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翌日,天刚蒙蒙亮,便有侍婢来唤起身。高阳早有准备,长孙皇后仙逝,她作为女儿,定然是要早晚祭拜的,只因她是公主,且年岁不长方能回来安歇,若是成年皇子,还需留下彻夜守灵,几日下来,胡子拉碴,憔悴不堪,如此方能显出孝心。
      高阳适应得极快,昨夜还为这离奇的境遇而惊恐彷徨,不知所措,现下却已摆正了心态,且应付过眼前,等闲下来再细想更多。
      高阳换上粗生麻布所制丧服,草草洗漱过,便牵着晋阳的手,在众多内宦宫女们的照护下往设了灵堂的大殿去。晋阳年方四岁,尚懵懂,不知生死,只因气氛不同,小脸便显得十分愁苦。长孙皇后之幼女而今尚无封号的二十娘也有乳母抱着来叩首致哀。
      高阳跪在众皇子皇女之中,并无惹眼之处,她环顾四处,太子承乾领诸弟妹大哭,极是哀恸。哀嚎间隙,可见其望向魏王泰的目光之中暗含冷意,魏王泰亦回以颜色,只是做的要含蓄的多。原来,这二人在此时便已不合了,只不过顾着一母同胞的情分,亦因阿爹还未有逾制宠爱加于魏王,心高气傲的承乾方能忍得一二,他们兄弟,在接下去的数年间,将势同水火,直到连现今这般表面的平静都无法维持。
      高阳暗中一哂,再看其他,九岁的晋王治形容枯瘦,哭得快要闭过气去了。高阳隐约记得晋王还真会哭晕过去,使阿爹大赞其仁孝。稍往前些,三郎李恪,他此时尚是蜀王,等到明年,才会封做吴王,他正与同母弟六郎梁王愔轻声说话,容色憔悴,很是哀痛。他们的身旁五郎齐王祐脸上尚有泪迹,却显然并不真诚,有一张俊美无俦的面容颇具邪肆,灵活的双眸左右扫视,待落到太子身上时,竟有一缕不屑。
      高阳讶异,未及收回目光,便见齐王似有所觉一般朝她看来,高阳心惊,正待点头致意,便见齐王目含哀痛的先同她颔首,而后沉重的转开眼,好像她适才所见不过一场错觉。
      好生能装……高阳暗哼一声,也自挪开了眼,又去看其他兄弟,将众人的神色一丝不差的全纳入眼中。她知后事不错,但对各人的性情却因并无相交所知不深,眼下正好能做个大致了解。
      她而今不过八岁,上一世这时心智还未成熟,只顾着伤心,更兼担忧自己的去处,便未曾对诸位兄长的容色言行有所留意,更未想过去了解他们的为人。她那时只知自己是公主,生来尊贵,长大后有阿爹指婚,夫婿定也是出身世家显贵,她这一生,便不该会有所不顺,故而,她天真骄纵,无所畏惧,更不懂朝堂之事与自己实则关系密切,兄长们争夺储位也与自己干系甚大的道理。
      她在这深宫内院无忧无虑的长大,直到了十二岁那年,阿爹将她许配给房相之子遗爱。她闻得消息,既忐忑又羞涩,无数次的遐想遗爱是怎样一个风仪翩翩的英俊少年,终于有一回,她忍不住,悄悄令九郎去察看……
      或许每个女子,皆有这样一段朦胧如纱、甜蜜如糖的岁月罢。高阳闭了闭眼,眼角有苦涩的泪水溢出,她有四子,出事时,长子十岁,幼子尚未足周岁,一并流往岭南,岭南地势恶劣,瘴气满地,成年男丁都难成活,何况稚儿?
      每一念及此,她便如受剜心之痛,这一世,还是不要嫁给遗爱了。他生性短视,却偏有野心,直到最后,连妻儿都无法看护,实在不让人安心。
      只是话又说回来,这家里,又有谁依靠得?父亲可被离间,兄弟可袖手旁观,丈夫为自保攀诬她的兄弟,皇家亲缘,实薄如纸。
      还不如,就依仗自己!高阳蓦然生出这样一个念头,先是一惊,随即又很坦然,若是单靠自己,好歹无需防备信赖之人背叛。
      “十七娘。”忽然有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扯住了自己的衣角,高阳回过神,低头看去,便见晋阳一脸几要哭出来的模样,哽咽着问道:“阿娘往何处去了?”
      高阳顿时心酸不已,含在眼中的泪水猝不及防的落下,她柔声回道:“阿娘做仙人去了。”
      晋阳仍是不解,仰着小脸再问:“阿娘何时回来?”
      高阳弯下身与她平视,满含耐心的哄她:“等十八娘长得与那扶栏同高,阿娘便回来了。”
      这童声稚语的一番话说得众人皆都眼睛发酸,晋王更是再度捂面低泣起来,魏王已过去扶了他,却没说什么,只是十分有兄长风范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一动作若是太子承乾来做,怕是更合适一些。
      承乾本也想上先前,只是慢了一步,眼见魏王竟越过了他,便也站住不动了,眼中划过一道愤恨。
      
      公主们却没有皇子间的暗流汹涌,她们相互安慰,又问高阳与晋阳这两日可好。高阳怎么知道?她昨儿夜里才来,纵使是上一世也经历过,也是岁月久远,记不起来了,可又不能不答,便引着晋阳说话。
      晋阳极聪明,话说得清晰,思路也明白,有高阳在旁引着她,又有其他公主逗她笑,正应了小孩子健忘,很快团团的小脸上就有了笑影,话也说得清清楚楚,让人知道这两日虽比往常长孙皇后在时乱,可也说不上不好。
      已下嫁的长乐公主听罢,先是点了点头,又向一旁自己的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侍女立即便明了的往外走去,高阳看在眼中,心知这是长乐公主仍不放心,让自己的侍女去与她与晋阳身边的乳母侍人说话去了,顺带也提点一二。
      “阿娘……”长乐黯然,随即又与高阳正色道:“侍人们但凡有甚不尽心的,都说与韦贵妃去处置,你必要严厉一些方好,起头严厉了,后面方老实,起头若是心软,只怕他们就以为你良善可欺呢。”
      高阳干干脆脆的道:“五娘放心,我自处之。”
      长乐听了,便在心中点了点头,往日见高阳活泼,她还有过一阵担忧,眼下看来,是自己多虑了,十七娘虽然活泼,有时还骄纵,与大事上却不含糊。
      另有其他公主,也是这么一些嘱咐。
      
      这般,很快便到了出殡之日。长孙皇后入葬昭陵,李世民亲自送葬。当日哭声一片,长安城满城缟素,氏族庶门无不哀叹。
      年幼的皇子皇女有马车,并不需徒步而行,高阳坐在马车里,暗暗寻思,等过了五七,长孙皇后便该逐渐在人们的心中淡去了,世情便是如此,任凭生前如何得人心,死去之时,人们又如何伤心,时日久了,也就人死如灯灭,烟消云散了。要仔细周划的是活着的人。
      照着原本的轨迹,再过十余日,晋王与晋阳兄妹二人将被阿爹接去亲自抚养。而她也将住到山池院去,那里柳丝遮绿浪,花粉落青苔,她很喜欢,且一人独居,也好自在一些,正可让她细细规划一番,将来的路要心里有数才好。
      想的是好,却又应了那句话——计划赶不上变化。
      
      自昭陵回来路上,高阳见晋阳恹恹的,总在睡,不禁有些担忧,晋阳先天不足,身体总不大好,便问了晋阳的乳母:“十八娘这两日怎地总在睡?这样不对,回去召太医来看看。”
      年幼的孩子贪睡是难免的,乳母起初也不多在意,十八娘身体弱是不错,但先前长孙皇后照料极佳,也未见有甚不对,这会儿听得高阳这般一说,也是一慌,连声应了。
      高阳略有不喜,看了看睡得正沉的晋阳,未再多言,正在此时,外面响起一阵喧嚣,隐约听闻,九郎厥过去了,接着又是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大约是太医过去了。
      高阳不仅不担忧,反而是心头一松,她就说九郎要哭晕过去一回,左等右等还不见晕,已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是否出了差错,又或是,此处的发展竟与上一世不同?这倒不好办了。眼下乍一听说他终于厥过去了,高阳先是松了口,接着便皱眉,九郎,一如既往的没用。
      
      

  • 作者有话要说:  目前是贞观十年。
    还是一个众人蛰伏,却又有点蠢蠢欲动的时候。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