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找 压 ...

  •   “砰——!”
      
      转眼离“不行”大辱已过两月,那日身上的血伤刚结痂,此时两道身影便又交缠在了一起。
      
      银色战甲身后的天兵天将与密不透风玄衣后面的妖魔鬼怪不出一刻,便毫不留情的被斩杀在不绝、惊绝剑下。
      
      四周横尸遍野,血流成河。
      
      不绝剑猛进,擦着丑八怪的喉结而过,他颈边当即被划出一道血痕。
      鲜血顺着伤口往下滑入了领口,再一次把那凸出的喉结染红了。
      
      妄初直勾勾的看着,血珠子在这一刻似也没那么刺眼。
      
      “当——”剑鸣回音不绝,丑八怪弯腰侧身,拿剑砍向妄初腰侧想来个腰斩,被后者察觉面不改色的挡住。
      手里的剑跟着猛震,以至于手腕都有些发麻。
      
      一计不成再换一计。丑八怪松了手里惊绝,剑柄脱手自然落地,他整个人向上翻转,抓住妄初肩膀闪至身后,抬手握拳将人从背后捶飞。
      惊绝‘铮’地一声清脆,稳稳的落于主人掌中。
      
      可还未稳住身形,他便又被人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踹飞了,两个人谁也没捞着半点好处。
      
      “我说丑八怪,”妄初把脚放下,弹了弹战甲上的灰尘,“怎么说我也是天神你不是人,我们能不能放大招好好打,别整的跟乡野村夫似的捶来踹去可行?”
      
      “可。”惊绝被收起,丑八怪淡漠道:“不过……你才不是人!”
      
      最后一个字的话音落下,入目的玄衣身形徒然消失不见,惊绝剑在耳边乍响,凌厉出了血气。
      
      方才他看似收起了剑,实则都是假象!妄初无声啐了一口,暗骂奸诈,眼神彻底冷了下来。
      
      他侧身躲闪未及,被还至其身的也再次换了人。
      妄初的脸被凶狠的划了一剑,虽说躲得及时,但伤口仍然触目惊心,一指余长能看出翻出的皮肉,从左边脸颊直到下巴,鲜红流了半张脸,连带着嘴边都像吐了血染红的。
      
      幸而他长的好看,此时这副狼狈样子也能教人从中看出美感,只是可惜了丑八怪看不到。
      
      妄初也深觉浪费了自己这张脸。他摸了摸伤口,冷声道:“我这张脸好看的紧可是名扬四海的,你没见过就给我划了也不怕亏,确定不看看?”
      
      “定是无法入目,”丑八怪自然知道南征将神的美远近闻名——虽未曾见过。但话还是要说的,他擦了惊绝剑上的血,不为所动:“有什么好看的,辣眼睛。”
      
      妄初:“……”
      
      孰不可忍!自己长什么熊样露都不敢露,现在请他看不看便算了,还言语攻击说他丑?
      
      岂有此理,今天必须死一个!
      
      几乎是转瞬之间,方才好转些的气氛徒然剑拔弩张,天边的惊雷也再次炸裂了。
      
      “打了打了!又打了!”
      
      “两个月了,妄初天神终于要报仇雪恨了。”
      
      “干 . 他!”
      
      “……”
      
      因半月前那一战妄初被人羞辱,还输了,四海龙王觉得怒不可遏,后又伤心欲绝,一个比一个哭的厉害。
      这半月的人间所到之处都是大雨,珠帘似的把凡间围了个水泄不通。
      
      数道剑鸣在天边炸着,再配上近日的天气,甚是应景无一丝违和。
      
      此时京城里的众人冒着大雨抬头面向东南方,个个表情振奋,都在为妄初呐喊打气。
      
      “对了大家!”突然,不知是雨中的哪个落汤鸡喊了一声:“京城有很多战神庙,我们去给妄初天神烧香供奉香火,一份跪拜便是一份功德,说不定在和丑八怪交战中能稳赢!”
      
      大雨太大了,比豆子还大的雨砸在泥地上能砸出个坑,所有声音都像被隔离了一层什么,听起来不太真实,但众人还是第一时间分辨出他说了什么。
      
      “对啊,快走走走。”
      
      “供奉香火!”
      
      “一起去!”
      
      “……”
      
      消息四处奔散,如长了翅膀的禽类互相告知,不多时便天下皆知了。
      出门在外,连人都看不清的雨幕中央,一拨又一拨的男女老少、妇孺孩童都去了离自己最近的战神、太子庙中。
      
      “无亡界主多年来作恶多端,望南征将神早日降伏,还人间清净。”
      
      “天族太子保佑。”
      
      “数年来不得安宁,丑八怪罪该万死。”
      
      “……”
      
      香火即为供奉,供奉即为功德。
      
      还在争斗中的妄初只觉血液突然上涌,周身散发出了淡金色的玄光,本还在相互制衡的两把剑忽而朝丑八怪那里压了下去。
      
      虽只动了分毫,但妄初还是表情茫然了一瞬,似有不解。
      
      倒是丑八怪察觉到这一幕,冷笑讽刺道:“需万人跪拜供奉功德才能胜我一次么?”
      
      功德?
      
      妄初还未反应过来,“铮——”地一声剑鸣,自天而降的一道剑光霎时分开了二人。
      来者正是天族太子长谈,绝品名器为不降(xiang),天君所赐。
      
      “长……君上?”妄初疑惑。
      
      有人中止才得以让这场难分暂且有个喘息的时机,长谈看了一眼全身上下都再严实不过的丑八怪,没看出来所以然,这才把头转向了妄初。
      
      “南征将神,你与无亡界主打的太为过火,你的信徒都拜到我这了。”长谈笑笑,道:“本君过来传个话,供奉功德到了,你需赢才是。”
      
      妄初:“……”
      
      人间不但有战神庙还有太子庙,信徒能求到长谈那里也不奇怪,只是他用得着靠功德赢?
      “那就劳烦君上也为我带话,”他直勾勾的盯着丑八怪,想起方才的冷嘲热讽,倨傲道:“不必跪拜,本将神也能力压。”
      
      长谈点头没反驳,转身欲走又被妄初拦住。
      “等等。”他想了想,道:“还是不劳烦君上,我去。”
      
      说完又转头无甚感情的对丑八怪扬言:“半盏茶的时辰,你别走。”
      
      “呵。”丑八怪冷声道:“草包战神。”
      
      “……”
      
      与方才妄初周身的淡金色相同,凡间无数座战神庙里的神像如数显灵,身披战甲的南征将神对着地上跪倒一片的众生道:“莫跪了。”
      
      声音一出世人哗然,霎那间都以为见鬼了,只是转眼众人磕头更是直接磕的震天响,甚至连外面的大雨都像是打了一声嗝,直接吓停了。
      
      “天神,是天神!”
      
      “南征将神!我们奉你香火你要打死无亡界主啊!”
      
      “对对,莫要手下留情。”
      
      “……”
      
      “莫跪,”神像嘴巴身体都未动,慢悠悠的声音却煞有介事往外传:“本将神自己可以。”
      
      可他们想出一份力,再者每个人都活了几十年还没见过神像显灵呢,当然急着想出力。
      
      “那、那我们能做什么!”
      
      “嗯……既如此。”赋予神像一丝神识的妄初摸下巴,最后出良策:“你们骂丑……无亡界主,骂他能行。”
      
      “……骂他什么啊。”良久,一人嗫嚅道。
      
      “哈,”妄初笑了,缓道:“骂他让他动作迟缓、幻力消散不堪一击。”
      
      良策讲完,妄初深觉自己聪明,便收了神识重回了九重天。
      丑八怪被这一出恶心到了,所以他也说了:“恶心。”
      
      妄初摆手笑道:“客气客气。”
      
      庙里归于平静,咂摸一会儿,底下众生深觉有理,连夜出去挖泥土堆了数百个丑不拉几的丑八怪出来,放于面前虔诚的骂他。
      
      “无亡界主最弱,弱的不行!”
      
      “丑八怪打不过妄初,他谁都打不过!”
      
      “丑八怪你能好看一些吗。”
      
      “你骂的什么……”
      
      “……”
      
      香火需积年累加才有成效,更别说这种毫无意义的辱骂了,此时这种半路杀出来的根本就对丑八怪毫无影响。
      可也不知是不是被妄初的操作污了耳目,还是心里有异的作用,他竟觉得自己时不时真的要握不住惊绝。
      
      不绝剑从这一只手闪到另一只手,妄初第二次摸了丑八怪的腰。别说,手感有点好。
      
      “妄、初!”丑八怪丢了剑,恼羞成怒,上去就是一拳把人捶个半飞,他咬牙道:“好不好摸?”
      
      “当……然了。”故意拉个长音,声音里还带了点笑,被捶飞后立马爬起来,在最后一个字落地时,他第三次摸了一把人的胸口。
      
      “无耻战……”
      
      神字未经吐出,身体整个定住动弹不得。丑八怪蒙在黑布后的眼皮微动,他嘴唇紧抿,在心里骂了无数次妄初这个傻叉神仙就该去死。
      
      方才他几次三番似调似戏的与他纠缠,本来是以为他神经病,此时动不了了,丑八怪才惊觉他是在偷自己身上的麻符!
      
      不但偷了麻符,肯定还有定消符,看来他是要报复了。
      
      果不其然,妄初笑的奸诈:“我是个君子,不摘你面具。”
      这样说着他伸手就扒开了丑八怪胸前的衣服。
      
      “……”
      
      锁骨窝有些深,两道硬骨斜着直到脖颈下方形成小凸起,中间是微微凹下去的一块儿,喉结因此时气的不轻而剧烈呼吸来回滚动着,想让人张嘴咬上一口。
      入目之处当即被映满了白皙,妄初突然就有点儿想反悔方才的话了,干什么说不摘面具啊。
      
      “真白。”妄初盯着看了会儿,心想。
      
      但此种行为太过色 . 狼,不符合天神的身份。他强行面无表情,眼神似有意似无意的瞄他胸口,不绝剑尖刻意有力的在对方右边锁骨下方写了几个字。
      
      “你输了,下次再战。”不多时,妄初收了剑收了目光,往那字上拍了定消符,笑道:“丑八怪。”
      
      人走后不久,身体自动解封,丑八怪找了没死人没血迹的干净地方,猛地扯下了那根黑布,露出了后面那双清澈漂亮的桃花眼眸,只是此时他瞳孔深处映着一抹猩红。
      
      低头扒开衣服,“你找压”三个飘逸潦草的字体印在了上面。
      
      明晃晃的刺眼。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支持,九十度鞠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