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复仇被绑 ...


  •   在极度饥饿的情况下,江盛黎被绑在了木桩上一晚上。

      整个期间,蛮河部落的所有人都可以用一旁的藤条对他施刑,好在夜晚大多数人都回洞穴或者帐篷里休息了,所以才给了他一丝喘息的机会。

      汗水顺着他的发梢滴落在他的脖颈间,他胸脯微弱地起伏着,双眼紧闭,若不是还呼着灼热的气息,就像是一具尸体一样。

      凌晨,也不知几点,江盛黎的嘴皮已经严重干裂,他的脸色惨白,失血和重伤,无论哪一样都能要了他的命,但是他命大,挺过来了。

      他眯起眼,望着眼前早已经熄灭的火堆被天际的一丝金光照亮,知道时机差不多了。

      这个时候,就算是夜间守卫也开始困顿,是逃跑的好时机。

      就在他打算解开绳子时,眼前的视野忽然被人遮挡,他心里一咯噔,被发现了!?

      一个体型娇小的人挡在了他面前,手里还拿着一个石碗,里面摇晃的,泛着清冽波纹的,正是水。

      “盛黎,水,你快喝。”

      江盛黎也不拒绝,现在就是给他一碗毒药他也喝。

      趁着喝水的间隙,他看向给他送水的亚兽人,从原主记忆里,他知道这人正是给原主头上戴绿帽子的淳。

      他心里微微觉得诧异。

      在他获得的记忆里,这人一直利用原身获取食物,被抓来蛮河部落后就直接跟了部落里面的兽人,压根不管原主的死活,就连原主上次逃跑,也是因为想带着他走才错过了最佳时机。

      淳给他喂完水,就开始解他的绳子,眼睛里还含着泪水,在木桩后面一边解绳子一边为自己辩解。

      “盛黎,对不起,我现在才来,你不要讨厌我,我也是怕他们,我要是不听他们的话,他们会把我丢给好几个兽人,我害怕。”

      江盛黎喝了点水,虽然浑身依旧疼痛难忍,但习惯就是个可怕的东西,这些鞭伤有些都开始发炎,但他竟然已经适应了。

      他动了动血液不循环的胳膊,瞥了眼这人,略带讽刺地问:“那你现在不怕了?”

      淳带着哭腔从身后猛地抱住了他:“盛黎,首领他攻打其他部落,我的兽人…死了,首领把我分配给了一个会打人的兽人,他打得我好疼,我受不了了,你带我走吧,你上次说带我离开,我答应你了,我们离开吧。”

      江盛黎因为伤口发炎有些低烧,身体热烘烘的,突然别两截冰凉的手臂抱住,顿时把他浑身的鸡皮疙瘩都激起来了。

      他连忙伸手推开了淳,正要让他不要搂搂抱抱,就猛地感觉到一股热气从腹部处升起,连带着他脚步也变得虚晃起来。

      “操!你给老子…喝了什么?”江盛黎捂着脑袋,感觉有股力量像似要从体内喷涌而出,但却没有出口,只能在他的□□凡胎里横冲直撞。

      “噗——!”

      “盛黎!”淳看着他竟然吐血了,吓得后退了两步,带着泪水的眼睛里写满了害怕和不知所措。

      江盛黎走两步就感觉世界都在晃动,他连喝酒都没喝醉过的人现在竟然被自己的左脚绊右脚摔得个狗啃屎。

      他怒气直接涌上天灵盖,双眼通红的看着淳,血迹斑驳的双唇像似要吃人一样吼道:“操尼玛的!臭□□!!你给老子喝了什么!!”

      “对不起!盛黎,对不起,我就是…偷了一点族巫的草药,他们说,说这个可以让人短时间内变得很厉害,我只是害怕你受伤了出不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淳低声啜泣着,两条胳膊不断扒拉着眼泪。

      可惜这根本平息不了江盛黎的怒火,只见他扬起胳膊,就要一拳把这人揍扁时,淳忽然哭着喊道:“我怀孕了,盛黎,不要打我,你知道我怕疼的。”

      拳头停在了半空中,江盛黎真正体会到了一把有火发不出的感受,他恶狠狠踹上熄灭的火堆,眼睛里逐蔓延出猩红的血丝。

      他恶狠狠地盯着淳的肚子,指着后山的方向冷声道:“我们昨天就是从那里离开的,你要是敢走,就去吧,老子还有其他的事要处理,你自己先滚吧。”

      淳擦了擦眼泪,点了点头:“那…我先走,盛黎,你也要快点来,我害怕,我还揣了孩子,你要保护我。”

      “□□仙人,是老子搞大的!?别说的像老子的种一样,想走就快滚!”

      江盛黎不确认这人给他喝的药究竟如何,但从现在身体几乎感受不到疼痛看来,应该还是有点效用的。

      若是真像他说的那样,能在短时间内变强,那他可不得赶着时间去将把他肩膀穿了个骷髅的人弄死再说。

      “那我走了,你一定要快点来啊。”淳说完,迈开步伐小心翼翼跑了,他十分熟悉部落的结构,没跑几步就不见了踪影。

      而这时,天空也渐渐大亮起来,江盛黎根据记忆力的路线,双眼通红地朝着部落首领的兽皮帐篷走去。

      他想去报仇,但事与愿违,他没想到这个北煦竟然起得这么早,还三两下制服了他,于是乎,他又被绑了,只是区别于之前是绑在外面,现在是绑在北煦的帐篷里。

      而不出意外地,淳也被绑了。

      这消息传到首领帐篷的时候,江盛黎根本没有觉得意外,他本来就是打算让淳去吸引火力,等他这边把北煦解决了再过去,离开的几率更大,只是他没想到,他自己也被抓了,而且是在一根汗毛都没碰到北煦的情况下。

      北煦本想直接让人把他拖出去打死,但忽然发现这人的瞳仁变成了野兽一般的竖瞳,还泛着幽绿的光芒,像似沼泽深处伺机而动的爬行野兽。

      “有意思,这双眼睛真不错,来人,剜了。”

      “是,首领。”

      此时的江盛黎感觉身体和理智正被一股滚烫的火焰烧得摇摇欲坠,浑身的疼痛伴随着身下膨胀不得舒的憋屈让他双眼充血。

      这个时候他要是还不知道那叫淳的亚兽人给他服用的是什么那就是纯纯的二哈了。

      什么增强力量的,MD,就是□□!

      他浑身肌肉怒张着,粗壮的青筋血管更是暴起,像似下一秒就要爆开一样。

      他死死瞪着双眸,盯着眼前模糊不清的人,看着这人唇形姣好、颜色瑰丽的唇瓣一分一合,只感觉一股血气直冲大脑,将他漆黑的瞳眸都熏染成了欲色。

      他想要疏解!!想要释放!!

      “哐当!哐当!”捆绑着他双手的绳子和木头被他砸出一声声暴戾的声响,他体内爆发出的力量非常强大,直接让屋内的其余两人震惊了。

      而后在那两人都还没反应的刹那间,伴随着一声巨吼,江盛黎身上的伤口直接崩裂,血液顺着他的皮肤滚下,他目眦尽裂,最后竟然生生扯断了一层层捆绑束缚,落地变成了一条巨型的爬行动物。

      他化成了兽型!

      可是在原身的记忆力,他的兽型明明是飞鹰,怎么现在这个好像有点不对劲。

      “来人啊!快!!他劫持了首领!!”

      “啊啊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请珍惜攻受的相遇,再见面就是在攻建立“东方部落”之后了。
    彼时地位就完全颠倒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