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芽的七十年代》女王不在家 ^第4章^ 最新更新:2018-04-16 12:4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顾建国回来屋里,细心地先在门槛处跺了跺脚,等那点寒气散得差不多了,才敢凑到炕头前看自己小闺女。小闺女睡在炕头上,两个小手握成小小的拳头放在小脑袋旁边,正安静乖巧地睡着。
      
      她那小扇子一般的睫毛微微垂下,小鼻子随着呼吸轻轻上下起伏,看着实在是恬静美好。
      
      顾建国一大老爷们,都觉得鼻头有些发酸,他家媳妇怎么给他生了这么个惹人疼的小宝贝。
      
      “你回来了?”旁边的童韵喂奶后,也是有些乏了,便睡在女儿身旁,恍惚一睁眼,就看到自家男人正对着女儿傻看呢。
      
      “嗯嗯,刚回,你要喝水不,我给你倒,还是要吃点什么?”顾建国不着痕迹地按了按鼻子。
      
      “刚才那是怎么了,看你看着咱闺女的那目光,就跟看到八辈子的情人一样!”童韵看着自家男人,有些莫名发酸,不由斜眼瞅他这么说道。
      
      顾建国看童韵躺在被窝里,润白的小脸儿泛着红晕,略显凌乱的乌发铺在枕边儿,因为刚睡醒而朦胧惺忪的睡眼带着些许慵懒的性感,而那一双清凌的眼儿,斜斜看过来,半分嗔怪,半分笑意的,一时竟觉胸口荡()漾。
      
      当下看看外面院子里没人,凑到炕头,低头轻轻亲了下童韵的脸颊:“你快些好起来吧……”
      
      后面的话他没说,不过童韵自然是明白的,不由再次睨了自家男人一眼:“你过去娘那边,娘说啥了?”
      
      顾建国想起娘的话,连忙向媳妇汇报:“咱娘给咱闺女取了名字。”
      
      童韵对这位小学老师的婆婆一向是敬重有加的,她听顾建国说过,自家婆婆以前是大户人家的陪读丫鬟,些许认得字,却饱受压迫,后来逃难来到这里,嫁给了公公。
      
      不过她总觉得,婆婆这个人说话的气度,偶尔言语中的见识,可不是一个大户人家丫鬟的格局。
      
      当下忙问道:“取了什么名字?”
      
      顾建国笑着道:“取了个小名叫蜜芽儿,大名叫顾绯。”
      
      “蜜芽儿,顾绯……”童韵品味着这两个名字,小名字自然是朝气蓬勃甜蜜蜜的味儿,大名简洁大方,却是美极了。
      
      绯,透着一股子绚丽的美感,偏生又暗喻了红色。
      
      新中国是红色的,这个绯字虽然够美,却也不出格。
      
      当下她实在是满意极了:“娘取的名字,就是好。”
      
      说话间,低头望着睡颜甜美的女儿:“以后,你就叫蜜芽儿了,我的乖乖蜜芽儿。”
      
      顾建国看看娇艳的媳妇,再看看乖巧萌软的女儿,只觉得自己这辈子别无所求,当下脱了鞋上炕,钻进被窝,抱住媳妇在怀里:“咱娘说了,要给咱蜜芽儿好好办个满月礼。”
      
      “好好办?还是算了吧,现在这年头,大家都不富裕,我爹那边又在被调查……”
      
      “别管那么多,一切听咱娘的就是了。咱娘说要办,谁拦得住?再说了,你爹那边被调查又怎么样,嫁到咱们家,就是咱们家的人了,咱可是烈士家属家庭,谁敢找咱们麻烦。”
      
      童韵的爹,是首都医院里有名的心脑血管疾病专家,因为早期曾经出国进修过,家里留有一些医学方面的外文书籍,不知道怎么就觉得不好,又被调查了。这还是前几个月的消息,现在还没个结果。
      
      按理说童韵这成分,根本进不了烈士家属这种门第的,毕竟这是一个维出身论和血统论的年代。不过好在,大北子庄地处偏僻,这里的气氛远没有外面那么热火朝天。几辈子的老农民了,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谁管那三七二十一的,童韵这下乡的知青来了村里,人能干,心善良,又能识文断字,偶尔还能帮着给大家看个头疼感冒的,时候一长,大家都喜欢。
      
      其实说到底,童韵这成分不好,不就是因为她爹是医生吗?听说不光是医生,还是首都那边的大医生呢!乡下人单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医生不是治病救人的吗,大医院的大专家那更是治病救人的,怎么就成了坏人了呢?
      
      想不明白,也就不想了,毕竟这世道,连老师都可以被打成臭老九,还有什么不可能!
      
      反正他们知道,童韵这闺女,是个好闺女。
      
      后来顾建国和童韵搞了对象,不光是顾老太太高兴,村里其他人也都喜欢。
      
      陈胜利帮着打了报告,上面审批了,总算顺利领了结婚证。
      
      不过童韵对于自己的出身可是心里明镜儿似的,所以处处小心,凡事低调,并不想给老顾家招惹事端。
      
      现在听自己男人这么说,想想,也就舒了口气。
      
      “嗯,我听娘的。”
      
      ***
      
      傍晚时候,一家大小十六口围在一处吃晚饭,这是老顾家难得团聚的时候。
      
      四个儿子平时都是队里干重体力活挣工分,四个儿媳妇稍微轻松一些,不过也都是实打实地拼力气,平时四个儿媳妇下了工就赶紧回来洗衣服做饭喂鸡打扫,忙得很。就连顾老太,虽说一把年纪了,可每天都要在村里小学给孩子上课,上午三节课,下午再三节课,雷打不动。忙活完这些,她抽空还会教孩子们唱个歌啊背个诗的,都是诸如《东方红》《不忘阶级苦》《大海航行靠舵手》这种外面的流行歌。
      
      顾老太太拿起筷子,还没忘记坐月子的童韵:“老五媳妇那边吃了吧?”
      
      二媳妇陈秀云一边利索地给自家小儿子围上围兜,嘴里说:“刚我端过去一碗红糖水鸡蛋,还熬了点小米粥,外加油馓子。”
      
      说到这里,她才想起这事还忘记给婆婆提:“我娘家刚才送过来的,说这撒子还是中秋节时候留下的,没舍得吃,这不是正好赶上咱家添了喜,就给咱送过来了,说这个油水大,吃了下奶。”
      
      油炸撒子那可是个好东西,是用精细白面和了面,发好了,再拧成细麻花放到锅里炸出来的,香喷喷的好吃。这年头,谁舍得用油来炸这玩意儿,所以金贵得很。
      
      陈秀云娘家是大北子庄生产大队过得好的,陈家兄弟几个都有出息,堂兄弟那边陈胜利还是公社的大队长,这才能攒下点油炸撒子,要不然一般人家谁能有这个。
      
      顾老太太听着点头:“这玩意儿好,吃着下奶,赶明儿见了你娘,好好替我谢她,再把咱家攒着的鸡蛋多涂几个红的,给你娘那边送过去。”
      
      陈秀云听了噗嗤笑出声:“娘,瞧你这话说的,你和我娘都是几十年老交情,说这话,她估计都得笑话你忒见外了。至于红鸡蛋,赶紧的,收着吧,回头咱家蜜芽儿满月,还是有的送呢!”
      
      顾老太太想想也笑了:“你娘那抠门惯了的,不知道怎么攒下来的!”
      
      “说得可不是,我那小侄子好几次嚷着要吃,我娘掐出一小根根给他解馋,愣是没舍得让吃!”
      
      当下也就不提这事,大家伙继续吃饭,不过是红薯干饼子和玉米渣粥,再配上山里捡来的凉拌野木耳,自家腌的咸菜疙瘩,不过大家都吃得津津有味。
      
      偏生旁边有个苏巧红,她是食不下咽,满心里在那琢磨事儿。
      
      惦记着那麦乳精,足足惦记了两天功夫,她也忍不住和自家男人提过这茬,结果男人一愣,之后瞅着她,开头果然是:“我娘一个人拉拔我们五个不……”
      
      剩下的话,她一摆手,赶紧让他别说了。
      
      千万别说了,这话听得都能磨出茧子来!
      
      在丈夫那里碰了壁,她又犹豫了两天,终于在艰难地咽下一口剌嗓子的干饼子后,决定开口拼一拼,不为其他,只为了自家那八个月的牙狗!
      
      “娘,有个事,我想说下……”她鼓了三天的勇气,在张开嘴那一刻,变成了蚊子哼哼。
      
      “怎么了,说。”顾老太太依然淡定地喝着粥,嘴里随口仍了句。
      
      旁边的顾建党,猜到了自家媳妇想说啥,拼命对她使眼色。
      
      别人都没事,怎么就她多事?其实嫂嫂们说的也没错,臭小子家的,都八个月大了,想什么麦乳精?上面几个小子,没麦乳精,不也个顶个地壮实?
      
      要他说啊,臭小子,就不该惯着!
      
      苏巧红自然知道咱家男人在拼命冲自己挤眼,不过她才懒得搭理呢,她再次鼓鼓劲儿,终于开口了。
      
      “其实我想商量下,就是那个麦乳精,那个麦乳精吧,不是有两罐子吗,我想着,童韵奶也不少,其实一罐子麦乳精慢慢喝着不就够了?”
      
      这话一出,全家所有人都听懂了,伸出的筷子停下,嚼着的嘴顿住,除了几个不懂事臭小子还在吸溜吸溜喝粥,其他人都停在那里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前三章红包已经发了,你收到了吗?
    这一章依然有红包,么么哒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入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