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雪鸮。 ...

  •   美人鱼果然不是一般的丑。

      即使对此已经深有印象,但那毕竟只是脑海中偶然划过的意识。真正面临时那令人背后发毛的惊悚感源自于人类对尸体天然的恐惧,这种像泡发浮尸一样的诡异生物自然也包括在其中。

      鸮没有害怕的情绪,但也有被恶心到——老板绝对是故意的,感觉这辈子都不想再吃鳗鱼了。

      出乎意料的,这些怪物并没有与其恐怖外表相匹配的恐怖实力——唯一的优点大概就只有骨头很硬了。

      清理它们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站在脓液四溅的仓库中,被美人鱼尸体包围着的少年面无表情,雨不知何时停了,仓库里安静的没有第二个呼吸,秉神便能够听到屋檐积下的水珠“啪嗒”砸进路边泥水坑的声音。

      在夜间也没有被影响多少的优秀五感让他能清楚的看到从美人鱼尸体中爬出的拉丝寄生虫,鼻间充斥着尸体的腐臭味和鱼类的海腥气足以让人被动进入贤者模式。

      他麻木着脸,刻意忽视了自己伸向尸体的手,似乎灵魂已经飞到了破碎天光的彼端,目睹第一缕金红破开海面,霞气升腾。随后,就与幼芽上的露水一同融化在初阳中了。

      任务完成的提示声将他从温暖的太阳里拽回仓库的尸臭炼狱。

      鸮领取了奖励,却一点开心不起来,他像只被打击过头的长毛猫,空白游魂一样来到这座城市著名的河流边,盯着清澈水流的表情让人怀疑他随时会化成液体流进水里去。

      灰色马尾的少年——兜帽在打斗的过程中被风掀开了(猫猫拒绝摸过尸体的手碰他干净的斗篷!)——慢吞吞的摘下手上的半指手套,团成一团随手向后抛去。

      “——嘭!”

      砸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

      他蹲在河边,掬起清澈的河水搓手,直到指节揉的发红,确定手上不再有尸液的黏腻感,才勉强甩去十指间的冰凉水珠。

      鸮看着眼前一双少年感十足的白皙手掌,丝毫想象不出这双手拥有怎样轻松扭断怪物钢筋般脊骨的力量。

      而此刻,这双指节修长、骨节分明的手连指尖都泛着委屈的红,差点被他搓下一层皮,犹带水汽。

      鸮深吸一口气,暗暗告诫自己。

      “记清楚了,这就是欠酒馆老板钱的下场!”

      “再穷也不能去赊那个家伙的账!”

      酒馆前玻璃花房里的白玫瑰无忧无虑,依旧像昨天那样开的好。

      “Gin Tonic。”

      风铃的声音响起,少年在吧台前落座。

      “未成年可不应该喝酒。”

      老板一边嘀咕着,机械手臂却诚实的拿走了桌上的硬币,快速的调了一杯酒推到少年面前。

      深渊之城的货币是由稀有金属秘银和一种独特的紫色宝石共同铸造的复合硬币,价值很高。

      换句话说,接下来的半个月,鸮在横滨拥有了一个暂时补给点。

      橘猫在他的脚边蹭来蹭去,拉长的喵喵声甜度超标。

      老板这次没有擦杯子,反而凑近一脸冷淡的少年,压低声音问道:“美人鱼的姿色怎么样?”

      鸮露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看着老板脸上贱兮兮的笑容,双手蠢蠢欲动。

      “好了好了,我不惹你,就当做是我的赔罪,把这件事揭过,如何?”

      不知是否预见了自己挨打的未来,老板动作迅速的从吧台下掏出一个黑色的礼盒推给鸮。

      嗯,上面还用粉色的缎带打了一个骚气的蝴蝶结。

      鸮有点不太想打开。

      最终还是好奇老板准备了什么东西在盒子里。

      一双崭新的手套,和他之前的那双款式差不多。

      他撇了眼一脸纯良的老板,矜持的收下了赔礼。

      老板表情夸张的松了一口气。

      “少年,照烧鳗鱼了解一下?”

      “滚!”

      几天后,鸮已经完成了不少系统发布的任务(包括不限于围观Mafia火拼顺便补刀产生变异的死者、在月光下与美人鱼的尸.体深入交流、使用地狱料理毒杀四条腿的咸鱼精、暴打试图占领黄昏酒馆的幽灵船长等等)。

      他的个人信息发生了进一步的变化,具体如下:

      【姓名:鸮

      性格:应该是最普通的少年性格。

      背景:来路不明的少年,看起来是14岁的年龄,在某天的午后突然出现在横滨,漫无目的的行动着,似乎在寻找什么(下一进程需通过副本“■■■■”解锁)。

      技能:善用一把无鞘短匕,枪械精通,开锁精通,地狱料理精通,精通一切交通工具(驾驶、维修)。

      异能力:未知。】

      ***

      清新的晨风吹走纷乱的杂念,昨夜的阴云与细雨通通被横滨藏入看不见的匣子里。

      就连格外桀骜的雾气此时都变得温驯,雪白如同绵羊蓬松的毛发,在阳光的调.教下使得横滨如同一座掩藏在云中岛屿城市。

      竟有些奇异的温柔了。

      这些天时断时续的下着雨,天色昏沉的像喝醉了酒,他又忙于探索系统和自己的身份,还没来得及认识这座城市。

      鸮慢慢的走在还有些泞湿的道路上,从带着斑驳弹痕的墙面闻到了浸入这座城市骨髓中,哪怕是连绵几日的雨水也清洗不掉的硝烟气味。

      街头依然是没什么人的,但阳光的到来似乎短暂的驱离了黑暗,街角因为Mafia火拼而倒塌的半墙上一只三花猫惬意的眯着眼,身后是天边还未彻底离开的月亮影子。

      “……嗯?”

      灰发的少年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倒退着走回来,停在了胡须颤颤的三花猫面前。

      没有了光线的干扰,那双金色的瞳孔中氤氲着破碎的光,如同摔裂的玻璃珠,仿佛在这双眼睛的世界里,任何秘密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右颊的辫子晃晃悠悠的垂落,是任何猫科都无法忽视的诱惑。

      三花猫泰然自若的揣着爪子,眼眸沉静的与少年对视。

      鸮恍惚间竟然有种自己被这只猫包容着的感觉。

      喂喂,这种长辈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

      真是一只奇怪的猫。

      不过更奇怪的猫他也不是没有见过——没错,说的就是它!酒馆老板养的奇怪猫猫!!

      更可怕的是,那只奇怪猫猫总是喜欢缠着他撒娇。

      如果给它带去一只同类的话,应该会被转移掉一些注意力,不再来纠缠他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鸮捏起猫猫的后颈,十分自然的将三花揣进斗篷,若无其事的离开了。

      轻柔的风从街的一端吹到另一端,温柔的抚过空无一猫的半段残墙,吹起少年的几缕长发。

      除了它,无人知晓这里发生的事——

      一只猫曾被无情绑架。

      偶然路过这里的行人惊鸿一瞥,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在那边悠闲漫步的少年斗篷里,还揣着一只被强行薅走的无辜三花。

      “一杯Mojito。”

      不知是不是酒馆的名字风水不好,这些天鸮来了不少次,却从未在酒馆里见过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客人,客流量少的惊人。

      或者该说老板真会取名字?

      “喂,这么想真是太失礼了!我也是很想发财的,没有客人我能怎么办啊?当然只能逮着你一只羊使劲薅了。”

      被吐槽的老板冒着被喵喵拳暴打的风险,如是说道。

      不知是不是外面的动静太大,从厨房里探出一个橘色猫猫头,看到吧台前的少年,湛蓝的猫眼发出惊喜光波。

      鸮:“……”

      在橘猫朝他扑来使出撒娇大.法之前,鸮先一步祭出了秘密武器「三花猫」,成功转移走了猫猫的注意力。

      被祸水东引的三花·夏目漱石·猫猫一脸无奈的应付着试图给它舔毛的橘色猫猫,看向吧台前的一对主客眼底却划过一丝锋芒。

      被那少年绑走全是意外——好吧,他的确对这些天出没在横滨、气质独特的外来的小客人有些好奇,但让他心中警惕的却是这间酒馆。

      “黄昏酒馆”。

      身为横滨这片地区猫群中的无冕之王、名副其实的地头蛇般的存在,他竟然从来都不知道,擂钵街的附近什么时候开了这样一家名字奇怪的酒馆?

      吧台前的一主一客对猫的心思毫无所觉。

      老板注意到了这只眼神锐利的三花猫,纳闷:“这猫哪里来的?”

      鸮在保养匕首,随口回答:“街边绑来的。”

      老板罕见的被噎了一下:“……公三花很稀有的。”

      “所以?”

      老板:“如果有主人,大概会很着急吧。”

      “不可能,”少年用柔软的丝绸轻柔的擦拭过匕首的锋刃,收回袖中,言语犀利地指出:“有主的猫,没有绝育?”

      老板:“emm……”

      他想了想好像没什么不对,于是给予赞同的回复:“你说的没错。”

      夏目三花:“……”

      猫爪の警告.jpg

      对话还在继续。

      老板:“你要养它?公三花据说有招财的特性,是猫中ssr级别的存在啊。”

      少年诧异:“你不养?”

      老板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带着几分炫耀的口吻:“别看咪酱对我爱搭不理的,实际上它的占有欲可是很强的!我是不可能抛弃它去养别的猫的!”

      鸮翻了个白眼。

      “我不能养它。我现在连自己都养不活,而且你看它的皮毛整洁有光泽,说不定在外面混的比我还好。”

      老板点头,想到这个城市的情况,叹息:“也是,世道这么乱,人不如猫。”

      酒馆里陷入沉默。

      过了一会儿,老板抛出了新话题。

      “昨天晚上有人失踪了。”

      无人注意角落里的三花猫的耳尖一动,默默偷听,橘猫眯着蓝眼睛,兴味盎然的注视着三花无意识摆动的尾巴尖。

      吧台上的Mojito透明无色,因为加了冰块,杯子的外壁很快凝结了水珠,变得有些朦胧。

      少年显然对这个话题不怎么感兴趣,趴在桌上眼神茫然地注视着杯中沉浮的冰块,百无聊赖的戳戳嫩绿的薄荷叶,任由指尖沾上一点酒液。

      老板放弃话题,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喂喂,不喝就别点啊,这可是我精心挑选的弧度最优美的薄荷叶!”

      鸮掀起眼皮看他,这个动作让他的脸被挤得有点像包子脸,意外地添了一丝孩子气。

      “啊呜!”

      故意挑衅似的,他一口咬掉了薄荷叶,给了老板一个不屑的眼神。

      老板戏精的捂住心口,痛心疾首:“啊啊!我最美丽的孩子!被深渊的恶兽吞掉了!”

      “唔……噗。”

      鸮哼出闷闷的鼻音,吐掉了被嚼成一团的薄荷叶,发出疑问:“如果被深渊注视,会有什么后果?”

      老板停止戏精,重新给杯子加上薄荷叶,“被深渊注视啊……大概会做噩梦吧。”

      “……哦。”

      灰发少年露出死鱼眼。

      怪不得说好的副本一直没有开。

      他到现在……还没有睡过觉呢。

      ……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