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哈!把这件事说的这样气派,好像是我必须要听从这家伙的指挥似的。

      莉亚轻哼了几声,脚尖在地上碾动了许多下。

      达米安可没有这么多闲工夫可以耽误。他计算了一下时间,GCPD应该会在十分钟之内赶到了。届时,他们将会作为第一目击证人被传唤去做笔录。在这里争执时耗费的时间太多了,几乎在丢下那句话的瞬间达米安便动身往前走去,莉亚虽然有些不满但还是乖乖的跟了上去。他听力很好,能够在风声和树叶细细簌簌的声音里分辨出莉亚的脚步。

      女孩的步伐和她本人一样轻飘飘的,下盘不稳,肌肉没有劲力。倘若在美术室遇到了危险,他应当怎样去保护她呢?思绪在达米安的脑中飞旋,就连目光也不由自主的分出去少许。当他撇过去时,一眼看见的是少女紧锁的眉,还有仿佛在与他人交谈的唇部震颤。

      她在和谁讲话?

      达米安顺势看去,只有沿路墙壁所镶嵌的玻璃之上,二人行径时所映照出的身影。

      实际上,正是在达米安目光所停顿的地方,在莉亚眼中看见的与常人是截然不同的。丘比晃荡着尾巴,紧贴着墙根亦步亦趋的跟随着他们走出直线。它对着莉亚焦虑道:“莉亚,莉亚!”

      “吵死了。”

      “我有感觉到悲叹之种快要孵化了!能够甩掉这孩子独自上楼么?”

      “这恐怕不行。”

      莉亚做出了爱莫能助的神情。她的情感变化很是细微,在寻常情况下哪怕是紧盯着这张脸,也不会看出什么端倪。可罗宾是人类最伟大的侦探的助手,他是敏锐的,达米安也是敏锐的。

      在莉亚将嘴唇合并上,准备不再理会丘比的时候,达米安的声音打乱了她的计划。

      “恐怕不行什么?”

      莉亚不得不回答:“你在说些什么?”

      达米安脚步不停,重复着:“你已经自言自语很久了底比斯,我只是在重复你最后一句话而已。”

      “嗯?有这种能耐的你应该去成为GCPD的业务员,来这儿上学太屈才了。”莉亚半是调侃的说完这句话,紧接着追上下一句:“我只是在想,一会儿怎么逃避笔录这个环节而已。”她不给达米安任何反应的机会,说谎这种事算得上信手拈来。

      呼吸没有急促,心跳正常,就连手上也没有多余的举动。

      是真话?

      达米安有些怀疑,接着问:“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谎言开了一个头,将言辞稍加润色的填补,之后的环节就能显得自然而流畅的:“我不喜欢他人用那种担心的口吻对我讲话,用蜜糖摆在我面前时仿佛就能够安抚我的受惊的心灵,从而哄骗我说出我看到的。我根本不害怕那些事情,还要装作感激涕零的样子,惶恐的,流着泪去阐述自己看见的一切。”

      “你可以把你原本的样子呈现出来。保持冷静,理智,绝对的客观。底比斯,你经历过很多这样的事?”达米安皱着眉。

      “然后被人用看待怪物的眼光看过来,再被怀疑成凶手吗?”

      莉亚几乎是笑着说出这句话的,“哈,我只是运气比较差而已。好了,韦恩。”

      莉亚脚步停了下来,或者说——是和达米安的脚步,一前一后的停了下来。

      “我们说的已经太多了——这个话题从现在开始到此为止。”

      她顿了顿,抬起头,目光晦涩不明:“我们到了。”

      莉亚从没有觉得美术室的门这样高大过,像是一道横亘的,镶嵌在墙体里活着的怪物。门紧闭着,窗户紧闭着,墙体干净如初,一切都是那样的正常。可正是这份“日常”每日可见的场景,更是在此时莫名显得有些异常了起来。

      她甚至感到一种意象正在眼前铺陈开来。

      不止是莉亚,还有达米安。

      他们的目光都聚焦在门缝,肉眼可见的不详的气息从这条狭窄的缝隙中爬出,莉亚被冷的下意识抚上了自己的手臂。

      达米安保持着目视前方的姿态,他抬手盖在了门把上,甩下一句话。

      “从现在开始,底比斯。”
      “你的活动范围,仅在我五步以内。”

      莉亚正在寻找能够开溜的地方,面对这扑面而来的魔女气味,她的精神压力不比达米安少分毫。只是现在,她仍有闲工夫可以开玩笑:“我干脆贴你身上好了,韦恩。”

      没有人接话茬。

      因为,门开了。

      随着吱呀——的声响,被封闭的场景正在莉亚和达米安的面前徐徐展开。她一手藏在兜里,掌心静置着灵魂宝石。

      先她一步的,是丘比的声音:

      “消失了。”

      直塞入脑中的声音让莉亚有些不适,魔女的气味的确在瞬间消失了。丘比在房屋内走来走去,焦躁不安。就连达米安也颇为惊诧,眼前的场景与他所预想的全然不同。

      当然没有任何的人的存在,就连画室内的窗户也都是紧闭的。空气并不流通,堵塞而迟缓的空气在鼻腔里膨胀,使人在满腔的颜料气味中呼吸困难。厚而沉的遮光帘完全遮挡住了阳光,室内稍微有些阴寒却并不显得潮湿。只能够听见排湿器在呼啸的运转着,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这里好像从未有人进来过?

      面对着室内的昏暗,达米安颔首沉吟着。从蜜拉坠落的地点来推算出她降落前所处的方位,应该是最左边的那扇窗户。画室规定值日生在打扫时必须佩戴除尘手套,并且要将玻璃擦拭干净,不容留下丝毫痕迹。管理员为了升职加薪的苛刻规定,在此时却成为了推断此次案件第一层面纱的助力。

      假如是有人事后将场景还原成这样的话,手指将窗户归拢时一定会留下指印痕迹。达米安的口袋里有强紫外线灯,经过改造体积小巧方便携带。若是指印在阳光下不容易辨别,画室内也存在着铅笔。紫外线与石墨接触时会散发出类似于碘的气味,这是一种在难以辨别指纹的场合所使用的刑侦手段。

      打定主意的达米安保持着呼吸的平稳,室内几乎是全然黑暗的,他不敢让莉亚自己一个人去开灯,谁也不知道哪个地方藏了些什么。当他走向前第一步,从衣摆后方传来的牵引力迫使达米安停顿了一瞬。

      “你在干什么?”

      很显然,衣摆被人揪住了。始作俑者偏偏颇为无辜,莉亚为了应和当前的氛围坏心眼地凑了上去,压低声音口吻中充满着懵懂控诉的意味:“你让我不要离你五步远的嘛。”

      人与人在近距离接触时,两者身上所蕴藏的热度也会相互交融。少女混杂着檀木香的吐息湿润且温热的搭在了他的脖颈上,柔软、脆弱、不堪一击,这让达米安有些不自在。

      他闭上嘴缄默不语,算是默认了莉亚的举动。

      脚下健步如飞,是在对什么无法掌控的事情——欲盖弥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