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孀不好当[综]》奚染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5-16 13:36:05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成亲 ...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已开,宣传一下!
    -
    《小祖宗[综武侠]》
    文案:
    李葭离开天山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将来让她在江湖上呼风唤雨的,不是她的小无相功和生死符,而是她的辈分和读心术。
    李葭:“你知道吗,南帝要喊我姨奶奶,你和他平辈相交,那你准备怎么喊我?”
    黄岛主:“……”我明天就跟段智兴绝交。
    李葭:“绝交还要挑日子,你这个人是不是太讲究了?”
    #我劝你不要在心里回答我的话,也不要在心里想和我有关的事。#
    -
    ·甜爽流综武侠
    ·女主辈分奇高,有特殊能力,男主就是文案上那个
    ·主场《天下五绝》+《四条眉毛》+《例无虚发》+《孪生兄弟相杀》

  •   南海今年的春天格外短。
      年关上断断续续下了几场雨,天放晴之后,便日日春暖,等惊蛰一过,更是热得有如直接入了酷暑。
      卢惊绿坐在密不透风的花轿里,闷热尤甚。轿外锣鼓喧天,人声鼎沸,若是仔细辨认,还能从热闹的夹缝里找出几声若有似无的哭音。
      
      “呜呜呜,城主居然真的娶妻了……我还以为他眼里只有剑呢……”
      “是啊,那个灵海派的大小姐运气也太好了吧?”
      “不行,我还是接受不了!”
      “你接受不了有什么用,你再怎么接受不了,城主就是娶妻了,咱们白云城就是有城主夫人了。”
      
      诸如此类,一声比一声哀怨凄切,叫坐在花轿里的卢惊绿差点忘记自己的处境,忍不住对这群惋惜白云城主成亲的迷妹生出一丝怜爱之情。
      毕竟她穿越之前也是追过星的,知道偶像结婚对粉丝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是的,卢惊绿穿越了。
      穿在查完研究生考试成绩的第二天。
      
      作为一个辛苦泡了大半年图书馆的考研党,前一天查完成绩,她整个人兴奋得犹如飘在云端。
      恰好她的三个室友也都过了线,她们便出去庆祝了一下。四个女孩通宵唱完K,准备回学校补觉,却没想到大清早的校门口居然会有不守交规的青年在玩命飙车。
      
      卢惊绿习惯性走在最后面过马路,结果就被其中一个玩命青年撞了。
      对方车速太快,撞上来的时候大概飙得正嗨,更是连刹车都忘了踩,导致她连救护车都没等到就死了。
      
      断气的前一秒,卢惊绿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妈的,早知道出完成绩就会死,我为什么要起早贪黑地考研?
      
      可能是那一刻的怨念太重,也可能是老天觉得她这么死实在是太惨了,之后意识再度回笼,她发现自己穿越了,穿越成一名正在接受梳妆打扮的准新娘。
      
      一身红绸,满脸粉白,颈间耳下钗环琳琅,脑袋上还顶着个几乎要把脖子压断的金冠。
      卢惊绿:“……”什么情况?
      
      她掐着自己的手心疯狂闭眼睁眼,然而不管她尝试了多少次,每一次重新睁开,眼前的景象都没有丝毫变化。
      还是那间挂满红绸贴了喜字的屋子,以及屋内近乎简陋的老旧陈设。
      
      所有这些陈设里,唯一称得上精致的,大概就是此刻摆在她面前、映出她模样的缠花铜镜了。
      可惜她脸上的新娘妆既不娇艳也不端庄,糊了足以用来刷墙的粉不说,还糊得极其没有层次,难看得犹如在脸上扣了一张做工粗糙的面具。
      
      没等她好好辨认一下被这毁容一般的浓妆掩盖住原貌的五官,身后为她梳妆打扮的两个老妈子就停了手。
      之后她就被这两个老妈子架出了房门,推进了花轿;再之后,卢惊绿连同这花轿被抬到了一艘船上,在水上走了小半个时辰,才得以重新上岸。
      
      水上航行期间,花轿外有个中年男人一直在跟她说话。
      卢惊绿刚穿越过来,对自己现在的身份一无所知,干脆没有出声,全程安静地听着。
      
      这一听,倒叫她把原身的情况拼凑出了个七七八八。
      
      原身也叫卢惊绿,是一个没落剑派的前任大小姐。之所以说前任,是因为这个卢惊绿的父亲,也就是剑派的前任掌门已经死了七年多了。
      剑派如今的掌门是她的叔父,为了讨好这南海这一片如今势力最大的飞仙岛,做主把她嫁了过去。
      
      说实话,听到“飞仙岛”这个地名的时候,卢惊绿还只是觉得听着有点耳熟,但没有多想。
      但紧接着,花轿外的叔父又继续道:“我知道你不想嫁,先前还想着绝食自尽,但这门亲事是叶孤城亲口应承下来的,如今全南海都知道你要嫁给他了,你不嫁,我们全灵海派都要遭殃!”
      
      卢惊绿:“……???”
      等等,叶孤城?是她知道的那个叶孤城吗?
      
      外面,叔父那状似慈爱实则暗含威胁的声音还在说:“反正只要你乖乖拜完堂,嫁入白云城,等着你的都是好日子,兄长和嫂嫂泉下有知,也会高兴的。”
      
      “……”
      
      “飞仙岛白云城是南海最富贵的地方,那叶孤城更是一表人才,南海之内,哪家的姑娘对他没点意思?凭你的条件,本来别说是嫁给他了,进去给他当个侍女都不一定够格,现在能当上城主夫人,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卢惊绿终于理清楚了,敢情自己穿到了一个被逼嫁人孤女身上,没爹疼没娘爱的,想绝食反抗都被发现了,所以今天上花轿之前,那两个给她梳妆的老妈子才会是一派押解犯人的架势。
      
      与此同时,身下的船也终于靠了岸。
      花轿被重新抬起,颠簸了两下才趋于平稳。是飞仙岛到了。
      
      卢惊绿很是恍惚,她对穿越成孤女接受度还好,但她真心诚意地希望叔父口中的叶孤城并不是她知道的那个。
      可惜仔细回顾叔父的话,再联系飞仙岛白云城这个地名,她觉得自己的希望大概率是不会成真了。
      
      这个叶孤城,应该就是古龙老师知名系列武侠小说里那个帮南王造反、与西门吹雪决斗最后还死在太和殿顶的反派剑客。
      思及此处,卢惊绿真是很难对这场穿越乐观起来。
      
      然而再怎么不乐观,这会儿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先把这个亲成完。
      没办法,她叔父就在外面看着呢,她就算跳下花轿,也跑不了路。
      
      卢惊绿倒是也有想过,原身的爹曾经是一派之主,那原身应该也会点武功吧,说不定可以帮上忙?
      无奈坐在花轿里尝试了一路,一直尝试到花轿被抬入白云城主府,她都没试出什么内力来,只觉得脖子真的要被那顶凤冠压断了。
      
      好在地处南海的武林中人成亲时并没有太多繁琐的礼节,进了城主府下轿后,半炷香不到的时间,婚礼的流程就走完了。
      期间卢惊绿一直蒙着盖头,眼前一片红,什么都没瞧见。
      她自觉已经相当配合,不过扶着她的那两个老妈子还是全程没松开手,大概是很怕她在拜堂过程里寻短见。
      
      其实卢惊绿经历过当街被车撞死这一遭,深知死是一件很痛的事,如今穿越过来,有了重活的机会,才不会那么傻呢。
      虽然现在她嫁给一个将来要造反的剑客,将来可能还是活不了太久就是了。
      
      卢惊绿这么想着,完全没注意到身旁的人朝她伸出了手。
      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温凉的指尖已然扣住她的掌心,就要牵着她往内府去。
      
      卢惊绿被这么牵着,一开始差点跟不上他的步伐,踉跄了好几步。
      几步过后,他大概发现了这一点,放慢了速度。
      
      卢惊绿意识到他是在配合自己,本来颇有几分感激,但戴着一顶硕大的凤冠慢速穿过半个花园后,她就后悔了。
      再这么挺直着腰板缓步走下去,她的脖子和腿肯定要废一个,甚至可能一起废了!
      
      所以白云城主府到底是有多大啊?
      卢惊绿欲哭无泪。
      
      好不容易走到新房所在的位置时,她已经没空去想自己未来处境之类的问题了,她只想尽快坐下,再把那顶凤冠取下来。
      坐下不难,进了新房,她就被牵她过来的人扶着在床沿上坐下了。
      可凤冠却不能立刻摘下来,因为新郎还没有挑盖头。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坐在床上的卢惊绿恨恨地想,告诉我们封建礼教真的害人不浅。
      
      然而穿越了就是穿越了,此时的她没法回现代社会,也没法带领武侠小说人物走向共和,她只能乖乖坐在坐在那等着叶孤城应酬完宾客回来替她挑开盖头——是不可能的,事实上,等到屋里只剩下卢惊绿一个人后,她就手动把盖头揪了下来。
      
      至于凤冠,那玩意儿实在是太重了,还卡住了她的头发,费了她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摘下。
      
      摘下之后,她方有功夫观察自己现在待的屋子。
      和灵海派那间一样,也是挂上了成亲用的红绸,不过宽敞大气得多,桌椅陈设,俱是崭新的,就连桌上摆的鲜花瓜果都圆润饱满,卖相好得能直接在广告里出镜。
      
      说到瓜果——
      卢惊绿揉着几乎饿扁的肚子,决定先啃一个再说。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可能是因为南海靠近赤道日照充足所以水果比较甜,也可能是因为她累了一整天真的很饿,吃完一个梨后,她犹豫了片刻,决定再吃一个。
      反正叶孤城去应酬宾客,暂时不会回来。
      
      可就在她这么想着并拿起第二个梨咬下第一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门被推开的声音。
      
      卢惊绿:“??”
      她拿着梨,有些紧张地回过头。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过分好看的脸,朗目疏眉,清绝明秀。分明穿着一身在纯正不过的红,却仍是一派清冷,恍若孤峰寒雪、惊鸿玉树。
      而此时此刻,此情此景,能穿成这样出现在这的,除了这座府邸的主人,也不会有别人了。
      
      卢惊绿愣愣地看着他,他也略显惊讶地看着卢惊绿。
      哦不对,好像是在看她手里的梨。
      
      气氛有点尴尬,她想,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她垂下眼,也没意识到自己的脑子被眼前人的美色烧糊了大半,半天憋出一句话:“呃……那个什么,洗过了吗?”
      
      叶孤城表情复杂,但还是回答了:“……洗过了。”
      卢惊绿:“……我是说桌上的水果。”
      
      对方沉默了片刻,反问道:“不然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