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兄友弟恭(四) ...

  •   虽然蜜水的味道很不错,但陈千切并不习惯被人当残废一样照顾。尽管这位施予照顾的人,目前在这种行为上有一个非常光明正大的理由。“照顾自己的新婚幼|妻”。
      
      但是幼|妻内里的陈千切年已二十,心智成熟,尚未婚娶。
      
      理所应当的,也从来没有嫁过人。
      
      偏头示意不想再吃之后,喂到嘴边的动作便适时停了下来。过了没一会,陈千切脸上已经被暖热的湿绸就被换成了一种更加薄透清凉的东西。
      
      他暂且猜不出换上来的是什么,但是当他想要睁眼看时,眼睫却及时地被人用掌心覆住。新的遮罩被仔细换上按好边角,才有低沉的男声对他解释道:“有药。会蹭到眼睛里,先不要动。”
      
      约莫是些活血消|肿的药物。陈千切胡乱猜想着,随即平躺的身体上就被盖了一件轻暖的东西。露在外侧的手腕就被人握住,微凉的指节被修长的手指合拢包在温暖里,没过一会就染上了另一个人的体温。
      
      大抵是元凌仁担心陈迟看不见会不舒服,所以才想这么告诉他自己在的吧?
      
      陈千切内心有些微妙。如果不是确认了元凌仁体内的确有素渊的神魂,他甚至已经生出了几分动摇。泫卿的性子不该是这样的,至少在自己与他同行的这些年里,陈千切从未见过他对人动情的模样。
      
      这种似乎是窥伺到好友内中隐藏一面的感受,着实让陈千切的心绪生出几分复杂意味。虽然和泫卿在一起时,双方之间彼此看顾,伸出援手时从未有过犹豫。陈千切也知道,好友的确是外冷内热的性子没错,但像这种体贴入微到动情颇深的举动,仍是让人无法顺利地同素渊一向的淡漠性子联系到一起。
      
      陈千切是真的没办法想象,好友端着茶碗一勺一勺喂给人的模样。
      
      ……着实是太骇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或许泫卿现在并没有原身的记忆也说不定。其实从探察殷仁开始,陈千切就想到了这种可能。陈千切来此之后,保留的是自己的记忆,而对所占据的身体记忆并不算清楚,那么泫卿的情况可能正好与自己相反,他所占据身体保留了全部记忆,但是素渊原本的记忆却被挤掉了。
      
      照陈千切在陈迟身上慢慢捡到记忆的形势来看,泫卿的记忆也有可能正在慢慢恢复。陈迟和元凌仁的关系是一场荒唐,但对陈千切和素渊来说却提供了不少的便利。若是能在慢慢的相处中等泫卿恢复记忆,对陈千切来说,无疑是一项极为有利的助益。
      
      就是不知道,若是自己的猜想无误,那等到泫卿恢复记忆之后,再回想起元凌仁对陈迟的体贴举止,会不会觉得很……咳,不可理喻。
      
      一想到好友素来无波的面上露出些微恼神色的模样,陈千切就忍不住生出几分笑意。
      
      想想都觉分外有趣。
      
      分析着这些利害关系时,陈千切一直保持着安静的平躺姿势,被握住的右手也没从人掌心里挣脱出来。元凌仁多半不可能会害陈迟,所以他也没有几分抵抗的心思。若是以原本殷家那次的情形为范本进行分析,陈千切这次主要应对的,应该是元凌智和元叶咏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才对。
      
      陈父会同意陈迟与元凌仁成亲一事就足以令人生疑,再加上始终瞒着陈迟的陈母和陈家其他人,消息传出之后就不露面的元凌智,以及成婚当日莫名出现的元叶咏。这些事情细细想来,都不可能是简单一个传言可以解释的。再深想些,甚至这个传言的流出有可能另有目的。
      
      殷家走的是从商的路子,陈家和元家却是几代入仕。这种世代累积下来的氏族辉耀,绝对比商贾之家要复杂得多。陈千切若是不想再次把事情搞砸,需要比在殷家时更要谨慎上数倍。
      
      这么想想,陈千切突然有些怀念起和殷慕礼斗嘴的日子来。
      
      就在他的思绪即将生出偏离时,一直留意在外的神思突然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仔细辨认过之后,陈千切眼瞳在紧闭的双眸下转了一个方向。等到脚步声渐近,他寻到一个合适的时机,立即将手从元凌仁的掌中抽出来。
      
      意外的是,他这么一动,居然没能从人手掌中挣脱出来。
      
      ……该说陈迟的力气太小,还是元凌仁看得太紧?陈千切暗叹一声,料想动作已经惊动了元凌仁,便没有再做无用功,他伸出另一只手高高打在元凌仁的手臂上,手掌和宽大的袖袍借力磨出一阵不小的响声,发出足够响亮的动静来。随后陈千切急促地呼吸一下,生出些鼻音大声道:“放开!你不要碰我!”
      
      右手处仍握住的手掌传来些许僵硬,陈千切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悄悄用被遮挡的手指握住元凌仁的拇指,示意一般轻握了一下。他刚刚动作完,就听门口传来轻轻的叩响声,门外响起下人姗姗来迟的通报:“二少爷,夫人和大少爷来了。”
      
      咦,居然是元夫人?陈千切暗想,他还以为会是元凌智和元叶咏。
      
      门扉被推开,一阵烦乱的脚步声渐近,陈千切不忘做出努力从元凌仁手里挣脱出来的样子,等元凌仁同元夫人和元凌智问过礼之后,才停下几乎没费什么力气的无用挣扎。也带着些虚弱的口吻,挣扎着要坐起来同元夫人见礼:“伯母……”
      
      元家同陈家之前的交往便不算稀少,陈迟本来称的就是伯父伯母,虽说现在应该改口了,但若改口太快,却是同陈迟当下的心情相悖了。
      
      不过陈千切还没坐起来,就被一双手按着肩膀躺了回去。他乐得不费力,躺好了听元凌仁同元夫人解释:“母亲,迟儿双眼生恙,正在敷药。请恕他不便起身之失。”
      
      元夫人素来是温婉宽厚的性子,从小也算是看着陈迟长大,陈迟对她的印象一直很好。现下她也果然没有生出什么不满,开口的语气里盛了不少担忧:“这是怎么了,昨日不还是好好的么?”
      
      元凌仁没有多做解释,竟然直接道:“是儿之过。”
      
      陈千切:“……”等等,你在陈迟面前不是挺会说的吗,怎么到这种时候嘴笨起来了?还生怕别人不怪罪自己?
      
      但是以他作为陈迟的身份,现下却根本不好做出解释。元夫人果然语带责备道:“迟儿刚刚过门,你就生出这种差错。可是要叫迟儿和我们这些做长辈的心寒?若不是叶咏提起你院中下人说迟儿今早就身体不好,我们都要被蒙在鼓里!”
      
      她说罢便转过头来又走近两步,将还握着陈迟手指的元凌仁赶到了一旁去,温声对躺在床上的陈千切道:“迟儿莫慌,伯母在这,你的眼睛是如何受伤的?若是因为仁儿,伯母定轻饶不了他。”
      
      在元夫人说话同时,陈千切还听见在不远处,正有人低声对元凌仁道:“二哥,午时我同母亲和大哥用膳,母亲见你和二嫂不在问起来,我才多嘴了一句……”
      
      陈千切看不到元凌仁的表情,只听他淡淡地应了一声,便没有了下文。
      
      看来他的猜想其实也没错,屋里各角已经来齐,元凌智和元叶咏都在。
      
      陈千切心底倏地生出几分笑意来。第一幕戏,已经响锣开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吃鸡看综艺小姑娘的地雷~
    嗨呀写内容提要真难……切切也真的是直男(捶地笑
    求收藏和留言啦,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