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蛮河部落 ...


  •   “呜呜呜喔喔喔————!”

      留守部落的兽人们望着风尘中满载而归的首领,一个个难以抑制地拍着嘴呼出兴奋又激动的声音。

      那声音震耳欲聋,像似热烈的掌声,又像似澎湃的鼓声,欢迎着他们的英雄凯旋。

      尤其是他们英勇善战,百战百胜的首领!——北煦。

      “我们回来啦!我们又赢了!这个冬季大家不用担心食物问题啦!”

      “那些个小部落已经被我们攻破!这些是捕捉来的亚兽人和还没分化的小子,首领说了,这些亚兽人,谁都有机会分到!”

      “呜呜呜喔喔喔———!!!”

      这里是蛮河部落,坐落在蛮河山岭环绕的蛮河谷,部落外还有一条自山顶流下的河流。

      蛮河部落是这片区域最大的一个部落。

      他们刚讨伐完附近的一个小部落,不仅大胜而归,还带回来了大量的食物和亚兽人,甚至为了补充人手的不足,连未分化的小孩也带了回来。

      他们大多在18个冬季左右,正是处在分化的年龄,若是分化成亚兽人,便会分配给蛮河部落的兽人,若是分化成兽人,则会沦为蛮河部落的奴隶。

      距离部落战争几个月后,蛮河部落某处正在挖掘的山洞里,几个瘦骨嶙峋的奴隶正在埋头苦干。

      “盛黎,水来了,快喝吧。”拱光将手中装水的叶片递到盛黎的嘴边。

      他们正在挖山洞,挖到一半盛黎忽然倒下,拱光吓了一跳,急忙找来了水喂给他。

      他们都是蛮河部落的奴隶,前几个月他们的部落战败,被他们的首领和巫交换给了蛮河部落。

      一旁在山洞口把守的庚岁瞥了眼地上昏迷的人,恨得牙痒痒:“拱哥,这山洞几乎都是你挖的,他倒好,什么都没做就晕倒了,还要白白浪费我们的食物和水,真是比亚兽人还娇气!”

      “他毕竟救过我们。”拱光无奈地笑了笑,“人要懂得感恩。”

      “哼,要不是他逃跑被抓,我们也不会被派来挖洞,他就是个大蠢货!大废物!”庚岁年龄小,还未分化,脾性大,说话也直白。

      “好了,庚岁,他也是无奈之举,马上就要到冬季了,他再不跑可能就没机会活命了。”

      拱光是知道的,像盛黎这种分化成兽人的奴隶,怕是等干完苦力,在冬季来临前就会被虐杀掉。

      “切!他跑就跑,干嘛还连累我们 ”庚岁为他打抱不平,“拱哥你是亚兽人,还要被他拖累来做这种苦活。”

      “我没事的。”
      拱光见昏迷的人嘴角流出刚刚喂进去的水,心里一突,连忙扒了扒这人的眼皮,猛然发现他的瞳孔已经涣散,鼻子下也没有气息了。

      “盛黎!盛黎!”他着急地拍了拍地上的人。

      那边,庚岁视野内突然出现一个吊梢眼的矮胖子,他瞳仁一缩,急忙朝洞内喊道:“拱哥!人来了,快把他叫醒!”

      拱光艰难抬起头,眼里是化不开的悲悯,像似看见了自己的未来一般。

      “庚岁,盛黎他……他好像死了。”

      ………

      “死了?骗谁呢!滚起来继续挖!!”

      江盛黎是在一阵劈头盖脸的抽打中活活疼醒的。

      “啪啪!!啪啪!啪!!”
      甩成残影的鞭子不断落下,如同竹片炒肉,每一下都能让人皮开肉绽。

      江盛黎一睁眼就感觉浑身火辣辣的疼,而眼前,一个吊梢眼的男人正挥舞着鞭子,扯着嗓子尖酸刻薄地叫骂着。

      “一群废物!挖个山洞还偷懒!!我让你装晕!我让你偷懒!”

      “啪啪!啪!!”
      又是左右开弓的两鞭子,打得江盛黎骨头都在“咯吱咯吱”作响。

      “还想跑?我打死你!偷懒的畜生!”

      “啪啪啪!!”

      操!竟敢打他!不想活了!!
      江盛黎下意识想截住那鞭子,然而他刚试着抬起胳膊,手臂就传来要断了的酸痛。

      操,怎么回事!?他的身体怎么变得这么弱了!?
      冷汗从他鬓角一颗颗往下掉,身体的羸弱让他只能弓起腰,硬生生挨着鞭打。

      处在视野盲区,江盛黎并没有看见洞内另两个人,拱光和庚岁见鬼了一样的神情。——这人明明已经没有呼吸了,怎么突然又醒了…

      这边,江盛黎伸出舌头润了润皲裂的嘴唇,顿时一阵干涩的刺痛袭上大脑,他又咽了口唾沫浇灭快要冒火的嗓子,匍匐在地上吃着尘土。
      这是哪?

      操,他头好晕。

      这时,吊梢眼男终于发泄够了,收回了鞭子,啐了一口,朝江盛黎弓起的腹部踢去:“装哑巴啊你!给老子起来干活!”

      “噗!”脆弱的身体再次遭受猛烈打击,江盛黎喉咙一阵攒动,咽喉剧烈上下滑动,最后一口腥甜呕出。

      他能感觉到身体已经到了极限,随时都有可能晕死过去,可他的意识却分外清晰。

      不对,这不是他的身体,他不是死了吗?

      为了百万奖金,他参加了一项野外生存的活动,眼看奖金近在咫尺,结果被人算计误食毒草,最后在前往医院的路上嗝屁了。

      所以,这是哪儿?死后地狱?
      不……

      一阵不属于他的记忆猛地涌进他的大脑里。

      他好像穿越了。
      这具身体,因为部落战争被活抓,成了眼前这个吊梢眼男的奴隶。

      奴隶?他奶奶的……操!
      江盛黎努力撑起身体,看向那吊梢眼男,嘴边裂出一个嗜血的冷笑。

      他八岁起就混迹地下拳场,人人都叫他一声江哥,他还从没当过别人的奴隶。

      真有意思,老天爷可真会玩,上辈子让他成为父母抛弃的孽种,成为一个命如草芥的人,好不容易混出了点名堂,不用再为一日三餐发愁,结果那百万大奖还没拿到手就又让他从低谷爬起。

      真TM操蛋!
      □□大爷的!!

      若是江盛黎此时能动,他定要指着老天大骂三百回合!

      那吊梢眼男人被江盛黎突然的笑骇了一跳,随后双眼怒瞪着,高高举起了鞭子。

      “啪!”又是结实的一鞭子,直接抽到江盛黎脸上,顷刻间,一条血痕从他太阳穴一路横穿挺立的鼻梁,直达锋利突出的下颌。

      江盛黎眼神没变,像似沉寂的野兽,明明处于弱势方,偏那双眼睛,乌黑发亮,让人徒生起一股寒意。

      他又记起来一些事,这具身体,也就是原身正在策划逃跑,可惜前些天被人发现,逮回来后饿了几天,又被发配到这里挖山洞,断粮断水,是被活活饿死和累死的。

      吊梢眼男咽了口唾沫,虚张声势地扬了扬鞭子,带着威胁之意狠狠瞪着江盛黎。

      别说其他,江盛黎近两米的个子和块头就足以自成一股威慑之意。

      “你最好别给我耍花招,否则老子打死你!再想逃跑,就不是挨鞭子这么简单了!”吊梢眼男说完,他有些发怵地离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大家支持,求收藏~
    开头出现的首领——北煦就是受,他是蛮河部落的首领,一只毛绒绒又具有强大攻击力的猞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