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4、孤僻学渣×高冷学神 ...

  •   夜幕降临,大部分放学的学生已经走光了,操场上寂静无人,巡逻的保安大叔持着手电筒路过,随便瞟了一眼就离开了。

      漆绿色的铁丝网将操场和教室通向校门口的道路隔开,在夜色的笼罩下有些压抑。

      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虚掩着的铁网门旁,他左右看了两眼确认无人,便猫着腰钻了进去。

      去往器材室中间必须穿过操场,而操场旁就是人多眼杂的大路。

      池景行收拾好东西后就一个人待在教室,等到整栋教学楼的灯光都熄灭才敢出门。

      穿过一片绿茵的草地,池景行才摸到器材室的门口,门禁闭着,他握着把手试探地转动,没有上锁。

      池景行推开门走进去,墙面上只有一扇常年紧闭的小窗,室内弥漫着陈年的灰尘气息。

      窗外树影闪烁,只有一道幽暗的月光照射进来,在地面上形成一圈光晕。

      他在身边的墙上摸索了几下,并没有摸到灯的开关,忽然一道滑腻的触感自耳后袭来。

      池景行的动作立刻停了下来,身体变得僵硬,他感觉到那道触感顺着耳垂向上,一路舔过脸颊,来到他的嘴角。

      是舌头,他身后站着一个人,池景行的心倏然间提到了嗓子眼。

      那人双臂像是一副枷锁,紧紧地禁锢着池景行的腰,在他脸侧亲昵地耳鬓厮磨,舌头触上少年的唇面时,从喉咙里发出一声满足的喟叹。

      尖锐的牙齿在唇瓣上啃噬,微凉的舌头趁着池景行片刻的呆愣冲进口腔,发狠地舔舐起来。

      两方纠缠间,口水弹跳的声音在寂静的器材室里响起,还伴随着咕咚的吞咽声。

      “嗯…你,你是谁?”

      池景行努力想摆脱这有力的牵缠,抓住空隙发问,却被那人的手不老实地向下,一把抓住,不禁发出一声敏感的哼唧。

      “你很舒服不是吗?”冰冷的呼吸吐在唇峰。

      这熟悉的声音,是盛星泽!

      (……省略号……)

      他不在压抑,放开池景行的唇舌,将他拦腰抱起,脚步稳重地向器材室深处走去。

      池景行条件反射地环住他的脖子,借着小窗透过的月光看清他的脸。

      脸庞轮廓深刻,冰冷傲然的双眸中有着他看不懂的情绪,漆黑的发垂下额角,俊逸至极的五官竟与记忆中那张面容渐渐重叠。

      明明两人的容貌和体态偏差很大,但就是让人感觉莫名的熟悉。

      “陆销寒……”他无意识地喊着那人的名字。

      盛星泽低头看他,怀中人的瞳孔中清楚地映出自己的模样,他看见自己皱着眉,幽深的眼底无端染上怒意,很浅,浅到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我不是。”男人收回目光平静地回答,却将他抱得更紧,行走间的步伐也更加急促。

      盛星泽极力想保持在旁人面前无波无澜的淡然,但心中的酸涩却让他动容,喉头干涩无力。

      陆销寒是谁,他也想自己这样抱过他吗?

      【陆销寒也绑定系统了吗?】池景行问413,本来他还不确定。

      但刚才盛星泽看自己的那个眼神实在太像了。

      每当自己拍戏或者上综艺,要和别人炒cp的时候,只要有陆销寒在,他一定是这个眼神,充满占有欲的,深沉的眼神。

      【啊?没,没有吧,怎么可能,陆销寒又没有万人迷光环。】413磕绊地说。

      【你知道陆销寒是谁?】池景行发现了华点。

      【我,我不知道啊,对啊陆销寒是谁,我怎么可能认识呢,景宝你又跟我开玩笑。】

      413躲在系统空间里苦着脸不知道怎么接他的话,只能暗自祈祷池景行别在问下去了,怎么突然让他发现了端倪。

      盛星泽将池景行轻轻放在器材室的软垫上,注意到他侧着头盯着一个地方出神,脸上的不愉再也掩饰不住。

      他伸手捏着池景行的下颌将他的脸掰正,说:“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准想别人。”

      池景行马上回过神,他双手撑着盛星泽的胸肌推拒他的靠近,眨了眨眼睛,眼神中透露出小动物般的不安,“你这么晚让我过来干什么?”

      盛星泽没有回答他,但手上已经动作起来,他拉开少年校服外套的拉链,颇具□□意味地拉着衣领,贴着身体脱下。

      他露骨的目光从扫过池景行裸露在外的每一寸肌肤,借着月光更显莹白,Polo衫的拉链被一起拉下,露出少年白皙的胸膛和两颗粉嫩的那啥。

      “没穿内衣,真淫/荡。”盛星泽靠近他,贴着他的耳朵低声说话,语气像是在调情,说出的话却直白。

      这到底怪谁啊,池景行按捺住想要给男生一巴掌的手,他现在已经完全确定,白天偷他衣服留下字条的就是眼前这个人。

      (……这里有些省略的内容……)

      他敏锐地感觉到男人身上的压迫感和占有欲,池景行看着他,好像透过他的身体能看到另一个人。

      而正是这种目光勾起了盛星泽沉重的怒火,他恨这种被池景行忽视的感觉,从前是,现在也是。

      从前......

      盛星泽虽然感觉到异样,却来不及想太多,他虚压在池景行身上,想要吻上他的唇,却被少年偏头躲开。

      “别亲我,你刚才都那啥了。”盛星泽哑然失笑,心中的怒气也消减了些许,连自己的东西都嫌弃,他刚才可是一点不剩地全都吞到肚子里了。

      他在少年白嫩柔软的脸蛋上使劲亲了一口,笑着哑声说:“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还要继续吗……”

      池景行上个世界临走前才跟詹宴齐那啥过,这才间隔没几天,所以需求并不是很大,面对男人此刻的温存,他心里纠结。

      刚刚确实很爽没错,但是一旦跟盛星泽嗯嗯了,那主角受那边的剧情就完不成了,他不想任务失败。

      少年睁着氤氲朦胧的双眸看着身上的男人,半晌才开口道:“不好,我不想要。”

      这让本来心情稍霁的盛星泽立刻冷下脸色,他眼中欲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冷然的寒芒。

      看着池景行通红的脸和无辜的双眼,他缱绻地抚摸着少年湿黏的黑发,压低声音在他耳畔语气威胁:

      “我的手机从你进门到现在可一直录着像呢,如果你不想刚刚自己yin荡的样子被所有人都看见,就乖乖躺着享受。”

      “你,”听到他危险的话语,池景行的眼泪立刻在眼眶汇聚。

      他涨红着脸,身体微微颤抖,不愿接受事实,但看着盛星泽认真的脸,他又动摇了。

      红润的唇被牙尖撕咬着泛白,良久少年才声音破碎的妥协,“……好,你不要太过分。”

      明明是得到了满意的回答,但盛星泽看着池景行脆弱的表情,却根本开心不起来。

      心脏无端一滞,他努力想忽视这纷扰的不适,却喉头发酸,心疼得快窒息。

      他颤着手抚上少年的脸颊,为他拭去不经意间洒落的泪珠。

      他将沾了泪水的手指举到春边,舔进口腔,苦的,比刚刚的牛奶还要苦涩。

      “对不起。”盛星泽俯下身靠进少年,声音凝滞,想要放过他却又不甘心,只能说:“不会让你痛的。”

      (……这里还有一些省略……)

      “送给我吧,就当嫖/资了。”他从口袋里拿出池景象的小草莓内衣,恬不知耻地讨价还价,换来对方又一个故作凶狠的瞪眼。

      到底谁嫖谁啊!

      盛星泽穿好衣服,像没事人一样地把池景行轻松打横抱起,步伐稳健地走出器材室。

      池景行第一次恨自己身子骨这么弱,劳累这么久,连挣扎都做不到。

      他缓了缓,哑着嗓子无力道:“你要带我去哪儿,我现在……没力气上课了。”

      “当然不是去上课,”盛星泽低头亲吻少年苍白的唇瓣,满眼怜爱,有些后悔昨晚的冲动,“你累了,我带你回家睡觉。”

      现在是凌晨四五点,学生还没有上学,林间小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芳草清新香甜的气息。

      盛星泽抱着池景行,走得很慢,少年躺在他怀里,渐渐地闭眼睡过去了。

      而此时系统空间里413一晚上没阖眼,宿主的“引吭高歌”在耳边3D立体环绕循环播放好了几个小时,但它并不生气,反而庆幸。

      【还好景宝当时没继续问下去,不然不仅是老板,连自己的下场都会很凄惨。】它心有余悸地想。

  • 作者有话要说:  常回家看看,回家看看,把断断续续的部分整合到一章了,等会儿还有两章,今天可能没办法修改完了。
    感谢在2022-06-21 13:15:17~2022-06-23 00:19:4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晨曦、暗香浮动月黄昏 10瓶;星光烨然 4瓶;攻控患者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昵称: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消耗的月石并不会给作者。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