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03.
      
      进食完,古遥服用了一颗封锁妖兽气息的封妖丹。
      
      来中洲后,他将自己本是妖修的身份藏的死死的,谁人见他当他都是佛修。
      
      那是因为他身上的妖气,都被脖颈上的项圈收进去了。
      
      此物是师祖给的,又可以储物,还可以隐藏身份。
      
      只不过,他现在伪装的是没有灵气的小兽,还得靠着丹药辅佐。
      
      封妖丹效力实属霸道,吞下那一刻,就迅速将他体内妖丹裹住,以至无法运转灵力,让他周身气息变得和普通凡兽无二。饶是元婴、甚至更强的大能站在面前,都看不出有何异样。
      
      随即古遥跳到窗台,看到哪儿了。
      
      但鲸舟仍在云间穿梭,下方是厚厚的云层,像凡间卖的云片糕。
      
      云雾之间,只听铿锵的动静,还有不小的灵力波动。古遥叫来陆拂尘:“那边有人在斗法是不是?”
      
      鲸舟不允许斗法,要斗法只能去外面,古遥只听那声音越来越近,以他的修为,看不见斗法的到底是谁,陆拂尘定睛一看,解说道:“是两个元婴老怪。周围还有人围观呢。”他仔细听来,“好像是在争夺一个宝贝。一个说另一个抢了他的东西,让他吐出来。”
      
      “哦?”
      
      古遥蹲在窗台看了几眼:“我也想去看看元婴斗法,你带我去看看可好?”
      
      “不行。”
      
      “…那不是那么多人在围观吗?”
      
      大概是因为鲸舟开得慢,除去修炼之外,修士们平日也没有什么娱乐,如今有人斗法,上下左右都开着窗户探着脑袋在看热闹。还有的干脆直接开窗遁出去,坐在自己的飞行法器上,打着伞喝着酒围观斗法。
      
      陆拂尘还当他是太无聊了,但他很谨慎:“你不能出去,这么多双眼睛,会被发现的。咱们在这儿看看就成。”他伸出两指,轻点古遥双眼,施法让他看得更远。
      
      这一点,的确叫古遥视线穿透了层层的云雾,变得清晰了。
      
      他看得清楚,两个男人各自站在法器之上,祭出大量法宝,一个穿着蓝衫,背后满是竖立的飞剑,仔细看,好像是上船那日遇见的,养月狐的那位。
      咦,他竟然是元婴高手?
      
      陆拂尘也看清楚了,颇为诧异。自己那日明明看见了,这高然跟自己一样,都是结丹。怎么突然窜到元婴了。
      
      这怎么可能?
      
      另一个与他斗法的,幻化成黑雾的模样,一眨眼就出现在高然背后,高然二指并拢抬起掐诀,飞剑对准那团雾,齐齐朝黑雾猛地刺去。接着高然脚踩青色飞剑,瞬间遁开百米远。
      
      元婴修士斗法速度太快,以古遥的修为只能勉强看清发生了什么,谁落在下风,不一会儿,高然吐出一口血来,修为倒退,竟跌回了结丹期。
      
      那黑雾,这时也化成了人形,是个穿黑衫浑身煞气的中年男人,长鞭直指蓝衫修士咽喉:“你吃了强行提升修为的丹药,勉强与我战了两个回合,你还能一直吃不成?”
      
      “轩辕真人,众目睽睽之下,你竟要杀人夺宝吗!”
      
      轩辕真人,也就是那黑衫修士,环顾一圈,扫过鲸舟围观的那些人,冷哼一声道:“谁说我是杀人夺宝?我只不过是要回属于我的东西!”
      
      他朗声道:“诸位,一年前,在中洲荒野遗迹开放之时,此子无耻,夺走我徒儿轩辕离的储物宝戒,岂料戒指内有我下的禁制。如今,追踪法术已被抹去,可当日之景还历历在目!”
      
      他猛地提起高然的衣领,将他提到鲸舟一侧,随手一挥,当日之景就浮现在众人眼前。
      
      果然,在轩辕真人那徒儿被白猿袭击丧命后,一只白色的狐狸忽然窜出来,鬼鬼祟祟的弯腰捡走了人家的戒指。
      
      这狐狸外形乍一看没什么特别,就是白狐,仔细瞧,额心有一枚白色的月亮——原来是赫赫有名的月狐。
      这种狐狸现今几乎灭绝,因为大多数都被人族修士残害,用于炼丹。
      
      古遥一看这幕,立刻缩了一下,躲在窗台下,眼神飘忽,忍不住挠了下头:“拂尘,他不会死吧?这鲸舟上不是不允许斗法吗?”
      
      “是不允许……”但这看起来是在讨债,“应当不会杀人,他们是掏了灵石上船的,鲸舟会管的。”
      
      古遥稍微放心了些,想帮忙,又着实不知怎么出手。
      
      自己还没那高然的师妹修为高呢。
      
      身旁,陆拂尘好像也想起了什么。
      
      一年前,自己曾带着古遥进过荒野遗迹。
      
      古遥人形模样极为招人,倒真有些像狐妖。不小心惹上了这个叫轩辕离的。
      
      对方三番五次的冒犯他,总之,那是个下流货色。
      
      轩辕真人收回这一幕证据,低头俯视着高然,冷声道:“这月狐,是你养的对吧?一年前,你去过荒野遗迹吧?”
      
      再一扫他住的那间甲字号房,窗边,一个少女怀里的确抱着一只雪白的月狐,注意到众人投来的视线,她马上将狐狸往房间里藏,看着要急坏了,眼里包着泪,喊师兄。
      
      “是,我去过遗迹。我是养了一只月狐!”高然这会儿境况极为凄惨,脸上一道道的剑伤,蓝衣被血彻底染红,声音却很洪亮,“都看见我带上鲸舟,那又如何,捡走你徒弟戒指的,绝非我的灵宠!”
      
      “竖子还想抵赖!当日进入遗迹的,带了月狐的,除了你还有谁?灵宠听令于主人,定是你命令的!是不是的,你打开储物袋给大家看看,我轩辕族的东西,我让你有命抢,没命花!”
      
      “就是,你打开看看。”
      
      周围一众修士在起哄:“这位道友,你若是没抢他东西,你就打开让真人看看。”
      
      “打开让他看有什么用,那不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他指着我的宝贝说是他徒弟的,我有什么说法?”趁着休战,高然掏出治疗的丹药吞了两瓶,神色当即好了许多。
      
      那轩辕真人也不敢在鲸舟上公然杀人,抢走对方储物袋,于是看着他吞丹药回血,并未阻拦。
      
      众人一听似乎是这么个理,毕竟法宝上可没写着名字啊。就问轩辕真人:“你那徒儿的戒指里,还有什么法宝?是你认得出的,上面有没有什么标记。”
      
      “自然是有的。他打开我一看便知。”
      
      证据在前,加上对方是上界的轩辕真人,在强者为尊的修真界,人心都是偏向强者的。高然骑虎难下,眼见人越来越多,只好打开储物袋,放开让对方搜查。
      
      轩辕真人用神识扫了一圈,脸色狐疑,怎么没有?
      
      自己分明见他捡回去了!
      
      原本他的目的只是那月狐罢了,可这小子的戒指里,还真有不少好东西,有些丹药、法器,叫他也眼馋不已,一个小门派修士,竟有这样的宝物,定是有什么奇遇!
      
      高然看他表情,仰头道:“我说了没有吧?我是见过这个轩辕离,但我并未拿他的遗物。若是拿了,我自然应当还给你。那夺你徒弟储物戒的月狐,说不定是遗迹里生存的。”
      
      少顷,轩辕真人面色难看道:“你戒指里,有我徒儿的东西,这些丹药都是我留给徒儿的。”
      
      “你无耻!你有证据吗?丹药不都长那样!还是丹药上面写了你轩辕的名字?”
      
      “不在你这儿,就在你那师妹手里!”他说着,猛地飞过去抓住在古遥隔壁房间的少女。古遥怕得要死,已经躲了下去,大气也不敢出。
      
      看着轩辕真人的动作,陆拂尘皱眉,原想说些什么,但古遥在身边,他不敢惹麻烦。
      
      轩辕真人自然是看见了隔壁房间里,还有一只狐狸,不过那只是一只普通的赤狐,他不感兴趣,伸手把她抓了出来。
      
      这小姑娘刚到筑基中阶,还是嗑丹药嗑上来的,修为尚浅,害怕地喊师兄。
      
      “老怪,你休想动白珑!”恢复元气的高然当即口吞丹药飞身而起,被轩辕真人一掌拍开,负手道:“小姑娘,我不为难你,打开储物袋子让我看看。”
      
      “这个,还有这个,都给我。”
      
      这姑娘身上有几个储物法宝,一个是袋子,一个是戒指,还有个头上的簪子。
      
      面对元婴高手,她不敢不给,老实交出去,所有人都在看,看着轩辕真人,从她的储物宝物里,拿出一个香囊。
      
      他微笑着将香囊示众,道:“诸位请看,这香囊里面有一物,名唤白灵珠,可避水,本身不稀奇,不过此物为老夫亲自炼化,是我亲手交给我徒儿的物品,珠子上有轩辕二字。”
      
      众人一瞧,果真如此。
      
      白珑也愣了,瞬间红了脸,气恼道:“这是我师兄在鲸舟的宝阁买的,我晕船,这是鲸舟宝阁卖的东西!才不是什么白灵珠,这是安神珠!”
      
      高然看见那香囊,忽地想起来,买东西那日,有人撞他,掉了一个珠子,还问他是不是他掉下来的。
      
      他身上宝物多,又在宝阁里买了不少东西,这下——他立刻明白过来,那是个障眼法!他以为是安神珠,便当是自己的东西带走了。
      
      高然双目眦裂:“老贼,你陷害我?!”
      
      “我从你师妹储物袋子里搜出来的,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这就是白灵珠,写着我轩辕的名字,你还想抵赖不成?”
      
      看着那月狐趴在鲸舟的窗户上威胁地冲自己呲牙,轩辕真人伸手一抓,便把狐狸抓过来,掐着狐狸脖子冷冷道:“刚好,老夫炼药正缺一味月狐血做引子,你这小偷,我不杀你师兄妹二人,把偷来的东西还给老夫,这月狐当做赔罪,老夫带走了!”
      
      说完,神识侵入这师兄妹二人身上的储物袋,把看上的东西,全部搜刮一番,只留了些看不上眼的金疮药。
      
      随即,也没有伤人,放他二人回去,还冠冕堂皇道:“你与我徒儿的瓜葛,就用这月狐当做赔罪抵消!我轩辕族向来磊落,说了饶你不死,就饶你一命罢。这瓶往生丹,留给你治疗身上的伤势。”说完,留下一瓶丹药,拂袖而去。
      
      见状众人纷纷赞叹,轩辕真人为人真是光明磊落!往生丹这种丹药,可是玄品治疗丹药。
      
      修真界,将丹宝分为天、地、玄、黄,四个品阶。黄品是最常见的,而玄品更上乘。
      
      玄品的往生丹,是很不错的回血药。吃一颗,身上的伤势全好不说,甚至连轻微的诅咒都能解除。没想到轩辕真人竟然留了一整瓶给这蓝衫修士治疗!好大气!
      
      高然刚刚吞服丹药好起来的伤势,一瞬间又要气得吐血。
      
      这往生丹本就是他的所有物,被全搜刮走不说,只留了一颗给他,还佯装大度的让人以为他留了一瓶!
      
      只不过,轩辕真人一走,围观人群也散了,他更没力气去解释,方才吞了三颗假婴丹强行越阶,仗着自己法宝多,勉强与元婴真人打了两个回合,现在宝物、灵宠全都被人搜刮走。别说越阶,就是同阶,他也打不过。
      
      师妹将高然扶到床榻上,把仅剩的那颗往生丹拿出来给他:“师兄,那轩辕老贼,我定不放过他!我要…我要叫娘亲杀了他给你报仇。”
      
      “白珑。”高然示意她不要在鲸舟上说这种话,仇,自然是要报的。别的倒无所谓,他的本命法宝还在体内,那是轩辕真人拿不走的,只不过灵宠被夺走,会有什么下场,他自是清楚不过。
      
      无非是剥皮抽筋,剖丹放血。
      
      必须要讨回。
      
      这时,门口蓦地传来铃铛的声音——这是这鲸舟上的门铃,人在外面一拉,里头的铃铛就会响。
      
      白珑警惕地打开房门。
      
      “哎?是你啊。”
      
      陆拂尘站在门外。
      
      白珑仍然很警惕:“你有什么事?”
      
      “无事,只是想提醒你师兄一句,那往生丹里,有一味叫往生莲的花,属火,本无毒。如果刚好体内有一种叫鬼线草的药,这二者合一,就是剧毒。且一时半会儿不会发作,要半月后才会毒发,一旦毒发就是身亡。”
      
      “鬼线草?”里头的高然面色大变道,“陆兄弟进来说话!”
      
      “我略通一点医术,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轩辕真人鞭子上的绿光或许是鬼切草的汁液。”他进了门,拿出一瓶解毒的丹药,“如果已经吃了,可以吃这个解毒。”
      
      白珑:“竟然有毒?还好师兄你没吃!”
      
      “没吃就好,”陆拂尘说完,拿出两张黄纸,“轩辕真人怕是不会放过你二人,这虽只是黄阶传送符,但你们下鲸舟时,可用此物保命。”
      
      传送符,顾名思义,催动即可传送离开,是保命神器。
      
      虽然这传送符是黄阶,可也并非每个符箓师都会画,一张普通传送符,在黑市上要卖五百灵石!缺点就是只能用一次,用完就失效,传送地点不能指定,保不齐前脚刚逃开元婴老怪的魔爪,后脚就传送到地阶妖兽老窝。
      
      高然大为感动:“陆兄弟,你相信我是被那轩辕真人陷害是吗?”
      
      倒也不是相信。
      
      不过一面之缘罢了。
      
      捡走死人的东西,称不上道德败坏。
      
      再者,这传送符,也不是他要送,是古遥送的。
      
      古遥似乎认为这师兄妹二人是被陷害的,尽管这不符合他平日“精打细算”的性子,但转念一想,古遥本性就不坏,心肠软,或许见到二人遭遇,心生同情罢了。
      
      陆拂尘留下两张传送符,又拿了瓶疗伤丹出来,这次高然却说不用了:“我这儿还有几瓶月狐涎,这是疗伤圣品,只可惜……”他脸色苍白地垂着头,显然记挂着自己的灵宠,叹息道,“陆兄弟,我这儿也没什么好东西了,这瓶月狐涎,你若不嫌弃,就赠与你。”
      
      月狐涎,顾名思义,月狐的口水。
      
      的确是疗伤圣品,但是……陆拂尘摆摆手,叫他自己留着用,但高然不同意,一定要报答他,一旁的白珑犹豫着开口道:“师兄,我这里还有个假婴丹……”
      
      假婴丹,就是方才高然强行越阶吃的丹药。
      
      这丹药,吃一颗可将气息提到元婴,时效极短,修为越差时间越短。多吃两颗,就能将实力也一并强行提上来,最多吃三颗,再多就会遭到反噬。
      
      高然马上道:“那这假婴丹,就送给陆兄弟!”
      
      “不不不,这贵重了,高兄自己留着吧。”
      
      陆拂尘在丹宝玉简上见过假婴丹的介绍,知晓吃一颗没有太大的用处,只能狐假虎威半柱香时间罢了,要吃三颗才管用。所以,一般是三颗起卖,在黑市上,三颗能卖到三千灵石。
      
      一颗单独卖相当于一千,还要打些折扣,和他两张黄阶传送符价值相当。
      
      高然感动地说:“陆兄弟,你收下吧!眼下我也没有别的宝贝,以后上界咱们再见,我一定报答你今日之恩!”
      
      “报恩就不必了……那好,我就收下你的丹药。”
      
      高然还强硬要把月狐涎给他。陆拂尘无法,只得接受,心道这二人做派端正,不喜欠人情,还有这些法宝,看着不像是小门派出身。
      
      随即,带着月狐涎和假婴丹,陆拂尘回到房间。
      
      “怎么样,东西给他们了吗?”古遥问。
      
      “给了,他们下鲸舟就用,应当不会被很快追上。”把假婴丹和月狐涎放在桌上,古遥马上凑过去闻,然后嫌弃地别开头:“这是什么?怎么一股子口水味儿。”
      
      “这是假婴丹,这瓶液体……是月狐涎,也算是宝贝吧。”
      
      “口水?这也能卖钱?”闻言古遥更嫌弃了,“那我的不也行?”
      
      陆拂尘诡异地沉默了几秒,笑道:“你真拿自己当狐狸了啊?”
      
      古遥哼哼两声,不接话。
      
      自己是妖这件事,饶是最信任的陆兄,他也不能告知。
      
      

  • 作者有话要说:  卖假货要被抓走的!
    本章掉落100个小红包~
    早上八点日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