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六章 ...

  •   齐里格抱着胖胖躲在墙角一起发抖,托尼像个强抢民女的土匪一样靠近他。
      “你不要再过来,你再过来我要喊了!”
      
      托尼白了他一眼,去厨房把灯关了,回来自顾自地开吃。齐里格嘤嘤嘤地驼着胖胖爬回餐桌,戒慎恐惧地观察托尼。
      现在他不敢把胖胖收回意识云了,因为胖胖现在是他唯一的依靠。而且胖胖感觉到了主人的恐惧,也正一抖一抖地抖着小小的身子,正是需要主人安抚的时候。
      
      “托尼,你很好,但是我们不适合。”齐里格一边给胖胖顺毛一边小心地道:“我相信,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个刚好适合他的人,你总有一天一定会遇到,我也是。”
      “我们迟早会遇见最好的那个人,别为了一时的冲动错过他。”
      齐里格自认自己够诚恳了。
      
      托尼扯扯嘴角,说道:“不然等您遇到了我们再离婚?反正和我结婚您又不会怀孕。”
      “……”
      齐里格深刻感受到自己和好友处于不同次元。
      
      齐里格的母亲是亚裔,他今日煮的便是中式料理。他含着筷子,呆呆地想该怎么用他坏掉的脑子和另一个脑子坏掉的人沟通。
      不过他尚未开口,托尼便说话了。
      
      “感受到相容度是什么感觉?”
      “正常来说会有一种甜美的感觉受,像是吃到甜甜的棉花糖、喝到甜甜的牛奶。”
      “您的呢?”
      “我啊……”齐里格抓抓头,大而长的眼睛微微被浏海遮着,显得腼腆,“我会觉得大脑缺氧,有些晕,有些疼,像是喝了酒微醺,或是睡得太饱的午后。”
      “也不差。”托尼有些黯然,“这些我是不懂的。”
      
      “昨天有一个哨兵向我说,我是他的百分之百相容者。”
      “喔?”齐里格听到那字眼眼睛都亮了。
      “刚才上楼前,有没有看到一个哨兵?像得狂犬病的。”
      
      “……有没有狂犬病我不知道,但有看到一个狼犬哨兵,长得挺帅的。”
      “就是他。”
      
      “看起来不像坏人,不试试?”
      托尼心不甘情不愿地道:“我和他没有感觉,我是性冷感。”
      “……”
      作为一个二十六岁的大人,齐里格听到性冷感三个字还是噎了一下,心想这也太直接了,谈恋爱牵牵小手就好了,干嘛要这个那个。
      
      “你说的对,总存在一个人适合我,但不是他。”
      “你本来就感受不到相容度,他感受得到,那应该错不了。”
      
      “但……”托尼感受到了什么,缓缓转过头。就看暗夜的窗户上,威尔斯又出现了,呆呆地笑着朝他挥手。
      昨晚短暂的连结早已消失,托尼感受不到威尔斯脑子里的想法,可又似乎能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些许落寞。
      就像是被抛弃的小狗千辛万苦地回到家,却发现主人养了一只新小狗。新小狗比他可爱、比他讨人喜欢,但他还是想努力摇尾巴讨主人高兴。哪知主人早就不想看到他了,只想让他快快滚蛋。
      
      是的,让这只流浪狗快快滚蛋。
      托尼发动精神攻击,一个强烈的暗示,威尔斯身体不受控制地自动离开。
      
      齐里格傻傻地看着两人的举动,虽然不明白怎么一回事,但觉得似乎很厉害。这两人玩得挺不错的呀,像是王子不畏艰难地爬上高塔来拯救受困的公主!
      
      “总之没有亲自感受到他和别人不一样前,我不会相信他。”
      
      ”但……我相信你。”
      托尼水蓝的双眼在微弱的烛火中幽深得一如深海,让人不禁沦陷。
      烛火摇曳,啪地一声,一根熄了,两人陷入一股暧昧的沉默。
      
      “托尼,我……”齐里格欲言又止,犹豫了许久才说道:“我夹不到菜,有点暗。”
      “和你说正经的!瞎扯什么!开灯!”托尼吼着用声控开了灯。瞬间通室明亮,托尼一脸想掐死人的表情瞪着傻呼呼的齐里格。
      
      齐里格愣了下,发现终于能看清楚菜了,开始飞快地下筷子。
      
      托尼看着他,心想眼前这人若是去掉了那张脸,便只是个傻愣傻愣的小孩子,但配上那张老少通吃的脸,那就是个傻愣傻愣的狐狸精!
      “您不和我结婚,那就请您勾引他,让他忘了我的存在。”
      
      “老公,我们蜜月要去哪?”齐里格泪流满面。
      
      为了好友的贞操,齐里格两肋插刀,甘愿献出自己纯洁的身体供他□□。
      只不过这段未成形的婚姻维持了约莫二十分钟,最后在齐里格不小心把汤翻倒在托尼擦得亮晶晶的原木餐桌上时,两人正式宣告分手。
      
      “您愚蠢的身体请好好休息。”
      托尼关起房门,独留齐里格跩着衣角抱着胖胖蜷缩在客厅的角落。
      
      隔天一早,托尼拉着昏昏欲睡的齐里格下楼,终于不见威尔斯的身影。这使得托尼大大松了口气,心情好了不少,也不再使劲地掐齐里格。
      
      托尼看齐里格一副睡不醒的样子,深怕两人还没到公司就死在街头,只好接管了齐里格那部小悬浮车的驾驶权。
      齐里格终于回到自己的地盘,不怕有人嫌他脏,乐呵呵地抱着胖胖躺在后座到处蹭,寻找贮藏小饼干吃。
      
      “昨天忘了和你说件事。”齐里格咬着饼干、撑起身子道,“P019发育的不太好,比同胎龄的宝宝发育得都还要慢。”
      托尼回想了一下这个编号,说道:“他的父母先前希望继续观察,说过不想放弃他,但……算了,今天打个电话,让他们过来谈谈。还有,您可以不要在我的所见范围中掉饼干屑吗?”
      
      齐里格哼了两声,躺到托尼看不到的地方,边啃着饼干边思索该如何和P019的父母开口。
      在齐里格的观念中,从受精的那一刻开始,便是一个新的生命诞生在世界上,要结束他们的生命,齐里格是千万分不愿意。然而他终究不是孩子的父母,没有资格替他们做决定。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尽自己所能地照顾他们。
      
      齐里格吃完饼干,把胖胖放在肚皮上,一大一小四眼相对。
      胖胖表情很呆,齐里格也不惶多让,但在他们两人眼中,对方看起来都酷毙了。
      怎么会有这么有趣的生物!
      胖胖和齐里格心里同时想道。
      
      齐里格把胖胖举起来,胖胖摆动着四肢在半空中晃来晃去──
      
      陈新一手操控着他所乘的军用悬浮车,一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自己的精神兽。
      军方曾配给他司机,但在他发觉分毫不差地将车停于车位正中间的技术只有自己拥有后,他果断放弃了这项福利。
      对他而言,准确地控制机器是一件再愉快不过的事情。
      他很遗憾没有人能够和他分享驾驶在道路的正中间、或是于绿灯亮起的同一时间前进的快乐。
      
      精神兽啄了一下他的手指,锐利的鹰眼打量着自己的主人。
      陈新转过头看牠,用着同样锐利的眼神与牠四目交接。
      
      陈新想要伸出手再去摸牠,然而就在下一秒,老鹰竟然展开翅膀飞出车外。
      没有实体的精神兽穿过车体而出,不知飞向何方,无论陈新如何以精神力命令牠,还是只能看牠在空中化为一个小黑点,之后消失。
      陈新心想,若说自己作为一个哨兵将领而没有向导,是一台能量未充足却仍要出征的战舰,那么他失去精神兽,那便是一辆没停好悬浮车!可怕得无法想象!
      他驱车追过去。
      
      不过他尚未追远,老鹰便再次飞回。 
      但陈新敏锐的视觉看见鹰爪上有着一团东西。
      
      老鹰飞回车里,把那一团东西扔到陈新怀里。
      
      是一只小小软软、吓得全身发抖的熊猫精神兽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