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02.

      陆拂尘本想告诉他,这不是望霄宗现任宗主,而是开山始祖的画像。但这时,古遥听见机关响动,他的红烧狮子头,热气腾腾地通过石墙的凹槽甬道送了上来。

      他当即跳过去,满脸都写着馋,爪子按着盘子,嗅了几下,接着埋头张口就咬。那胡吃海塞的吃相,和人形时没区别,酱汁弄得满脸都是,挂在触须上。

      至于一旁的陆拂尘说了些什么,也没听进去。

      陆拂尘看他这模样,有时候都觉得,古遥和狐狸真没什么两样。

      上鲸舟前,古遥掏空了储物袋,也没那么多灵石,加上修为不够,就想了这么个主意,告诉他:“我这儿有一种丹药,可以让我化形成动物而不被发现,这样,你带我上去,说我是你的宠物,我不就可以逃票吗!”

      陆拂尘当时觉得不妥:“万一被发现如何是好?岂不是要被驱逐。四万灵石罢了,我帮你出了。”

      古遥救过他的命,所以哪怕是这么多的灵石,陆拂尘也是愿意出的。

      “我知道你有钱……那,那我不是修为不够吗……”

      所以,古遥就真的变成了一只赤狐,赖在他身上,装作他的宠物。

      饶是如此,还是被讹了两万灵石。

      入夜,戌时,鲸舟启动。

      一只长着翅膀的机关球飞进房间,传音道:“诸位道友,本次鲸舟之旅通航时间为两个月,在此期间,请诸位莫要在鲸舟上斗法,若造成损失将百倍赔偿。此乃鲸舟地图,如若需要丹药,鲸舟三层处有丹坊,需要法器,鲸舟有宝阁,有各类玄极法器、符箓、卷轴供各位选择。另有炼丹房,练功室若干……”

      地图从机关球的一个小孔中投射出,详细介绍了每个地方,古遥只能看图,却不识字。

      别说这些文字,就连自己修炼的功法,他都看不懂。

      由于功法限制,不能问人,只能按图索骥,自己瞎琢磨。

      古遥入世仅仅三年,刚入世时,就是炼气高阶的修为,如今三年过去了,成了炼气大圆满。

      他一直在想,这劳什子功法是不是没有用啊。

      这未免有点太垃圾了吧。

      可这《极乐经》,是师祖花了好大工夫给他弄来的。将功法给他时,人还在咳血,受了重伤,还要赶自己走:“小花,这《极乐经》是我佛家失传秘法,你吃了狍鸮天丹,它成了你的妖丹,故此贪欲重,这功法最适合你不过了。”

      古遥不关心这个,担忧道:“师祖,你是不是快死了?”

      “混账小子,别咒老子!”师祖再次咳出一口猩红浓血,奄奄一息地教导,“总之,你按照这功法上的修炼!人以气为根,以精为蒂,八万四千法门有百千三昧,我的法门是无门为门,按理说应当适合你的,怎么越修越回去了……可见普通的法子对你无用,你只能修这欢喜禅了。”

      他指尖轻点古遥的眉心,留下一道足以护他周全的佛决:“你出去历练,不要留在东来寺了。”

      古遥不肯走:“我不走,我哪都不去!师祖……”他泪眼婆娑,“你被谁打伤了?我要去找他报仇!”

      师祖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一直劝他离开,见无果,只得道:“小花,你看见师祖吐在地上的血了吗?师祖这是中毒了啊!我不能自救,只能靠你了!师祖我马上要去闭死关了,这一闭关,怕是百年不能出来,你留在这东来寺有什么出息!”

      他摸了半天,掏出一枚脏兮兮的戒指,用比戒指更脏的指腹抹亮,金戒从手中抛出,飞速旋转,退开几米,忽地弹开,变成一道六七尺高的光圈。

      光圈之外,俨然是另一个世界,和他所在的东来寺不同,看着像另一片森林,此刻正在簌簌地下着雨。

      师祖苦口婆心道:“下界不适合你历练,你去中洲后,记住,要藏好你的妖修身份,不要轻信他人。人心不古……”他一面说,一面将印记打入古遥的脑海,声音沧桑,“这修真界,可不是人人都像你师祖我一样心善……若遇见什么麻烦,就打开这枚戒指保命,记住,只有生死关头,才能打开……去吧。”说着,他用力一推,将古遥推入另一个世界。

      古遥猝不及防被光圈淹没,摔在泥地里,雨水落在脸上,口中大喊,问他中了什么毒,眼看着光圈极速缩小,着急地伸手却触不到,只隐约听师祖道:“此乃无解之毒。你过一百年再回来,兴许老子还活着。”

      光芒倏地消失,戒指掉在地上,滚了几圈,落在脚边。

      疾风骤雨中,古遥坐在原地,眼圈发红,衣衫被雨水打湿,脑子还有些懵。

      良久,他擦擦眼泪,想给自己施个避雨咒,奈何怎么也想不起咒语怎么念,翻出师祖给的符咒书,他还不识字。

      古遥愁眉苦脸地捡起金戒收好,冒着雨,去摘了树上的芭蕉叶,当做油纸伞戴在头顶。

      第一次独自离家,他有些惶恐,惧怕人世,又对人世好奇。

      人,真像师祖说的那样坏吗?

      因不知身在何处,周围空无一人,只能凭借感觉朝下走。

      累了饿了,就用定身咒捉只兔子,从储物项圈里掏出调料烧烤,这是他用的最熟练的法咒。

      或在树上摘点野果,然后找个僻静的洞穴,翻开这本黄色封面的《极乐经》感悟。

      这本功法早已嵌入他的脑中,只可惜古遥不识字。无论是翻开书看,还是闭眼打坐修持时功法浮现在脑中,那密密麻麻的梵文他根本就不认得,只认得图。

      照着图迷迷糊糊地修炼几日,也没个动静。

      他没有眉目,也无人可问,便出洞穴,继续朝山下走,路上碰到了不少人。

      和在东来寺时不一样,那是人界,这是中洲。

      师祖告诉过他,修真界分三个层次,上界、中洲,下界。

      下界便是人间,灵气稀薄,多是凡人,而门派就那么三两个,连个筑基强者都难得一见,结丹可做掌门,修炼到元婴,天劫降下,渡劫便可飞升。

      这几百年以来,下界无人可以飞升。

      但在中洲,炼气遍地走,筑基也到处都是,结丹期也偶尔能遇见。

      许是师祖给的法宝管用,无人发现他是妖修。

      而陆拂尘,是他第一个遇见的,让他妖丹有波动的修士。在靠近的那一刻,吸纳了一丝木系灵力。

      这丝木系灵力的窜入,竟让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舒畅!

      与此同时,丹田中那火红的妖丹,周围萦绕着一层极浅的荧绿色,不过数息之间,绿色就消失了。

      咦?

      古遥脑瓜子一转,忽地理解了师祖的意思。难怪那功法上,画着好些两人共同修炼的图案……这竟是叫他从他人身上吸取灵气的意思!

      他本身属火,化形成人吃下的那颗狍鸮天丹……古遥叫它狍子丹,也是属火。

      而木是生火的。

      古遥情不自禁地被这木系灵力所吸引,不敢凑太近,但不凑近,又没有用,跟了人家一路,被抓包:“你为何跟着我?”

      来中洲后,刷新了古遥对人族修士的看法。这些自诩正派的人族修士,竟然残害妖修,拍卖灵兽血、皮毛,甚至是骨头!妖丹!

      师祖说的没错,像他那样的好人果真不多。

      同仇敌忾,古遥并不信任这些人族修士,但那灵气太吸引他了,丹田的妖丹不停地驱使着他,仿佛受操纵般去接近对方,古遥甚至有种想把他吸干的冲动。

      但在对方防备的情况下,并不敢凑太近了,隔得远远的,合十行礼,传音道:“道友,小僧法号般若,一介散修,不知你……”

      他欲言又止。

      木系道友直视着他:“嗯?”

      古遥鼓起勇气:“不知你可愿和我一同修炼?”

      他甚至不知道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什么人,眼下,他只是馋对方身上的木系灵气。

      对方怔愕,上下打量古遥,好俊俏的小修士!穿红色袈裟、手戴佛珠,脖子上还有一根金刚圈,竟是佛修?看修为还不够筑基……

      陆拂尘未免觉得唐突,礼貌地拒道:“可你我二人素昧平生,怎能如此草率就、就…就结为道侣。”

      “哎呀,我不是要跟你做道侣的。”古遥还幻想着以后找个漂亮的母狐狸妖修做道侣的,他对人的兴趣不大,师祖也未曾教过他这些东西。他连忙摆手道:“就是一起修炼。”

      “你说的一起修炼是什么意思?般若小师傅,你要拜入我们寻仙门吗?”

      他歪着脑袋想了想:“差不多这个意思,我就想跟着你混。拜不拜入的,无所谓。”

      到后来,陆拂尘才知道他说的一起修炼是什么意思。

      竟然就是字面意思。

      在一个房间修炼。

      面对他盘腿而坐。

      最多不过是修炼时,把手伸到他这边,双手推在自己的背上——竟一下能凭空吸走他打坐几日积攒的灵气!

      不可理喻。

      陆拂尘不知他修炼的到底是什么邪门歪道,只知是佛法,可什么佛法竟这么邪门?

      所以陆拂尘也仅仅同意他坐在自己身旁修炼,偶尔古遥越界,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一纵容,潜心苦炼一个月的灵力就被吸干了。

      眼下,那小狐狸正靠在他身侧打坐,疯狂地吸纳着自己周身泄出的灵气。由于是兽身,两只火红的耳朵竖立起来,那打坐的模样格外地讨喜可爱,双眼紧闭,浑然不动,只有几根细细的触须不时颤动一下。

      古遥平素不怎么爱修炼的。他贪吃,就是因为贪吃,吃了师祖的宝贝,且大难不死,方才化出人形。

      他的修为也是师祖拿丹药喂出来的,修了这《极乐经》后,才算走上正轨。

      古遥现在的感觉非常奇妙,晏坐忘身,所有的念头一空到底,木系灵气环绕着他,这股灵力原流泉渤,冲而徐盈,轮转而无废,仿佛水流而不止,与万物终始……

      一旁,发觉他快要突破,陆拂尘忽地惊醒,见古遥正以狐狸的形态在打坐,灵气运转速度过载,隐隐快要冲破卷轴的阵法了!他大感不妙,在鲸舟上突破,按照他现在吸纳灵气的速度,一定会被人发现的!

      这鲸舟上不乏元婴,甚至是上界来的出窍期强者,一个不慎就会被察觉,这狐狸其实是人,是服用丹药逃票上船的!

      后果会如何,他不敢想象,可对方正在突破,陆拂尘不敢贸然打断,担心他走火入魔。

      修炼突破之时,对外界的感知会下降,就在妖气快要克制不住冲出来时,古遥脖颈间的秀气项圈猛地收缩,一道声音在脑海中乍然响起。

      “切记,不可让人发现你是妖。”

      来自师祖的声音入耳,仿若佛光普照,如开闸的水库灌入神识!古遥猛地惊醒,周身还缠绕着浓郁的灵气。

      陆拂尘松了口气:“你可算是醒了,要是真在这鲸舟突破,麻烦可就大了……”

      古遥也不免庆幸。还好还好,最后关头听见了师祖留下的声音。

      他收了打坐修持的姿势,以狐狸形态侧卧床榻,理直气壮:“我有点饿了。”

      “吃什么?”陆拂尘按下墙上机关,“还是狮子头?醉虾?烤鸡腿?”

      “有烤鸡腿?”绿色竖瞳一下亮起:“哪儿呢?”

      陆拂尘拽下一块木牌:“是烤鸡,所以有烤鸡腿,今日新菜。”

      “要要要!”

      鸡腿是他的最爱。

      还是个狐狸的时候,古遥尚未开智,就经常跑来东来寺偷吃,有些僧人破戒,爱喝酒吃肉,比如他师祖那样的,浑然不像个和尚,佛家清规戒律里不能干的事,他干了个遍。

      化人形后,古遥学会的第一个词语,就是鸡腿。

      第一句话是:“我要吃,师祖给我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