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第4章
      “你们这一个个没脸没皮的,真的是有奶就是娘!铁柱他娘,你前些天还在跟我骂季家这混账东西打了你家铁柱吧,咋转眼就凑他那送钱去了?还有张婶,我叫你声婶,昨个儿欠我俩肉包子钱还没给我,怎么又有钱跑那去卖饼了?没见着人的时候骂的比唱的还大声,见着人了,你就夹着尾巴当没发生过了?”
      
      包子西施骂的痛快,被她点到名的人都忍不住低下头,用袖子挡着脸,有个甚至快步离开队伍,无颜再排队。
      
      她走到季唯跟前,就差没戳着他鼻子,“是不是看老娘长得美,不肯给你占便宜,每回到我这就多收几文钱!我告诉你姓季的,趁早死了这条心,我就是嫁给村口的赵瘸子,也看不上你这地痞无赖!”
      
      她一口气说了这一串话,此时气力用尽,胸口起伏着喘气。
      
      季唯一巴掌拍开她的手掌,一点怜香惜玉也不讲,冷眼看她:“我路上是碰见过林家铁柱,不过他踢球踢到我身上来了,还不许我说两句?那林铁柱长得又瘦又小,我若真动手打他,只怕早摊在床上,哪还能下床?他娘还能在我这买东西?包子西施,说话得讲证据,可别张口就来,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他那一掌下手不留情面,打的包子西施手背通红,麻了一片。再加上季唯说话一点也不客气,明里暗里都在指着她污蔑瞎说,顿时将她气的浑身发抖。
      
      她向来被男人捧着吹着,何曾被人这般粗鲁对待?就连眼前这泼皮无赖,也不曾如此对待她。
      
      包子西施举着红彤彤的手背大喊:“姓季的你不是人!堂堂大男人竟然动手打我一个女人,说出去不怕笑话吗!你那些个好兄弟可从来不动手打女人的,被他们知道你怕是混不下去了!”
      
      这话要是给原主听到,免不得还有两分震慑力。毕竟他不孝无情偏偏讲几分义,极看重这些兄弟。但季唯可不是原主,他巴不得离那些地头蛇远远地,干一门正经生意赚钱,而不是剥削他人。
      
      包子西施却不知这些。
      
      她跟一名叫刘庆的混子颇有几分暧.昧,底气向来足的很。只不过刘庆不住这条街,管不着这里的事,再加上家里还有只母老虎,不肯包子西施暴露两人的关系。不然以她的性子,哪能次次哑巴吃黄连。
      
      但此时气头上,哪还管得了三七二十一。
      
      季唯双手环胸,冷笑道:“那又如何?我季唯不缺胳膊不断腿,那些人是我爹还是我娘,还要我看他们脸色过活?实话告诉你,那刘庆将我打的卧病在床近半月,他不见我也就罢了,若是被我撞见,我定要他付出代价!你别以为我不知你二人关系!”
      
      最后一句,他是压低了声音说的。
      
      但包子西施却惊的脸色大变!
      
      她本以为,与刘庆的关系瞒的很好,无人知道。眼前这个无赖,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包子西施又哪里知道,男人得了好,总喜欢在兄弟中炫耀。她颇有几分姿色,在这条街上小有名气,说与兄弟听,刘庆脸上有光,早就在小圈子里头传的人尽皆知。也就是他们重义气,口风严,不外传罢了。
      
      包子西施吃了暗亏,银牙紧咬,眼睛里浮出怨恨。
      
      但她又心有不甘,眼珠子转了转,突然绽了个笑,颇为明媚。
      
      她走回自己的包子摊前,撩了撩头发,对边儿上卖凉茶的男人道:“李哥,你见着姓季的边儿上站的那个哥儿了吗?”
      
      李哥点点头,“看到了。”
      
      包子西施叹了口气,“可惜了。”
      
      她说话声音一点儿不小,边上的摊贩生意冷清,闲的要命,立刻被她的话头给引了过去,连连追问:“可惜什么?”
      
      “可惜这哥儿,模样标志,本可以嫁个富贵人家做个小的,万一生下男胎,母凭子贵,一辈子吃穿无忧。偏偏找了姓季的,就说西二巷那林三姐,哟不是我说,先前见着他未时进去,快酉时才出来,这豆腐磨得可真是细嫩的紧啊……”包子西施越说越是放肆,说到要紧处,捂着嘴娇笑几声,惹得四周男人大笑起来。看向柳意绵的目光,都带了几分惋惜与异样。
      
      他们笑的大声又放肆,只不过隔了几米的柳意绵,哪可能听不见。
      
      就算他再怎么想无视,可无孔不入地钻进他耳中。
      
      柳意绵羞愤难堪,止不住的手抖,几乎握不住铜钱。
      
      突然手掌一暖,被人握住。
      
      他诧异抬眼,季唯冲他微微一笑,不知怎的,心里像是有微风吹过,萦绕在心头的阴霾瞬间就散了。
      
      “你信她还是信我?”
      
      季唯很直接,他向来厌恶拐弯抹角。
      
      柳意绵纵然是听到不少糟心事,可这短短几日里季唯对他的好,他看在眼中,也暖在心中。
      
      他轻声道:“自是信你。”
      
      季唯满意点头,“好。”
      
      他将剩下的东西都卖光,那包子西施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原主的腌臜事。
      
      “……你们不知道,李哥作证,之前来收钱时,姓季的还对我动手动脚。你们收十文钱,但我这就是十二文钱!只因我不肯从他,他便对我……对我……”包子西施通红了眼眶,挤出两滴泪水,说的一副可怜样,惹得周围男人女人同情不已。
      
      但见季唯过来,又都吓得噤声,纷纷坐回自己的位置,头都不敢伸一下。
      
      包子西施后知后觉地抬头,当即被季唯吓了一跳,强自镇定,心虚道:“怎么了?你又想对我做什么?”
      
      季唯摸了摸下巴,笑眯眯道:“自然是不能白背了骂名。”
      
      包子西施直觉不妙,立刻退开两步。
      
      但她动作再快,也快不过季唯。
      
      只见他上前一步,单手扣住包子西施左肩,用力一贯!
      
      包子西施重重撞在砖墙上,惊呼一声,脸色惨白。
      
      周围的人都被吓得不轻,一时间连开口劝说都忘了。
      
      季唯攥住包子西施下巴,唇角含笑,但瞳孔却透出几分冷然:“秀芬啊,你忘了那日在你家小楼阁上你缠住我说的话吗?你说刘庆那家伙平日看着扎实,实际如草包不中用。这般秘事,你知我知便好,我总不好当着大家伙的面说出来吧。”
      
      如果说刚才包子西施脸上还有几分血色,听完季唯这话当即吓得铁青,冷汗直冒。脑袋摆的跟拨浪鼓似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不、不是的……我没有跟你说过这个……你为何污我……”
      
      她吓得眼泪都落了下来,几乎如同惊弓之鸟。
      
      季唯低头,在她耳边脉脉细语:“你若再逼我一分,我便让刘庆回你十分。想来你是十分了解他为人的。”
      
      刘庆此人,身形魁梧,体魄阳刚。但性格暴躁易怒,极重面子。
      
      因包子西施与他有染,便不许她嫁人。这数年来,包子西施虽薄有姿色,但二十有三,都未曾婚嫁。平日里若与其他男子走近,就动辄打骂。可若心情好时,又是另一番体贴温存。
      
      他为一街之霸,强取人钱财,从不差钱。因此这包子西施日子过得极好,平日里穿金戴银,也不缺绸布,半点儿不似父母双亡的凄苦女郎,滋润的很。
      
      包子西施并不是没考虑过离开刘庆,只是离不开,走不脱。怕他怕的要命,又舍不得他的威武与阔绰。
      
      今日之事,若是被刘庆知晓,怕是身上再无一块好肉!
      
      而原主与刘庆两人就如水火,关系极差。正是知道包子西施与刘庆的关系,才屡屡给她穿小鞋。
      
      包子西施双目含泪,拼命摇头,又点头,季唯这才松开手,倒退两步,抱歉道:“让乡亲们看了笑话了,我与秀——包子西施有几分误会,解开就好,大家不要误会啊。”
      
      这话一说,包子西施几乎吐血。
      
      但偏偏奈何不了他,只能含愤怒瞪季唯的背影,想要将他烧出两个窟窿来。
      
      季唯毫无所觉,施施然走到推车边。柳意绵已将东西收拾停当,他抓起扶手,推车就走,并不多留。
      
      回去的路上,两人路过肉铺。
      
      季唯想了想停住脚步,“你在这看着推车,我过去买一斤肉。”这可是他到这世界以来,头回凭借着自己的能力赚钱,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
      
      更何况,来这里也有五日了,除了鸡蛋可是日日吃素。季唯才不是吃素的,肉食跟甜食,他一样爱。
      
      一想到这里,季唯心里头的喜悦就消散了些。异世条件简陋,连电都没有,不少工具难以生产。要想做西点,可以说是难上加难。除非他能够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否则他想要做他最喜欢的西点,基本是不可能的事。
      
      肉铺不大,一眼能够望到头。长约一丈半,宽只有一丈,背后挂了半扇猪肉,长木桌上零星摆了几块肥瘦相间的肉。
      
      屠夫本来依靠在门板上坐着,看到季唯朝铺子走来,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站起身,“买什么肉?”
      
      “你这肉怎么卖?”季唯打量着长木桌上的肉,有精瘦肉,五花肉,纯肥肉,地上的麻袋子里头还丢了好几根大骨头,上面肉末挂的精光,雪花一样白。
      
      “纯肥肉四十文一斤,五花肉三十文一斤,瘦肉二十文钱一斤。”屠夫抓起一条五花肉拿到季唯眼皮底下供他打量,“这可都是早上刚杀的猪,新鲜的很。怎么样,要不要来一斤?”
      
      来这里几天,季唯也算是明白了,肥肉远远比瘦肉贵。因为肥肉用途广,可以熬猪油,炒起菜来带着一股肉香味儿,比起瘦肉要受欢迎的多。
      
      不过在后世却远不是这样,大多数人喜欢瘦肉,且菜品丰富。更何况季唯今日生意虽好,但去掉本钱也不过赚了百来文,能省则省,哪里能铺张浪费?
      
      因此想了想,还是只要了一斤瘦肉。
      
      在屠夫分肉的空档,季唯的目光又忍不住飘向了麻袋里头的几根大骨头。
      
      

  • 作者有话要说:  路过甜品店,吃了块樱桃起司黑森林,喵了个咪自从减肥后真的好久每吃蛋糕了_(:з」∠)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