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继承 ...

  •   三天了。
      距离那个逆子接手公司已经过去整整三天了。

      这三天时间里,老顾总是吃吃不好,睡睡不着,生怕一睁眼就听到公司倒闭或者被人收购的消息。

      如果不是身体条件不允许,老顾总恨不能当场拔了胳膊上的留置针亲自杀到公司,跟那群趁火打劫的蝗虫拼个你死我活。

      自从他重病的消息传出去开始,公司上下就开始人心浮动,内部以几个股东为首的派系,再加上外部竞争对手的压力,短短两个月的功夫,偌大的一间公司顿时变得风雨飘摇、七零八落。

      这个时候一言堂的坏处就显现出来了。

      当公司唯一一个有话语权的老总倒下了之后,剩下的人就像是无头苍蝇一样,顿时就乱成了一锅粥。

      同时,原本蛰伏在暗处的人也跟雨后春笋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冒了头。

      老顾总从来都不知道,原来自己身边竟然围绕着这么多豺狼虎豹,就等他倒下,然后瓜分他的血肉。

      那些,可都是最初创立公司的时候就跟他站在一起的兄弟啊!

      老顾总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现在日子好起来了之后,他们反而变成了今天这副模样,明明当初最困难的时期,还是他们出钱帮忙度过的不是吗?

      老顾总从前总以为,只要自己将公司做大做强,然后给他们更多的分红,就能回报他们当年的恩情,殊不知人心易变,二十多年的时间足够让一个人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了。

      他这边刚被医生诊断出癌症,那边他所谓的兄弟立马就翻了脸。

      伤心欲绝、心力交瘁的同时,老顾总原本是打算将公司全权交给自己手下、已经培养了六七年的副总全权负责的。

      副总今年三十多岁,能力出众,虽然手腕方面稍微欠缺一点火候,但想办法拖到自己病情缓解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然而老顾总这边刚做出决定,还没等宣布出去,自己的儿子也不知道在哪儿听说了这个消息,立马就不依了。

      那个臭小子的原话说的是:“哪儿有老子的东西,不留给亲生儿子的道理?”那伸手要钱的模样,别提有多理直气壮了。

      老顾总当场就被气了个倒仰。

      “…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就算是我给你,你能守得住吗?!”

      不是老顾总贬低自己的儿子,关键是这小子实在是不争气,从小就不让人省心,自从家里发迹之后,他就再也没干过一件正事儿。

      初高中开始逃课打架什么的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最离谱的是他高一那一年,那时公司刚刚步入正轨,老顾总特别的忙,最后如果不是班主任实在是憋不住告状,老顾总压根不知道,这混蛋几乎是一整个学期都没去学校上过课。
      桌子上的书本都是崭新的,上面连名字都没写。

      打那个时候起,老顾总就明白,自己这个儿子算是彻底废了。

      后面顾绍也确实没有辜负老父亲的判断,往纨绔的方向一路狂奔,最终成功登顶。
      试问现在整个A城,有谁不知道顾绍的大名?

      所以这种情况,老顾总怎么可能放心将公司交给他?那不纯粹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吗?

      然而接下来顾绍一句话,顿时就让老顾总沉默了。

      他说:“反正就现在这个情况,你看好的许副总也没那本事扭转乾坤,除非你身体里的癌细胞一夜消失,不然公司早死晚死都是死,也没什么差别,与其交托给一个外人,不如让它死在亲儿子手里,好歹还没那么亏。”

      总不能辛辛苦苦大半辈子,最后便宜了别人吧?

      老顾总觉得,这个小混蛋说的…该死的有道理。

      他是个很传统的人,辛辛苦苦打拼一辈子,就是为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后代日子能够好过一点。

      反正自己死后公司也是要交付到自己唯一的儿子手里的,不然呢?总不能真的全捐出去吧?

      就当提前让这小子继承遗产了。

      老顾总一昏头,居然真的同意了。

      现在回想起来,老顾总肠子都悔青了,甚至怀疑那小混蛋是不是给自己下了什么迷魂药,不然自己也不能失智到这种程度。

      今天就是股东大会召开的日子了,一大早老顾总就开始坐立难安。

      而这种情绪,在股东和高层们依次入场的时候瞬间就达到了顶峰。

      举着手机看着监控传来的画面,老顾总一颗心登时揪了起来。

      “你说说他好好的,干嘛要趟这趟浑水!”此时在老顾总眼中,自己的儿子毅然变成了一只小绵羊,群狼环伺,仿佛下一面就要将他拆吞入腹。

      尤其是他一个人站在那里,面对着好几个股东,身板显得那样的单薄,整个人显得弱小又可怜。

      他一个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懂的纨绔,真争执起来不得被那群人精欺负死!

      “…不行,我得去看看。”尽管口口声声嫌弃自己的儿子,但老顾总这辈子就顾绍一个孩子,能不疼吗?

      顾绍就是老顾总的命根子,以至于他那么不着调,老顾总也舍不得打他一下。
      尤其是在妻子去世之后,老顾总一个人带孩子,更是跟护眼珠子似的护着自己的儿子。

      看着老母鸡一样的上司,一旁的秘书忍不住嘴角猛抽。

      所以说,顾大少之所以能到如今这个地步,自己上司真的是功不可没。

      这边老顾总心急如焚,恨不得将眼前的障碍全部给儿子清除干净,那边顾绍的状况,似乎并不像是旁人以为的那样令人担忧。

      为首的股东看着眼前二十岁出头的小年轻,忍不住心中讥笑。

      “哟,是小绍啊,今天怎么没跟朋友去赛车?”

      顾长健怕不是昏了头了,竟然真的敢把公司给他。

      再怎么顾绍今天坐的都是主位,为首的股东这么轻浮,实在是令人皱眉。

      “胡叔。”顾绍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

      对方漫不经心的态度,一下子就把胡董给惹恼了:“怎么回事,谁允许你坐哪里的?”

      “股东大会没结束之前,我觉得你还是坐下面比较好。”

      “是么?我倒是觉得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呢。”

      这小子,口气挺狂!

      其余股东没忍住,眼神立马就变得不对劲了。

      胡董眯起眼睛,刚想说什么,下一秒,他的手机突然亮了起来。
      胡董想也不想,直接挂断。

      对方再打,胡董再挂。

      “胡叔,我觉得你还是接一下比较好。”顾绍贴心的提醒道。

      隐约感觉到不对,胡董皱着眉拿起手机。
      刚听了两句,男人的脸色就变了。

      胡董深吸了一口气,一秒调整好了心态,他想佯装无事发生,继续坐下来开会。

      但顾绍怎么可能如他的意?

      “您要继续听的话,我倒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我记得,如果手里的股权有纠纷的话,应该是不能参与决策的吧?”

      果然是这小子做的好事!

      眼见事情要成了,结果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胡董有些恼羞成怒:“你不要以为这点小手段就能难得住我,你——”

      “能不能难得住你心里有数。”顾绍笑了一声。

      胡董的表情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该死的!

      胡董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给自己来这么一手。

      如今公司的股东,大半都是从公司成立开始就存在的,都是老顾总的老朋友了。
      朋友之间你来我往,打交道的时候自然很多。

      小的时候顾绍没少往几个叔伯家里玩儿,对他们的家庭状况自然门清。

      胡董未发迹之前是有过一任妻子的,甚至妻子的家境要比他好上许多,可以说,胡董是靠着自己妻子才能走到如今这个地步。

      然而等他有了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跟自己的妻子离婚。

      彼时他那个有权有势的岳父已经死了,剩下两个大舅哥又没什么出息,他就再也没什么顾忌了。

      胡董却是不知,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被年幼的顾绍看了个清清楚楚。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你是没什么钱的,你入股我爸公司的钱,应该还是姜姨拿的吧?”顾绍似笑非笑。

      远在病床上的老顾总愣住。

      老胡离婚的事儿他是清楚的,不过其中的细节他一概不知,只以为当初是夫妻两个感情不和,所以才离的。

      …这小混蛋哪儿打听到的?连人家的家务事都这么清楚。

      “这股份究竟属于你,还是属于姜姨还不一定呢。”

      顾绍指了指门外:“所以胡叔,您先请吧。”

      众目睽睽之下,闹起来实在是难看。
      最关键的是法院的传票都传到家里面去了,他必须得先把这事儿处理了。

      “…小兔崽子你给我等着!”

      顾绍不需要全部打一遍,抓住其中一个破绽就足够了。

      缺了胡董手里的股份,剩下的人也就掀不起什么风浪了。

      “咱这股东会还有必要开吗?”顾绍手里的,再加上他爸的股份,剩下的一干叔伯,哪儿还有说话的余地?

      一干股东的脸色别提有多难看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没出手,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败了。

      股东这边解决了,至于公司高层那边嘛……

      注意到以许副总为首的高管正在不断的打量着自己,似乎是在衡量什么,顾绍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助理。

      助理会意,随手抛出了一张照片。

      “我这儿有个好东西,不知道你们感不感兴趣。”

      这是一张毕业照,照片已经有些老了,不过依稀还是能够看出照片里面都是谁。

      “华大金融专业1511班,05级毕业生照片…我一个华大毕业的朋友,无意间在学校资料库里看到的。”

      照片中间的人十分眼熟,虽然打扮不一样,也没戴眼镜,但众人还是很容易就分辨出来是谁。

      这不是公司对家,煌美的老板吗?

      至于他旁边、被煌美老板搂住肩膀的那个人……

      “唰”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前方的许副总身上。
      老顾总拼命放大手机上的画面,试图分辨什么。

      下意识的,许副总捏着笔的手微微用力:“…顾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愧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许副总十分能稳得住:“您总不至于,因为不喜欢我,讨厌我,以及顾总想把公司交给我来管就记恨我记恨到这种程度吧?”

      “一张照片而已,能说明什么?谁还没几个认识的人呢?”

      “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曾经有过渊源也很正常——”

      “噗……咳。”

      忍着笑,顾绍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你难道没发现,你说谎的时候话会变得特别多么?”

      许副总瞳孔猛地一缩。

      “至于是不是真的…”顾绍随意的往身后一靠:“相信警察会调查清楚的。”

      “你不会真以为,我手里就只有一张照片吧?”

      既然选择摊牌了,他手中自然有别的筹码。

      许副总心头猛地一紧。

      很快,警察推门走了进来:“许立是么?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

      不枉费顾绍特意给警察叔叔求情,拜托他们帮点小忙。
      如今看来,真的是效果拔群。

      怪不得公司最近两年绩效莫名其妙就下降了好多,原来是有这样一层因素在。

      老顾总眼神恍惚。

      与此同时,顾绍再一次开了口:“至于公司的资金问题,星宇科技那边近期应该会拿出一亿两千万跟我们展开合作。”

      顾绍环顾四周:“所以现在,还有谁对我坐在这个位置上有什么异议吗?”

      警察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是不会用这么强硬的态度传唤人的。

      一众高管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打了个措手不及,顿时就变得谨慎了许多,看向顾绍的眼神也不再跟刚刚那样轻视。

      后面又听说“星宇科技”这几个字,瞬间就来了精神。

      “………………”

      他、他真的是自己那个只会吃喝玩乐、没皮没脸伸手问自己要零花钱的混账儿子吗???

      望着屏幕里进退从容、游刃有余,一顿连消带打就稳定了乱象的青年,老顾总一脸凌乱,他严重怀疑,自己其实是在做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