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05 ...

  •   就连近来足不出户的钱玉嫃都听说了——马少爷对唐瑶挺好。
      
      马家做绸缎生意,他们将蓉城盛产的月华锦雨丝锦拉去外地,再将苏杭那边的时兴面料运回本省,跑一趟就能挣个盆满钵盈。他们有钱,也因为这层财富光环,纵使马少爷是五短身材,外头说起他也得客气称一声翩翩公子惨绿少年。
      
      就这位惨绿少年最近让他未婚妻整了个五迷三道,活像中了唐瑶的毒,三天两头往她府上送东西。
      
      昨个儿说他得了几样有趣的玩物,送来给唐瑶赏玩。
      
      今儿又换个理由,说近来大晴天多,很热,他家有一批苏杭来的最轻薄透气的好料子,给唐瑶送两匹,让她拿去做几身夏衫。
      
      ……
      
      唐瑶不喜欢马少爷,都没给他几个笑脸,但这浇不熄马少爷一腔热血。他有事没事往未来媳妇儿家里去,当丈母娘的是高兴,她不光有面子还有东西拿,唐瑶烦得要死。
      
      她恨不得退回到定亲之前,哪怕身价贬了也不该贸然答应嫁去马家。
      
      “你说我再耽误下去连门当户对的都没有,说他不错,相处久了总能喜欢上,现在呢?我听见那名儿就烦,都不想见他。”
      
      唐瑶这么抱怨,他娘不明白:“马骏还不好啊?他除了个子矮了一点,其他有什么可挑?你看他对你多上心?定亲之后给咱家送那么多东西。嫁人就得嫁这种,你以后享不尽的福。”
      
      “他送再多东西过来,我也不喜欢,我也不高兴。”
      
      钱二姑刚还乐颠颠的,听了这话把笑脸收了:“你该不是还在惦记许承则?瑶瑶你听我说,人往高处走没错,可那前边没路,你上不去还不改道吗?许家人明摆着不同意你俩,许承则去外地就是他们安排的,他没法跟家里对抗,他再喜欢你也没用。”
      
      “我不明白!以前我跟舅母过去许太太还变着法夸,说我漂亮,一看就知书达理,她问我许没许人,说她娘家还有个侄儿尚未婚配……”
      
      “好了!别说了!你是听不懂人话?许太太夸你是看在你舅母的面上。退一万步说,你配她侄儿可以,配她儿子就不行。”
      
      “为什么?”
      
      这问题无解,就像钱二姑自己就说过,人都有喜好。许承则喜欢唐瑶不喜欢钱玉嫃,他娘跟他相反,这没什么奇怪。事情成不了只怪许承则力量太小,反抗不了家里。
      
      女儿都这样了,钱二姑狠不下心骂她,只得慢慢开导。
      
      同样在为女儿终身大事操劳的乔氏这时候也得到个好消息,大嫂告诉她,赵姑爷以前教过一个学生,听说有宋玉之貌,还不光模样好,人家天资聪颖品性高洁。最早是在赵姑爷办的私塾学习,中了秀才之后就拜进官学,在官学也是甲字班的,才情十分出众,这人还不到双十的岁数,就要下场应乡试了……
      
      千言万语汇成两个字,优秀。
      
      乔氏想想不对啊:“照你说的,还轮得到我们嫃嫃?”
      
      “话不是这么说,他是好看,也有才情,可这不是还没中举?说破天就是个秀才,普通人见过的秀才少,咱们见过的还少了?这人家里也不是太好,姓是大姓,族里也有能耐人,但他爹没本事。”
      
      那就赌他一手前程?
      
      乔氏听着都要打退堂鼓了,赌前程风险太大,不如配个门当户对的,哪怕女婿本人不十分出色,也有供其挥霍的家底。这个天资卓绝的秀才要是能考中举人,能当官,那是大赚。万一呢?万一他缺点运道,或者不像大家以为的那么优秀,那女儿嫁过去不是受罪?
      
      “我再看看……”
      
      曹氏就知道她会这样:“我刚听说的时候跟你一个反应,她大姑告诉我这人真可以考虑,赵姑爷教他的时候就说没见过这样会读书的人,他是那块材料,也沉得住气,机会到了肯定能扶摇直上一飞冲天。”
      
      “真有你说的那么好?”
      
      “你要问我,我哪知道?她大姑是这么说,还道可惜她没生个女儿,不然哪会介绍给别家?她就扑上去了。”
      
      乔氏差点就给他否了,听了这话又有些动摇:“我想看看人。”
      
      曹氏一抚掌:“这还不简单?就拜托赵姑爷安排一下,让他去东升茶楼跟以前的学生吃碗茶,你跟嫃嫃去金银首饰店看看,顺便就过去了。”
      
      曹氏会这么提议是因为东升茶楼是钱炳坤开的。钱炳坤做茶叶买卖,就在自家茶叶铺子对面开了间茶楼,一来有个打发时间的去处,遇到要谈事情也可以把人往那头带。
      
      那是自家的茶楼,东家太太跟小姐路过进去瞅瞅理所应当,赵姑爷把人请到那边也不奇怪。
      
      太太们在这种时候总是格外积极,当天她们全商量妥了,过没几日官学休假,赵姑爷果真把人请到茶楼,为了不显得奇怪他还多找了两个,一行四人去的,他们坐在二楼临窗的一桌,都是肚子里装着墨水的学问人,一时间气氛相当好,赵姑爷差点把正事都忘了,这时候乔氏跟钱玉嫃订好首饰路过,走了进去。
      
      东升茶楼的掌柜姓鲁,正在招呼茶客,就听说太太来了。
      
      他回身一看,还真是。
      
      鲁掌柜陪着笑脸迎出去:“太太小姐好,您二位怎么有空过来?”
      
      “路过进来看看,我仿佛看到赵姑爷在楼上?”
      
      “是,赵姑爷跟几个学生,来了有一会儿。”
      
      “怎么招待的?”
      
      “给上了一壶春蒙顶。”
      
      乔氏问他今儿个做了什么茶点,让送两道。
      
      鲁掌柜亲自送上去的,赵姑爷问起,他自然供出了乔氏:“东家太太带小姐出门,顺路过来看看,听说您在,特地交代的。”
      
      赵姑爷问:“侄女也在楼下?”
      
      鲁掌柜答道:“在呢,还想上来问候您,又怕坏您雅兴。”
      
      赵姑爷挪开座椅,这就要下楼,跟他吃茶的互相交换了个眼色,说:“你我也该下去道声谢,难得吃到这样好的蒙顶茶。”
      
      提议这个其实是想见见赵先生的侄女,他们都听说那是个美人。李茂也下去了,下到一半就看见站在柜台边同赵先生说话的姑娘,是侧身,只看侧身就知道人非常美。
      
      那就是钱玉嫃,钱玉嫃注意到有人从楼上下来,她转过头。
      
      曾被许二少爷贬低的过分娇艳的容色好似一支利箭,精准扎进李茂胸口,不光是他,同行的也在恍惚,还能听见有人很低声的喃喃自语:“……这就是赵先生的侄女?”
      
      赵姑爷顺势做了介绍,总之计划非常成功,乔氏见着嫂子说那个人,叫李茂,单论长相跟许承则不相上下,他胜在身上一股读书人的清贵气质,穿着不是最好,走出来还真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像那么回事。
      
      回去路上乔氏没忍住小声问了:“嫃嫃你觉得呢?”
      
      钱玉嫃还有点迷茫,她想了想,说:“也行吧。”
      
      “也行吧是啥意思?”
      
      “我一眼看去还成。”
      
      “那我让你爹去打听看看?他要真有本事,倒是可以考虑。咱们生意人最怕开罪官老爷,要是自家女婿能当官,那你就是官太太,家里沾他的光能少许多麻烦。”
      
      钱玉嫃提醒她:“八字还没一撇呢娘。”
      
      “咋没有!我看他对你就很有意思,不信咱不吭声,等等看,那头说不好还会打听过来。”
      
      “他不准备科举考试来打听我??”
      
      “那有啥好准备?读这么多年书有能耐的随便就能考上,没本事的天天点烛火熬通夜还是不成,临时抱佛脚有什么用?我要是他心里喜欢挽起袖子就上了,还能让考科举误了终身大事?”
      
      钱玉嫃不这么想,易地而处她肯定先考个举人回来再风风光光的登门求亲,这样自己有脸也不委屈对方。
      
      “娘你真想知道这人能不能托付就等等,过两个月就是乡试,到九月十月放榜就知道他有几分前程,这还用打听?”
      
      “你都想得到的娘还能想不到吗?我是怕他到时候真中了再下手又晚了一点,这么个青年才俊别人不抢?”
      
      “能抢走便不是我的,”钱玉嫃反过来一通调侃,“您不是说看出来他喜欢我?”
      
      乔氏:……
      
      说不过女儿。
      
      就几句话,她把自己绕进去了。
      
      乔氏又想了一阵,觉得玉嫃说得有道理,反正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再看看,看他肚子里到底有多少墨水,以及对女儿是个什么心思。
      
      上次就是太草率,差点掉进许承则那坑里,这种倒霉事不能再来。
      
      钱家这头有了个大概的方向,耐着性子度暑。那头李茂他娘看出儿子不对劲,就当天,他吃完茶回去,站在自家屋檐下走神,让当娘的撞个正着。
      
      “不看书了?想什么呢?还是在担心后面的考试?”
      
      李茂说他有把握,让娘不要紧张。
      
      “那你在想什么?你搁那儿站半天了。”
      
      知道娘是刨根究底的性子,李茂应道:“我想起前段时间听到关于许钱两家的事。”
      
      “那我知道,但跟你有什么相干?”
      
      “也没有,只不过今日有幸得见钱小姐,生了疑惑。”
      
      “你就不能一次把话说完吗?非要我一句句问,急死个人!”看李茂不吭声,当娘的还催他,“你说啊,是怎么见的?钱小姐怎样?”
      
      李茂没法子,才说出他在东升茶楼偶然见着钱玉嫃的事。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心意往往能从遣词中体现出来,他娘是过来人,一听就知道儿子开窍了。他眼光还不低,竟看上钱家小姐。
      
      当娘的自然不会认为自家儿子配不上,事实上,因为有这么个模样出众才学过人的儿子,哪怕眼下日子过得不怎么样,她对未来还是充满信心,觉得飞黄腾达那是迟早的事。
      
      从几年前,李母就在琢磨儿子应该娶个什么样的女人回来,要是官家小姐当然最好,他能轻易得到岳父提拔。不过要高攀上官家小姐不容易,往后退一步,大富之家也还成,至少在需要打点的时候拿得出钱。
      
      她私下打算不少,一度担心儿子眼瘸看上个要啥没啥的,还怕不好打发。
      
      今儿个一听这话,李母心里踏实一半。
      
      “你是喜欢人家娘替你说亲去。”
      
      李茂连忙拒绝:“还是等考出功名再说,现在这样,我哪够格?”
      
      这话李母不爱听:“我儿子这样出色,哪不够格?”
      
      李茂还是不同意:“快要考乡试,议什么亲。还是再等等,等我取中……”
      
      “你乡试取中了不得赴春闱?等一切尘埃落定,她早就定亲了还轮得到你?是,娘知道你心气高,没点本钱你不好意思去登她家门,那先不定亲也成,咱们往来走动着。”

  • 作者有话要说:  文案是我挂预收的时候顺手写的,动笔之前又做了一遍设定,改了些细节。这个李某是女主的第二任相亲对象,还没定下就鸡飞蛋打的那种0v0
    至于你们关心的男主,还有两天才会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