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百折不弯》三谿同厘 ^第148章^ 最新更新:2019-06-09 13:20:39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8、第 148 章 ...

  •   白迟醉宿舍因为是袁季晨当的社长带领整个宿舍对歪风邪史非常有兴趣。
      
      这个在元旦上夹着烟枪戴着侦探帽的男生,一下子被整个年级熟知成说书先生。几乎在一日之间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惯会开车。
      
      当然,不开车的时候,就是正经的讨论历史。
      
      “三国里面最牛逼的不是诸葛亮吗?”有人好奇问。
      
      “瞎说,明明是曹操!”
      
      “没人同意郭奉孝吗?”
      
      “那个是什么东西?”
      
      “司马懿啊!青年仕曹操、中年敌孔明、晚年击孙权,放马北国,弯弓江南,一生魏臣入晋书。牛不牛逼?”
      
      “诸葛亮啊!前出师表!后出师表!三顾茅庐!五丈原前点49盏明灯!”
      
      “收二川,排八阵,六出七擒!”有人接。
      
      “取西蜀,定南蛮,东和北拒,中军帐里,变金木土爻神卦!”有人接着接。
      
      “拨乱之政,以刑为先,用人唯才!”
      
      “那是煮了孔融的曹操吧?!”
      
      “豪杰冠群英。腹内藏经史,胸中隐甲兵。”
      
      “是郭祭酒!”
      
      袁季晨:“你们够了吧?”
      
      “……”周围吵翻的人就静一下,然后接着嬉皮笑脸听人讲。
      
      袁季晨:“必须是司马懿!前上司曹□□了,好友曹丕死了,老冤家诸葛孔明也死了,剩下的都是一群笨猪式的人物——你们知道金庸里面写独孤求败有多厉害?”
      
      众:“有多厉害?”
      
      “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
      
      众:“!”
      
      “金庸写的时候可能很有感觉,他呜呼了很多次,最直白一次评价剑魔时说:
      
      “‘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群雄束手,长剑空利,寂寥难堪,不亦悲夫!’”手撑脑袋,望月吟咏,双眼欲泪流。
      
      众:“……”
      
      “独孤求败把天下英雄都当笨猪?”
      
      “足球回来会告他猪其实很聪明!”
      
      “我的意思是想告诉你们什么是英雄式孤独,这就是!”
      
      “司马懿这个时候就是这个状态?”
      
      “是,”袁季晨点点头‘:“当然,也不止!”
      
      “我打断一下……”有人在后面喊了一声。
      
      “司马懿不是和徐庶是好朋友吗?”
      
      “那是没学过历史的人乱编的,新版的那个什么东西?!”
      
      “曹操不是养虎为患?”
      
      “我打断一下……”颇有些垂头丧气,但是已经有人听到了回过头来。
      
      “其实曹操不知道司马懿是老虎。”
      
      众:“怎么可能?!”
      
      “很多人都以为司马懿不欲屈节事曹魏,还有曹操忌惮他——”
      
      “不是吗?”
      
      “我打断一下……”那人于是又在背后喊了一声,结果还没打断到。
      
      反倒是旁边的人一声吼,一下全都静下来了。
      
      “停停停啊!”旁边的人就趁机说:“炒粉炒饭,茶叶蛋,汤圆汤包榴莲酥芸豆糕鸡蛋饼猪血生鱼粥——有没有人没被点到?”
      
      “炒粉包括炒米线吗?”
      
      “哦,漏了不好意思!还要什么东西?”
      
      “加一袋煎饺四串鱼丸,六个老婆饼,三碗芝麻糊,二十个鸡肉卷不谢!”
      
      “诶等等足球请再加八块椰汁糕!”
      
      “一个全麦。七个水煎包,二十块马蹄糕谢谢。”
      
      “好。”仇非林记好,把被敲诈的人拖走。几个女生自动跟上来帮忙。
      
      帮忙其实就是帮着拿东西,因为敲诈的人实在太多了点的东西两只手拿不完,8只手,才勉强。
      
      后面那人就站在窗口前刷手机,偶尔抬起眼来看仇非林拿着一张纸对阿姨念,窗口的几位阿姨目瞪口呆。
      
      一张a4纸念完了,从裤袋里掏出来居然还有一张,等念完了东西也装完,白迟醉就拿了饭卡在后面刷。
      
      饭堂的诸位阿姨觉得,这人真是个土豪。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被迷之仰视。
      
      回来的时候不知道讲到哪里了只听到有人问
      
      “不是司马懿狼顾之相,曹操大惊深忌之?”
      
      几个帮忙的女生就开始分东西,来了的可以在这里吃也可以带走,没来的求助帮忙的舍友带回去,别的班的求助别的班的同学帮忙带回去。
      
      白迟醉元旦获奖,视频获得市电视台点赞,加之过几天生日是个小寿星了因此大多的事不用他忙,他只要掏钱就可以。
      
      白迟醉就占着众人给的福利站在旁边刷消息,偶尔帮忙递一下食物,手机开着微信和QQ,4G网络一直开着,短信都发了,截图也发了,连自己的位置地点在干什么都发了,一直在等着那个人回复。
      
      但是始终什么也没有。
      
      惹恼了女主,被系统骂,更垂头丧气了。
      
      “那些东西本质和刘邦是他妈跟龙啪啪啪生下来的这种奇闻差不多,都是起美化作用添彩,”袁季晨摆摆手:“晋书是对司马懿的美化,还有遮羞的功效,
      
      晋朝史官为了回避不忠的事实,只能找一些借口来迂回表达司马家叛魏的正当性。”
      
      白迟醉息了手机借微光看单,把几份东西放过来,被几个人□□地又打了一顿。扯着坐下来听了。
      
      “司马懿是靠着荀彧才小三上位的——”那边咬了一口马蹄糕被打断。
      
      女生:“荀彧和荀攸是什么关系?”
      
      “并且他最终靠着荀彧顺利拉拢到了颍川人——好次!”又咬了一口回人说:
      
      “荀彧是荀攸的小叔叔——”
      
      “足球和系维风吗?”
      
      “不是,荀攸大他小叔叔六岁,是亲的。足球小他叔叔10岁,不是亲的,还天天面临被赶出去的威胁活得比较没地位!”
      
      众就望向白迟醉:“啧啧啧!”
      
      “……”
      
      “而在司马懿玩死曹爽的过程中,颍川人的支持可谓是功不可没。”
      
      “嗯,”白迟醉舀了一勺生鱼粥,太烫了晾着,不看人说:
      
      “很多历史写司马懿的不欲屈节事魏,不过是待价而沽。
      
      司马氏需要一个更有背景的关系,给自己的政治生命准备更高的起点。”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袁季晨去把煎饺拿过来,开了一人拨两个:
      
      “当时大部分士人都是这么干的。不欲屈节纯粹是瞎扯,司马懿不是一般人,司马懿是是超级热衷功名利禄的大尾巴狼!”
      
      “你不是说是司马懿很牛逼吗?”
      
      “牛逼的不一定都是好人!你看徐茂业他也牛逼,他不是天天不干好事?破球也进食行了,不是一脸色相?”
      
      众拍手:“有道理!”
      
      “……”
      
      “司马家自己原来并不是根正苗红的读书人。他们老家河内,与河东郡、河南尹并称三河之地,紧靠边疆。当时那附近盛产白波贼和匈奴。”
      
      “白波贼是什么?”
      
      “是并州一带的老百姓,因为活不下去了所以啸聚山林揭竿而起,在一个白波谷的地方起义,朝廷发文剿灭这样称呼。
      
      譬如黄巾军是响应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的口号,土德道则应该对汉天子取而代之,所以带黄领巾起义。”
      
      众:“哦——”
      
      “足球——”说话的人很不满:“你说过不打断我的,你骗人!”
      
      “好,”喝粥的人就点点头:“你继续。”
      
      “三河这个地方惯出豪壮武人,最有名最厉害的三河武士不是本多忠胜——”又被打断。
      
      “是关胜大帝!”一个人接一句:“几个赶投胎啊一下课鬼影没有!”
      
      “哟!”看到白迟醉:“这不是那只球吗?在这里吃青岛龙虾?”
      
      那边听了就笑。
      
      水完就在白迟醉身边坐下来,抢了个煎饺吐槽说:
      
      “司马家自称司马卬后人,跟你们眼中的羽扇轻轻摇阴阳手中转完全没关!卧槽!”
      
      “这煎饺有毒”来人站起来:“我要去多拿几个,不然要毒发身亡了!”于是去旁边抢煎饺。
      
      “他打算以毒攻毒?”
      
      众:“……”
      
      可能煎饺好吃于是,之前被迷之仰视的人又自己去买了几袋子煎饺回来。回来的时候讲到司马卬。
      
      “司马卬是谁?”
      
      “楚汉相争时的赵国武将曾——”那人还想说什么的人又被塞一块马蹄糕,学乖了,闭嘴吃东西。
      
      “不错啦!”袁季晨放好袋子,于是继续,拍拍手:“千万别误会司马懿是军师谋主,那都属于兼职。他家是祖传的将种。”
      
      “将种不好?”
      
      “将种是文盲的客气说法当然不好!”一个人把瓶贝奇“咚”一下放人面前:
      
      “足球姜老板说帮你收的作业没登名,叫你明天自己再点一次还有,”拉长声音说:
      
      “班花叫你记得早点睡,注意身体喔!”
      
      “嗯。”点点头:“她到宿舍了吗?有没有看过手机……”
      
      众:“喔——”腊肠嘴,晃脑袋,星星眼,章鱼手。
      
      白迟醉:“……”
      
      楚开来耸耸肩“沈霸送回去的,话也是他叫我带你的。”
      
      听的人就很失望。
      
      “对啊!”袁季晨撇了一眼白迟醉,见那个人状态还算正常,也没说什么,只把话题拉回来:“古代以文为尊,经学传家的世家子弟才值得炫耀,将种确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
      
      “你怎么这么晚?”仇非林给楚开来递过去一个粽子:“东西都凉了。”
      
      “我有什么办法?”来人坐下来:“轮到我们班换位置啊,换了位置又要扫地扫了地又要摆桌子,我总不能带头溜吧?”拆了粽子,一脸苦逼。
      
      “司马氏从司马懿爷爷司马儁才开始学习文化知识,坐到颍川太守。到司马防这代产生质变。”
      
      “河内跟颍川的好像挨得很近,司马家跟荀家应该还是老相识?”
      
      “肯定有!”袁季晨咬完最后一口马蹄糕:“司马懿见到荀彧都巴结,肯定荀彧给过他提拔。”
      
      “不过说到巴结话题就得转过来你要说曹操对司马懿有忌惮那是说不通的。”
      
      “足球桃花还真是旺,”天气冷,粽子果然凉了吃着不舒服:“班花听到他的事就脸黑了,班花走了我们班女生聊起他还有嫉妒的,我的天!怎么没女的聊起我也嫉妒一下!”
      
      “少说两句,”仇非林摇摇头看着角落的那个人:“他一晚上都在看手机,估计心情不好。”
      
      “老实讲我觉得班花不行!”楚开来把粽子里的肥肉挑出来,拿纸巾裹了:“我觉得足球不花,一点小事就不理人怎么能长久下去哩,只要万一足球以后就出轨了怎么办?”
      
      “可怜的球,”看着对面那个人在黑暗里看了一下手机又把屏幕熄了,不再喝粥,就静静的坐在那听人讲历史。
      
      有些叹气:“追了4年一个生日就没掉了,元旦之前几天还见得他俩好的,生日班花送他一袋松子在座位上高兴得跟个弥勒佛一样,现在苦巴巴脸扭曲得都丑了。”
      “我还以为她两会成。”仇非林也说。
      
      “是啊,诶……”
      
      自己想拉着仇非林过去和人坐,但是位置只有一边,就自己坐人身边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