一双脚踩在满是荆棘的山地里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后面是山贼的追捕,谢意心里明白的很,他只要跑慢一点,等待他的就是死亡的一刀。
      
      脚已经被荆棘割破了好几道口子,鲜血流了一地。
      
      想他谢意本来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一身的细皮嫩肉,哪里吃过这般苦头。可眼下谁让他在赶考的路途中遇到了山贼呢?
      
      钱被抢没了没关系,没想到的是,这帮山贼不光是谋财,他们居然还想害命!
      
      也怪谢意自己大意了,为着节省时间特意抄了条小道走捷径。
      
      结果运气不好,被山贼拦了路。
      
      大难当头,书童和马夫溜的比谁都快,一点也没想到他这个少爷了。
      
      谢意只能咬紧自己的牙根,使出吃奶的力气,没命的奔跑。
      
      然而人生地不熟的,越跑越偏。渐渐的,就跑到这山上来了。
      
      显然,这不是个好主意。
      
      因为对着一块,山贼明显比自己要熟的多。不管谢意怎么跑,都跑不过身强力壮的山贼,更何况人家对这一块还熟悉的很。
      
      于是,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
      
      而这时候的谢意,渐渐的便感觉到力不从心了,这会的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很快的,山贼已经近在咫尺了。
      
      谢意不想死,真的真的不想死。他才刚考上秀才,他还没有娶亲,没有生子。人生中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然后后背一凉,奔跑中的谢意被迫给停了下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胸膛上的穿心一箭,瞪大了眼睛……
      
      谢意猛的在黑暗中睁开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时,夜,很静很静。天,很黑很黑。
      
      谢意从睡梦中惊醒,后背已经湿透了一切。他茫然的坐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四周。
      
      他是谢意,又不是谢意。
      
      他有这个谢意的记忆,又有梦里那个谢意的记忆。
      
      这里是一个跟梦里完全不一样的世界,他的身份,也跟梦里的完全不一样。
      
      梦里的他,出生富裕家庭,年十六便考上了秀才,算得上是方圆百里有名的神童了。进京赶考的途中遇上了山贼,惨遭了不幸,自此一命呜呼。
      
      这里的他,家徒四壁,年十六,一无所成,还自带体弱多病,算得上是方圆十里有名的废物。跟着大伙出去出个工,结果一时不注意,一跤踩空从山坡上摔了下去。
      
      这一摔,晕了三天。
      
      而这三天里,谢意便做了这个梦。梦到了梦里的那个谢意,看到了关于他的一生。
      
      自然,也看到了谢意被杀的那一幕。
      
      想到这里,谢意颤抖着抬起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感受到那颗“扑腾扑腾”跳动着的鲜活心脏时,才暗自里松了一口气。
      
      这会,外面的天还是黑的。
      
      谢意胡乱的擦了擦额头冒出来的汗,倒床上去睡觉。
      
      可是周围此起彼伏的鼾声却吵的谢意脑袋一阵一阵的发疼,尽管不停的强迫自己想要入睡,可到最后,还是只能在黑暗中睁着一双眼睛直到天明。
      
      一直等到外头天蒙蒙亮的时候,隔壁床有动静了。
      
      不用看过去,谢意都知道,这是谢卫国和赵桂英起床了。
      
      果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之后,赵桂英一穿好自己的衣服,便走到床边。
      
      先推了推睡在最外头的谢兰,谢菊,把谢兰推醒来之后,又去推最里面的谢梅。
      
      谢兰谢菊倒好,一被推醒来,自己就麻溜的爬下了床。只有最小的谢梅,今年才三岁,揉着自己的眼睛,冲着赵桂英撒娇,“妈妈,我好困,我还想再睡一会。”
      
      其实真说起来,别看外面现在是有点亮光了,可这是大夏天,实际上真正的时间最多不过早上五点。
      
      这个点,大人都困,更别说才三岁的谢梅了。
      
      可是赵桂英却还是狠了狠心,“天已经不早了,不能再睡了。赶紧的,跟你姐姐去把猪草打回来,晚点你姐姐她们还要去给生产队放牛呢!”
      
      谢梅撒娇不成,到底还是起了床。
      
      看到谢意睁开眼睛了,赵桂英还说了句,“小意,好点没,头还疼不疼?”
      
      谢意,“头已经不疼了,就是全身没力气,但比昨天已经好很多了。”
      
      听到谢意这么说,赵桂英可算是松了口气。之前谢意被抬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出气多,进气少了,大伙都说,只怕这娃活不下来了。
      
      知道谢意可能活不下去了,赵桂英哭了好久好久。甚至还想着,要是谢意真的没了,她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了,还不如跟着谢意一起去了的好。
      
      家里唯一的男娃如果都没了,那这个家还有什么盼头?
      
      至于怎么不带着谢意去医院看看?家里如今穷成这个模样,哪还有钱去医院啊!
      
      有的时候,真要是没钱,穷人的命便也不能当命去看了。
      
      但谁也没想到,谢意这样的在床上躺了两三天,却自己慢慢的好了起来了。对于这会的赵桂英来说,只要谢意能活下来,她便已经心满意足了。
      
      赵桂英让谢意好生的休息,一会她就去把家里昨天母鸡下的鸡蛋也蒸成蛋羹好给谢意吃。
      
      看着赵桂英转身的背影,谢意偷偷的松了一口气。
      
      他怕啊,虽说有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了,可面对这么陌生的环境,这些陌生的人,谢意就爬自己一个没注意漏出来些马脚。
      
      犹记得自己也曾偷看过的话本小说,书里面就有写一些鬼怪可以附在人的身体上,俗称“借尸还魂。”
      
      所以,他这也是借尸还魂了?
      
      可要这样的话,那他到底是算人还是算鬼怪啊?
      
      不怪谢意这会脑袋里面乱七八糟的想一堆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他经历的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太过匪夷所思了。
      
      但不管是哪样,谢意都想活着,好好的活着。
      
      尤其是他才经历过死亡的那种恐惧,现在的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明白生命的可贵。
      
      脑袋里面正想着这些东西时,屋外头又有了新的动静了。
      
      先是传来几声咳嗽声,然后便又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哪怕没有出去亲眼看一下,谢意通过记忆也明白,这是谢老头起来了。
      
      谢老头一共生了三个儿子,谢卫国,谢卫民,谢卫军。
      
      老伴早两年就去了,于是这谢老头便跟着老大,谢卫国一起生活。
      
      谢卫国家里穷,拢共就两间房子。于是里屋便放了两张床,谢卫国和赵桂英睡一张,家里的四个孩子睡一张。
      
      至于谢老头,就在外头搭了块板子,睡在家里的米缸和箱子上面。
      
      白天的时候,把板子收起来。一家子做饭干啥的,都是在外头这间屋子。只有到了晚上,把板子一搭,便是谢老头睡觉的地方。
      
      吵了谢意大晚上的鼾声,便是谢老头和谢卫国打出来的。
      
      谢兰,谢菊和谢梅都是小短头,如果不是五官看起来秀气像个女孩子,只怕别人都得把她们两当男孩子去对待了。
      
      最最主要的是,谢兰今年已经十岁了,谢菊也有八岁了,却还是跟个男孩子一样,只穿了一条小短裤,便拿着镰刀和背篓带着谢梅出去打猪草了。
      
      也可能是打小吃不饱,穿不暖的原因。即便是最大的谢兰,却矮小的跟个六七岁的孩子一样,一点发育的迹象都没有。
      
      至于鞋子?
      
      开玩笑,连衣服都没得穿的人,哪里来的鞋子可以穿。
      
      别看谢兰和谢菊小小年纪的,可能从小打赤脚打习惯了,脚底早就结了一层厚厚的老茧,这会即便是山里荆棘上的刺,只怕也别想扎进她们的脚板了。
      
      这是谢意醒过来的第二天了。
      
      第一天的时候,脑袋还一阵一阵的发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光着上半身的谢兰,脑海里自动出现了名字和身份。
      
      这幅模样,实在是有伤风化!
      
      谢意张了张嘴,刚想说两句,脑袋就猛的疼了一下,然后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便是昨天晚上的时候了。
      
      这会的谢意其实在赵桂英喊谢兰,谢菊和谢梅起床的时候,便也想起来的。但到底是躺了好几天,全身实在是没有力气的很,即便是醒了,也只能怏怏的躺在床上。
      
      但,却不会再对谢兰说什么有伤风化的话了。
      
      因为他这时候已经完全想起来了,不是谢兰和谢菊她们不愿意穿衣服出门,而是这个家已经穷到连给她们做件衣服的钱也没有了。
      
      赵桂英因为惦记着谢意,起床后,连衣服也没洗了,先跑到前头屋里给谢意蒸起了鸡蛋来。
      
      这会子只要谢意能好好的活下去,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了。
      
      刚蒸出来的鸡蛋羹,又香又滑又嫩。
      
      赵桂英一端到谢意面前,谢意闻着这香味就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肚子这时候也配合他唱起了欢快的歌来。
      
      从来没有这般窘迫的谢意脸不由得一热,忍不住暗自唾骂了自己一句。
      
      但即便是唾骂了自己之后,眼睛却一直盯着那碗鸡蛋羹看,舍不得挪开那么一点点的目光。
      
      这边赵桂英刚把碗递过去,那边谢意就赶紧的接走了。
      
      狼吞虎咽的吃着碗里的鸡蛋,没两下,碗便空了。瞅着碗里边还有点鸡蛋的残渣,谢意捧着碗,伸出舌头,把碗给舔了一遍。
      
      瞬间,被舔过的碗干干净净的,一丝鸡蛋羹的残留都没有剩下了。
      
      然而,谢意却好像被雷劈过了一般,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等到赵桂英把碗拿了出去之后,谢意猛的一头扑在床上,用双手将脸给捂了个严严实实!
      
      天啦!
      
      他实在没办法接受自己刚刚做出来的举动。
      
      舔碗这样的事情,他居然都能做的出来!实在是,实在是……
      
      有失身份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