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端倪 ...

  •   呼延卓未答,摸索着黄袍上的五爪龙纹。
      
      半晌,他手向右移取出了一件。
      
      他干笑两声问:“这件是?”
      
      “看来你的还懂点嘛。”小灵玉也下地穿上鞋子,将呼延卓手里拎着的戏服接过,“猜对了,这件就是百花公主穿的。”
      
      “饿不饿?晚上都没吃饭。”呼延卓牵着她的手。
      
      “一会儿再吃吧。”小灵玉睨他一眼,送饭的阿离准是被屋子里的动静吓退回去了。
      
      小灵玉唤了云离进来梳洗打扮一番。
      
      “小主子,我还是第一次帮着化戏妆呢。”云离站在小灵玉的身后,在小灵玉的指点下化妆,一抬头瞧着镜子里的人。
      
      多艳丽的人儿啊!
      
      “你要是想学着,日后我可以教你。”小灵玉掩着嘴笑。
      
      云离小说:“小主子,我学会也是为了伺候好您啊。”
      
      “我瞧瞧。”被主仆二人冷在一旁的呼延卓,慢慢走了过来。
      
      妆已经化好,云离闪在一边给呼延卓让出位子。
      
      进府多半年的时间,呼延卓鲜少小灵玉再浓妆艳抹,,即使淡淡的妆也很俏丽,但这甫一换上戏装那种娇媚真是掩都掩不住。
      
      呼延卓瞧着镜子,伸手捏了捏她的下巴,被小灵玉拍掉。
      
      “你又给我捏花了。”
      
      “镜子里瞧不真切。”呼延卓想让她转过头来。
      
      “又不是头一回见,”小灵玉脸有些微微发烫,“云离,你先出去吧。”
      
      云离笑着应是,几步出去掩上房门。
      
      呼延卓牵着小灵玉将她引起来。
      
      “你坐下。”小灵玉已经进入状态,一颦一笑皆是风韵。
      
      呼延卓应是,坐在桌旁自顾自地盛了一盏茶。
      
      刚端起饮了一口,耳边便传来了婉转地“咿呀”声。
      
      他闭上了眼睛。
      耳旁似时而娓娓道来,再而疾风电掣,时急时疏,起起伏伏,人心跟着亦是忐忑。
      
      “杀了他。”呼延卓抿了一口茶。
      
      小灵玉未曾预料到,先是一阵,后见他神情约莫这人是入戏了。
      
      接着呼延卓一句:“奸细该死。”
      
      小灵玉笑了,“下一句便是。”
      
      话毕,她继续疾风细雨。
      
      呼延卓端着茶杯冷笑,真是个好样的。
      如此这般也能脸不红,心不跳,不知意志是有多坚?
      
      这场开的不算早,结束时夜色已深。两人用过饭后呼延卓便就在依水院歇下。
      
      两人同床而眠,小灵玉揽着呼延卓的左臂,渐渐进入深眠。
      
      只是仿佛刚睡不及一刻钟的时间,便又被人吵醒。
      
      “怎么了?”身边人辗转反侧,仿佛从躺下就没有入眠过。
      
      “没……没事……”呼延卓便是这样说,但声音里都透着几分疼。
      
      他在忍着。
      
      小灵玉被他的声音一瞬间惊醒,整个人“嗖”地坐起身,伸手探过去,摸到呼延卓满背的冷汗。
      
      “生病了?”小灵玉蹙着眉头,正欲喊云离却被呼延卓制止了。
      
      “背疼,别喊。”呼延卓勉强说了几个字。
      
      “背疼?”小灵玉伸手,挨上他的背。
      
      呼延卓惊了一下立刻躲开,说:“伤疤。”
      
      小灵玉知道他背上有道伤疤,可是那不是新伤,怎么会这么疼?
      
      “我帮你揉揉?”小灵玉小心翼翼地触及他的患处,呼延卓没有拒绝。
      
      “重吗?”半晌,小灵玉问。
      
      “没事。”呼延卓沉声。
      
      是错觉嘛?
      症状好似减轻了。
      
      呼延卓沉重的呼吸稍稍舒缓了几分。
      
      小灵玉闻言,继续这样不清不重的安抚着,渐渐地似是听见呼延卓的呼吸声越来越轻。
      
      夜深了,小灵玉张了张口,看着呼延卓已经睡着,自己也准备歇息。
      
      可突然呼延卓抓住她的手,将她困住。
      
      小灵玉被吓了一跳,定过神她伸手又抚上呼延卓的伤处,惊觉只这离开几分钟,他便又生出了冷汗。
      
      “不要。”呼延卓拒绝了。
      
      他转过身来,满眼里都是热忱的欲、望:“阿玉,我想……”
      
      小灵玉又一次怔住,这次未来得及定神就被呼延卓托进了怀里。
      
      “阿卓!”热切中呼延卓时常逼着小灵玉这般唤他,但这次却是惊叫。
      
      呼延卓却像是急红了眼,哄着、亲吻着、撕扯着。
      
      小灵玉少见他这样,也轻声应着,也哄着。
      
      此刻的呼延卓极是易燃易炸,看着凶猛异常,却又像极一件易碎的物什,小灵玉不敢碰他分毫。
      
      只觉一碰他就会喊疼。
      
      未几,
      
      一声轻叹,发丝交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缎面的薄绸上来回留下痕迹,下一瞬又能被轻易销毁。
      
      似疾风摇晃,又似深涯下坠。
      小灵玉视线开始逐渐模糊,被氤氲的雾气遮住。
      
      “宁朔。”呼延卓急急地呼吸。
      “叫我宁朔。”
      
      小灵玉来不及思索,话还未及出口,呼延卓附身将她含住。
      
      “叫我、求你。”
       他语带卑微,动作却如疾风骤雨,是在逼她。
      
      他疯了,又好想清醒。
      
      “阿……卓,你……你怎么了?”话语支离破碎。
      
      呼延卓带了脾气,惩治她的听见却不理会。
      
      “我……”
      
      “叫我……”呼延卓声音低沉,那一丝悲悯仿佛就是最后的期限。
      
      小灵玉舌尖含情道歉:“宁朔、宁……朔……”
      
      今夜的风月不温柔。
      高耸似乎没有山巅也没有边。
      
      月光笼罩着依水院,地上泛起白光,不过须臾,一人简单穿戴匆匆离开。
      
      小灵玉散发凌乱,忍着疼痛坐起身来,她喊着唤云离进来。
      
      “阿玉!”云离方才在外面就听着声音不好,“你怎么样?”
      
      小灵玉口渴得厉害,哑着声音,小声地在云离耳边道:“跟……着他,跟着他。”
      
      “小心。”
      
      今晚的呼延卓绝对有问题。
      
      小灵玉突然想起他上次夜里语气的突然转变。
      
      她伸手推了推还愣着的云离,“快。切记小心。”
      
      “好。”云离还是不放心她,在小灵玉的再三催促下,转身离开。
      
      门轴处一声悠长的吱呀,外面的月色被拦住。
      
      小灵玉失力地跌回床上,耗尽了今夜的最后一丝力气。
      
      ——
      
      云离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急匆匆地进了屋子。
      
      一进去便将进入深眠的小灵玉摇醒。
      
      她声音微抖地说道:“阿、阿玉,给你带了药膏。”
      
      “嗯,”小灵玉困得眼睛都无法睁开,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她伸手接过药膏,小声问:“如何?”
      
      她问得迷糊,见云离半晌不答,又小声喊了一句:“云离?”
      
      云离语带慌张,“阿、阿玉,你记得之前的祠堂嘛?”
      
      “……”
      
      “又是那个叫声……”
      
      小灵玉闻言突然坐了起来,“他又去了祠堂?”
      
      上次他夜里出现异样,也去了祠堂。
      
      这般推测着就听见云离摇着头道:“不是,不是祠堂。”
      
      “是秋枫、秋枫院,我一直以为那个院子里没有人的。”
      
      “和之前的声音一样?”
      
      “你可以确定嘛?”
      
      云离摇摇头只道:“好像、真的好像。”
      
      但她不能判断是不是一个人的声音,那次已经过去了好久。
      
      “那个院子之前是做什么的?”小灵玉希望从细枝末节抓住痕迹,可云离却摇头说:“一直慌着,没人进去的。”
      
      “你知道这府里原本就不如老将军在时候兴旺,荒院子是正常的。所以没人在意。”
      
      云离有些失力,又像是极其害怕的,她扶着床边坐下:“我远远地看着他进去的,他比我走快太多,云帆也跟着。”
      
      “他们进去之后,我小心翼翼地追到院子附近,里面就是一声惨叫。”
      
      那声音让人背后森森,头皮发麻。
      
      “总不能是云帆吧。”云离理所当然道,声音微高。
      
      两人的脑海里同时生出一些骇人的画面。
      
      霸道、暴力、残忍……今夜呼延卓出露端倪。
      
      他到底在隐藏着什么事儿?
      
      又于她们要探听的事儿有无关系?
      
      小灵玉的手紧紧握着被子下丝滑的薄绸缎,心中淤塞。
      
      隐隐泛疼的患处,提醒着她呼延卓逐渐逐渐的疯狂。
      
      半年多了……
      
      她还没有看透他。
      
      罪恶都在暗处,待人撕碎。
      
      小灵玉想做第一把匕首,刺破遮蔽暗流的遮布。
      
      或许……能让一丝光渗入,或者更多。
      
      ——
      
      伤处需得休养很久,呼延卓像是知道一样自那日起再也没有踏足过依水院,或者说小灵玉连她的影子都没有看着。
      
      时近年关,她听说呼延卓在忙着,说今年要请赵老将军来府里相聚。
      
      她是没有机会见的。
      
      或者她更关心除夕晚上的事儿。
      
      除夕晚上是要祭祖的,小灵玉猜测秋枫院那位女子若是和祠堂那一位是同一个人,祭祖时会不会出现呢。
      
      她是能进祠堂的。
      
      小灵玉他们上次是没有进去的,头次见识到祠堂外有两位侍卫把守。
      
      所以那女子和呼延卓是那样的关系嘛?
      
      外面无人提过呼延卓有位夫人,呼延卓自己也承认过。
      
      一潭黑水平静无波,深不见底。
      
      小灵玉在除夕晚上独坐在忘春亭里,眼前是枯枝破败。
      
      亭上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却在这冬日的暗夜里无甚作用,只映下几缕红线在人脸上。
      
      这日冷清地不像话。
      
      只是隔着郁郁葱葱的树林那边的祠堂里,祭祀正在进行。
      
      悄然又热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