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撕破脸 ...

  •   “小姐,陈老爷。”
      
      “不用提他。”
      
      “就算是娼妓,出去伺候了客人,还能得一个好脸呢。”
      
      “他倒好,一面让我去陪客,一面还要端着个高高在上的架子,好似是我求着他送我出去一样,自私又虚伪,凉薄又钻营,以为世上只有他一个聪明人呢。”
      
      “以为给个甜枣,在给个巴掌,就能随意拿捏我了,想得美。”
      
      “既然想要利用我,就得有个利用的样子,我被送出去扒皮抽筋了,还要回来对他卑躬屈膝的说他用的好吗?我还没到那份上呢,瞧着吧,让我不痛快,我让他们全家都不痛快。”
      
      崔蓁蓁附着在陈莺莺的身上,听她嘴上说的痛快,却莫名能感觉到她身上的那股悲凉。
      
      若是能选的话,谁愿意把自己比作这般不堪的人呢,且今日陈府里的态度,恐怕这副模样也不是一日两日了,既是有好的去处,往日里,又何必回去陈府看脸色呢。
      
      银朵的心思最是单纯,看小姐没有哭的模样,心里就信了几分,她从小就和陈莺莺一起长大,打心底里就打定主意跟小姐一辈子。
      
      银朵知道自己不聪明,又看自家小姐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就不再多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来,:“小姐,今日府里吵得厉害,所以夫人的东西我给您带来了。”
      
      陈莺莺接过银朵手里的包裹,打开,是一把木梳子,和一个浅红色的香囊,那是她娘走的时候,留的念想。
      
      陈莺莺摸着梳子,眼前是她娘温柔的浅笑,她一边给自己梳头,一边念叨着,:“这把梳子是你外祖母留给娘的,我小的时候,她老人家就喜欢这样给我梳头,梳到我出嫁了,如今,也该到我们莺莺了,愿莺莺平平安安,觅得如意夫君,儿孙满堂......”
      
      陈莺莺借着低头梳发尾的动作拭去眼角的泪,抬起头,全然是是一片笑的模样,她收了手里的东西,妥帖的放好,:“多谢你了,银朵。”
      
      银朵看着自家小姐握着自己的手,耳朵红了一片,:“小姐说的哪门子客套话。”
      
      陈莺莺脑海里的画面,崔蓁蓁是能看到的,她抱着自己,也有些想姨娘了。
      
      轿子走的很快,不多会儿,就落回了她们出发的地方。
      
      迎出来的是个面白无须,微胖的总管,他笑的和善,一叠声的问候着陈莺莺,转头就叫人备膳,伺候的十分周到小心,与陈府里完全是天壤之别。
      
      陈莺莺的姿态也与去陈府不同,重新又是一派懒洋洋的模样。
      
      只崔蓁蓁能感受到,陈莺莺的身子微微有些抖,有些惧意,全然不似面上的放松惬意。
      
      崔蓁蓁有些迷惑,这府里的人这般周到,比起陈府那些人的面目可憎,这地方有什么好怕的呢。
      
      晚膳上来的很快,六个热碟,三个冷碟,并着两道粥品,两样清汤,两样点心。
      
      这排场让崔蓁蓁瞬时就不琢磨了。
      
       这两年她挨饿的时候多,便是不挨饿,按着府里的份例,那些好东西也没她的份,眼前的珍馐佳肴光是闻着,就叫人口舌生津。
      
      崔蓁蓁眼巴巴的就等着陈莺莺动筷。
      
      只见陈莺莺伸手,就夹起中间的那道清蒸银鳊鱼,看着粘着浅浅的琥珀色酱汁的白嫩鱼肉,崔蓁蓁不自觉的张开了嘴——
      
      啊——
      
      嚼了个寂寞。
      
      半点滋味也没有。
      
      崔蓁蓁不信邪的又试了几次,最后只得用抑郁的眼神戳着桌子上的那道鱼死不瞑目的眼睛。
      
      用过饭,院里就掌灯了,这时走上来一个丫鬟,说道,“陈姑娘,水备好了。”
      
      崔蓁蓁随着陈莺莺去了净房,看到那一大桶的花瓣水时,有些奇怪的想到,不是才用过饭吗,怎地这会就要沐浴洗漱了,莫不是这的人风俗习惯即是如此?
      
      没人能听见崔蓁蓁的疑惑,也没人回答她的疑问,银朵也是有几分讶异,却什么都没问,上前接过了陈莺莺的衣服。
      
      轻薄的雾气和浓郁的花香在这净房内弥漫开来,连崔蓁蓁都觉得眼前的灯火都模糊了起来。
      
      银朵舀着水,小心的顺着陈莺莺的肩膀滑下,莹白色的肌肤从颈侧到锁骨,再往下的景色,被花瓣若有若无的遮住了,星星点点的红痕,印着水光和花瓣,旖旎的诱人。
      
      银朵的不自觉的移开了目光,在这室内听着水声,更觉得不自在了,于是,她随意找了个话,:“小姐,这可比咱们府里好多了,刚刚那个管家都近人可亲。”
      
      陈莺莺睁开了眼睛,眼里水润润的,冲散了那股子靡丽的诱惑气,瞧着似有几分天真的娇憨。
      
      她看着银朵,先是轻声的笑,笑的银朵红着脸地下了头,之后陈莺莺笑的更放肆了,惹得银朵扛不住了,她跺了跺脚,羞红了脸,嘴里嘟囔的讨饶,:“小姐。”
      
      “没事,让我乐会,我们银朵真可爱。”
      
      陈莺莺的脑袋像是笑的没劲了往后仰,她那双漂亮的过分的眼在银朵红红的耳朵上溜了一圈,瞧着就像是在打坏主意的模样。
      
      银朵都不自觉的往后躲了躲,陈莺莺见状,总算没有在调笑银朵,她眯着眼,:“傻银朵,过来,过来,我们说说悄悄话。
      
      陈莺莺以前出府的时候,从来都不带银朵,她希望自己最狼狈的模样不被人看见,她还能保持住自己那自欺欺人的最后一份体面。
      
      可惜,她忍不住了。
      
      那些肮脏龌龊的手段,鄙薄的姿态,贪婪的神情,用所谓的血亲为借口,狠狠的化作利刃扎向她心口的人,叫她的厌憎恶心与日俱增。
      
      她知道自己今日从陈府出来再回来这是个什么光景。
      
      可那又如何,人生在世区区数十载,忍忍忍,句句风霜化利刃,她忍什么,还怕什么,叫谁利用不是利用呢。
      
      最起码,在这,这些人愿意维持住面上的体贴,还愿意因着她的价值捧着她,锦衣玉食,名玩古珍,流水似的摆在她的眼前。
      
      忍气吞声是一种活法,放肆恣意是一种活法,不过是从一个狼坑,落入另一个虎穴,哪个能叫她活的快活些选哪个就好。
      
      只是银朵是她最后的念头,以前也就罢了,如今随她出来了,就不能在糊里糊涂的傻着,学聪明些保住自己就好。
      
      “银朵,你瞧这府里好?”
      
      “好。”银朵闻言点了点头,说了句。
      
      “是呀,我也觉得挺好,可惜,这却不是我的归宿。”
      
      陈莺莺漫不经心的笑着,点着指尖的水珠:“陈府里的那帮子人容忍我,是盼着我得了哪个贵人的欢心,即便是这样,你看看他们的态度,纵是吸干了我的血,还想站在我的头上嫌弃我一番。”
      
      “大宅里的人各个都是捧高踩低的能手,可你瞧这府里的人,我既不是他们府里的主子,名义上的都不算,可他们却半分眼风的不敬都没有,锦衣玉食,样样挑了顶的送来。”
      
      “那是这的贵人喜欢小姐呀。”
      
      “妻为聘,妾为奔,你家小姐我却来来回回数次,连个外室的名头都算不上,这算哪门子的喜欢?”
      
      “他们家的主子,”陈莺莺说到这,腿不自觉的抖了抖,第一面见那个男人的时候,陈莺莺莫名的就在畏惧,她不怕那些个贵人折腾自己,总不过来来回回就是那几样方式。
      
      可这个男人眼神专注的落在她的身上的时候,陈莺莺就在害怕。
      
      他笑的越温柔,陈莺莺就越害怕,陈莺莺见过太多在她面前原形毕露的人,阴狠的,贪婪的,虚伪的,恨不得一口吞了她的。
      
      只有他是例外。
      
      不是陈莺莺自视甚高,而是周围所有人都对着她露出那份嘴脸时,与众不同不动声色的人叫陈莺莺第一眼就留了心。
      
      因为陈莺莺清楚自己的身份,她不过是这些权贵的***,作为伸伸手就能将她随意摆弄的存在,却没有以那种不堪的方式将她攥在手里折辱,肆意的对着她挥泻欲望。
      
      而是以一种温柔的姿态逗弄她,没有高高在上的不屑,没有柳下惠的不近女色。
      
      可陈莺莺没有男人喜欢她的错觉。
      
      不同寻常就必有所图,那个男人将她高高的捧起,寒风都好似在她身边呼啸穿梭。
      
      从高处跌落的那日,必定是她陈莺莺粉身碎骨的时候,所以这一年来,男人不提,陈莺莺就照常回陈府。
      
      这些时日陈府内外的变动有没有男人的推动,陈莺莺不知道,可陈莺莺知道,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个男人看似给她留出了可选择的自由空间,实则寸步不让,所以陈莺莺回来了。
      
      她没有选择鱼死网破的拼一把,她还有活下去的想法,她还年轻,还想在这世间多看看。
      
      “小姐?”
      
      陈莺莺回过神,看着一脸疑惑等着自己说完话的银朵,吐了口气,嘻嘻的笑着说,:“是个坏人。”
      
      银朵没有再问,自家小姐怎么说都是真的,她见水有些凉了,就赶忙催着陈莺莺穿衣。
      
      同样竖起耳朵等着听得崔蓁蓁听到这答案,满脑子问号的挤了挤眼睛,真是出乎意料的回答。
      
      ————————————————————
      有些小宝贝不看作话,我就放在这里了,我保证只放这一次,就是想跟大家说一下关于崔蓁蓁的想法,在我的故事背景里,她一出场就是个庶女,除了被打就是被罚,没人管教,没有人会苦口婆心的给她讲道理,书读的也不多,见识不多,脑袋空空,和现在的我们肯定没法比。
      
      所以我的设想是她穿越到每一个美人身上见识她们所见识的东西,学习她们所学习的东西。
      
      一次两次的慢慢成长,崔蓁蓁不会突然就智商高的突破天际,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她就是个普通人。
      
      她会有各种自己的小心思,她会哭会笑,会有各种想法,会有灵光一闪的聪明,也有可能做错事,还有我的金手指都给她开到辣么大了,怎么是虐文,标签里的爽文我没找见,不然肯定给标上。这是第一个美人,第二个美人要是不好看,我,我剁个指甲盖给你们。
      当然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见解是肯定,小宝贝有什么看不清楚的地方,留言给我,我都会认真读每一条评论的,抱抱每一个支持我的小宝贝,我会争取将文笔练好,下一次在故事里讲清楚。爱你们,亲亲。

  • 作者有话要说:  我又又来了,有时候写完,我一眼看过去眼睛都花了,有什么错处,小宝贝们指出来,我改正,爱你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