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阳春三月,大雨初停。
      青石板上湿漉漉的,稍有不慎就要滑一跤。十三岁的折邵衣带着小丫鬟姚黄微微提着裙子在上面走的飞快,让她身后的周姨娘气得瞪大了眼睛,但又不好在外面训斥,只好憋着气,小声骂了一句:“没心没肺的,摔着了我看你疼不疼!”

      一条青石板路径直通到了两人的住处青宁院。进了屋,折邵衣被姚黄伺候着脱掉外衫和鞋子,然后顺势往榻上一歪,小被子一盖,两眼一闭,似乎瞬间就能打出鼾声来。

      动作之娴熟,形态之慵懒,让紧赶慢赶追来的周姨娘又气得两眼冒金花。

      她先让姚黄把门关好,这才颤抖着手,指着折邵衣骂,“姚黄,拿镜子来,快让你家九姑娘瞧瞧自己是个什么模样!”

      姚黄哎了一声,听话的去拿镜子,然后就见她家姑娘慢腾腾睁开眼睛,对着铜镜里面的自己满意道了一句,“我长得真好啊。”

      镜子里面的姑娘皮肤白皙,眉目如画,不是时下人最喜欢的弱柳扶风模样,而是长得十分明媚艳丽,眉眼之间璀璨夺目,让人见之不忘。

      文远侯家九个姑娘,她确实是最好看的那个。

      周姨娘见她这般没脸没皮,气得一屁股坐在榻沿,开始低头抹泪。
      “你要气死我!”

      周姨娘是折邵衣的生母,文远侯的妾室。

      文远侯爷对美人的喜好十分单一,他就是喜欢周姨娘这般弱柳扶风的美人,喜欢她说话细声细语,喜欢她哭起来梨花带雨。

      因为他的这一喜好,导致文远侯家的姨娘和她们教导出来的庶女们以娇柔为荣。

      折邵衣的“健步如飞”自然是不被文远侯喜欢的。

      周姨娘哭得十分伤心。她倒也不只哭刚刚的事情——毕竟自家的姑娘养了这么多年,都是这么个性子,她要是为这个哭,那就要天天以泪洗面了。

      她一是哭自己年老色衰,文远侯昨日又纳了一个新的新姨娘。她今日在给文远侯夫人请安的时候瞧了一眼新姨娘,瞬间觉得自己不再被侯爷喜爱,也是情有可原的。所谓人老珠黄,自惭形秽,不外如是。

      二是哭折邵衣今日给她丢了面子。

      今儿侯爷在夫人处用早膳,她们去请安的时候便碰上了。同住在青宁院的赵姨娘和她生的八姑娘因为献上了八姑娘昨晚刚得的咏春诗,被文远侯大加赞赏,因而得了一块上好的玉佩。

      赵姨娘和周姨娘身世相当——都是文远侯被好友们送的才女,进府时间也相同——在同一场诗会后被赠与,容貌相似——江南水乡里的软柔娇娘,说话口音腔调和争宠手段如出一辙——可见是同一个地方养出来的。

      后来赵姨娘先得了一个儿子,让周姨娘恨得牙痒痒,只怨自己肚子不争气,待赵姨娘再怀上时,周姨娘已经算不得有宠了,不得不使了些手段留住文远侯,这才怀上了孩子,跟赵姨娘在同一年生下了女儿。

      如此相似,又被夫人安排住同一个院子,于是这两人暗自较劲,斗了十几年,从来没有服气过谁,但周姨娘自己斗得跟乌鸡眼似的,雄赳赳气昂昂,却女儿总给她拖后腿。

      她想到今天侯爷在给完八姑娘玉佩后看向自己的女儿,问她可有什么诗句没有,女儿说字尚且还没认完,不会作诗时的情景,就恨不得一头钻进地缝里面去。

      周姨娘哭得更加厉害了,“夫人一走,你便撒欢似的跑,急着投胎一般,你有没有瞧见赵迎春瞧我的眼神——我真是,真是什么脸也没有了。” 
      赵迎春就是赵姨娘的名字。

      折邵衣被她哭得头疼,不得不坐起来好言相劝,“姨娘,你多适应适应,以后这样的日子还多着呢,我本来就比不过八姐姐嘛。”

      周姨娘:“……!”
      她恨得拧了一把折邵衣的手,“你个没良心的,啊,我这么争这么抢还不是为了你。你马上就要说亲了,为娘的没有好东西给你,你要是能在你父亲面前多露露脸,得他欢喜,替你撑腰,便能让你在婆家好过一些。”

      折邵衣就更不怕了。不仅不怕,还挺直了腰杆子。
      “婆家——哼,沈怀楠自己有出息,不用父亲看顾,我也能过得好,要是他没有出息,父亲再看顾,也没有用。”

      这话一说,叫周姨娘立马惊恐的捂住了她的嘴巴,然后又拧了她一把,“死丫头,你和沈怀楠的事儿还没成,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可莫去别的地方说,没的坏了名声。”

      又抱怨,“夫人也真是,还不给七姑娘和八姑娘定下,连带着因长幼有序,把你拖累了。”

      折邵衣一边躲一边笑,“左右也就今年了,别急嘛,父亲母亲都是知道的,心里有数,沈怀楠也没有别的心思,你就放心吧。”

      沈怀楠,昌东伯第三个儿子,庶子。说起来实在亏心,也难以启口,但沈怀楠确实是折邵衣给自己养的童养夫。

      文远侯家姑娘多,又是没落的,能找的好婆家其实并不多,尤其是庶女。若是真如此,那她几个庶姐们倒是也甘心了,但是文远侯虽然一辈子没做过官,却也有几分真才实学,在作诗赋画上极有天赋。

      因无心官场,只醉情于诗画,倒是得了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清流名声,因此搭上了好几个家世好有实权的人家。

      这些人家也是有庶子需要成婚的,当然,运气好还有嫡次子捡漏。于是她家的嫡姐庶姐们都开始争了起来,当年的场面,可谓是腥风血雨。

      等到这些姐姐们都嫁了出去,折邵衣看看跟自己同岁的七姐八姐,缩了缩脑袋,将眼光看向了正好来她家学堂求学的沈怀楠。

      昌东伯没落,文远侯也算没落。
      他是庶子,她是庶女。
      他不受宠,她也不受宠。

      绝配。

      她小小年纪,也没有经过太多的思考,用仅有的简单逻辑思虑了一夜,就朝着沈怀楠扔出了连理枝——一个肉包子。
      他太瘦了。

      谁知沈怀楠十分上道——也可能是因为她之前在昌东伯府赴宴时碰巧救过他一回,所以他瞬间就对她掏心掏肺。

      有了好吃的,就求她家大哥哥送来,小时候送果干,大了几岁,就送玉佩。

      想起这个,折邵衣从枕头底下掏出个木盒打开,“你看,这是他托大哥哥送来的。”

      周姨娘接过来看了看,是块上好的蜀州玉佩,便也对沈怀楠很满意。

      她对折邵衣说,“你也给他做点针线,不能因为人家不说,你就不做,做荷包落人口实,但做双规规矩矩的袜子也没什么……记得给你大哥三哥捎做一双,一起送过去,请你大哥给他便好。”

      折邵衣:“做袜子快得很,他这两日沐修,等后日来了再说。”
      “左右在咱们家读书,又住的近,不急。”

      想到这个,折邵衣不得不在心里骂几句昌东伯——老匹夫,丧了良心。

      丧良心的昌东伯一共有四个儿子。前头三个是庶子,最后一个小的是嫡子。

      六年前,她父亲文远侯因为有清流的名声,四处结交好友,不仅结交京都的,就是大秦其他地方的清流,也被他写信去以诗会友。

      这其中,便有鲁山书院的山正桑青之老先生。他不教书之后,便应文远侯爷之请,来到京都养老,住在了她家里,日日跟她父亲抵足长谈。

      后来谈了一段日子,觉得日子闲了下来,就提出要教导家里的两个兄长。文远侯自然高兴,结果没过几日,昌东伯家却不知怎么得了消息,也想把他看重的老大和老二送来一起读。

      但最后老大和老二没来,倒是被他厌恶的老三被桑先生领进了文远侯家大门。

      这事情的大概,折邵衣刚开始是听周姨娘说的。

      “那桑先生教过多少人,能做他的学生,便就跟他其余学生都可以称兄道弟了。”
      说起这个,她还很愤怒,“昌东伯为了送儿子,就投其所好,请了你父亲一顿花酒,送了个才学好的狐狸精,又被狐狸精吹了几次枕头风,还有什么风骨,早软绵绵散在了床上,便答应去求求桑先生。”

      “但桑先生没看上老大和老二,倒是看上了老三,这才有你和怀楠的缘分。”

      至于沈怀楠为什么会被桑先生看上,这个事情早传遍京都了,也不用周姨娘说。

      据传,在桑先生还没答应教导昌东伯家两个儿子之前,就看见了他家老大和老二在昌东伯家正门处殴打沈怀楠。

      桑先生读圣人书,还从没见过如此粗鲁手段,赶忙出手制止了此事,心里便对老大和老二不满,又见老三挨打的时候一直护着本书,出口相问,得了老三两句回答。

      “书是圣人之书,绝不能受□□脚,我是大哥和二哥的弟弟,为人兄弟,却是可以挨/拳脚的。”
      “怀楠识字晚,也只有这一本书,如同父母,怎可不爱惜。”

      这话让桑先生大为感动,当即就收了他做弟子。

      折邵衣只要一想到这个就心疼沈怀楠的不容易。

      她叹口气,决定给他多绣一双袜子。等做好了,又请大哥哥给他,等到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她早早的就带着姚黄在内外两院相通的摘星阁等。

      果然等到了他。

      沈怀楠如今长开了,不似小时候那般面黄肌瘦,他相貌英气,丰神俊朗,见了她眉眼弯弯笑起来,大步流星走了一段路,“怎么这般早?”

      他含笑说她,“邵衣,别再给我做袜子了,免得伤身。”

      这辈子,他可一点活都舍不得她做。

      沈怀楠有个秘密,他是有两辈子的人。

      上辈子倒是活得也不长,只活了十七岁。这辈子从头再来,比起上辈子十二岁才识字,懵懵懂懂向前爬着走,这辈子已经很好了。

      最好的是,他的邵衣还活着。

      沈怀楠深吸一口气,忍不住伸手去摸她的手。
      然后被一把打开。

      小丫头正左看右看,见没人,这才松一口气,板正着脸训他,“你别学坏毛病。”
      沈怀楠:“好,好。”

      折邵衣便问他,“你哪里来的银子送我玉佩?”
      沈怀楠:“跟人偷偷做了一笔小生意,赚了些银钱。”

      “我一有银钱,便想花在你身上。”

      折邵衣听了,心里甜滋滋,语气不免松了一些,“那,那你也不能牵我手。”
      沈怀楠:“我错了,错了。”

      他笑着看她,怎么也看不够。
      但看看天色,他依依不舍,“邵衣,我得走了。”

      折邵衣:“走吧走吧。”

      沈怀楠走几步又忍不住回头,小声的问:“你七姐姐什么时候跟张家定亲?八姐姐什么时候找到婆家?”
      这般一来,按照文远侯家长幼有序的规矩,他才能定她。

      折邵衣:“快了吧?你再等等。”
      她被说得也着急了。

      沈怀楠:“我真走了。”
      折邵衣:“嗯嗯。”
      “你别回头了,我也得回去了。”

      折邵衣欢欢喜喜转身,一身红色的衣裳看着就喜庆,沈怀楠就看着她的背影笑,然后看着她转过游廊不见后,可能因为红衣,他突然又想起了上辈子的她。

      上辈子的她,死于长平十五年,他们的洞房花烛夜。
      她穿着红色的嫁衣,倒在了血泊之中。

      沈怀楠眼里的笑意没了。
      这辈子,拼了他的命,也要让她活得长长久久才行。

  •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预收放这里小伙伴们有兴趣收藏昂
    《春日当思(重生)》
    折皦玉本是云州将军嫡女,三岁时因战乱跟亲人离失,后被辗转卖入了蜀王府。
    少年蜀王爱花,她大了几岁,便被选去伺候花草。
    他歪在廊下看书,她背着紫藤萝编织的小篓子在院子里忙活着采花。
    蜀王偶然瞧见,赐了名:“叫阿萝吧。”
    一直长到十三岁,她得了风寒去世,结束了平淡的一生。
      
    再睁开眼,她回到了跟亲人离失之前。
    屋子锦绣繁华,她成了主子,再不是那个种花的奴婢。
    好像上辈子恍然一梦,都是虚影。
    六岁时,她跟着爹娘进京,在京都安家,又见到了蜀王殿下。
    彼时兄长淘气,在家带着她划小舟采莲蓬,船刚靠岸,她头顶大大的莲叶,一抬眸便见到了岸边的他。
    他低下头,温和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折皦玉怔怔道了一句,“阿萝。”
      
    ps:
    大概就是这么个故事,文名文案废,具体文案待后面慢慢改,先收藏我!
    女主名字皦(jiao)玉,是传统颜色的一种,春天的颜色,取自【皦玉粲以耀目, 荣日华以舒光】。男主名字不重要,正在颜色里面找适合的。
    男主比女主大十岁,年龄差很大哈,养成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