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皇城里的夜安静得吓人,静悄悄的仿若陵墓。墨透发蓝的夜幕上嵌着稀稀拉拉的星子,无端有些寂寥。
      
      苏十一蹲在小皇帝的床边无聊地戳着他的脸,百无聊赖地叹了口气。
      
      两年前启帝驾崩时后宫尽数陪葬,小皇帝太小了还没娶妃子,看来传说中一大票怨妇争风吃醋的场面是没得看了。
      
      “其实皇宫里没有怨妇的话,还是很安全的……”苏十一喃喃着,垂下眸子。
      
      面前这张熟睡的婴儿肥小脸,粉嫩嫩玉团团的,不多蹂|躏一把还真对不住守夜的自己。
      
      想到守夜,苏十一悲愤莫名。
      
      好好的睡着觉,突然被踹醒再被逼着来守夜,想必无论是谁都不会太高兴。
      
      苏十一一脸愁苦地继续戳:“小正太啊小正太,不就一个瞎扯的传闻吗,至于吗你,胆子这么小以后怎么当一代明君啊……”
      
      小皇帝睡得熟,咕咕哝哝着什么翻身继续睡。
      
      苏十一挫败地放弃蹂|躏小皇帝。三足香炉里吐出的香气馥郁,不知是什么香,甜得有些发腻,苏十一嗅了会儿,眼皮子开始打架。
      
      正昏昏欲睡,心头突然划过一道惊雷。
      
      一把抱起小皇帝,苏十一气沉丹田,高声大喝:“有刺客!护驾!”
      
      几乎是在小皇帝被抱开的瞬间,从梁上飞刺而来的长剑将玉枕无声无息地贯了个底。
      
      苏十一骇然,若不是自己动作快,这一剑下来,小皇帝的脑袋非得被这样切豆腐似的切了不可。
      
      脑中念头才转,背后忽地一寒,苏十一提气运功,真气却纹丝不动,手脚也疲软无力,大惊之下苏十一抱着小皇帝一个驴打滚避开偷袭,心里隐约猜到了怎么回事。
      
      香炉里的香有问题!
      
      从袖兜中摸出一粒解毒丸含住,苏十一一手抱着小皇帝一手拔剑,来不及去看对手是谁,剑光便如银河倒泻而来。
      
      吃力地挡着刺客的攻势,苏十一暗自焦急:怎么还没有人来护驾?
      
      真气无法调动,手脚酸软无力,一手持剑还得保护小皇帝,几个呼吸下来,苏十一虎口一麻,长剑脱手而出。
      
      难道要单手肉搏长剑?这口味也太重了点吧?
      
      刺客的剑再次挥来,苏十一无奈,抱着小皇帝后退避开锋芒,不想才退了两丈,背就抵上了墙。
      
      黑衣刺客抓住机会,最后一剑刺向苏十一怀里的小皇帝,剑若飞虹。
      
      “当!”
      
      电光火石之间,苏十一只听到长剑坠地声与一声短促的惨呼,下一瞬刺客已经从西窗逃了出去。
      
      大脑一片空白,苏十一顺着墙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喘气。
      
      西窗外带着凉意的空气涌入房间,苏十一勉强打起精神,站起来将小皇帝放到床上,侧头看了看还在冒着青烟的三足香炉,不耐烦地一脚踹倒。
      
      做完这一切,苏十一才发现后背湿了,心里不免后怕起来。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十一抬眼一看,地上躺着刺客的剑,还有一支洞穿进这把剑的箭矢。
      
      射箭解救她和小皇帝的人,眼力和腕力是有多可怕?
      
      苏十一闭上眼睛,隐约猜到了怎么回事,走去打开房门,触目所及让她一怔。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黑衣人和羽林军,看起来都已命丧多时。
      
      羽林军跪了满院,他们俯首的方向,夜色最浓的殿门口,有人负手而立,身形在夜色中有些模糊不清。
      
      空气似乎凝滞住了,没有人敢开口说话。
      
      苏十一扫了一眼那些死去的黑衣人,看来都是死士,拖住了前来护驾的羽林军。
      
      看清了形势,苏十一偷偷打了个呵欠,这满院又是死人又是活人的,总不至于折腾到明天天亮吧?
      
      她也跟着跪下,犹豫了一下,率先开口:“参见摄政王,皇上安然无恙,还请摄政王放心。”
      
      只是吸入了一些迷香,这么大动静也没醒来。她刚刚已经给小皇帝喂了解毒丸,明早小皇帝起来依然能蹦蹦跳跳地卖萌。
      
      忍不住又偷偷打了个呵欠,苏十一公式化地告罪:“卑职护驾不力,请摄政王责罚。”
      
      话音刚落,一地的羽林军连忙跟着重复一遍:“属下护驾不力,请摄政王责罚。”
      
      站在门口的青年一言不发,抬脚走进了梧涯殿,苏十一偷偷瞄了眼,看到楚弈将手中的弓随手交给了身边的侍卫,心里翻腾起无边巨浪。
      
      竟然真是楚弈!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苏十一低下头,叹了口气。
      
      明明是来当小皇帝的贴身侍卫的,没想到出师不利,反倒被人救了。
      
      大哥,你的一世英名先借我玩两天吧……
      
      年轻的摄政王停在了苏十一身边,苏十一默默侧了白天见过的登云靴一眼,心中纠结。
      
      楚大爷你怎么又停在我边上了……
      
      视线里突然多出一双手,修长白净,骨节分明,煞是清秀漂亮。耳旁也响起了有些熟悉的清冷声音:“苏将军请起,将军护驾有功,何罪之有?”
      
      苏十一受宠若惊,不敢搭面前的手,自己站了起来,还没想好应该怎样含蓄的谦虚一下,楚弈已经背过了身。
      
      苏十一站起来鼻尖几乎贴着楚弈的后背,嗅到一股属于面前这个青年身上的淡淡香气,如初冬湖上的浮冰,飘忽不定,微带清冷。
      
      就如同,他本人一般。
      
      “羽林军等众救驾不力。”楚弈的语气冰冷无比,“今晚当值的,自己去领罚。凡懈怠惫懒者,杀无赦。”
      
      刚嗅到的清香似乎霎那间变成了血腥气,苏十一默默缩小存在感,退到门后做一只安静的围观群众。
      
      楚弈自然注意到了苏十一的小动作,没有理会她,转身径直走到小皇帝床边,见小皇帝面色红润睡相可爱,楚弈的唇角勾起,露出个温和笑容,替他理了理被子。
      
      被楚弈这一脸神似父爱的关切惊到,苏十一感觉自己似乎明白了点什么,比如,弟嫂勾搭啊,再比如,私生子啊……
      
      感觉自己窥到真相的苏十一默默笑了,随即脸色肃然,皇家秘辛是不能随便八卦的,苏十一决定将真相烂在肚子里。
      
      就让真理掌握在少数机智的人手中吧!
      
      机智的苏十一准备再瞄眼真相,一抬眸,脸色僵住了。
      
      楚弈正提着刺客的剑站在她面前,沉凉的眸子深不可测,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她。
      
      寂静无声。
      
      被看得压力越来越大的苏十一含泪:楚大爷你怎么了,我脸上没花儿可赏啊……
      
      “明日卯时一刻,带皇上来云英殿书房。”
      
      淡淡地抛下这么一句,楚弈错开苏十一走出房间。
      
      苏十一远目,或许真该练练胆子了……
      
      梧涯殿内重归安静,云英殿却彻夜通明,一道道命令流水般源源不断地传出。
      
      楚弈坐在书案前,手指轻轻摩挲着在梧涯殿捡来的剑,唇角再次微微勾起,却含了方才没有的凛冽杀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