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第七章 ...

  •   
      胖胖只有齐里格的前臂这么长,像只黑白色小猫。
      齐里格躺在车后座,把胖胖抛起来、接住、抛起来、接住、抛起来接住抛起来接住抛起来接住抛起来接住……
      
      一只翼展两米的鹰形精神兽飞来,抓走在半空中的胖胖。锐利的双眼在那一剎那和齐里格四目相交。
      
      “我`操──”
      齐里格顿时清醒。
      “托尼,停车!”
      
      齐里格跳下车,想将胖胖召唤回来。但现在精神兽受制于人,哪是他能做到的?他看着胖胖扭动着四肢向他求救,然后在空中消失……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用精神力锁定那只老鹰,然后拔腿就追──
      
      “齐里格!”托尼在后头喊。
      
      他没有停下来,因为他晓得对方就在附近,且飞远了之后,又朝着这个方向靠近。他在人行道上狂奔,同时再次锁定胖胖的位置。
      精神兽若有了个万一,能力者本身也会受到极大的伤害,因此尽管齐里格隐约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力量朝他靠近,他也不敢多想。
      当然,能做出跑向对方这种冲动的举动,也是因为齐里格相信长年来对抗追求者的训练,使得他的精神力够强大了。
      
      齐里格跑过一个转角,突然间,一股强烈的信息素如海啸般扑天盖地地朝他袭来,同时带走了他全身上下的力量。他一个踉跄,控制不住全身地倒在路边,头在地上一下撞的不轻。
      
      齐里格顿时就晕了,失去意识的前一刻,他心想,原来是一个相容者……
      百分之百的那个人终于出现在他的生命中,太好了,齐里格笑着昏迷。
      
      陈先生抱着那只突如其来的熊猫,感到莫名其妙。
      
      “想玩玩具?”
      陈先生一手把瑟瑟发抖的小熊猫抛起来又接住,打量着自己的老鹰。老鹰上前用喙轻轻地推了推熊猫,像是想要和陈新暗示着什么。
      陈新看着手上的小熊猫,伸出指尖来戳戳那柔软的肚皮,换来了更强烈了颤抖。
      
      真难得,黑白分布得如此匀称,想必他的主人也是个规矩的人。
      只是这精神兽也太胆小了吧,一点抵抗的能力也没有,挥舞四肢挣扎的动作倒像是在撒娇。陈新伸出大掌将熊猫压住,不让牠继续扭动。
      
      “我们去见见你的主人。”陈新放开手,朝着熊猫道:“挥舞四肢的动作要标准,左脚、右脚、左脚……”
      
      一滴血滴在陈新的手背上,流鼻血了。
      陈新发觉自己正在疯狂地散发着信息素。
      
      哨兵遇到相容度高的向导,会主动散发信息素。向导的信息素则会在这个时候被激发出来,开始回应哨兵,接着便是相遇、结合……
      
      “又来了。”陈新无奈,“又是一个百分百。”
      他喜欢规律,但是大脑中的感应系统却克制不了地混乱。
      自从在一次危险的战役中头部严重受创后,他再也无法准确地感应出向导的相容度,所有向导在他的脑子里只有两种,0%或是100%,偶尔0%在两三天后会变成100%,100%又会变成0%,毫无规律地变动。
      虽然他并未打算寻找伴侣,但是如此混乱的感应系统还是令他从生理到心理都不愉快,连带着看那些向导也越来越不顺眼。
      
      不过,他接受了严格的训练,早已不会任意释放出信息素,除非见到完美的伴侣,他才会释放出信息素来勾`引对方。
      
      今日的失控让他无法克制地烦躁起来,连开车的速度都快了不少。
      那人就在前头了。
      
      陈新加速后紧急剎车,将车准确无误地停在路边停车格的正中间,心情好了一些,可惜信息素的释放仍无法停下来。
      除此之外,当他打开完全屏蔽气味的军用悬浮车车门后,一股甜蜜的香味扑鼻而来,就像加入蜂蜜的牛奶,又甜又暖,光是闻了就让人心情愉悦。
      
      陈新下车,脚踩在什么软软的东西上头,同时被他抓在手上的熊猫开始扭动起来。
      
      只见一个英俊的青年躺在地上,双眼紧闭,嘴角微微地勾着,像个装睡的孩子。不过不可能是装睡,陈新将军靴在那人的脸上留下鞋印,但他仍未醒来。
      
      陈新蹲下来,看着那人。那人的头发是纯粹的黑色,既有光泽,又十分的柔软。额前的浏海微长,稍稍遮住了弧度完美的眼,让人看了不禁想要伸出手──
      将浏海拨成中分。
      
      陈新克制不住地伸出手将那人没翻好的衣领翻好,白衬衫扣乱的扣子全部解开重扣,脸上的鞋印擦掉。
      一分钟后,那人整整齐齐、四肢摆放整齐地躺在地上。陈新将熊猫放在他的胸前,后退几步看了看。
      
      完美的晕倒姿势。
      
      不过似乎晕倒得有些久了,陈新犹豫了一下,将那人抱起,放入车中。
      2015-02-19 20:56
      晕倒了还是送医院好,陈新想。
      不过在陈新的认知中,人类的身体很强壮,就算是向导天生比哨兵孱弱,随便晕一下、伤一下都不是问题,更何况探探那人的鼻息,呼吸还算挺平稳的,让陈新犹豫自己到底该不该送他去医院。
      
      当然,陈新最主要的考虑因素还是路线。医院和军部是反方向,行驶的路线一点也不漂亮。
      还是直接带到军部去吧,再让军医想办法把这人弄醒,接着哪里来的哪里去。
      
      陈新愉快地做了决定,将那人胸前的熊猫精神兽抓来继续抛着玩。自己一个人玩还不过瘾,他将熊猫扔出车外,再让老鹰给抓回来,再扔出去,再抓回来……简直比和狗玩球还有趣。
      
      那人不晓得自家精神兽正遭受什么样的虐待,但两者的精神有共感,他似乎感受到了,微微地皱起眉,不耐地扭动着。
      陈新发觉了他的动静,终于停止这几乎无赖的举动,把小熊猫放在怀里轻轻地拍。一会儿,那人终于缓了下来,又陷入沉沉的昏睡。
      
      陈新将车停在的停车位上。那停车位就在办公室正下方,搭乘专属的电梯便能进入办公室。
      他将那人从车上抱下来,终于第一次正眼看那人的脸。
      
      唔,生得真好,两边脸完全对称,没有哪边大哪边小。
      
      陈新凑近再看了看,越看越喜欢,真想弄一张这人的照片摆办公桌上,避免以后看那些歪瓜裂枣看得快发狂躁时,没有东西能安抚情绪。
      
      办公室里头只有陈新一人,陈新忍不住把这人放在沙发上,仔细地观察起来。
      手长得很好,手指很修长,对一对,两边的手指长得一样……不过这指甲剪得太反社会了,陈新看了一眼赶紧将那手扔到一旁。
      
      陈新再次趴上了那人的上半身,看着他的脖子。这脖子也生得很好,连接着肩膀的弧度非常完美,皮肤也白嫩得很。
      陈新已经克制住了自己的信息素释放,但那人仍是残留着淡淡的香甜味道,让人闻了不禁迷乱。
      他不晓得自己在想些什么,有点不受控制地凑上前去,嗅了嗅那人颈间的甜味,接着克制不住地舔了一口,轻轻啃咬起来。
      原来这就是向导,滋味真不错。
      
      不过尽管现在感觉到的是百分百相容,说不定只是个0%的家伙,需要好好确认确认,再三确认──
      
      陈新按着那人,犬齿咬过他弧度美好的脖子、肩膀,在上头留下淡淡的水痕──
      
      齐里格醒来。
      他心想,很像又迟到了。
      还是再睡一下好了……
      我擦,这是谁!
      
      只见一个男人,头靠在自己的颈窝上,一头黑发轻轻地搔着他的下巴。
      同时脖子上传来轻微的疼痛,那人竟在咬自己!
      
      齐里格心想:托尼终于把我卖给食人魔了。
      先吃了我的胖胖,再吃了我O_Q
      
      陈新发觉那人的气息不太平稳,似乎是醒了。果然一抬起头来,就与那人四目相交。
      
      一双黑黑亮亮的眼睛,正呆呆地看着自己,就像那只小熊猫一样,连害怕的表情都特别呆,好想让人揉一揉。
      
      “不要吃我……”
      “……”果然是个呆子,好可怕。
      陈新瞬间挺起身子,正色道:“你晕路边了。
      ”
      “唔……”齐里格微微撑起身子,想揉揉自己撞疼的头,但是一阵无力感让他立马又趴了下去。
      他突然想起,这人就是自己的百分之百相容哨兵!
      
      他躺在沙发上,愣愣地看着那人。
      
      那人穿着一身笔挺军装,是个亚裔,光是坐着就能看出身材十分高大。他生得剑眉星目,犹如艺术家最得意的作品,可一脸严肃,加上端正至极的坐姿,英俊到几乎不近人情。
      
      齐里格心想,原来这就是我的伴侣,真的好帅呀,光是看一眼就觉得好喜欢好喜欢,幸好没有放弃等他……
      
      然而,那人和他对看一眼后,便低头看了看表,说道:“既然醒了就离开吧,十点,你还有四分五十九秒离开这里。”
      
      “……”
      这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有点反胃的感觉……
      
      此时,有人敲门。那人还未应门,敲门的人便踩着高跟鞋答答答地推开门进来。
      “少将,今日打给亚斯培生育的电话无人接听。”
      
      那人瞇起眼,冷笑一声,声音低沉地说道:“再打。每天早上、下午同一时间各打一次,打到他们弄出东西来为止。”
      
      齐里格:“……”
      他知道这魔头是谁了。
      
      陈先生回过头来看齐里格,说道:“你还有四分钟,出门右转谢谢。”
      
      齐里格虽然已感受到陈先生收敛起信息素,但身上的力气尚未复原,加上头撞了一下,根本没那力气在四分钟之内逃离这个恐怖的地方。
      
      齐里格忍住把胖胖抓起来扔他的冲动,顺了顺自己的呼吸,艰辛地撑起身子。
      陈先生完全没有帮他的打算,只是坐在一旁看着。
      
      但就在齐里格慢吞吞地使劲爬起来时,他终于动作了。
      齐里格心想,原来你也没这么冷血,不愧是我百分之百的魔性伴侣。
      
      只是他呆在那儿一会,陈先生还是没扶他,而是打开通讯手环上的拍照软件,说道:“我可以拍一张你的照片吗?”
      差点就忘了要拍张照放在桌上当摆饰这件事了,好险记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