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百折不弯》三谿同厘 ^第149章^ 最新更新:2019-06-10 17:32:1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9、第 149 章 ...

  •   “司马懿光和二年才出生,他五岁的时候曹操正忙着和人围殴黄巾军,
      
      曹操和吕赤兔互相抽出脑浆子来的时候,司马懿才十五。
      
      等荀彧征辟他,可以抱上梦寐以求的颍川大腿了,都已经建安十三年了。
      
      那年曹操正忙着南征,刚入职的司马大神的主要工作是陪刚二十一曹丕读书。
      
      曹操得多二,才会让一个刚入职的乳臭未干这时候进来参与军谋大事?”
      
      “反正后来司马懿就在和曹丕建立的亲密合作伙伴关系这条道路上愉快的奔跑着。”数手指头:
      
      “从他接受征辟,到曹操病死,只有八年时间。曹操是谁?”
      
      “手底下人才济济的人——”
      
      “不错”袁季晨一扬手:“文有杨修,孔融,郭嘉,荀攸,贾诩,荀彧。
      
      武有典韦,许褚,徐晃,夏侯惇,后期还收了张辽,张颌,庞德。这么多的人,曹操就是有心重视他也没那机会了——”
      
      “猴子王者农药打得不错了啊?”
      
      “那是!我倒着打都没问题的!”
      
      “曹丕在位时对司马懿的恩宠,正是他幸福人生的开始。”自己把话题拉回来:
      
      “曹丕夺嫡之后司马懿的升官速度比小火箭还快!”
      
      “曹丕病逝后,遗命的三个辅政大臣——”
      
      “宗室曹真、颍川代表陈群、河内人司马懿。”抢煎饺的人带了一大袋回来放桌子上把楚开来挤开挨着白迟醉坐下。
      
      “是,”袁季晨点头,扒拉人一个:“那时候的司马懿兴许还有着美好幻想,假如曹丕命长一点,没准他早就当上三公了。”
      
      “但是不行吖!”
      
      “怎么不行?”
      
      “你们要知道曹丕是个重度文人病晚期患者,带有着很强的文人气质,以及文人式的轻狂。”袁季晨喝了口水:
      
      “在他任上,迫于曹氏与颍川士族一贯的合作关系,就推行了九品中正制。大家知道九品中正制是什么?”
      
      “知道!”楚开来一屁股把人推开:“初中就知道!确保世家大族子弟在权力阶层的世袭!”接着和人抗。
      
      “说的对,但曹丕同时还干了一件事儿,那就是督促察举制在全国各郡的推行。”
      
      “察举制与九品中正是相悖的,九品中正保证高门步入仕途,察举则给了寒门士人机会。”
      
      “嗯,”白迟醉拿着剩余的粥换个位置,点点头说:“曹丕最好的朋友之一吴质就是出身寒门,由于寒门出身,
      
      吴质一直与世族不睦,仕途也很早止步不前,如果吴质出身再好一些,地位不会比司马懿差。”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狗腿的!”系统撇撇嘴。
      
      “足球来!”一只手拉过人:“过来投奔我的怀抱!”
      
      “简单来说,”袁季晨咳嗽一声:“曹丕时期与颍川士族集团的矛盾已经开始显现了——”
      
      “其实你说的这种努力从曹操杀孔文举开始就一直进行,在曹爽时期达到极致罢了!”
      
      “我说了它刚刚才开始吗?”袁季晨再拿一只煎饺:
      
      “士族企图控制文官阶级,形成皇权之外的政治力量。
      
      曹丕想要稀释门阀对政治的影响力,寻找制衡的手段。皇权与门阀的既得利益产生冲突——”
      
      “如果皇权与门阀的既得利益产生冲突,那作为抱颍川大腿起家的司马狗腿被雪藏,那就是分分钟必必须的事了。”
      
      “是!”袁季晨:“但是司马懿不是如懿,他有勇有谋,拼了几代人的时间才有今天的门阀地位,怎么可能甘心自己的政治生命就这么完结?”
      
      “高平陵之前的司马懿必然是充满担忧的。而曹爽和门阀的矛盾,毫无疑问给了他一个绝好的机会。”
      
      “怎么说?”
      
      “门阀的初衷只是为了维持住既得利益,架空曹爽。
      
      以司马懿对蒋济、高柔等人的口头保证来看,最初门阀阶层是将事变视为内部矛盾处理的。
      
      只要搬掉曹爽这个改革派,保住门阀的地位和权益就好。
      
      那时候他们绝对没有改朝换代的念头——”
      
      “你又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不想改朝换代?”
      
      袁季晨:“那换代了,鱼地位是不是会更高,鱼既然不想像你一样从皇帝做到皇太后又何必冒这个杀头的风险?”。
      
      “靠啊,你才从皇帝升官到皇太后!”
      
      “于是这个时候司马懿只是在世族的支持下,端掉了曹爽。”袁季晨不理人:
      
      “尽管你现在各种电视剧将司马懿与曹爽的矛盾渲染的如何厉害,但其实认真研读过历史的人都知道他不是和曹爽冲突最激烈的人。”
      
      “说地你是认真研读过历史的人一样!给自己戴花帽子没脸!”
      
      袁季晨:“好过一些人喜欢塞花卷装胸!”
      
      “对于司马懿,给个太傅的闲差在家养老,这已经是很优厚的待遇了。”
      
      “更何况曹爽居然还会放任司马师担任中护军。
      
      曹爽就算再笨,一个有一点政治智商的人也不可能会犯这种傻。
      
      如果他真的把司马家视作眼中钉的仇人,这就是自杀。”
      
      “开玩笑!曹爽如果没有放任司马师担任中护军,那高平陵事发司马师为什么能够攻取司马门?”
      
      “是啊!禁军守卫的司马门难道叫豆腐渣工程?”
      
      “不叫!他靠的恰恰就是在禁军中偷偷培养出的根底。”
      
      “高平陵事发是什么?”
      
      “高平陵事发就是,深受曹丕恩宠的老臣司马懿,在门阀支持下发动政变。
      
      曹爽得到了门阀对他人身安全以及个人资产的保证。”
      
      “由于自曹操时期开始,曹氏与门阀的友好合作关系,双边达成了共识。
      
      曹爽走人,门阀上位。这本是相当不错的。只是有一个人变卦了。”
      
      “谁变卦了”
      
      “司马懿呗!”
      
      “不错!一个被雪藏两年,以自保为主的人,当其时所考虑的必然是生存。
      
      而热心功名的权力动物被唤醒后,张开血淋淋的大口就属于本能了。”
      
      “吃不吃得完?”仇非林看着一众:“再不走宿舍要关门了。”
      
      “吓死我了,我以为张开血盆大口吃不吃得完……”
      
      买多了。于是吃的吃,饱的放。粥不是很好喝,那边早就没胃口,自己去放了碗,回来提了一二三四袋东西等着人。
      
      等一群人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跟着人走。
      
      “还是曹丕想的明白啊——未有不亡之国,亦无不掘之墓也,”袁季晨自己手上也提一二三四:
      
      “天网恢恢地,不知道刘裕把刀架在晋恭帝脖子上时,司马德文有没有埋怨过他的祖宗。”
      
      “我觉得他可能不怨祖宗,只会怨命不好!”系统旁边补一句,白迟醉听了就点头。
      
      嘉平三年,汉末三国,最后一个人杰去世了。
      
      高平陵之变,魏帝已在掌握,而司马懿却病倒了。
      
      肃清万里、总齐八荒。
      
      死前凝视这八个字,梦想离他这么近,他却永远也等不到了,一如诸葛孔明,看到一代又一代,却看不到自己最迫切最中意的目标实现。
      
      一生人,一件事,有些带着遗憾的面孔,永远地留我们心中。
      
      “说什么永远,做过了,做不到不过就是遗憾一点而已,没做过连遗憾的机会都不能有!”说的有道理白迟醉也点头。
      
      “你又乱点什么头!”袁季晨冒出来 。
      
      “怎么可能只给你们宿舍!”把人拖回去:“他请两个班,怕漏了你们宿舍不好意思而已!闷骚自恋!”
      
      在桌面放了东西:
      
      “点点数,如果不够就是你们宿舍的老司机偷吃了,全算在他头上!”
      
      “瓦靠!”老司机跟在后面听到:“再说我开车信不信我挖个洞埋了你个猢狲?!”
      
      袁季晨把人从头到尾扫一遍,拖着白迟醉,一脸嘲讽说:“沈忱和你这样的人是朋友,看来他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走了。
      
      “卧槽!你又黑我们宿舍死猴子!”
      
      后面人听了就炸起来,沈忱恰好从浴室出来,一头湿发看两个掐起来。
      
      单衣单裤被挡着路掩着打了个喷嚏。
      
      “抱歉,”那边避开人转出来:“我先回来,今天我们宿舍轮值……”
      
      “没事,”白迟醉听了就摇头,想了想问人说:“你送她回去……她有没有说别的什么?”
      
      那边本来看见那个人过来很高兴,但是听到问起谁,眉头皱了一下,没什么表情:“她没有生你的气,”想了想又软了,补一句:“你放心。”
      
      “嗯。”那边可能看出来把人惹不高兴了,也不再说话,把路让出来让人过。
      
      “知识分子真难说话!”系统看了就说。
      
      那边自己去找风筒,末了看到那六份封整齐的打包,问:“你选的?”
      
      “嗯?”准备拉架的人回过头,看到了点头:“我觉得你们会喜欢煎饺。”
      
      “走了!”掐架的人来拉白迟醉一把,听到说:
      
      “他哪里会选夜宵!当然是什么多人买就给你们选什么!他在东厂上班啊费心思迎合你们!食行会的给你们配餐想得美!”
      
      白迟醉赖着不肯走,洗白:“我看煎饺确实更受欢迎——”
      
      “下次帮我带和你一样的,”沈忱拿着风筒走近来,看着人:“你选什么我都吃。”
      
      “下次不去都不给你们带!跟你熟才提醒你,迟早离了那个老司机,一脸混混相,迟早掉沟里!”袁季晨把人拽着走,看人挡着不让就哼:
      
      “你是不是搞□□也想挡我路!?你是那个料吗?没胸没屁股地,跟你好哥哥多学学开车吧!”
      
      拿风筒的人愣在当场,指节微微发白。
      
      “啪”一声那边把人宿舍门关严了。后面一群人同样愣一下,接着就狂笑起来。简直疯了。
      
      “你这个色长讲话很够味啊!”系统感慨,飘在人身后。
      
      白迟醉:“……”
      
      确实没穿好,过来点人的时候就裹得严严实实的,应该是被笑怕了。
      
      别的宿舍元旦余温还在,嚷嚷着今晚看片通宵。白迟醉一个宿舍已经不看鬼片了,袁季晨就给一个宿舍讲故事。
      
      一群人开始还热闹,听到半途不知道睡了多少,但是讲的人还精神奕奕。到午夜的时候终于讲完,应的人就剩下那个在干活的人了。
      
      袁季晨:“靠!明天我们宿舍讲鬼故事!”
      
      不过明天应该是不能讲鬼故事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