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相 见 ...

  •   人逢喜事精神爽。
      
      数年没分出胜负的战况,如今两月便分了两次,且之后妄初在丑八怪锁骨下刻的“你找压”更为羞辱之意,真是大快人心。
      
      不败方阁里的妄初随意的坐在台阶上,胳膊肘支撑于地面,一只手便搭在屈起的膝盖上,手里提着壶酒,仰头喝一口,后没忍住咧嘴笑的前仰后合。
      
      陪着坐了半晌,这人疯疯癫癫似是疯的不轻。
      长谈蹙眉看他:“有何好笑?那三字刻的当真有些胡闹。”
      
      对手是对手,能遇到一个处处君子且与自己旗鼓相当的对手实属不易,虽说难缠了些,但也不会失了乐趣。
      并非长谈在为丑八怪说话,而是对方毕竟是男子,此极其不雅的字面传出去,真的太过越线。
      
      “我原本不想的,起先我只是想反击还他个‘你更不行’。”妄初仰头灌了一口酒,眼角染上了丝薄红,以至于笑起来都带了另番风味:“可也不知道怎么,他有点好看,鬼事神差的就写了这几个字。”
      
      长谈:“……”
      
      对方眼神过于深沉,脑子里的白花花被一下清除。
      “哎好了好了,”妄初摆手:“大不了架照打,下次再打时朝他道个歉。说不应这般不尊重,本将神还是很能屈能伸的。”
      
      可长谈关注的并不是这点,他突然觉得“你不行”和“你找压”对男人来说都挺过分的,丑八怪心安理得,妄初也没必要记在心里。
      反正两次胜负,二人都有一段笑史成了六合内的茶后饭点,都不亏。
      
      “很好看?”长谈眉头紧蹙,不理解这句话,“你揭他面具了?”
      
      “自然没有,”妄初笑道:“挑开他衣服写字,锁骨窝与胸前,里边儿好看。”
      
      长谈:“……”
      
      突兀,突兀的静了,前所未有的安静。长谈刚睡醒似的拿过妄初手里的酒壶,不对口的张嘴喝了一口。
      “妄初。”半晌,他问:“你数万年一直孑然一身,父君给你娶亲你都不愿,众神都以为你是身有隐疾,我也想问……你有吗?”
      
      妄初:“……”
      
      “谁谣传我身有隐疾?!”嘴边笑意立减,妄初倏然起身,怒了。
      他只是不愿迁就,更不愿乱来,但不代表他不能与手过日子,这是隐疾能做出来的?
      
      “这个还是不知为好,旁人经不住你的不绝。我知你没有,”长谈也自觉的为好友辩解,辩解完了又问:“那你是不喜女子?”
      
      妄初奇怪了,他啧了声,道:“你是少看我从凡间带回来的各路春 . 宫话本了?”
      
      长谈默然:“未少看。”
      
      “我带过那种……男人与男人叫什么?”绞尽脑汁好半天,这个认知明显超出了理解范围,妄初惊奇了,“男人与男人怎么搞?!”
      
      “……”长谈静默,点头:“说的也是。”
      
      两个大男人首次谈起这个,都深觉理解不了。
      幸而随之从凡间传来了丑八怪败了的消息,这下传遍六界,他算是扳回一局,再听一次还是觉得高兴。妄初手指微动,寝宫里自主飞出一壶酒,他拔了酒塞咕嘟咕嘟灌了几口。
      
      “无亡界主太弱,”烈酒喝完,妄初还清醒,他重新坐下懒散姿态,笑着在六合内放下狂言:“本将神七日不再应战。”
      
      “……”
      
      “哈哈哈啊哈哈爽啊!”
      
      “可不是,我就想看看丑八怪在听到妄初这句话时是什么表情。”
      
      “嫌弃他弱,还七日不战。”
      
      “要知道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如果无亡界主在凡间,那就是得再好好练个七年了。”
      
      “……”
      
      被他们大声讨论的当事者之一便待在他们楼上窗边,静静的听着这些话,再看着街上已挂了三天的红彩灯笼,目光冷淡。
      令其失望了,厌灼华不气不恼面无表情,还很是悠闲的饮着茶。
      
      似这次输了的、被羞辱了的不是他一样。
      
      “殿君!”小索在一旁坐着都快急死了:“他们如此论你,你都不气?”
      
      “气什么?”厌灼华没什么情绪,又给自己斟了杯茶,“刀伤剑痕、辱没字体都是男子勋章。”
      
      “那妄初那样让你练七年……”
      
      “刚好,”厌灼华打断她:“我也想歇歇,他太无耻了,我觉得我是应当好好练练如何才能更无耻。”他喝了口茶,神色淡淡:“过两天我们便要往东南去,没空搭理他。”
      
      “……”小索无话可说,最后气嘟嘟的留下一句“我去玩了”便出了这酒肆。
      
      “……”
      
      而放出狂言七日不战的妄初真的便收拾行囊来了凡世,大有一番此次不玩尽兴就绝不回去的架势。
      “小二,”他进了一家酒肆客栈,道:“住店吃饭,长期。”
      
      “好嘞客官里边儿请。”要住店的大多都是一晚两晚,直接说长期的除了一位,便是今日这个了,小二连忙跑过来,“客官需住多久?”
      
      “嗯……”妄初想了想,道:“先定一年。”
      
      “好嘞!”那一个长期客人每次来也是直接定一年,前几日才刚又续了期交了银两。小二面上挂笑,拿了定金,忙着去安排了。
      
      本来长期住店便少,既要住,那这人要么很穷要么极富,谁也不会放着有家不回住客栈。
      穷的为了有住处过来应聘打下手,富的便是直接定下上好的天字号了。
      
      妄初与那位目前也是长期住下的天字号都在二楼,人少,小二就将他们安排成了隔壁。
      
      而作为其中一位长期住店的厌灼华听着隔壁的动静,没理。
      只是下一瞬他耳朵动了动,眸色一变,里面带了点无奈——小索出事了。他放下茶杯,起身就打开了门。
      
      隔壁似是刚过来,一只脚刚迈进门里,听见动静转瞬扭过头来。映进厌灼华眼里的人长的挺好看,二十出头的样子,剑眉星目,双眉却并不显凌厉,眼里似有水潭星辰,一袭白衣出尘脱俗,肩上挎着个小行囊像个离家出走的。
      
      时间长久了,小二与厌灼华还算相熟,他点头打招呼:“客官出去?”
      
      厌灼华向他点了下头以示回应,把目光从初次见面的邻里身上收回,目不斜视地下楼了。
      
      他此时一身青衣,腰间扣带束着,很显腰身,周身气质很冷然,却并不会令其觉得难以接近,是很舒服的一种感觉,方才的那一撇又把他桃花眼角带的微微勾了起来,勾人而不自知。
      妄初有些发愣的追着那抹身影,直到他出了客栈还感觉呼吸有些困难。
      
      “客官?”小二不知为何身后的人跟着跟着怎么就丢了,返回来道:“您看这间房可以吗?”
      
      “小二。”妄初不答,问:“方才那人……”
      
      “哦您说他啊。”小二心领神会,了解的该说的都介绍了下,不了解的不该说的一句也没多嘴。
      
      长篇大论妄初一句都没放在心上,他就听见了那句“你们客房挨着”。
      
      还不待小二再问这间房可以么,他立马便盖了棺:“好,就这间!”

  • 作者有话要说:  桃夭是神仙,脸上的伤来凡间时他自己已经用法术愈合了~
    他来了,他带着不会喜欢男人的flag来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