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晨光熹微,一院子的血腥气也被夜风吹得一丝不剩。
      
      习惯性早起的小皇帝睁眼就看到近在咫尺的一双眼,布满了血丝,近距离看煞是恐怖。
      
      心惊胆颤地猛退几尺,小皇帝咽了口唾沫:“苏苏苏……苏将……军?”
      
      苏十一语气平静:“卑职在。”
      
      小皇帝默默地离她更远:“苏将军为何两眼红肿满眼血丝?”
      
      苏十一苍凉一笑,远望窗外,深情道:“皇上不知,卑职每每想到千里之外戍守边疆的兄弟们,想到与他们浴血奋战的时光,想到他们还在艰苦的环境里吃着含沙的饭,就不禁泪流满面,心痛难忍,辗转反侧,不得入眠啊!”
      
      小皇帝呆呆看着满眼血丝表演生动的苏十一,由衷的赞叹道:“苏将军真是重情重义之人!”
      
      熬夜一宿困得眼前迷茫的苏十一不要脸地接受称赞:“好说好说。”
      
      想到楚弈的吩咐,苏十一又转达了楚弈的话。小皇帝听了一言不发,吭哧吭哧地爬起来赤脚跳到地上,随即对着晨光张开了四肢。
      
      于是小皇帝就这样静静的四肢大张地站着。
      
      苏十一托着下巴迷惑地看着小正太,虽然不明白小正太在干什么,但是感觉好厉害的样子……莫非这是什么皇家内功,专吸收日月精华的?
      
      而小正太这个拥抱自然的姿势,看来就是修炼法门了。
      
      苏十一想,这世上还真是难以再寻到像自己这么机智的人了,不免有些唏嘘:高处不胜寒呐……
      
      保持着同一个姿势良久的小皇帝突然回头,白嫩的小脸上满是哀怨:“苏将军……为朕穿衣。”
      
      苏十一:“……”
      
      痛惜着失去生活能力的小皇帝的苏十一想,楚弈他,大概不是想给小皇帝找个贴身侍卫,而是想找一个拿得起剑挥得了刀打得了刺客说得了故事的……保姆。
      
      摄政王楚弈入住云英殿后,云英殿的书房便被默认为了御书房,平日里摄政王便在此批阅公文,处理奏章。
      
      卯时一刻,苏十一跟在小皇帝身后走进了书房。
      
      书案前两人正低声说着什么,一黑一白,一坐一立,黑的容貌俊雅,气质清冷,白的秀丽温和,观之可亲。
      
      柔和的晨光铺了他们一肩,场面奇异的和谐美好。
      
      苏十一觉得有什么羞耻的东西正在往脑子里钻……
      
      听到脚步声,楚弈抬眼看了看,留心注意到苏十一奇怪的眼神,心里不禁有些发毛。
      
      “皇叔,孙侍郎。”小皇帝似乎认识白的那只,走上前去,制止了对方想跪拜的举动。楚弈点点头,对身边的白衣服道:“这位是苏拾苏将军。”
      
      苏十一干笑着拱手。户部尚书手下有只小狐狸,姓孙名盈,狡猾可恶。这是苏十一经常听到她爹说的。
      
      何谓狐狸?两眼细长,心思深重。
      
      细细看了看孙盈的眉眼,苏十一暗暗赞叹,传说是真的,眼前这白衣服还真是两眼细长,笑得不安好心。
      
      温和地笑着表示善意的孙盈接收到来自对方的莫名鄙视,深深的郁闷了。
      
      “皇上,今日由孙侍郎给你上课。”看出苏十一认识孙盈,楚弈便不多说,看向小皇帝。
      
      “嗳?”小皇帝有些不情愿的样子,瞅了瞅孙盈,在这等臣子面前没有撒娇,略一思索,便乖乖点头,“那今日有劳孙侍郎了。”
      
      孙盈脸色一肃,拢袖躬身:“臣不敢。”
      
      小皇帝笑笑没再说话。楚弈低头似是思索着什么,半晌淡淡眄了苏十一一眼,收回目光道:“皇上,本王向你暂借苏将军一天。”
      
      小皇帝浑不在意地挥挥手:“皇叔说的什么客气话,苏将军就交给皇叔了,晚上要好好带回来还给朕。”
      
      一旁的苏十一悲愤了。人权呢!民主呢!凭啥说借就借了!
      
      这腐败的没有人权的又充满了等级压迫的封建社会啊……
      
      苏十一扼腕长叹。
      
      成功“借”到苏十一,楚弈便走出了书房。见临时顶头上司出门,苏十一颤泪跟上。
      
      走出书房,再穿过两道长廊,楚弈突然止了步子。一直注意着楚弈动作的苏十一也连忙止步,以免出现狗血碰撞。
      
      “苏将军。”楚弈背对着苏十一,淡淡开口,“昨夜多谢苏将军拼死护驾。”
      
      不明白为何再提此事的苏十一含蓄谦虚:“摄政王言重了,保护皇上是卑职的责任。”
      
      楚弈似乎笑了一声,轻轻的,苏十一没有正面对着楚弈,想象不出这张一贯平静从容的脸笑起来是什么样。
      
      “本王已经封锁了皇城,刺客中了本王一箭,逃不出去。”楚弈突然转身,逆光中看不清他的五官,也看不清他面上表情,他说,“苏将军,此物你可认得?”
      
      楚弈说着,将手中的东西递到苏十一眼前。苏十一暼了一眼,脸色突然大变,“嘭”地跪到地上,大脑混乱一片,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东西,是本王在剑柄上发现的。”楚弈收回手,低头把玩着手上的狼徽。
      
      苏十一狠狠咬了口舌尖,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昔年,苏家军屡获战功,先皇称苏家军骁勇如狼,从此苏家军的配备兵器上都会镶着狼徽。
      
      身为苏家二女儿,苏十一自然一眼就看出了这个狼徽不是仿制。
      
      “摄政王明察,我苏家三代为将,忠心为国,未曾有过半点谋逆之心!”苏十一深吸一口气,“若真是苏家派人刺杀皇上,怎么可能派出狼这么容易暴露的刺客?”
      
      楚弈淡声:“本王也不想怀疑苏家,但是苏将军刚进宫皇上便遇刺,本王不得不怀疑。”
      
      “若真是苏家!”想到面前这位两年前血洗天郾城的手腕,苏十一的声音颤抖起来,却猛地抬起头看进他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若真是苏家,前来刺杀的狼不可能不认识我,若真是苏家,昨晚离皇上最近的人,是我。”
      
      可是小皇帝还好好的,从昨晚到今日,最有机会下手的,可是苏十一。
      
      苏十一没有把话说完。
      
      楚弈诧异。一直对他唯唯诺诺的冒牌货,竟敢直视着他,看着他的眼睛这样说话。
      
      可分明能从她的眼睛里觅出坚定以外的东西,如,恐惧。
      
      恐惧什么?似乎不是惧怕他。
      
      四周一片寂静,连长廊外花园里的鸟儿叫声也匿了。苏十一直直跪着,目光直视楚弈,手心里开始冒汗。
      
      不知过了多久,视线有些模糊的时候,她听到楚弈淡淡道:“起来吧。苏将军不必如此激动,本王还什么都没说。”
      
      跪得腿软站不起来的苏十一一愣,随即颤泪。
      
      为什么她觉得,自己被揶揄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存稿君的苦逼作者脸(血丝眼눈_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