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孀不好当[综]》奚染 ^第2章^ 最新更新:2019-03-05 10:00:0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定位 ...

  •   叶孤城话音落下,屋内再度陷入了令人尴尬的沉默。就在两人相顾无言的时候,屋外传来了一道温顺的声音。
      那声音道:“水备好了,城主。”
      
      叶孤城侧身朝门口嗯了一声,又道:“你也忙了一日,去休息吧。”
      外面的人立刻应了,而后再未发出什么动静。
      
      卢惊绿见状,忍不住朝门口方向看了一眼,结果恰好被回头重新朝她看来的叶孤城抓个正着。
      两人的目光再度撞在一处,这一次是叶孤城先开了口。
      叶孤城说:“你若饿了,可以吩咐他们送些吃食来。”
      
      卢惊绿拿着那只被她啃过一口的梨,小声表示其实还好。
      “你……你回来之前,我吃过一个了。”解释到这,她猛然想起被她毫不犹豫揪下来的盖头,顿时有点傻眼。
      
      叶孤城看她说着说着,目光就往另一侧的喜床上飘去了,再看她此刻的表情,几乎把忐忑直接写到了脸上,瞬间了然。
      他咳了一声,想着是时候跟她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这门婚事了,可还没来得及张口,就看到她‘唰’地一下站了起来,跑回床边拿起那块红盖头,重新盖到自己脑袋上。
      
      叶孤城:“……”
      他只能一边走过去一边解释:“你无谓拘泥这些虚礼。”
      
      说是这么说着,但走过去之后,他还是顺手拿起了床边的玉如意来揭起盖头。
      
      新婚之夜,烛影摇红,新郎亲手挑开盖头,露出新娘的容貌,这本该是一副十分和谐又美好的画面,可惜卢惊绿对自己今天鬼一样的妆容很有数。
      她干脆没抬头,省得吓到他。
      
      她不抬头,他却主动在她身侧坐下了,一副要跟她促膝长谈的架势。
      “卢姑娘。”他喊了她一声,“我知道你并不想嫁给我。”
      
      卢惊绿:“……??”你知道?!
      
      “但你若不嫁我,卢掌门便要将你送给点苍派的少主。”他一字一句,说得再清楚不过。
      
      这下卢惊绿是真的愣住了:“我叔父他……?”
      叶孤城朝她点了点头,像是在告诉她,你没听错。
      
      “两个月前,点苍派掌门做寿,请了南海境内大部分门派。”他顿了顿,“寿宴上,我瞧你叔父一直在跟人打听点苍派几位长老的喜好。”
      剩下的内容,就算他不说,卢惊绿也多少可以猜到,无非是卢掌门钻营了一通,发现点苍派的少主喜好女色,所以一合计,打算把侄女送过去。
      
      简直是武侠故事里小门派孤女的标准剧情发展。
      可惜半路杀出了一个叶孤城。
      
      不过话说回来,叶孤城为什么要管这件事?难道他和原主有什么感情过往吗?
      青梅竹马?还是一见钟情?卢惊绿一边开着脑洞,一边用余光去瞥他的表情。
      
      叶孤城只当她是被这里头的真相吓到了,竟还放软了些语气才继续往下说。
      他果然道:“点苍派少主荒淫无度,收了数十房妾室,卢掌门听说之后,竟动了将你送给他,以此来攀附点苍的心思。”
      
      卢惊绿:“那你——”
      叶孤城当然明白她想问的是什么,道:“你父亲曾指点过我的剑,我欠了他一份人情。”
      
      灵海派在南海是最不入流的那种小门派,与飞仙岛距离甚远,平日里也没什么往来。
      但卢惊绿那个早亡的父亲,却是个极厉害的剑客。
      大约十年前,这位前任灵海派掌门因为妻子病入膏肓,来过一趟白云城,想请一个大夫回去为他妻子看病。
      
      他一穷二白惯了,要找大夫,却连诊金也出不起,在城中四处碰壁。
      心灰意冷之下,他迷路走到了城外的断崖边,恰好碰上那时才刚学了三年剑的叶孤城。
      
      他也不知叶孤城就是白云城的少城主,看到这小孩根骨极佳,年纪虽小,剑招却近乎成了型,便忍不住多瞧了片刻。
      瞧到后面,他还主动上前,纠正了叶孤城的一处细节错误。
      
      “你父亲指点了我,我欲谢他,他说只是小事,无足挂齿。”叶孤城道。
      “然后呢?”卢惊绿问。
      “他什么都没有向我透露,我也只当他是个恰好路过南海的前辈高手。”说到这里,他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隔了两年,我父亲过世,南海各派掌门前来参加丧礼,我才得知他是灵海派的掌门。”
      
      卢惊绿回忆了一下自己在花轿里听到的那些话,想起她叔父好像提过,她的母亲比父亲还早了三年过世。
      三年加七年,那正好是十年。
      
      她抬起眼睛:“那时我母亲已经去了。”
      叶孤城点了点头,又说他当时知道后,很是遗憾。
      
      他总觉得倘若十年前那一回他多问了几句,派了大夫跟她父亲回去,那她母亲说不定不会去得这么早。
      她母亲不去得这么早,她父亲也就不至于神伤过度,短短三年就同样过世了。
      
      卢惊绿听完他讲的原委,可算知道了家世差距这么大的两个人为什么会成亲。
      没有青梅竹马的情分,也没有一见钟情的狗血,纯粹是白云城主想还一个人情罢了。
      
      当然,为了还人情搭上自己的婚事,娶了个从没见过的老婆回来,这种情怀也是很令人敬佩的。
      
      思及此处,卢惊绿立刻找准了自己的定位。
      她毫不犹豫地侧身弯腰低头,拿出自己装病请假时才会用的虚弱声线道:“叶城主救我于水火,这等恩情,我便是做牛做马也无以为报,往后我——”
      
      她想说往后我可以给你端茶倒水当你的丫鬟,全听你差遣,然而后面的话还没出口,就被他截断了。
      “往后你便是白云城的女主人。”他说,“在这南海之中,再无人敢欺你。”
      
      卢惊绿:“?”
      叶孤城却没有继续解释什么,说完直接起了身,说时候不早,可以准备休息了。
      
      所以说了半天,他们还是要当夫妻?
      卢惊绿有点吃不准他的意思,但她现在彻底搞明白了自己的处境,知道在眼下的境况下,自己必须抱紧这根大腿。于是她乖乖起身,跟着他去了隔壁的洗漱间。
      
      说是洗漱间,但其实比卢惊绿出嫁前的那间闺房还要大一倍。
      倘若只是大那也就算了,毕竟飞仙岛本来就地方大,可里面居然还用汉白玉砌了一个大汤池。
      冒着热气的清水从汤池上方的青竹管中流下,注入池中,看上去与温泉无异。
      
      这也太有钱了,卢惊绿想,难怪她叔父会说只要乖乖嫁了,等着她的全是富贵日子。
      
      叶孤城还很有风度地让她先用这池子,顺便问她需不需要叫两个侍女进来帮忙。
      “我平时不习惯旁人近身,这院内便没有侍女。”他解释道,“但你若需要,可挑几个用。”
      
      卢惊绿:“……不了。”她也不习惯洗澡的时候边上有别人看着。
      叶孤城也没坚持,一副你随意的态度,直接转身退出了这个洗漱间。
      
      但卢惊绿也不敢真的随自己的意快乐泡澡,拿出自己大一大二时卡着熄灯时间洗澡的速度,火速洗完出去了,期间还卸了个妆。
      不过洗漱间里没有镜子,她也就不知道自己究竟把脸擦干净了没有。
      
      出去的时候,她发现叶孤城已经把那身大红的喜服换了下来。
      他坐在桌边,白衣散发,手里捧了一本书,边上触手可及的地方则是一把剑。
      
      灯下看美人,总归是赏心悦目的,何况以卢惊绿现在的身份,怎么看都不过分。
      只是美人一抬头朝她瞧过来,她还是难免有些紧张。
      
      “我洗好了。”最后她轻声这么说道。
      
      叶孤城点了点头,起身朝洗漱间过去。
      这没什么,他本来就是在等她洗完了再去洗澡,可洗个澡而已,他居然还顺手抄上了剑?
      
      卢惊绿无语凝噎。
      等叶孤城去隔壁洗漱后,她在这个屋子里转了一圈,无奈还是没找到镜子。
      
      看上去洁癖深重的白云城主洗漱速度相当快,一刻钟不到就出来了,出来之后看到她一脸忧郁地坐在桌边,也是一愣。
      还情还到底,人都娶进来了,他觉得还是要尽量照顾好,于是他沉吟着开口问了一句怎么了。
      
      卢惊绿实话实说:“我想照一下镜子。”
      叶孤城:“……”他屋子里还真没有这个。
      “我明日让人打了送来。”他说。
      
      卢惊绿:“……”
      她深吸一口气:“那今晚——”
      
      “今晚就要?”
      “……不是。”她艰难地换了一口气,“我是想说,今晚你帮我看一下,我脸上的粉洗干净了吗?”
      
      叶孤城闻言,表情一顿。
      下一刻,他便低头凑近了些,抿着唇认真端详了她好一会儿。
      
      两人的距离本来就近,他再这么一低头,呼吸就缠到了一处。
      在这样的情境下,作为一个母胎单身二十年的女孩,卢惊绿实在是很难保持镇定。
      
      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和呼吸都在加快。
      对面拿着剑的人却始终维持着认真观察的表情。看了足有几十个呼吸后,他终于开口:“干净了。”
      
      卢惊绿:“……好的。”
      
      澡洗完了,妆也卸干净了,那下一步就该是上床睡觉。
      卢惊绿在叶孤城“你先请”的目光里,爬上了那张从里到外都是红色的床。
      
      她告诉自己,反正怎么着都已经嫁了,看在叶孤城长得很对她胃口的份上,滚个床单她也不亏。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后一步上来的叶孤城,居然一上来就先把那柄几乎不离身的剑摆到了床中央。
      
      哪有人洞房花烛夜带着剑上床的啊!
      卢惊绿平躺在内侧,盯着那柄横在两人之间的长剑,对自己的身份有了全新的定位。
      
      虽然她和白云城主成亲了,但她只是个小三,剑才是原配。

  • 作者有话要说:  啵啵所有新老读者=3=
    可以的话多留点言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