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乾隆 ...

  •   乾隆第二日就翻了牌子,翻得也正是翊坤宫娴贵妃的牌子,而且还通知她,今天午膳之后,会过来看她。

      静容笑着送走了传话的太监,皱着眉进了翊坤宫后殿的里间。

      她不觉得乾隆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做床上运动,他翻自己的牌子,应该是为了应付太后,而午膳过后过来看她,也应该是有话要对她说。

      至于说什么,静容也心里有数。

      皇后大行了,后宫的事情却必须有人要管,而这个管的人,现在满宫除了她,再没有别人有资格。

      想到这儿,静容叹了口气,这个继后可也不好当呢。

      白芷见她叹气,还以为她是在担忧晚上的事儿,小声道:“娘娘要不要先准备一下,皇上许久没来后宫了,今日过来,也是看重娘娘。”

      静容听着掐了掐虎口,打起了精神,既然当继后已然是板上钉钉,那当一个受宠或者受重视的继后可比当一个失宠的要强些,自己可不能走历史上那拉皇后的老路。

      “去吩咐底下人好好准备。”这种事静容只要吩咐一声,底下人就知道该怎么行事。

      看着静容有了精神,白芷脸上情绪也缓和了一些,笑着道:“娘娘就该如此呢,皇后大行,咱们后宫这些人也是心慌,如今娘娘身为贵妃,更该稳住才是。”说完又给静容拿了一丸药。

      静容身为现代人,知道胡乱吃药没什么好处,但是现在她明显精神不济,为了不御前失仪也只能如此了。

      静容吃了药,身上多少有了些力气,她缓了口气,沉声道:“我刚刚看到有人进来回话,是什么事?”

      说起这个,白芷面上有些尴尬,结结巴巴道:“是那拉福晋,她又递了帖子进来。”

      静容忍不住扶额,有个不靠谱的娘家可真是心累啊,大行皇后这才前脚移了梓宫,后脚竟然就敢往宫里递帖子。

      看静容这样,白芷急忙安抚:“也不怪福晋着急,这次事发突然,福晋也是担心您的处境。”

      “担心我就更应该稳着点。”静容语气有些重。

      白芷急忙住了嘴,再不敢多言。

      静容想了一会儿,终于道:“今日见过皇上之后,我再回复她。”

      白芷急忙恭声应了。

      正在此时,白苏走了进来,她看着屋里情况不对,急忙敛了神色,走到静容身边回禀:“娘娘,刚才御膳房的太监过来问话,今儿中午您可有想吃的,尽吩咐便是了。”

      静容听了轻笑一声:“他们倒是会趁热灶,之前可没这么殷勤。”

      如今满宫上下谁不知道娴贵妃就是下一任的继后人选,即便是之前颇得圣宠的纯贵妃,现在也只能退避三舍。

      白苏听了也有些愤慨:“谁说不是,这帮奴才,惯是会跟红顶白。”

      “行啦,这也是人之常情,你在外面可不许露出什么,免得人说我轻狂。”静容吩咐了一句,这才顿了顿道:“没什么好点的,午膳之后还要面圣,做些清淡的便是了。”

      白苏领命出去,静容也靠在榻上休息,心里却在细细思索待会儿要怎么和皇帝对答。

      之前乾隆,不常临幸后妃寝宫,因为一般要来,都要在皇后处报备,麻烦且繁琐,如今皇后大行,倒是免了这一遭,虽然静容心中对见皇帝有些忐忑,从理性出发,却也觉得见见也好,终归能打探一下,自己这个贵妃在皇帝心目中到底是什么地位。

      **

      午膳饭菜,果然以清淡为主,静容尝了几道,宫里御厨的手艺不错,即便是清淡的饭菜,也做的各有风味,静容倒是因此多吃了半碗饭。

      白芷看着高兴,笑着道:“娘娘要是喜欢,下次再让他们做。”

      静容摇了摇头:“吃一次是个新鲜,吃得多了也就厌了。”

      等撤下了饭菜,静容特意整妆打扮了一下,倒也不是涂脂抹粉,现在宫里还没出孝,静容也没这个胆子,只是看着衣着规矩,不御前失仪罢了。

      乾隆对富察皇后多重视,静容根据一些史料记载,和自己断断续续看的电视剧,以及原主的一些记忆,心中约莫有个数,在这种时候,万不能让人挑出错来。

      等到静容收拾好了,就有太监传话,乾隆已经出了养心殿了。

      静容急忙去宫门口侍立迎驾,不到一刻钟,就看到了乾隆的銮驾。

      静容老老实实的行礼请安,乾隆带她倒也宽和,下了銮驾,上前一步将她扶了起来。

      “你倒是很不必在这儿等着,在前殿接驾也就是了。”乾隆的声音清朗而又深沉,比起前几天,倒是听着有了点精神气。

      静容抬头看了他一眼,虽然已经三十七岁了,但是身形健壮,面容白皙,眉目俊秀,倒也算是个英俊的中年人,比起第一次见他,眉眼间少了几分冷冽。

      静容宛然一笑:“这本就是规矩,嫔妾不敢违背。”

      根据原主的记忆,乾隆这个人,最重规矩,虽然他自己根本不把这些规矩放在眼里,但是对于别人,却要求很严格。

      果不其然,听到静容这般说,乾隆面上有了一丝柔色,拉着她的手,进了翊坤宫。

      两人进了前殿,静容便亲手服侍乾隆换下了外衫,又奉了茶,两人这才在东次间坐下。

      静容这还是穿越以来,第一次和皇帝坐的这么近,心中难免有些忐忑,而乾隆似乎也在想些什么,一坐下就陷入了深思,静容不敢打扰,只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

      不知过了多久,静容只觉得浑身都有些难受的时候,乾隆终于开了口:“等过两天,给你这儿再拨三个人过来。”

      静容心下一惊,忍不住看了一眼乾隆,要知道,清宫的后妃身边人手是有定额的,她作为贵妃,只能有八个宫女,现在突然拨过来三个,已经接近了皇后的待遇,必然不是乾隆脑子一抽就想出来的事儿,肯定是有其含义在里面的,至于是什么,基本上已经人人都心知肚明了。

      “谢皇上恩典。”静容压下心中情绪,恭敬的行礼谢恩。

      乾隆面色柔和,将她拉了起来:“不过是些小事,不必这般多礼。”

      这话静容也就是听听,可不敢当真。

      但是乾隆此时却好像演上瘾了,拉着她的手道:“你这几日在后宫之中筹备丧仪,管理后宫,着实是辛苦了,朕这几日也是忽视了你,今日过来,便是要安你的心,如今皇后大行,后宫又事多,只能托付给你,只是到底皇后的孝期未满,很多地方不能大动,有些委屈你了。”

      静容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明白了乾隆的意思,他先是示恩表示了自己的特殊身份,又说四下不敢大动,就说明他暂时并不想封后。给自己皇后的权利和待遇,但是暂时不给自己皇后的名分,看起来自己这个贵妃只怕还要当一段时间,说不得得等到二十七个月之后,才能名正言顺的成为皇后。

      不过即便如此,静容心中却没有多少委屈或者不忿,归根究底,也不过是因为她并非真的这个时代的人,目前为止对这个时代还没有什么归属感。

      她急忙起身道:“嫔妾不敢,能得皇上如此信任,便是嫔妾之幸,再不敢奢求更多。”她几乎拿出了自己这辈子的最佳演技,满眼感激的看向乾隆,仿佛真的被他这番言辞感动了一般。

      乾隆认真的看了她一眼,原本淡然的脸上这才有了笑意:“我就知道你是个好的。”他拍了拍静容的手背。

      “我记得你有个侄子叫纳苏肯,如今还没有差事是吗?”乾隆状似无意的问道。

      静容一听这话差点就绷不住,难道之前那拉福晋要进宫的事儿,已经被乾隆注意到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城府的,到底撑住了脸面,笑着道:“是有这么一个侄子,纳苏肯是我哥哥的独子,不过我许多年没见,倒是不知道他如今如何了。”

      乾隆听着这话,满意的点了点头。

      “既然是你的侄子,如此也不像样,朕准备加恩于他,进宫做个御前侍卫还是足够的。”

      静容听闻一惊,急忙跪下谢恩:“嫔妾代纳苏肯,谢皇上隆恩。”

      乾隆有些无奈的又将她拉了起来:“都说了让你坐着,谢来谢去的,岂不是生分了。”

      静容面上有些羞涩的笑了,心中却十分冷静的分析乾隆这番话的意思,看起来他是对自己之前的表现很满意,再加上弥补自己,所以要加恩于她的家族了。

      御前侍卫,那就是天子近臣,更加重要的是,非上三旗不得绶,既然皇帝要纳苏肯进宫当侍卫,那就是要给他们那拉家抬旗了,之前他们不过是镶蓝旗,算是下五旗,如今若是入了上三旗,好处可是多多的。

      嗯,乾隆皇帝还算大方,不错不错,静容觉得很满意。

      聊完了正事,之后两人又聊了许多后宫的琐事,乾隆嘱咐静容日后要多多在太后面前侍奉尽孝,静容当然应下,不过根据记忆她穿来之后也没少在太后面前打转,乾隆这话算是白说。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乾隆这才借口有事,匆匆离开了。

      静容将他送了出去,一直看着他的身影消失,这才回转,只是这次,她的面色就好多了,毕竟原本悬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这回是落到实处了。

      等进了正殿,静容看向白芷,轻声道:“你给额娘传话,让她后天进宫。”

      白芷一怔,急忙应了下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
    •             查看评论规则>>