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华叔的第一堂课 ...


  •   周六上午九点半,果然有辆车静悄悄地停在俞洛家门口,检查车牌号码没错,俞洛
      上了车。

      司机戴着墨镜,也不和他说话,沉默地开着车,车一进山区,立刻开启了低空飞
      行模式,将他送抵目的地。俞洛看了下手表,正好十点,非常准时。华叔给他授
      课,仍然是那幢小楼里的教室里。俞洛发现他的手机又自动关闭了。

      华叔告诉俞洛上午两堂课,每堂课四十五分钟,中间休息十五分钟。然后是午餐时
      间一个小时。下午也是两堂课,中间休息十五分钟。

      华叔上的第一课是教“微表情。”
      华叔说:“ 人在受到外界刺激的时候会有情绪的反应。这是一种本能反应,就象人
      的手碰到烫的或者尖锐的东西会不由自主地缩手一样。
      人的情绪很复杂,就像颜色一样,基本颜色就红黄蓝三种,但是它们按不同比例混
      合就会演变出大自然的万紫千红。情绪也是如此,基本可以大致分为愤怒、喜悦、
      痛苦、担忧、思虑、恐惧、惊讶、慌张这八种。
      由于成年人的意志对本能反应进行了干预,让那些本能较为明显的本能反应变得很
      微小和不易察觉,这就是微表情。
      但是人们虽然可以察觉自己的本能反应,可以用意志进行有效干扰,但是却无法
      完全地控制,比如说不想紧张,但腿部仍然会有轻微的抖动,受惊时不由自主的深呼吸等等。观察这些微表情,就可以分析出人的真实情绪是怎样的。”

      俞洛心想:“我知道啊,我就是心理医生,这些知识我都学过。”

      华叔让俞洛看面前的电脑屏幕,上面出现了人的各种微表情。
      俞洛此时打断华叔说:“ 师傅,对不起,能借张纸借支笔好吗?我想做个笔记。”
      华叔瞪了他一眼,说:“ 啊哈,你来上课连枝笔都没带,就这么潇潇洒洒地来了?”
      华叔问。
      “ 是的。除了手机、钱包和家门钥匙这三样东西外。但我的手机不工作,没法记笔
      记。” 俞洛回答。
      “ 那这次你就用脑子记住吧,脑子你总带着吧。\" 华叔又瞪了他一眼说。

      这堂课的最后时间是小测验,电脑屏幕里显示出十张人物的照片,男女老少都有,
      只露出脸的上半部。华叔让他在每张照片旁的八个选项里:愤怒、喜悦、痛苦、担
      忧、思虑、恐惧、惊讶、慌张。找出正确答案打钩。
      “ 给你五分钟时间。” 华叔说。

      俞洛很紧张,自从离开校园后,他已经好久没考试过了,他匆匆忙忙地做完了所有
      题目,五分钟的时间也到了。
      “ 全部错。” 华叔看完俞洛的答案后说。他又瞪了俞洛一眼:“ 好了,现在课
      间休息十五分钟。”

      上午的第二堂课继续。华叔说:“ 人的眼睛、眉毛、鼻子、嘴、脸色等变化能表示
      一个人的情绪,其中眼睛是最能表达真实情绪的。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
      眼睛里的瞳孔收缩与放大与心理活动有关,而且瞳孔的变化是人无法有意识控制的,也就是说它是一种本能反应。”
      俞洛这次不敢怠慢,他认真地听课,聚精会神。
      这堂课的最后时间仍然是小测验,屏幕里显示出十张人物的照片,但只有眼睛的部
      份。依然是从八个选项里找出正确答案打钩。
      华叔公布答案后,俞洛进步了些,十道题错了九题。华叔朝着俞洛吹胡子瞪眼。俞洛明白,华叔的这副表情就是对他不满意。
      这里错,那里错,全都错,错错错,俞洛刚刚建立起来的自信心又在华叔一上午的
      全面打击下土崩瓦解。

      “ 好了。” 像是读出了俞洛的低落心情,华叔说:“ 中午我带你去食堂吃饭,一
      日三餐免费供应,我们有最好的大厨宋姐,她的厨艺可是一绝,特别是她做的鱼羹
      简直是人间美味,吃完了你的心情就变好了。”

      华叔领着俞洛去读心者总部的食堂,食堂距离他们的小楼不远,内部设计非常漂亮,
      最显眼的就是那个占据了一堵墙面积的内嵌式巨大的金鱼缸,金鱼们在洁白的珊瑚礁间悠闲地游
      动着。
      “ 这食堂是鲁爷设计的。”华叔说。
      食堂与众不同之处是一间一间隔开的,有两人座的小间,也有四人座的,六人座
      八人座的,还有几个大包间。华叔说这样的设计是为了避免学员之间的见面,因为
      有保密要求。宋姐是位中年美妇人,满脸笑容,和蔼可亲。她与华叔甚是熟络,他们俩亲热地聊了起来。
      华叔介绍说:“ 宋姐的这道鱼羹做法是将鱼蒸熟后剔去皮和骨头,加上火腿丝,
      香菇,笋末等,粉面勾芡,用鲜汤熬制而成。这鱼羹我至少每星期都要吃两次。”
      华叔还说,唯有美食与爱不可辜负。
      俞洛尝了一口鱼羹,果然香浓可口美味无比,他的心情确实变好了。午餐供应很是
      丰盛,自助餐形式,让人随意挑选。但华叔告诉俞洛不可浪费,如果吃完后盘子里
      有剩余的食物就会受罚。饭后还有咖啡,茶和甜点供应。

      下午的两堂课仍然是教“ 微表情”。俞洛每堂课的小测验仍然是错得一塌糊涂,当
      然又受到了华叔的吹胡子瞪眼的表情打击。俞洛觉得自己的水平简直是太差劲了,
      甚至让他对自己的智商都开始产生怀疑起来。

      三点钟。华叔教授的课程结束。华叔对自己的教学工作非常满意。他对着垂头丧气
      的俞洛神采飞扬地说:“ 好好学习,天天进步。名师出高徒,经过我的严格训练,
      将来你到哪里都能出类拔萃。”

      接下来的两堂课是杜翁亲自教授的,这让俞洛感到受宠若惊。他教的课程居然是古
      典文学。
      看着迷惑的他,杜翁庄重地说:“ 在今后的两年里,你将学到别人接触不到的知
      识,这个专业有着光辉的前途,它不仅能改变个人的命运,还能够改变人类的未来
      命运。我们要把读心的内容完美地表达出来,具有专业的浪漫和美感,就必须自身
      具有高度的文学表达能力和修养。”

      这两堂课杜翁讲解诗歌,让他理解什么是诗歌的浪漫和美感。
      “ 诗歌就象花一样,不能吃不能穿,除了美之外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
      但生活里能缺少花吗?它带来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愉悦,精神的愉悦与物质的愉悦同样重要。”杜翁说。

      杜翁让俞洛看面前的屏幕,出现的是一首古诗: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杜翁让俞洛将这首古诗翻译成现代文。这对俞洛来说不难,他自认中文水平还是不
      错的。
      俞洛说:“ 好雨知道该下雨的时节,正好下在春天植物萌发生长的时候。随着风在
      夜里静静落下,悄然无声地滋润万物。野外的小路和云都是黑茫茫的,只有江船上
      的灯火通明。早晨起来去看红艳湿润的花朵,整个锦官城都是沉甸甸的鲜花盛开的
      美景。”

      杜翁说:“ 很好。这首诗是描绘春夜的雨景,你能体会到作者是怎样一种心情吗?”
      “ 是一种喜悦的心情。”俞洛回答。
      “ 对,很好。” 杜翁说。
      能够得到大诗人的称赞,俞洛又觉得受宠若惊了。

      “ 你再看看这首诗,同样是描写春天的。
      江碧鸟愈白,山青花欲燃。
      今春看又过,何日是归年?” 杜翁说。

      俞洛翻译成现代文就是:“ 江水碧绿衬托得鸟羽毛更加雪白,山青翠映得红花像是燃烧的火焰,今年春天眼看就要过去,哪年哪天才是我归乡的日期?
      杜翁说:“ 很好。你能体会到这首诗里作者的心情吗?”
      “ 有些惆怅,有点感伤、感慨。”俞洛回答。
      “ 对,很好。” 杜翁说:“ 这两首诗同样是描写春天的美景,但是作者的心情
      不同,表达出来的文字也是不同的。通过这些文字,我们也能体会到作者的心情。
      即语言文字能够表达心情,心情也能够表达为语言文字。”
      深入接触诗歌之后,俞洛感叹人的情感原来是那么丰富而细腻的,复杂又变幻莫测。
      而这种感情用诗歌表达出来,又是多么的浪漫和美丽。
      杜翁的教学方法就与华叔完全不同,是采取鼓励的方法。他从不批评,即使俞洛说
      错了,他也是点头笑着说:“很好,很好。” 然后他会采用引导的方式,让俞洛
      自己认识到错误。
      课堂的最后时间杜翁让俞洛写一首赞美春天景色的诗。
      俞洛写过作文,写过论文,但从来没有写过诗,他犯愁不已,抓着头发,迟迟没有
      下笔。杜翁鼓励他说:“ 随便写,什么形式的诗歌都行。春天的花,春天的树,春风春
      雨,凡是有关春天的景物都可以。不要怕人笑话,没有人生来就会写诗的。人生总
      有第一次,你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

      他涂涂改改,勉强凑成了一首打油诗,写出来给杜翁看:

      春来樱花开,朵朵似锦裁。
      一阵清风过,落花满青苔。
      杜翁看后大笑,照例是称赞:“ 很好,很好。”

      下午五点钟。这天的课程全部结束。有一辆车负责送俞洛回家,司机照例是戴着墨
      镜,不苟言笑。
      俞洛和杜翁道别说:“ 谢谢院长。”
      杜翁叮嘱道:“ 下周六上午十点,准时到总部来上课。别忘了。”
      “ 好的,院长再见。”

      站在落地玻璃窗后,看着俞洛离去的背影,杜翁问冷眼旁观的华叔:“ 你的这位徒
      弟怎么样?会不会被你吓跑?”
      “ 虽然不是很聪明,但有股韧劲。” 华叔自信地说:“ 不会被吓跑的。”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