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04 ...

  •   那场茶会纯粹是给唐家人做的局,没请钱家人去。后来五月初三,钱家长房太太曹氏芳辰,在府上小摆两桌,乔氏备了份礼,同钱玉嫃去了趟。
      
      她们母女到的时候,厅中已坐了不少人,主要是曹氏娘家姐妹晚辈后生,夫家这边没来几个。钱玉嫃看了一圈,只见着个大姑。她才要招呼人,就让从旁走出来的钱玉敏挽了胳膊。
      
      “怎么才来?等你半天了!”
      
      钱玉嫃让她一边儿待着,自己先去给伯母道贺,见过大姑之后,同娘说了一声才跟她走。
      
      走出厅外,钱玉嫃问:“玉秀姐姐到了没有?”
      
      “没呢,按说娘过生她该早早回来,不知道在磨叽什么!”
      
      “那你领我上哪儿去?”
      
      “去我院里。”
      
      “都有谁在?”
      
      “还能有谁?我大舅舅家的曹莹,二舅舅家的曹金燕,还有姨妈家的谢芳菲。”
      
      钱玉嫃奇了怪,问:“那你不在院里招呼她们,跑出来作甚?”
      
      “不就是听说小婶到了,我出来问候一声。主要还是找你来的,我昨晚上就在盼你,你知道咱唐瑶表姐现在怎么样了?”
      
      钱玉嫃扔她一个明知故问的眼神:“从出了那事,我只见过她一回,就在莲花寺,你说我知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她要定亲了。”
      
      钱玉嫃:……???
      
      “才听我爹说许老爷发了狠把许承则打发出去吃苦受罪,这人都没在蓉城,她跟谁定亲?跟大公鸡啊?”
      
      钱玉敏略略抬起胳膊挨钱玉嫃一下,冲她挤了挤眼:“你不是早就说过她要进许家门难如登天,怎么还觉得她是要跟许承则定亲?”
      
      “话是没错,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之内就舍弃许承则跟别人好吧……”
      
      “按说是不能,这不是没法子了?许承则出去没几天,许太太就当众撂下话说她儿媳妇不是阿猫阿狗都能当,她说这话的时候二姑人在边上,都觉得她那个话是特地讲给二姑听的,等于明摆着说你姑娘我看不上。人家都这么说了,唐家再贴上去不是自取其辱?唐瑶表姐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是烦人,要糊弄外面那些也容易,她长得不差,能吊死在许家这棵树上?”
      
      两姐妹本来还在往里走,说到兴头上都停下来了。钱玉敏拉着堂姐玉嫃的手:“为表姐的终身大事二姑折腾一两年了,起初我娘还帮过她,结果怎么着?人家不是嫁不出去,是看不上那些。”
      
      钱玉嫃晃晃她手:“你扯远了,她到底跟谁定亲?”
      
      “是一家姓马的。”
      
      钱玉嫃不太打听家里的生意,她只知道她亲眼见过以及她娘提过那些人家,突然说个姓马的,真反应不过来。钱玉敏看她一脸糊涂,又给她解释,“我也是听我娘说,马家是跟陈二爷做丝绸生意的,有钱,就是跟脚浅点。”
      
      这就说得过去了。
      
      在蓉城体面人的圈里,人跟人也有划分。
      
      有些祖上就富贵,要跟他结儿女亲家便不容易。还有些是最近一两代有本事,才从底下爬起来,他纵使有钱,要说一门合心意的亲事不简单。
      
      唐瑶这个事,外面穷人家压根不知情,但瞒不住社交圈里这些,看在有些人眼里,这一出使她身价贬了,马家那样的未必介怀。
      
      “我问了我爹,我爹说他见过两回,不了解,反正人不像许承则那么俊伟。马老爷是小个子人,马少爷像爹。”
      
      摸着良心说,钱玉嫃就是看人先看脸,她自个儿觉得自个儿挺俗,俗归俗,也没打算改就是。日子当然是怎么舒坦怎么过,选择这么多,干啥委屈自己?
      
      看表姐唐瑶,不也是以貌取人的?她本来想嫁的许承则长得就很不错。
      
      “在莲花寺里她还跟我哭,说她没得选,离了许承则她嫁不出去……这就是所谓的嫁不出去。”看没别人,钱玉嫃轻啧一声,“你说马少爷真不介怀?他未来夫人心里装的可是另一个。”
      
      “天知道,不过就马少爷这样能从许承则手里劫人,也挺有面儿。”
      
      钱玉敏说着自己先笑起来,钱玉嫃也跟她笑,笑够了想起曹莹她们:“不是说还有人等?走吧。”
      
      结果呢,姐妹两个刚进院子,又一个丫鬟小跑过来传话,说太太请玉嫃姑娘去前头。
      
      问她为啥?
      
      她垂着个头说不清楚,还道姑娘过去就知道。
      
      钱玉嫃跟她去了,过去就让大伯娘叫到身边,她心里懵,脸上习惯带了三分笑,接着就知道被请出来是为什么了。简单说,她大伯娘瞅着娘家来了俩侄儿,看着挺精神的,想起钱玉嫃刚黄了个对象,叫她出来看看。
      
      钱玉嫃不光看了,就在旁边听他们商业互吹式的聊了一通,等聊好吃好乔氏起身告辞,钱玉嫃跟她娘坐上马车,回去路上她娘还在问看上没有。
      
      “什么呀?”
      
      “跟你娘装什么傻?就曹家那两个,你看还行?”
      
      钱玉嫃撅了噘嘴:“我不喜欢这样的,嘴上跑马,十句里头不知道几句是瞎吹,娘你别是病急乱投医,我年轻呢,再看看!”
      
      “哪是我病急乱投医?是你伯娘热心。”
      
      “那您一定一定替我推了,不然就说我这阵子情绪不好,没那心思。我伯娘多聪明,保准听得明白。”
      
      乔氏多问了一句:“真不考虑?就一点儿没看上?”
      
      钱玉嫃想想:“我反正什么感觉都没有,看着他俩心跳都不带加快的。”
      
      “那你看许承则就有感觉?”
      
      乔氏促狭她呢,钱玉嫃也真好意思,点点头说:“有感觉啊。一码归一码,这人是渣,长得真可以,在蓉城该是排得上号的。”
      
      一听这话,乔氏感觉不妙,情真意切道:“女儿你听我说,这脸它当不了饭吃!选女婿本事跟人品才最要紧!”
      
      钱玉嫃也特实在:“娘啊,这脸是当不了饭吃,却能让人吃不下饭。您就给女儿选个既中看又中用的,可求您了。”
      
      出去走个芳辰礼,回来重任在肩。
      
      当天晚上乔氏躺下去翻来覆去想,也没回忆起谁家有既中看又中用并且还没说亲的。后来这天,她又亲自去找了大嫂曹氏,给那头告了罪,说自家这个喜欢好看的。
      
      曹氏笑了半天才缓过劲儿,她道从来只听说挑媳妇儿要漂亮的,选相公还看这个?长得周正不就得了?
      
      乔氏也没法:“她还怪我这个当娘的把她生得太俊,说天天照着镜子眼光就起来了。还跟我说要是一眼就看不中,勉强成了亲日子过着也不是滋味,她宁肯多挑挑,不着急定下。”
      
      曹氏一点儿也不同情弟妹:“还不是你宠的!”
      
      “是啊,是我宠的,我认了!她把话说到这份上我当娘的还能按头让她定亲?总得去打听打听,给找回个合心意的人。嫂子你也别光看我笑话,你帮着想想,谁家有模样好性情好人品也好的?”
      
      三好对象是那么好找的吗?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劝人别太在乎长相还不是因为人世间少有十全之人,选女婿人品本事更要紧,这两样都有长得只要不丑,差不多得了。
      
      家中长辈是这么想,年轻姑娘家心里大多不愿意让步,她们很多也不好意思明言,说出来显得自己肤浅,搞不好就成了谈资,像钱玉嫃这么直接的委实少有。
      
      可既然她说了,看样子也劝不回头,乔氏能怎么办?
      
      帮她找啊!
      
      她发动大嫂曹氏,两人一左一右坐罗汉床上,喝着花茶琢磨半天,曹氏真想不起周围哪个年轻小伙儿长得特别俊美,非要说的话:“你见没见过谢三?他模样是真好,还没成亲。”
      
      乔氏:“哪个谢三?”
      
      “还能是哪个?蓉城第一富谢家三少爷,大名谢士洲,小名百万那个,他看着像那回事,嫃嫃见了保准喜欢。”
      
      乔氏:“谢家巨富我们高攀不起。”……也不想高攀。
      
      谢三少爷乔氏没见过,但他的故事早在蓉城传遍了,老爷就说过,外头都喊他谢百万,为啥?他出生的时候谢家就有百万之富。别看他行三,上头两个不是嫡出,待谢老爷百年之后,承家业的还得是他。
      
      就这位,说是含着金汤匙出生不过分,可他吧,出身有多好人就有多混账,听说是个不务正业的,也就是在男女之事上还没开窍,其他那些全都专精,就是个花钱如流水的败家玩意儿。
      
      乔氏问长嫂:“谢三长得真有那么俊?”
      
      “我亲眼见过还能有假,只说他模样,比许承则还好些。”
      
      乔氏怕了,怕万一给女儿见着要出大事!
      
      得防一手!
      
      往后不能随随便便放她出门!
      
      “除了谢家这个,其他我想不到了,要不你回去问问炳坤,我也跟人打听打听。”
      
      也只能这样。
      
      儿女都是债,都是债哟。
      
      乔氏在为女婿发愁,那头钱二姑在确定攀不上许家之后花好几天总算劝服唐瑶,怕再拖下去要坏事,他们打算把亲事定了。马家请媒人上唐家下聘,唐老爷应下这门亲。
      
      听说马唐要结两姓之好,许太太一高兴,饭都多吃了半碗。
      
      一切照她计划在走,唐家看不到希望总要另打主意,等承则出去见完世面回来,唐瑶已经是别家媳妇儿,她还能翻出什么浪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