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的七十年代》女王不在家 ^第5章^ 最新更新:2018-04-16 12:42:2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说得也是。”顾老太太看样子竟然认真地考虑了下她四儿媳妇的话:“一罐子,确实够了。”
      
      苏巧红听了,心里一喜,连忙继续说道:“牙狗儿,早断奶了,最近几天不好好吃饭,我想着,我想着……”
      
      开口要东西的事,到底没脸,她没好意思直接说,就眼巴巴地瞅着自家婆婆,指望她能听明白。
      
      “巧红,你说什么呢!”
      
      好脾气的顾建党受不了了,哥几个都娶媳妇,怎么就他这媳妇,在饭桌上当着全家人面跟老人要东西?
      
      苏巧红素日却是个惯能拿主意的,况且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哪能往回缩?
      
      “娘,你瞧瞧这……”她一声赔笑。
      
      顾老太太已经放下筷子,若有所思地拿那修长的手指头敲打着饭桌。
      
      “巧红哪,你这意思是?我怎么就没弄明白?”顾老太太一脸糊涂样。
      
      苏巧红咬牙,心想竟然装糊涂,那好吧,我就挑明了说。
      
      “娘,我的意思是,既然童韵那边一罐子麦乳精就够了,另一罐子,干脆给牙狗儿喝吧。牙狗儿这才八个月,从小就瘦,我想着他喝了好歹长点身体不是?”
      
      顾老太太闭上眼,想了想,最后点头:“说得有理。”
      
      苏巧红脸上涌现狂喜,正要谢娘,却听顾老太太又说话了,却是问旁边的冯菊花。
      
      “咱家黑蛋多大了?”
      
      冯菊花老实,不懂怎么这事扯上黑蛋了,不过还是老实回答:“娘,黑蛋这不是才过了周岁生日。”
      
      顾老太太点头,又问苏巧红:“还有咱家猪毛,多大了?”
      
      猪毛是苏巧红大儿子,苏巧红听了,心里犯嘀咕,不过还是说:“娘,这不是两岁了吗?”
      
      顾老太太又问冯菊花:“咱家墩子多大了?”
      
      话说到这里,全家人都有点愣神了,不明白老太太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冯菊花再次老实地回答:“娘,墩子三岁了。”
      
      顾老太太终于点了点头,叹了口气:“咱家孩子多,这一个个的,牙狗儿八个月,确实应该喝个麦乳精,那是该喝的。不过黑蛋这才比牙狗大四个月,总不能说才大了四个月,就不让喝了吧?黑蛋也该喝!再往上,猪毛两岁了,也就比黑蛋大一岁,你说凭啥一岁的能喝,两岁的不能喝?一岁的没比两岁的少几颗牙啊?所以咱家黑蛋也该喝!可两岁的都喝了,三岁的就只多长了一岁,怎么就喝不得,两岁和三岁小孩不都是满院子乱跑,你觉得有啥区别?所以咱家墩子也该喝……”
      
      老太太这一番念叨,底下儿子媳妇的个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么一说,好像就连老二家七八岁的粪堆和粮仓都该喝了,凭什么你三岁屁大小孩了能喝,我七八岁就不能喝了?欺负我早生了几年吗?我又没比你多几颗牙!
      
      可自家有那么多麦乳精吗?
      
      却听顾老太太再次长叹口气:“这一个个的,都该喝,我掰着手指头算了算,一二三四,咱爹要四罐子麦乳精。建军啊,赶明儿你去县里,给你大哥说说,让他瞅着点,想办法弄四罐子麦乳精。”
      
      “啊?”建军只觉得自己莫名地躺枪:“娘,大哥能弄四罐子麦乳精吗?这,这也不是随手就能弄到的吧?”
      
      顾建军这辈子就不知道麦乳精干啥的,也不知道啥味儿,不过光看老四家那稀罕劲儿,显然是个好东西。他大哥是县里干部,可也不是开供销社的,稀罕玩意儿不是说弄就弄到啊。
      
      顾老太太一脸无辜和无奈:“那有什么办法,让他慢慢想办法呗,什么时候弄到了,什么时候大家伙一起喝!”
      
      苏巧红这下子可傻眼了。
      
      她又不是纯傻子,当然知道大伯哥才弄了两罐子麦乳精,一时半会让他再弄四罐子,就是个孙猴子他也一下子变不出来啊!她家牙狗要想等到,那得猴年马月了!
      
      “娘——”苏巧红硬着头皮说:“不是说,送来了两罐子吗?童韵喝一罐子,还剩下一罐子啊,那罐子——?”
      
      她点到为止,不好明说,只拿眼儿期盼地望着自家婆婆。
      
      婆婆总该懂自己意思吧?
      
      谁知道顾老太太听了,一脸的恍然大悟:“敢情你是惦记那罐子啊?”
      
      苏巧红被这话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我,我这不是想着咱牙狗……”
      
      可这话没说完呢,儿媳妇陈秀云便拉下脸了。
      
      “巧红,瞧你这劲儿,也实在是没大没小了,咱娘一个人把他们给哥五个拉扯大咱娘容易吗?”
      
      苏巧红大惊,这这这,这怎么又和那句口头禅拉扯上了??她不就是要一罐子麦乳精吗?
      
      陈秀云撇嘴笑了笑:“童韵只舍得留了一罐子给她自己,另一罐子巴巴地送来孝顺咱娘了。你这是要让牙狗从咱娘嘴里抢食儿啊?”
      
      苏巧红大大惊:“给咱娘了?”
      
      顾老太太叹了口气:“童韵,那是个孝顺孩子啊!”
      
      童韵是个孝顺孩子,那意思是她不孝顺了?
      
      苏巧红脸都白了,她傻傻地看着自家婆婆,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怎么那罐子,就给婆婆了呢?什么时候给的……她,她都不知道啊!!
      
      顾建党沉着脸,一把拉起了苏巧红:“长这么大了,你懂点事吧?牙狗那小子吃啥不行?你非盯着咱娘嘴里的那口吃的?咱娘一个人拉拔大我们哥五个容易吗她……”
      
      经典口头禅上来,顾建党气得拉扯着自家媳妇出去了,连饭都没吃。
      
      陈秀云抿了抿嘴儿,憋住笑,凑过去问顾老太:“娘,要不要我过去瞧瞧?”
      
      顾老太太摆手:“算了,让他们两口子闹腾去吧。”
      
      这一大家子都挺好的,就是巧红,老算计着自己家那点子事。
      
      顾老太太有自己的脾气,她房里那罐子麦乳精,其实给小孙子也不是不行,可苏巧红变着法子给她要,她还偏偏就不给了。
      
      还是先紧着自己的嘴再说!
      
      ~~~~~~
      
      苏巧红闹着要麦乳精的事,自然没人说到童韵面前,用顾老太太的话;“童韵正做月子呢,你们别让她多心生闲气,月子做不好那是一辈子的事。”
      
      老太太都发话了,谁还敢说什么。
      
      而童韵这几天,隔三差五喝一碗麦乳精,甜丝丝香喷喷的喝了都是奶味儿,真是好喝。晚上再来一碗红糖水鸡蛋,鸡蛋里泡点油炸撒子,在这物资匮乏的年月,几乎是奢侈的享受。
      
      她父母以前都是医院工作,她也偶尔接触过一些,知道这要想奶水足,除了营养得够,还是得多喝水,于是每天早上都让顾建国把屋里的铁皮暖瓶装得满满的。她每天多喝水,奶水足,把个软糯小丫头喂得饱饱的,吃完了打两个大饱嗝,闭着眼儿呼呼地睡去,睡得可香甜了。
      
      一时望着那喷了红双喜的铁皮暖瓶,不免想起,那铁皮暖瓶还是结婚那会子置办的,一直没舍得用,如今才算派上用场,保暖效果好得很。
      
      其实这年月结个婚,都得要求三十六条腿儿,衣橱柜子桌子,再来四把椅子一张床,一共三十六条腿儿。可她没那么多要求,自己是个下乡知青,成分不好,顾家有那么多儿子,不愿意让顾老太太花费太多,于是就只让顾家新盘了炕,再买个搪瓷洗脸盆,痰盂,外加个铁皮热水瓶,这就足足可以了。
      
      顾老太太一直觉得亏待她,还说过去这阵子风头,给她置办好的。
      
      其实她真没觉得自己被亏待了,上面是个好婆婆知书达理对自己也好,下面几个哥哥并嫂子都是敞亮人儿,待自己也没的说,至于自己男人,那可是把自己放在手心里疼着。
      
      有时候她看着顾建国那魁梧的个头,抱着个软趴趴小丫头一脸温柔呵护的样子,就觉得这辈子她真是满足,再没什么奢求了。
      
      当然她也时不时惦记起父母和弟弟,想着他们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也能在眼跟前,那该多好啊。
      
      童韵的父亲童兴华三十年代初毕业于燕京大学,之后立志学医拯救尚在苦难中的中国人民,深造多年,在新中国成立后为首都最知名三甲医院专家。前两年认为思想有问题,要深入学习检讨,不过还是正常在医院上班。谁知前几个月,不知道怎么又开始调查了,至今也没个音信。
      
      顾建国见媳妇垂着眼不知道想什么,便凑过来:“怎么了媳妇,饿了?我给你弄点东西吃?”
      
      童韵接过蜜芽儿在怀里,轻轻拍了几下后背,柔声笑了笑:“没,就是刚才,忽然想起我父母来了,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顾建国自然知道自家老岳父老岳母被调查的事,便道:“这个你别急,前几天我托大哥打听打听去,他说过一段给我回信,万一有消息,他肯定赶紧捎过来。”
      
      “嗯,那得麻烦大哥了。”
      
      “瞧你,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我哥就是你哥!”
      
      童韵听这话笑了:“嫁到咱家,我算是掉到蜜窝里来了!”
      
      她在意的,倒不是这入口的红糖水鸡蛋和那特意给自己送过来的油炸撒子,毕竟以前她父亲那位置摆那里,她什么没见识过,什么没吃过?在意的只是婆婆和哥嫂还有丈夫对自己的心意,真是把自己当自家人一般疼着。
      
      风雨世道,有这样的家人这样的丈夫,她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
      
      低头再看看怀里那小小软软的蜜芽儿,不由喃喃地笑着道:“你啊,就是个蜜罐里长大的小芽芽,赶紧生根发芽,长大成人吧。”
      
      而窝在童韵怀里那白净软糯的小人儿,却静悄悄地睁开了清澈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此时的她,并不是一个无知的娃儿,她拥有上辈子的记忆。

  • 作者有话要说:  上一章的红包,等我睡一觉就发,头疼欲裂中。
    昨晚太惨了。
    今天我要去办一件很重要的大事(签贷款合同),需要各种证件,结果我发现平时放证件的抽屉,身份证户口本毕业证都不见了!我惊呆了,我吓傻了,那是我的身家性命啊!满屋子到处找啊,一直找到晚上12点多。我想起上次带着这些证件回来是打滴滴,于是想是不是忘车上了,就给滴滴客服打电话。滴滴客服真是好啊,三更半夜帮我联系司机,三线会话,司机说没看到。滴滴客服又说要帮我联系在我之后乘车的那两个乘客,各种热情周到细心体贴!感动。
    好了,重点来啦,我把家里挖地三尺,终于在一个衣架上找到了那些证件。原来那天我下了滴滴车后就下雨了,用证件袋子放脑袋上遮雨有点潮了,我就说挂衣架上吧,再说这样下次用也方便可以拎起来就走。结果衣架上后来又挂了衣服,证件袋子被淹没了……
    吓死了,腿都软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